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郭建波:苟晶事件的教训

2020-07-06 17:06:5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郭建波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来山东考生苟晶所谓两次高考被人冒名顶替一事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人们议论纷纷,评头论足,为她被剥夺上大学的资格鸣不平,最后还是以山东省纪委监委、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调查结果的公布,才将这件事逐渐平息了下去。

  真相究竟如何?我们还是从苟晶自己的说法谈起吧。

  苟晶说:“自己读书时成绩一直很好,我也很向往大学的生活,无奈与大学擦肩而过。”“因为日常的成绩都还蛮好的,然后为什么一考试考了这么一点点分数,就是不断地自责、自责”。“我也是被顶替的,1997年我参加了第一次高考,我拿到的成绩是假的,我的班主任老师,让他的女儿顶替我的名字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而我落榜了,加入了复读。”“1998年,我以任城区前几名的摸底成绩,高考再一次落榜了,因为我拿到的成绩又是假的……,许多年过去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苟晶以受害者的身份反复诉说着自己两次被冒名顶替后的艰辛生活,以及自己作为一个农家女面临这种情况时的无奈和委屈,一时博得了广大网民的声援和同情。

  但是,联合调查组调查结果的公布才让事件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从调查结果看,苟晶说她在高考中两次被人顶替并不属实。一九九七年苟晶高考成绩551分(满分900分),在济宁市任城区1588名理科生中排名308名。当年山东高考本科(理科)录取分数线为607分,济宁市专科(理科)录取分数线为583分,中专(理科)录取统招分数线为575分,中专(理科)委培分数线为549分。苟晶一九九七年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中专(理科)委陪录取分数线,但其本人未填报志愿,选择在原地就读高中复读。

  一九九八年苟晶高考成绩为569分(满分900分),在任城区1710名理科生中排名265名。当年山东高考本科(理科)录取分数线为625分,济宁市专科(理科)录取分数线为600分,中专(理科)录取统招分数线为570分,后调整为555分。苟晶一九九八年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调整后的中专(理科)统招录取分数线。苟晶在当年填报的志愿中,中专志愿填写为泰安人口学校、武汉生物工程学校,并选择了服从调剂,被调剂录取到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该校当时系公办省部级重点普通中等专业学校,一九九八年济宁市计划委员会与该校签订30名委托培养招生计划,经山东省计划委员会、省教育厅批准后纳入当年招生计划,并向社会公开。苟晶当年高考档案随之转至该校,其在发电厂及电力系统专业学习2年,并完成全部学业,学校为其发放了中专毕业证书。

  经过调查,苟晶一九九七年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中专(理科)委培录取分数线,但本人未填报志愿,其个人身份、高考成绩等被邱小慧冒用。苟晶一九九八年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中专(理科)统招录取分数线,本人填报志愿并服从调剂,被录取到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上学,系按程序正常录取,不存在其当年被他人冒名顶替上学问题。

  从中我们看到,一九九七年苟晶在高考中非旦没有达到本科线,也没有达到专科线,就是中专也只是考了个委陪生,是她自己放弃填报志愿自愿复读的。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的班主任邱印林见有机可乘,在没有征得她同意的情况下,让自己的女儿邱小慧以苟晶的名义填报了志愿,最后被北京煤炭工业学校录取。同时,还为苟晶伪造了学生档案。此举确实违规违纪又违法,侵犯了苟晶的个人权利,对苟晶造成了严重伤害,但是与剥夺别人入学资格所作的偷梁换柱式的冒名顶替还是存在重大不同的。从后来苟晶的人生经历看,也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

  一九九八年苟晶参加高考的成绩根本不存在冒名顶替的问题。在这年高考中,她不仅没有够着本科、专科线,就连统招的中专线起初也没有达到,是在考试部门调整中专线以后才被录取的。这一年她不仅填报了志愿,还表示服从调剂,是按程序作为调剂生被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正常录取的。她在该校读完了两年制中专,并颁发了毕业证书,根本就不存在冒名顶替的问题。

  从两年的高考成绩中可以看到,苟晶不仅达不到山东省的本科线,连济宁市的专科线也够不着,就是统招的中专线也是在降分以后才达到的。她的高中毕业会考成绩还可以对此进一步作出证明。苟晶高中毕业会考语文成绩等级为A,数学、英语、物理等级均为B,政治、化学、历史、地理、生物(补考)等级均为C。从中不难看出,她的会考成绩是与其两次参加高考的成绩相匹配的。从苟晶的两次高考成绩以及她参加会考的成绩等级可以看到,她并非像自己说的那样成绩好,甚至还考到了任城区的前几名,否则的话甭说本科,怎么两次考试连专科都没有被录取,就是统招的中专也是在降低分数线以后才被录取的呢?

