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俊杰:驳刘利民“两超多强”格局论

2020-07-09 10:00:1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刘利民在《同济大学学报》发表的《试析新“两超多强”格局与中国国际战略的适应性调整》一文认为,当今世界正在形成“两超多强”格局。看到“两超多强”这一概念,我的第一反应是对拿破仑三世(1852年至1870年在位)仆从英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联想。进而我又联想到“G2”、“中美国”与赫鲁晓夫式“三和路线”等相关概念,如鲠在喉之余乃写出此文以抛砖引玉。

  原文:冷战时期,美苏两国之所以双雄并立,并列成为国际格局中的“两超”,最直接的“物质结构”因素是两国各自的综合实力分别大大强于位居世界第三及之后的任何一个“一般性大国”,即所谓“多强”。对此,摩根索分析说:在两极结构中,两个超级大国的“权力”较之“其他任何国家或国家的可能联盟都强大无比”,具有“压倒性优势”。例如,冷战时期综合实力排名第三的“一般性大国”或者说“强国”是英国,而苏联是美苏两超中实力相对处于劣势的一方,尽管如此,苏联的综合实力仍然大大强于英国。根据二战后初期的主要数据:1950年英国国民生产总值和国防开支分别为苏联的56%和15%;英国军力高峰期只及苏联的三分之一,其高峰期的军工生产能力,如坦克、飞机等的产量分别仅及苏联的约17%(1944年)和58%(1945年)。到20世纪70年代,曾以维持“双强标准”而自傲的英国海军,其舰艇吨位仅及苏联的18%(1974年),而同期英国的核运载工具数量只及苏联的3%(1974年)。

  点评:将现在的中美关系类比为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中国也会不会像苏联一样最终四分五裂?从1869年明治维新到1894年甲午战争,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与国防开支均高于日本,但结果呢?2020年中国的核运载工具数量只及俄罗斯的百分之几,中国的坦克、飞机、舰艇的数量又能比俄罗斯多到哪里去?如果说中国的核武器规模“大大强于位居世界第三”的“一般性大国”,普京一定会第一个想跳出来比划比划。军事强国常说“真理在大炮的射程内”,进而就是“权力在大炮的射程内”了,但为什么美国军舰敢越过中国岛屿12海里海疆边界而不敢也对俄罗斯如此?摩根索所谓的两个超级大国的“权力”较之“其他任何国家或国家的可能联盟都强大无比”而有“压倒性优势”,用于描述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似乎还能说得过去,但用于描述现在的中美关系是不是有点自欺欺人?即使俄罗斯的坦克、飞机、舰艇的数量越来越不如中国,但质量、胆量(参见俄罗斯军方在车臣、南联盟、格鲁吉亚、乌克兰与叙利亚的战乱中的表现)与实战经验呢?至于人与武器哪个更重要,马克思的“祖训”俄罗斯不提也罢,中国也要“数典忘祖”吗?

  原文:“两超”中任一超级大国的综合实力应当是排名第三的大国(即本文定义的“强”国)的两倍以上……当前中国与排名第三及其后的“一般性大国”的实力对比以及中美实力对比态势大体符合前述两大要件。

  点评:也许是考虑到了上述漏洞,所以“大体符合”也就似乎能糊弄过去了?那么“G2”、“中美国”乃至赫鲁晓夫式“三和路线”是不是也能“大体符合”当前的中美关系?如果不允许“较真”,那就恕我也不拿“两超多强”这一概念当回事儿了;如果允许“较真”,那就至少要先问问普京乃至马克龙、约翰逊、安倍晋三、莫迪是不是对上面这句话买账。不是我故意长他人志气,实在是不省油的灯不少。

  原文:美国军费开支、核弹头及运载能力、铁路里程、机场数量、人均GDP、专利申请分别为中国的3倍、20倍、2倍多、10倍、7倍、5.4倍(2018年);而中国货物贸易总值、发电量、制造业总值等分别是美国的1.09倍、1.44倍、1.1倍,钢铁水泥及工程建设能力更是大大超越美国。凡此种种,说明中美在综合实力比较中已经出现各有所“强”的新态势。虽然目前美国领先于中国的领域要多一些,也更紧要一些,其综合实力,尤其是军事能力、高端产业及高端科技研发方面较中国仍享有较大的优势,但是中国正在急起直追。

