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同时胜利论”不属于马克思主义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

2020-07-07 09:40:5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秦渝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要这场关于“一国胜利论” 和“同时胜利论”的争论实质上是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要不要革命,要不要走社会主义道路, 要不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则斗争,而所谓“同时胜利论”纯属歪曲和捏造,不属于马克思主义。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

  无产阶级革命能否在一国胜利?这个问题在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胜利之后被认为是一个在理论上和实践上已经解决的问题(注1)。但是,在苏联解体和中国出现资本主义复辟之后,这个问题又被提了出来。一些人认为列宁的“一国胜利论”随着苏联的解体已宣告失败,“一国胜利论”违背了马克思的“同时胜利论”(或称“共同胜利论”),是对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歪曲(注2)。如此说来,十月革命和作为十月革命继续的中国革命都是本不该发生的,都违背了马克思主义,都必须否定,而今天的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却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事实上,中国社会长期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说中国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社会,因此,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理论,中国应该先发展资本主义然后再搞社会主义。人们把这种说法叫做“补课论”。显而易见,这场关于“一国胜利论” 和“同时胜利论”的争论实质上是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要不要革命,要不要走社会主义道路, 要不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则斗争。既是原则问题,就不能含糊。我们必须弄清楚什么是“同时胜利论”。为此,要请读者原谅我们不得不按照时间顺序大段地引用马克思恩格斯的原著,这对于我们学习领会马克思主义是必要的,有好处的。

  1.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这篇写于1843年底—1844年1月的文章中,马克思第一次阐述了他关于无产阶级背负着旧制度的破坏者和新制度的创造者的历史使命的思想。马克思在分析了当时德国的政治形势后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第一卷,14—15页,引文中的黑体字是原文中就有的,下同):

  那么,德国解放的实际可能性到底在哪里呢?

  答:就在于形成一个被彻底的锁链束缚着的阶级,……,就是无产阶级。

  德国无产阶级是随着刚刚着手为自己开辟道路的工业的发展而形成起来的;……

  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地,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思想的闪电一旦真正射入这块没有触动过的人民园地,德国人就会解放成人。

  2. 有人说,马克思恩格斯在写于1845年—1846年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第一次提出了“同时胜利论”(注3)。让我们来看看马克思恩格斯究竟是怎样说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39-40页):

  只有随着生产力的这种普遍发展,人们之间的普遍交往才能建立起来;由于普遍的交往,一方面,可以发现在一切民族中都存在着“没有财产的”群众这一事实(普遍竞争),而其中每一民族同其他民族的变革都有依存关系;最后,狭隘地域的个人为世界历史性的、真正普遍的个人所代替。不这样,(1)共产主义就只能作为某种地域性的东西而存在;(2)交往的力量本身就不可能发展成为一种普遍的因而是不堪忍受的力量:它们会依然处于家庭的、笼罩着迷信气氛的“境地”;(3)交往的任何扩大都会消灭地域性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立即”同时发生的行动才可能是经验的,而这是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有关的世界交往的普遍发展为前提的。

  只要不是断章取义,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读者都会明白马克思恩格斯在上面这段文字中表达的中心思想是:随着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有关的世界交往的普遍发展,地域性的共产主义将通过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同时发生的革命而发展成世界性的共产主义。也就是说,先有地域性的共产主义,才有世界性的共产主义。把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一思想叫做“同时胜利论”以反对和否定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不是粗暴的歪曲又是什么呢?

  马克思恩格斯在上引同一著作中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43页):

  意识的一切形式和产物不是可以用精神的批判来消灭的,……只有实际地推翻这一切唯心主义谬论所由产生的现实的社会关系,才能把它们消灭:历史的动力以及宗教、哲学和任何其他理论的动力是革命,而不是批判。

  这就是说,只要无产阶级革命没有在全世界取得胜利,总会有人提出各种各样的唯心主义谬论,包括所谓的“同时胜利论”。如果有人根据上面这段话说马克思恩格斯主张对唯心主义谬论“批判无用”,那他不是有意歪曲就是白痴。

  3.有人把恩格斯1847年10月底—11月写的《共产主义原理》中的第十九个问题作为“同时胜利论”的根据。第十九个问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21页)全文如下:

  第十九个问题:这种革命能不能单独在某个国家内发生呢?

  答:不能。单是大工业建立了世界市场这一点,就把全球各国的人民,尤其是各文明国家的人民,彼此紧紧地联系起来,致使每一国家的人民都受着另一国家的事变的影响。此外,大工业使所有文明国家的社会发展得不相上下,以致无论在什么地方,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成了两个起决定作用的阶级,它们之间的斗争成了我们这一时代的主要斗争。因此,共产主义革命将不仅是一个国家的革命,而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即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在这些国家的每一个国家中,共产主义革命发展得较快或较慢,要看这个国家是否工业较发达,财富积累较多,以及生产力较高而定。因此,在德国实现共产主义革命最慢最困难,在英国最快最容易。共产主义革命也会大大影响世界上其他国家,会完全改变并特别加速它们原来的发展进程。它是世界性的革命,所以将有世界性的活动场所。

