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回望那个时代

2020-06-30 12:18:27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不好的时代”,是一篇记述一位著名赤脚医生孙立哲的文章中用到的。

  “不好的时代”,指的就是新中国前三十年,特别是十年。

5.webp.jpg

  孙立哲,这位北京的青年学生,在“不好的时代”,被“发配”到陕北农村了。

  文章说是因为他爸爸被批判,他受株连,所以,发配偏远地区。可能作者没有注意到,即使是爸爸政治很清白,孩子也要下乡锻炼。比如,毛主席的女儿,就得到江西锻炼!“发配”不“发配”,与父亲是否受到批判无关。

  在陕北农村延安,那个荒凉、落后、偏僻的地方,那个缺医少药的地方,孙立哲成了孙立哲。他勤奋好学,他关心群众疾苦,密切联系群众,深入实践一线,他视群众的痛苦为自己的痛苦,他刻苦钻研医学技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农村群众的支持下、信任下,他终于自学成才,成了一位名闻全国的赤脚医生。他的人生,终于在群众中、在实践中,焕发出异样光芒。毫无疑问,如果没有这一段与群众相结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历史,孙立哲,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北京城里的市民,没有谁会注意到他。

  那是个“不好的时代”,你说怎么就锻造了孙立哲,怎么就把一个普通的北京知识青年变成了全国闻名的赤脚医生?成为赤脚医生制度的代表人物?成了时代的楷模?

  孙立哲之所能成为孙立哲,恰是因为时代出英雄!不是因为他天生就是圣人。他是那个传奇时代的缩影。

  “不好的时代”之后,孙立哲的人生却陷入了迷茫。他甚至跑到文明、先进的美国混了几年,整个后半生,一事无成。他今天讲自己的传奇事故,还得讲在延安的、与群众结合的那一段赤脚医生史,才感人;他的其他人生故事,比如他在美国的奋斗,他的爱情,都索然寡味,这样的故事实在太多、太平常,没有人感兴趣,也体现不了他的存在意义。

  什么样的时代才是好时代?难道,把普通学生孙立哲,培养成传奇人物、赤脚医生的时代,不是好时代?

  申纪兰同志去世了。她是那个“不好的时代”培养的模范典型,共产党培养和树立的早期愚公形象之一。算级别,她上世纪80年代,就是厅级干部,不过,她不要这个级别、不要这个级别对应的待遇,她要的是农村社员的级别,她只要劳动的待遇。

  这样人的何其愚昧呀!永远也不开化,简直就是榆木脑子。

  共产党人,真正的共产党人,不都是这种榆木脑子吗?不都是这么不开窍吗?这种人的唯一特点,就是你引诱不了他!真正是“宝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是最让人反感、不可容忍的一种品质。

  愚公移山,就是一筐土一筐土地移!任“河曲智叟”如何嘲笑,就这么移,从河南西北部,运到朝鲜半岛。

  共产党人的思想文化,说白了,就是让人做愚公,做申纪兰!主席讲,看一个知识分子是否革命,就是看其是否与群众相结合,什么意思?与群众相结合,就是做愚公的意思。主席讲,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我们这些人则幼稚得可笑,要大家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什么意思?就是大家不要自以为聪明,不要脱离群众,不要高高在上,不要用资历、学历、名气、头衔唬人,就是提醒大家,要做愚公,不要做智叟。主席还讲,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仍然是劝告大家要做愚公,不要做智叟。这样的话,主席讲了一辈子。其实,主席就是愚公头头。

  共产党人的文化,就是愚公文化,就是鄙视智叟的文化。共产党人无往而不胜,就是因为愚公文化,就是因为鄙视智叟文化。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深入群众,去做愚公、不做智叟,所以,知识青年成了赤脚医生,孙立哲成了孙立哲,至今,那段历史,仍然是孙立哲的骄傲,是他的荣耀!那个时代结束之后,孙立哲还有过什么成绩?没有,什么成绩也没有。

  “不好的时代”结束了,知识分子,终于找到足够的理由脱离群众、脱离实践了,终于可以高高在上了,终于他们可以靠着关系、文凭混日子了,终于,他们再也成不了孙立哲!就是孙立哲自己,也不能是当年的孙立哲了。

  共产党人,要不忘初心。什么是初心?初心,不能是空洞的概念、名词、口号,不是“初心”这两个字。共产党人的初心,简单地说,就是做愚公!就是深入群众、联系群众、解决群众疾苦,从群众的创造中吸取营养,形成自己的办法、措施、对策、政策、方针、路线,从群众的创造中,找出自己的政策,“从实践中来”,再到实践中去。深入群众了,心里有群众了,把群众的疾苦当作自己的疾苦了,党就活了,就有初心了。脱离群众了,党就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小资产阶级,很喜欢从自身得失角度看问题,结果,算来算去,自己亏了,所以,就埋怨“不好的时代”;如果是自己赚了,那就是好时代。那种把那个时代当作“不好的时代”的人,其实是小资产阶级。而小资产阶级,都是些聪明人至少是自以为聪明的人,却脱离群众、脱离实践,一事无成。

  申纪兰前辈去世了,我很难过,怅然若失。

  孙立哲回到了陕北,重修了当年作为医院的几孔窑洞。重修医院容易,重建愚公精神,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