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继续旗帜鲜明地支持苟晶

2020-07-05 11:55:19  来源: 激流网2020   作者:五百二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者丨五百二

  苟晶事件据说出现了反转。

  加上“据说”两字,是因为有些媒体采用了这个说法,比如人民日报的标题中用了“部分事实有反转”这一提法。官方调查结果公布之后,苟晶的微博下的评论也是风向突变,一片指责声。

  苟晶本人的一些说法与调查结果不一样,而支持苟晶的部分媒体也确实存在报道失实的地方,比如凤凰周刊说当年任城区高考人数几万人,说当年全班56人中54人考上本科,1人上大专,这些都不属实。这为“正能量”们提供了攻击的口实和反转一说的理由。这说明凤凰周刊的专业性堪忧。

  而人民日报的“反转说”,同样暴露了这家国字号媒体的业务水平低下。因为目前的官方公布的信息并不能称之为反转。

  为什么说不能叫反转呢?

  好比一个人拿刀捅了另一个人,受害人去报案,说有人要杀他。那么最终可能的结果其实有几种,一种是过失伤害,二种是故意伤害,三种是故意杀人。但是无论是这三种结果中的哪一种,你能说这个报案人是撒谎吗?你能说事实反转了吗?不能。因为报案人初期也没有掌握更充分的信息,他只能根据案发现场有限的信息去报案,去合理推测、合理怀疑,因此立案后还需要一个侦查、起诉和审判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可能还有不专业的媒体在一旁添油加醋。最终的审判结果与报案人的陈述或媒体的报道有异,这太正常了,根本谈不上反转,无非是个信息逐步核实的过程,再加上控辩双方博奕的过程,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我们说不能叫反转,因为最重要的一点没有变:受害人与犯罪嫌疑人的基本的关系没有变,且这种关系已由官方的调查进一步证实了,官方的调查出来后,犯罪嫌疑人确定就是犯罪了,并没有摇身一变成为受害人。

  受害人表述一些合理的推测,与犯罪嫌疑人的故意犯罪行为,对社会、对他人造成的损害,是完全不能等量齐观的两件事。部分自媒体和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部分官媒将自己装扮成不谙世事的少女,大惊小怪,是可耻的。

  而且这个信息逐步核实和双方博奕的过程至今也没有结束,因为当事人苟晶并不满意。苟晶在微博中明确说,对目前的调查结果还有一些保留看法,特别是关于1998年(第二次高考年)的一系列问题,还有不少疑惑。

  这说明什么?说明苟晶所掌握的信息,与犯罪嫌疑人所掌握的信息完全不对等,无论是20余年前的当年,还是今天,都是如此。苟晶是两眼一抹黑,当年被动地被他人所操控,今天也只能依据非常有限的信息去推测。而另一方则在当地拥有深厚的人脉关系和权力网络,甚至有能力掌控他人的命运,掌握着与此案相关的全部信息。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个人,摆出一副公允的神态说,你们双方要公平地参与游戏啊,都不许乱说话啊。这个时候我们能说什么呢?我们只能说:去你妈的公平!双方能对等吗?

  有没有证据表明苟晶知道邱小慧冒读的是中专而不是大学呢?目前看来是没有的。苟晶只知道老师的女儿在北京一所煤炭学校上学,她本人想通过学信网查询相关信息,但查不到。邱印林当年给她的信里似乎也没有说清楚。后来邱小慧进了体制,当了老师,再加上邱印林致歉信里很猥琐地提到了苟晶的小妹正在备考。这种情况下,苟晶怀疑自己考上了大学且被顶替了,难道不是十分正常的吗?谁会想到邱印林为了一个委培中专费这么大周折。

  有人问为什么苟晶接到道歉信后10多年都不说,却要等今天再说。这很好解释,首先,苟晶说了,当年不想影响小妹的升学,另外,她早已离开了故乡,作为一个在当地缺少根基的农家女,面对邱印林盘根错节的关系,想改变这件事的难度可想而知。即便是今天,如果没有山东顶替事件集体上热搜,面对掌握强势资源的集团力量,扭转这种事情仍不是易事。

