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关于人民币的“锚”——一个无法理解的说法

2020-06-29 12:04:41  来源: 吴铭再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一个很荒谬的说法,就是说,人民币锚定美元。

  人民币锚定美元,道理上讲不通,事实上也不存在,既毫无必要,也毫无可能,如果真的锚定美元,也是下嫁行为,后患无穷。不知道怎么就弄出这么个观点。

  第一,从道理上讲,人民币在中国人民面前,没有信用吗?需要靠美元来支撑自己的信用吗?显然,人民币在中国是一直有坚挺的信用的,中国人民,谁也不怀疑人民币的信用,没有人拒绝人民币。何须多此一举,要美元来救驾?毫无必要。

  第二,仍然从理道理上讲,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怎么可以让另外一个国家的货币来提供信用支撑?

  人民币原本有公有制经济作为自己的信用,是完整主权货币。即使今天公有制经济比例大大下降了,但是,在中国国内市场范围内,中国政权和中国人民仍然没有谁怀疑人民币的信用,而接受其他货币的信用。在中国国内,中国人并不需要美元作为支付、结算等手段,人民完全相信人民币,而美元在中国尚不能流通,美元即使想来支撑人民币的信用,也根本没有什么途径。

  当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以另外一个国家的货币为信用支撑时,这个国家的金融主权,即货币发行权(含发行数量、发行途径、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时机)就被控制了。人民币,怎么可以以美元为锚?那不是昏头了吗?

  第三,有人把“人民币以美元为锚”理解成人民币在汇率上与美元挂钩。我想,这和人民币以美元为锚没有关系。再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是变动的。

  我希望在研究金融问题时,最好不要使用“锚定”这个词,因为不易理解。写文章,主要是给外行人看的,不光是给内行人看的。如果写的文章只给“内行人”看,不想让“外行人”懂,那可能意味着故意欺骗。

  第四,在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如果人民币把自己的信用与美元绑定在一起,比如出口以美元定价、用美元结算,那么,以当前中国强大的生产出口和美国的工业萎缩,实际上,这意味着人民币支撑了美元在国际经济中上的信用,而不是反过来美元支撑了人民币的信用。

  就是说,说美元支撑了人民币的信用,无论从国内市场看,还是从国际市场看,事实上,应该都不存在。

  第五,美元在国际上,信用极差,应该是信用最差的一种货币,有什么资格支撑人民币的信用?

  货币信用的本质,是购买力。一个国家货币的信用,是以本国商品生产和销售(出口)为根本的,即其他国家如果拥有我国的货币,就能够用这些货币从这个国家采购到质量好、效能高、品种多、数量不限的产品。然而:一、美国本国的工业生产,包括轻工业、重工业生产,都处在萎缩之中,连波音737-MAX飞机都不会造了。不要提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因为,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基本上是不卖给中国的、或者价格极高,这意味着其货币贬值、信用差。特别是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动员其控制的西方高科技企业,反复利用其掌握的高科技技术“制裁”中国,不向中国出口相关产品。就是说,中国用美元买不来这些产品,所以,对中国来说,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并不构成美元的信用支撑。而美国又基本上没有轻工业产品。所以,从购买力上看,美元,对于中国来说,基本上没有信用,或者说信用越来越差。二、美元正在无限量化宽松,就是说,无限印钱、无限发行,并向全世界输出(应该也包括中国),当然会迅速贬值。那么,在其本国产品对华出口受到严重限制的时刻,又向中国如此海量输出美元货币,只能意味着美元的信用迅速下降,近似冥币。基于以上两点,人民币的信用即使出了问题,即使寻求国际支持,也不应该找美元这种信用极差的货币。

  况且,人民币的信用,总体上,今天也并没有出现从根本上动摇的迹象,根本还不需要找什么国际支持。

  第六,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信用,更不能依靠美元支撑。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信用,只能靠中国工农业生产和出口来支撑,即,中国的出口,用人民币支付、结算,此谓争取人民币的结算权、排除美元的结算权,支撑人民币在国际经济中的信用。无论什么国家,有了人民币,就可以采购中国的产品,价格合理,质量过硬,种类数量基本无限制(一些特殊产品除外,如核武器),这就人民币的信用。如果中国不能争取到人民币在对外贸易中的结算权甚至定价权,那么,人民币在国际上就没有信用;如果中国出口用其他货币结算,那么,中国出口就支撑了其他货币的信用。鉴于当前中国强大的生产能力,与世界上众多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的工业生产有互补性,争取人民币的结算权,应该有充分的工业基础的。当然,中国争取人民币结算权的努力,会受到美元霸权的强烈反对和破坏,这是一场尖锐的政治斗争。