  事情似乎已经清楚,恩格斯主张“同时胜利论”。但是,如果我们稍微仔细一点,注意一下问题的提法,就会对恩格斯的回答有另一种理解。

  提问中的“这种革命”指的是什么革命呢?这种革命就是废除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就是建立共产主义的社会制度。这个意思恩格斯在前面的几个问题,即从第十四到第十八个问题中已经说的很详细,很明白了。所以,如果不是有意断章取义,就应该明白,恩格斯在这里所说的共产主义革命指的是建立共产主义的社会制度,而一国不能单独建成共产主义。实践证明,恩格斯在这里提出的一国不能单独建成共产主义的思想是正确的,而曾经宣布苏联进入共产主义的赫鲁晓夫和鼓吹“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中国的赫鲁晓夫却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注4)。

  4.那些认为“同时胜利论”是马克思恩格斯的“本意”的人的最后一个根据(但愿他们还能找到另一个根据!)是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3德文版序言中的一段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32页):

  《宣言》中始终贯彻的基本思想,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这个基本思想完全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

  意思相同的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英文版序言中也说过(《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37页):

  构成《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这个原理就是: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并且只有从这一基础出发,这一历史才能得到说明;因此人类的全部历史(从土地公有的原始氏族社会体以来)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这个阶级斗争的历史包括有一系列发展阶段,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一劳永逸地摆脱任何剥削、压迫和阶级划分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进行剥削和统治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使整个社会一劳永逸地摆脱任何剥削、压迫和阶级划分和阶级斗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建成共产主义!这当然不是一国革命能完成的历史任务,需要各国“同时”进行,尽管“在这些国家的每一个国家中,共产主义革命发展得较快或较慢,要看这个国家是否工业较发达,财富积累较多,以及生产力较高而定。”

  那些坚持“同时胜利论”的人竟然把恩格斯的上述论述作为自己立论的根据,真叫人怀疑他们是否认真读过《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明确宣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62页):

  如果不就内容而就形式来说,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首先是一国范围内的斗争。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

  总而言之,所谓“同时胜利论”纯属歪曲和捏造,不属于马克思主义。

  列宁坚决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的思想,领导俄国无产阶级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

  列宁在1915年所写的《论欧洲联邦口号》一文中第一次提出了“一国胜利论”思想。他说,"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由此就应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或者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列宁选集》第2卷第709页)

  在写于1916年9月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军事纲领》一文中,列宁对“一国胜利论”思想作了进一步的阐述。他说: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各个国家是极不平衡的。而且在商品生产的条件下也只能是这样。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确定不移的结论:社会主义不能在所有国家内同时取得胜利。它将首先在一个或者几个国家中获得胜利,而其余的国家在一段时间内仍然是资产阶级的或者资产阶级以前时期的国家。……恩格斯在1882年9月12日给考茨基的信中直接认为已经胜利了的社会主义有进行“自卫战争”的可能性,他是完全正确的。他指的正是胜利了的无产阶级进行自卫以反对其他各国的资产阶级。

  只有我们在推翻、最终战胜并剥夺了全世界的而不只是一国的资产阶级之后,战争才不可能发生。……(列宁选集第2卷,873页 )

  列宁说,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毫无疑问,没有革命形势,就不可能发生革命,而且并不是任何革命形势都会引起革命。一般说来,革命形势的特征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举出下面三个主要特征,大概是不会错的:(1)统治阶级已经不可能照旧不变地维持自己的统治;“上层”的这种或那种危机,统治阶级在政治上的危机,给被压迫阶级不满和愤慨的迸发造成突破口。要使革命到来,单是“下层不愿”照旧生活下去通常是不够的,还需要“上层不能”照旧生活下去。(2)被压迫阶级的贫困和苦难超乎寻常地加剧。(3)由于上述原因,群众积极性大大提高,这些群众在“和平”时期忍气吞声地受人掠夺,而在风暴时期,无论整个危机的环境,还是“上层”本身,都促使他们投身于独立的历史性行动。没有这些不仅不以各个集团和政党的意志、而且也不以各个阶级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变化,革命通常是不可能的。这些客观变化的总和就叫作革命形势。这种形势在1905年的俄国,在西欧各个革命时代都曾有过;但是,这种形势在上一世纪60年代的德国,在1859—1861年和1879—1880年的俄国也曾有过,当时却没有发生革命。为什么呢?因为不是任何革命形势都会产生革命,只有在上述客观变化再加上主观变化的形势下才会产生革命,即必须再加上革命阶级能够发动足以摧毁(或打垮)旧政府的强大的革命群众行动,因为这种旧政府,如果不去“推”它,即使在危机时代也决不会“倒”的。(<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选集第2卷,620-621页 )

  历史非常生动准确地证明了列宁的上述英明论断。

  注释

  1. 1959年2月14日毛泽东与智利《最后一点钟》报社社长马特的谈话,《毛泽东年谱》第三卷,590页

  2. 厉彦杰 李光照,《浅谈“一国胜利论”提出的合理性》,

  3. “同时胜利论”和“一国胜利论”在中国的演进和发展,作者 未知

  4. 谭岸瑜,“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破产

  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