  点评:军费开支、核弹头及运载能力、铁路里程、机场数量、人均GDP、专利申请较之于货物贸易总值、发电量、制造业总值的确“更紧要”,美国的军事能力、高端产业及高端科技研发较之于中国的确“享有较大的优势”,但这不是一句“急起直追”就能让“两超多强”这一概念自圆其说的,否则普京乃至马克龙、约翰逊、安倍晋三、莫迪都敢摩拳擦掌争当“一超”了,甲午战争之类的悲剧更有可能重演了。诚如戴旭所云,“重量不等于质量,肥大不等于强大”,关键是“更紧要”且“享有较大的优势”的因素是哪些?“行百里者半九十”,大国轮替不是算术题。

  原文:俄在国际舞台上表现活跃得益于其从苏联时期继承的军事活动能力及普京的强势领导,不具有可持续性。

  点评:最近普京通过修宪确保了其“总统终身制”的制度安排回旋余地,从而至少又有可能让斯大林、勃列日涅夫那种大国沙文主义执政风格时断时续六十年以上,既然承认“从苏联时期继承的军事活动能力”与“强势领导”能让俄罗斯受益就要老老实实正视这种可能性,而不是企图靠一句“不具有可持续性”抹杀此类制度安排的历史韧性,甚至全盘否定其合理成分激发斯拉夫民族走向超级大国之路的历史可能性。当然,此类制度安排的弊端更是老生常谈了,但苏联能跻身于超级大国之列不是基于其制度安排的完美无缺,而是至少能抓住其他强国犯下致命性战略失误的战略机遇,比如德国之与二战、美国之与越战。现在的中美关系何尝不是如此?“中国模式”乃至“北京共识”未必完美无缺,但只要“美国模式”乃至“华盛顿共识”越来越被证明“不具有可持续性”,我们就有机会抓住其有可能犯下的致命性战略失误而后来居上。同样不是完美无缺,剩下能比的就是哪个更善于扬长补短了,断言普京模式“不具有可持续性”起码是失虑于参照物如何了。就像寓言里的被熊追上的两个猎手,人跑不过熊并不重要,哪一个猎手比另一个猎手跑得快才是最重要的,中美俄三国如何在这个寓言里对号入座还用细说吗?“韬光养晦”与“穷兵黩武”都不可能简单地线性延伸,预言谁“不具有可持续性”至少是有宿命论之嫌的。

  原文:较之前一个“两超多强”格局,呼之欲出的新“两超多强”格局的第一个特点是“两超”关系中的对抗性因素较弱,合作空间较大。

  点评:这句话本身没什么大问题,关键是此类“合作空间”的排他性与“可持续性”。比如拿破仑三世仆从英国瓜分中国的半殖民地,一旦德国崛起且在法国的边界与海外渐进形成相对优势,英国会在多大程度上不对欧亚大陆“离岸平衡”?1870年拿破仑三世被德国俘虏时英国有何反应?与此类似,一旦俄罗斯乃至印度在中国的边界与海外渐进形成相对优势,美国会在多大程度上不对欧亚大陆“离岸平衡”?从洞朗危机到加勒万河谷事件,美国是如何在中国与印度之间“站队”的?面对意识形态差距切忌掩耳盗铃,反之则有“小人同而不和”的教训殷鉴不远。

  原文:只要中美不形成敌对关系,诸“强”以“超”划线、结成敌对性和对抗性军事同盟的可能性就比较小。

  点评:这句话很显然是一厢情愿的犬儒式“乡愿”,中美会否形成敌对关系乃至诸“强”会否以“超”划线、结成敌对性和对抗性军事同盟都不是中国能左右的,但美国截至目前还能对诸“强”乃至中国颐指气使,至少中国在美国面前不比俄罗斯更有骨气。远的不说,大的也不说,单说如果俄罗斯也有一个类似于孟晚舟的人物被美国跨境拘捕了,你猜普京会作何反应?直到现在国内还有亲美派认为孟晚舟事件应被限制在法律问题范畴之内不宜复杂化,因此一口咬定花高价拼凑一个豪华律师团就能让华为等大国重器否极泰来名利双收!此类“去政治化”伪命题在中美两国之间早已屡见不鲜且屡试不“成”,何况拘捕孟晚舟而不怕报复的诸“强”之一加拿大的当家人特鲁多那种政客较之于普京乃至马克龙、约翰逊、安倍晋三、莫迪顶多是小儿科?