  况且,事情并没有结束,子弹还在飞呢。

  苟晶对官方调查结果表示还有不少疑惑,这些疑惑也是吃瓜群众同样有的。疑惑包括:一,两个苟晶的学籍怎么能够同时存在,两个都真实有效吗?如果两个都有效,那有关方面必须解释清楚当年的制度漏洞在哪里。苟晶怀疑自己的学籍有问题,怀疑自己第二年是因无学籍而被发配到黄冈的中专,且至今仍无法在学信网上查询到自己的信息,这种怀疑是完全正当合理的。二,苟晶怀疑成绩造假,特别是第二年的成绩,这种担忧也是不无道理的。既然任城区教育系统能够造出假学籍、假身份,凭什么不能造出假分数?官方调查结果中两年的(特别是第二年的)高考分数、会考分数的可靠性有多高?三,当年填报的志愿问题,官方的结论是苟晶第二年填的是服从调剂,所以被分到了黄冈,但这点也是存疑的。

  有人说,你这是怀疑权威发布。是的,的确怀疑。这个事件中的权威发布方,无论是山东省,还是济宁市、任城区,都是利益相关方。他们有足够的利益驱动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无论是出于地方的形象考虑,还是出于事件参与者的具体利益,还是官场中同病相怜者的潜在利益,他们都有共同的利益。他们被迫在汹涌的舆情之下公开部分信息,但并不愿意公开所有相关信息。且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有关部门已经失信于先,凭什么我们不能怀疑?当然有理由怀疑。

  有关方面真有解决问题的诚意,也不是没有办法。无论是苟晶的学籍问题,还是当年的会考、高考成绩问题,还是填报志愿问题,恐怕现在并不涉密,完全可在苟晶及部分媒体的参与见证下调查当年的试卷、当年的分数、当年的学籍档案、当年的志愿表格,是真是假,一目了然,这个难度并不大,需要的只是一个态度、一种诚意,这是给苟晶及大众交待的一个最好办法。

  官方发布之后,有人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对苟晶表达了不满,鼓吹所谓的反转。比如“郑州李爷”等职业正能量,对苟晶提出了一些其他质疑,这里也可以说道一下。

  一,关于苟晶所说的“野鸡学校”的问题。郑州李爷的意思是苟晶是被正式的中专学校录取的,苟晶为了争取同情,撒谎了。

  这个其实很简单,是否“野鸡学校”,在老百姓心目中,不在于你是公办民办,而在于你这个学校能否真正学点东西,是否有象样的学风,能否保障与专业相关的就业率。如果你这个学校不能保证这些,说你是野鸡学校一点不为过。苟晶在微博里说,1999年,浙江温州一个工厂来学校招工面试,名额20个,苟晶从300多人里“脱颖而出”,校领导也劝她,机会难得,能去就去。也就是说,苟晶是上了一年学之后就被学校“卖”给工厂了,苟晶称之“野鸡学校”有错吗?相反,著名的“布鲁斯特大学”(蓝翔技校),尽管是私立学校,但紧密联系市场,学生能学点干货,就业率有一定的保障,我看比这种卖学生的正规学校要强多了。

  二,郑州李爷所纠缠的究竟几个大汉堵苟晶的问题,更是无理取闹。2人还是4人,在“堵门”的效果上是一致的。与低级的暴力手段相比,苟晶还担忧着一些更可怕的问题。郑州李爷之流却完全回避了。苟晶并未告知邱印林她的藏身处,而邱印林作为一个年届八旬的老者,是如何得知苟晶当时所在的准确地点的?邱印林执着地在这个地点等候大半天时间,这个信息从何而来?苟晶提出电话中有杂音,担忧电话被监听,是否空穴来风?而要准确判断一个人的地点、监听一个人的电话,对个人来说是有难度的,对有关部门来说却易如反掌。这说明了什么?这难道不够细思恐极?

  郑州李爷睁大双眼挑毛病,却看不到这些,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是一个选择性失明的人,一个思想上被阉割了的人。

  官方调查结论的发布,并非事件的终结,只是信息核实过程的一部分,只是双方博奕的过程中的一个节点,仅此而己。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广大吃瓜群众的踊跃参与,没有媒介的充分介入,没有历年以来顶替事件的集中曝光,苟晶事件很难有今天的结果。

  而社会的任何微小进步,都是在这种参与式的互动中实现的,从来就没有一个天上掉下来的权威。

  我们继续旗帜鲜明地支持苟晶!

  吃瓜群众们,努力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