  这说明苟晶不是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本来成绩好,而高考公布成绩却相当差,是被别人顶替才失去了上大学机会的。从她两年的高考成绩来看,根本就没有上大学的资格,就是上中专也极为勉强。同时,她也没有及时向外界说明一九九七年高考是她为了复读才自愿放弃填报志愿的,更没有说明一九九八年她填报了志愿还同意服从调剂的情况,以及她在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学习两年还拿到了中专毕业证的事实。我们不禁要问,她在网上进行举报并接受采访的同时,为什么对这些决定其事件性质的重要事实避而不谈呢?

  既然她如饥思渴地想上大学,想以此跳出农门来改变全家的命运,那么肯定会关心自己高考后的分数以及当年山东及济宁市的高考录取分数线。这在她心中会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从调查通报中可以看到,一九九七年、一九九八年山东考生高考成绩,是由省招生办发放到市、县(市、区)招生办,高中学校张榜公布的,考生还可以通过省高考168查分热线进行查询。这是公开的,而不是秘密的。要说她不知道或忘记了是不可信的。既然知道这些情况却不主动予以说明,却还要趁陈春秀真正被顶替的事件来进行发酵,就不能不令人对她这样做的动机表示怀疑了。

  她的班主任邱印林让女儿邱小慧冒用苟晶的名义填报志愿,到北京煤炭工业学校读书,最后被查出处理,咎由自取,实属应得。我们注意到,邱印林这样做毕竟不是让女儿邱小慧剥夺了苟晶的入学资格,而是在苟晶自愿放弃填报志愿的情况下,利用作班主任的有利条件,抓住这个机会才让女儿冒用苟晶名义填报志愿的。这样做确实侵犯了苟晶的个人权利,给苟晶身心造成了严重伤害,但是从苟晶后来的人生经历来看,并没有给她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这也是事实。邱印林作为一名教师,事后也觉得这样做于理于情于法不容,所以才在二00三年就向学生苟晶表示道歉,求得苟晶的谅解。在苟晶将事件在网上公布后,邱印林又带着妻子儿女到苟晶老家询问她的近况。随后又不顾年老体弱,由儿子陪伴奔波千余里,亲自找上门来进行道歉。从监控录像上显示,他自己也是一个人进去找苟晶沟通的,大概是想和她和谈此事,而不是威胁她。至少从调查结果中找不到这样的证据。邱印林是在苦苦等了苟晶六个半小时以后,才因苟晶拒绝见面怏怏离开苟晶所在厂区的。

  从中我们看到,苟晶显然并非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成绩优异,更不是两次被人顶替才使她没有读成大学。事实的真相是,她没有读成大学(本科、专科)是由于她自己学习成绩差而不是被别人冒名顶替造成的。苟晶一九九七年在自愿放弃填报志愿的情况下,未经她同意就被别人以她的名义填报志愿着实另人同情,但是苟晶决不能认为由此才造成了自己“与大学擦肩而过”。至于她说自己一九九八年高考被人顶替更是子虚乌有的事。这不禁引发我们深思,苟晶在明知道以自己当年的分数不可能被大学录取的情况下,还要抓住班主任邱印林让女儿顶替自己却又没有给自己生活造成影响的事件来向外界诉苦,而不将真实情况和盘托出,其欲何为呢?

  我们欢迎网上举报,特别是在通过正常途径走不通的情况下,网上举报确实是一种便捷、快速的方式。但是举报内容必须真实、全面,而不能为了博取舆论同情,随意剪裁事实,乃至于用谎言来代替事实。这样势必会随着真相的出现最终落个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结局。苟晶的网上举报就是这样。她打着当年被班主任女儿顶替的幌子(这是事实),鼓吹自己在班上成绩优异,还说在模拟考试中考到了任城区的前几名,又煞有介事地说自己两次被冒名顶替,却避而不谈当年自己主动放弃填报志愿和即使填报志愿也同意调剂的事,更不谈自己当年高考分数与大中专录取分数线的关系。这究竟是她的疏忽大意,还是想利用舆论来提高网络知名度,把自己捧为“网红”,以便为今后主营的电商销售鸣锣开道,就不能不引发人们的深思了。

  尤其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当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真相业已大白的情况下,苟晶还说“对目前的调查结果我还有自己的一些保留看法”“还有不少疑惑”“期望相关部门”“把1998年的问题再详实调查清楚”。面对网友的质疑,苟晶竟然大言不惭地在最新视频中回应称:“就算我夸大其词了,你们又失去了什么?那些反击我的,说我夸大其词的,说我卖惨的、消费人们的感情的,我没有请你来。然后你又这么积极的,这么活泼的到处在码字,这多辛苦啊,我能给到你什么?又或者你们是在为谁努力呢?你们是在为谁劳动呢?”

