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技术差距不应是不敢“脱钩”的理由

2020-07-02 11:46:13  来源: 吴铭再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都和西方国家有巨大差距。”一些权威人士在面对中美脱钩问题上,总爱讲这句话,以表示中国不能与美国脱钩,而必须接受美国的各种敲诈勒索。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实。但,中美经济战以来,我经常听到这种论调。似乎,核心技术差距,成了我们在经济战中必然失败、必然接受美国敲诈、害怕与美国“脱钩”的关键理由。

  这个理由,是毫无道理的,是站不住脚的。

  中美技术差距,或许有一些。但,即使肯定有,我想,也不是我们在这场经济战中必然被动失败、必须依赖国际市场、必然接受美国敲诈、不敢与其“脱钩”的理由。

  举个例子。

  延安时期,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派胡宗南大军严密封锁边区,当然包括不允许各类物资进入延安,其中包括布料。准确地说,这就是一种典型的经济战!

  按说,这种情况下,延安抗日革命政权,只能灭亡。

  共产党毛主席是怎么就会的呢?就是搞“大生产运动”,就发动群众,号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这是伟大的延安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重要的生活必需品,比如,布料,怎么解决?那就号召延安的干部、战士、群众,都来纺线织布。毛主席、周总理(那是党中央副主席),都是织布能手。周总理还在纺织比赛中获奖,有一首歌颂周总理纺线歌,曾经十分流行。延安织出的布,叫做“粗布”或者“土布”,很厚、很重,质量当然算不上好,穿在身上恐怕也不那么舒服,但总算是解决了问题,打破了国民党的经济封锁,取得了经济战的胜利。

  当然,从技术上看,延安军民织出的布质量远远比不上国统区民族企业织出来的布。机器织的布,被称作“洋布”,又轻便、又结实,当然比粗布好。

  民族资本家对共产党人在延安的困难是看在眼里的,也愿意帮忙,于是,提出向延安出售洋布,价格也不贵。

  怎么办?毛主席说,不能买这种洋布。原因很简单:我们自己可以织布了,而且,已经形成了生产、流通、交换、使用的闭合循环,保证了延安军民有衣服穿,解决了经济问题。如果从外界引进这种质量好的布,那么,延安的经济循环,或者说生产、流通、消费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延安军民的生产、生活都会受到影响,尤其是农民织布的收入,会受到影响。所以,边区政府拒绝了民族资产阶级的这个好意,没有引进技术较先进、质量较好的布。

  不但拒绝这种好布料,毛主席、朱老总等党政军领导人,还亲自穿粗布做的衣服,参加各种重大活动,给自己的产品做广告,相当于今天的“支持国货”。

  不引进外界的布,就意味着保护了边区的市场主权:这块市场,只能买卖我的布,不能买卖外界来的布,尽管外来布的质量很好。

  不引进这种技术先进的布,就保护了边区布料的生产、流通、交易、消费这个经济闭合循环,这就是保护了经济主权,你可以指责这是闭关锁国,但是,这样有饭吃、有衣服穿,如果不这样,就没有饭吃、没有衣服穿。如果不这么闭关锁国,则边区的经济很可能崩溃。

  延安军民生产的粗布,拿到延安军民建立的商店(这就是健全的供销渠道,是保证定价权的重要机构),按照政府的边币定价进行收购、出售,用边币结算,这就保证了边币的定价权、结算权,维护了边币的金融主权。

  这样,从宏观的角度看,拒绝外界的布进入边区市场,就保护了边区的市场主权、经济主权、金融主权。

  说实在的,粗布,技术落后,效率也低,的确不好,延安军民也非偏要喜欢这种落后的布,也不是非要拒绝先进技术,也并不是要一直坚持只穿延安的粗布。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要改进技术还不太现实。拒绝技术先进、质量较好的外来布料经销,成为正确的选择。实际上,我们对发展各种先进技术,是高度重视的,只要条件允许,我们就发展先进技术。比如对纺织技术,新中国成立后,很多城市都有大型纺纱厂,比如,某省会城市,有国绵一厂、二厂、……六厂,大力改进推广纺织技术,甚至还有研究纺织技术、培养纺织人才的大学。对纺织工人高度重视和尊重,优秀纺织工人吴桂贤,甚至可以当副总。但是,独立自主的原则,不能为了追求技术水平提升而抛弃。

  苏联曾经想以帮助中国发展工业为筹码,要挟中国接受其政治条件,比如建立联合舰队、长波电台之类,被主席坚决拒绝。苏联就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实际就是“脱钩”,以为这样就可以打破中国工业化进程,迫使中国低头。结果,中国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不几年就从困难中走出来,顺利建立自己独立完备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

  现在,美国鬼子用其先进技术卡我们,又有人以我们技术落后为借口,不敢斗争,不敢坚持自己的利益,害怕美国“脱钩”,宣扬说“中美谁也离不开谁”“脱钩对中国不利”之类投降主义言论。我想,这也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毫无道理。

  我们应该吸取借鉴延安时期拒绝洋布的经验,借鉴新中国摆脱苏联对我技术要挟的经验,在我们自己的技术水平的基础上,抓好科研和生产,形成我们自己的经济闭合循环,或者说是生产、流通、消费的平衡,保证人民群众、党和国家的生产生活,保证各项建设健康发展。我们自己苦练内功,埋头苦干,发动群众,攻破各种技术难题,取得科技上的突破,提高生产质量和生产效率,逐渐摆脱对外部市场的依赖,免受国际垄断资本的要挟。据说,华为在技术方面做得很好,但是,仅有一个华为,对于中国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在国际贸易问题上,也有人说,美国和中国脱钩后,我们仍然有路子走,办法是自己“拉群”,不过困难一些。我看,自己“拉群”并不困难。恰恰相反,自己“拉群”,是中国外贸易的唯一出路,道路最平坦,困难最少,“与国际接轨”“融入世界”才荆棘满地、陷阱重重,才是死路一条。

  我们害怕与美国“脱钩”,因而接受其技术敲诈,赔出巨额款项,接受其派出的督察员,按美国的要求改造中兴的管理层。这恐怕和延安精神是相悖的,与中国摆脱苏联技术要挟的历史经验是相悖,不但不利于摆脱被动局面,而且可能越陷越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