  第七,鉴于中国工业与第三世界互补性强,争取人民币结算权,应该从第三世界着手,尽力争取西欧、日本、韩国、加拿大等第二世界国家。

  第八,一个国家货币信用,如果依赖其他国家生产来支撑,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

  鉴于中国进出口多用美元结算和定价、中国外向经济,实际上,中国生产与出口,已经成了美元信用的支撑者,即,无论什么国家,手里只要有美元,就可以向中国采购产品。

  美元将其信用相当程度上建立在中国生产和出口之上,这也是美元霸权的最大弱点,也是导致中国经济利益损失极巨的根源。只要中国出口拒绝美元结算,并在进口产品时尽量把储备的美元花出去(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及其盟国的产品,不是向中国第三世界盟友购买产品),那么,在相应程度上,美元在世界范围内的信用就会受到极大冲击,甚至被击跨。

  第九,中国的产业链,其实并不完整;生产要素也不完备。中国工业生产中,关键零部件,比如华为、中兴等尖端企业进口的芯片,要依赖美国控制的“国际市场”,形成对“国际市场”其实是国际垄断资本的依赖,所以,不得不接受华尔街金融寡头(国际垄断资本的头头)在这些零部件上的定价权,而中国的议价能力不强。由于中国产业链(我认为称为工业体系更准确一些)不完备、对国际市场有相当程度的依赖,所以,导致在出口产品的结算上,不得不接受美元结算权。这样,国际垄断资本以控制尖端零部件的提供为手段,不但控制了中国产品的定价权,也控制了中国产品的结算权,更要命的是,这也意味着中国生产和出口,成了美元信用的支柱。

  中国工业,不能光靠航天、高铁、通信等几个核心技术来支撑经济体系,还要发展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所有尖端技术,形成自己独立完备、部门齐全的工业体系,摆脱国际垄断资本的要挟。不过,仿照美国利用尖端技术夺取产品定价权、结算权的做法,中国也可以依靠自己的航天、通信、高铁等尖端技术,在对美欧诸资本主义国家的贸易中,争取人民币的结算权和定价权。

  为了争取这个定价权、结算权,可以考虑中国“北斗”导航系统免费向全世界提供服务(这个建议当然会受到小资产阶级的诅咒,不过,我坚持这个建议)。

  第十,我在研究思考中国金融贸易问题时,先是体会到定价权的重要性,后来,发现结算权比定价权更加重要,没有结算权,自然定价权也不会有保证,结算权是定价权的前提。再后来,我发现,人民币的发行权,比结算权更加要命,是结算权的前提。

  因为,如果中国政权不垄断人民币的发行权,而是将这个权力交给外资(引进外资即是此意,引进的外资越多,丧失的发行权越多),那么,就意味着中国没有自己的主权货币。连自己的货币都没有,何谈用自己的货币结算?何谈定价权?

  所以,想来想去,人民币的发行权,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本。

  第十一,尽管中国这些年金融业迅速发展,但是,中国并没有象美国那样,形成本国金融寡头,而只是形成了一些金融买办。我想,作为接受资本输出最多的国家,华尔街金融寡头只需要在中国培养金融买办,并不希望中国形成自己的金融寡头。因为,中国一旦形成金融寡头,对于美国对华资本输出,是极不利的。我的意思是说,下一步夺回人民币的发行权之后,政权一定要牢牢掌握这个权力!不能假手于他人。谁掌握了这个权力,谁就是中国的真正主人。

  第十二,尽管人民币的发行权丧失很多,但是,由于中国还有相当强大的政权,在形式上金融主权还是完整的,也由于中国并没有形成金融寡头,收回人民币发行权,似并不难。

  请方家批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