  原文:中美之间能化解分歧、就两国贸易问题达成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国未选择中美“脱钩”战略,以及中日、中印之间能搁置分歧、加强合作,都是基于全球化时代相互依存这一新情况的政策调整……欧洲多数国家以及日本等国,进入21世纪以来并未明显激增其军备开支与军备建设;美国特朗普政府减少其驻阿富汗军队,从叙利亚撤军,未因胡塞武装袭击沙特油田而大打出手,美国与伊朗间的对抗关系也是“干打雷、不下雨”。这些都不应被认为是降低“安全化”的个案。

  点评:只要稍加瞻前顾后就能看出,特朗普这种越来越孤立的反建制派总统在美国历史上是空前而且极有可能“绝后”的,因此上述现象是存在很大的偶然性的。至少拜登当选总统并推翻特朗普式新孤立主义外交路线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拜登代表美国绝大多数建制派(包括共和党大佬)政客意见的大选言论已表明上述现象大反转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日本、印度与欧洲列强偶然的“良心发现”更与特朗普式新孤立主义外交路线的偶然冲击有关,因此更“不具有可持续性”,一旦特朗普“人走茶凉”则都有可能在不同程度上见风使舵。

  原文:新“两超多强”格局的最后一个特点是国际组织异军突起,俨然已经成长为国际新格局中不能排除的新型“物质性”构件……也体现了国际权力分散化后的再集中……“以各种形式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权力”……并能最终推动新“两超多强”格局的“社会结构”向有助于世界和平、稳定的积极方向变化。

  点评:这段话的时空感是混乱的,至少对国际组织的国际地位的判断是自相矛盾的。“国际组织异军突起”在冷战后期已有国际共识,“新型”(划重点)“物质性”构件一说有否牵强之嫌?至于“国际权力分散化后的再集中”,现在的国际权力到底是以分散为主还是以集中为主?以旧眼光肯定前者就要贬低国际组织,以新眼光肯定后者则要贬低“两超”!更重要的是,如果国际组织在国际新格局中“不能排除”,特朗普到处“退群”何以如愿?如果国际组织“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权力”而“有助于世界和平、稳定”,那么“两超”还有必要、有可能被诸“强”高看一眼吗?中美贸易战交给某国际组织裁决岂不是更省事且更公正?上升到理论高度,如果坚持现实主义立场则必须否定国际组织取代国家的国际地位的任何可能性,如果坚持自由主义立场则必须否定国家取代国际组织的国际地位的任何可能性,企图在两种理论之间骑墙则有否“平衡”二者而首鼠两端之嫌?

  原文:新“两超多强”格局呼之欲出,正在形成过程中……直面呼之欲出的“两超多强”格局,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应对之,全力运筹好中美“两超”关系以及中国与“多强”的关系,尤其是运筹好中国与俄日韩朝越印巴哈及印尼、澳大利亚等周边“诸强”的关系,进而运筹好中国与各类国际组织的关系,避免新“两超多强”格局重蹈前一个“两超多强”格局的覆辙,尤其避免中美“两超”像美苏“两超”那样形成冷战对抗关系,应成为我们运筹未来中国国际战略的重点课题。

  点评:新“两超多强”格局“正在形成过程中”(划重点)这一判断的要害正是上述时空观混乱的产物,以旧眼光悲观预测则后面的话都统统不用反思了,以新眼光乐观预测则后面的话都统统不用细说了!相比之下做好两手准备岂不是更理智?相比之下“乡愿”复制二战后丘吉尔设计的“英美特殊关系”于中美关系岂不是要重蹈“小人同而不和”的苏东剧变之覆辙?!就算中国敢公开“改旗易帜”而甘当英国第二,“中美特殊关系”还能维持多久?拿破仑三世若能复活且读完此文,他又会在中美关系前景的两种可能性之间如何“站队”?归根结底,“求人不如求自己”,狐假虎威的把戏则是“不具有可持续性”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