  看到苟晶说出这样的话,不仅让人为她叹息,更让人对她的言行感到愤慨。网友支持你,是因为相信你说的话是真实的,是处于对你的同情才声援你的。你自己本来就有责任和义务对自己讲话的真实性负责。否则的话,岂不是在愚弄、诱骗网友的感情?随着调查结果的公布,当事情的真相进入人们的视野,网友发现了苟晶剪裁事实,乃至于出现谎言的时候,就不能不对苟晶的言行提出质疑。这个时候面对真诚的网友,苟晶不仅不反思自己的过失,向网友致歉,还倒打一耙,强词夺理地为自己辩护,对网友进行攻击。这不仅让人们对苟晶被班主任女儿顶替一事的同情黯然失色,也不能不让人对苟晶的人品表示怀疑了。

  以上我们对苟晶事件作了评述和分析。这个事件还留下了严重的教训。

  这个事件真相的公布,为网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勇为者敲响了警钟。对网上的声援,一定要慎重,不要听取一面之词,就盲目表态,凡事要进行理性思考,否则的话,就有可能被人所利用,为他人火中取栗。同时,也会削弱人们网络维权的积极性,以后再遇见这样的事会不屑一顾,认为又是有人在故伎重演,从而对网络维权表现冷漠,使得像陈春秀这样真正被顶替的人,在通过正常途径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利用网络维权将变得更为艰难。

  在这个事件中那些不问青红皂白就冲锋陷阵的媒体的编导们,你们应该在充分了解事实以后再进行报道和评论此事。这是新闻职业道德的基本要求。观点可以不同,事实必须准确,根据观点去剪裁的事实又怎么能够经得起真相的验证?虽然你们可以暂时获得较高的收视率和点击率,但是长期以往如此经营的话,必然会消弱你们在民众中的公信力,资本逐利的行为也会逐渐暴露在人们面前,使公众警惕你们的说教,进而出现信任危机。

  在网络举报中喊冤的苟晶,在未经你同意的情况下,邱印林冒用你的名义让女儿上了委陪中专,违规违纪又违法,但是你的生活并没有由此受到影响。邱印林在良知的呼唤下,已经向你表示道歉,还表示要弥补你的损失。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他的道歉,愿意不愿意与他进行和解,但是你在向外界公布这个事件的时候,起码应该将当年的事实真相全盘托出,而不应当根据个人意愿剪裁事实,甚至还作出谎言式的表述。如果你不是怀着个人目的进行刻意炒作,那么为什么不公开当年的事实真相呢?这个真相你不可能不知道。可以肯定地说,如果公开当年的事实真相,便不会产生这样的轰动。因为你和陈春秀比较起来,毕竟形式相似但在性质和程度上又存在着重大不同。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你不仅抛弃了自己应该遵守的道德准则,还亵渎了真诚的网友,践踏了民意的尊严,又破坏了网络的正义。今后还是好自为之引以为戒吧!

  至于在这个事件中身败名裂的邱印林父女,虽然现实社会中利用别人放弃填报志愿而趁机钻营的事并非个例,你们也没有像陈春秀被冒名顶替那样剥夺苟晶进入大学的资格,邱印林也早在二00三年就对学生苟晶进行了忏悔,这次又不顾年高千里迢迢跑到苟晶的工作单位继续进行道歉,苟晶的生活也并没有因为你们父女的作为受到影响,这次把你们抛到风头浪尖之上似属偶然。但是作为在一线执教的人民教师邱印林,当时已经处于高中毕业的邱小慧,不可能不知道这种行为违规违纪又违法。既然知道又如此行事,这次被追究责任实属必然。己所不正,焉能正人,借人之躯,如何还魂。对邱印林父女的处理也是后来者的前车之鉴。

  这个事件在苟晶“一言堂”的诉说下,能够在网络上一时引起那样的轰动,博得网友的声援和同情,从社会背景上来说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果把这件事与近期网络上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联系起来进行分析,就会发现我们社会的发展正处在高风险中,存在着严重的隐患。虽然苟晶事件涉事的公职人员迅速得到了处理,但从中不难发现人们对于公职人员以权谋私的严重不满。公职人员的腐败与社会经济私有化造成的两极分化和文化的商业化结合在一起,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的一小撮精英逐渐攫取了社会发展的主要成果。这导致我们的社会一步步被撕裂,出现了严重的对峙。一方面资本在中国无孔不入,横行天下,社会精英正在将发展的主导权及其财富纳入怀中,另一方面更多的劳动群众处于相对贫困的状态,正在为生计而发愁,全国有六亿人月收入不到一千的严峻事实正存在于我们的周围。人们对社会发展前途的疑虑和不满正在增长,苟晶事件不过是为此提供了一个宣泄口而已。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后发生的类似事件如同星火一样随时都有可能酿成燎原之势。因而如何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则是对决策者的严峻考验。

  苟晶事件随着调查结果的公布已经大白于天下,蒙在其上的神秘面纱业已退去。这个事件虽然正在过去,但是事件发酵的社会背景却仍然存在。因而这个事件并没有绝迹,今后还会以另一种形式再次表现出来。这是应该引起我们注意的。

  二0二0年七月六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