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俊杰:从生物大灭绝到新冠病毒全球化

2020-06-29 10:55: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人类的发展进化之路上,各种微生物病原体一直伴随着我们,当然也包括其他物种,一些病毒对于我们有不好的影响,但如果抛开个体从整个人类文明的角度来说,影响终归是有限的。一直以来最应被担忧的是环境变化,地球上目前有870多万个物种,但惟独人类活动对地球环境有着不可逆转的破坏。地球的生态系统是有着自我调节能力的,在某个水平线之下,对地球环境造成的轻微影响,最终还能被修复,但人类自从进入工业社会以来,对于森林环境的破坏、水域的污染以及化石燃料的过分依赖,释放了温室气体以及其他污染物进入大气层,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地球苦不堪言。目前最显著的影响就是温室效应导致的全球气温升高,自工业社会以来全球平均气温已升高了1.15摄氏度,按目前这个趋势,温室效应如果得不到更好地控制,也许霍金曾经的预言就要成真了。理想状况下,在未来的很长时间之内地球都将是我们唯一的生存家园,岩质行星的寿命一般都取决于恒星的寿命。我们的太阳还有50亿年,如果能好好的保护地球环境,那么我们能在地球上生存很久。当然了地球的发展过程,也会面临环境的突变,地球上曾发生的五次生物大灭绝,前四次都是因为环境的改变所致,淘汰了一大批物种。最后一次是因为小行星撞击,这算是天灾了。我们无法保证未来地球上会有什么样的环境变化,但至少要能做到不去主动改变地球环境。2020年引人注目的就是两个极地的异常高温,例如北极出现200多万个甲烷热点,而南极出现20.75摄氏度的历史最高温度,个人认为它们要比疫情带来的潜在威胁更大一些。除此之外年初东非的蝗灾,美国黄石公园火山的异动以及地震的频繁发生,时时刻刻都在挑动着我们的心弦。我们生活在有空气有稳定液态水的地球很安全,但同时又很不安全。疫情的影响终将过去,但对环境的影响何时才能结束?

  地球诞生诞生于46亿年前刚刚刚刚形成不久的太阳系。简单的生命一步步进化演化,最终形成了物种丰富的蓝色生命星球。但地球生命进化演化之路却并不平坦,历史上一共经历了五次生物大灭绝:物大灭绝发生于4.4亿年前的奥陶纪末期,又称奥陶纪生物大灭绝,古生物学家认为是是由于全球气候变冷即大冰河时期造成的。第二次生物大灭绝发生于3.65亿年前的泥盆纪晚期,又称泥盆纪大灭绝,导致此次灭绝事件的原因现在还不清楚。第三次生物大灭绝发生于距今2.5亿年前的二叠纪末期,又称二叠纪生物大灭绝,科学家认为这次生物大灭绝可能与超新星爆发产生的伽马射线暴照射地球有关。第四次生物大灭绝发生于2.08亿年前的三叠纪晚期,又称为三叠纪生物大灭绝,科学家认为这次生物大灭绝可能与小行星撞击地球、超级火山爆发有关。第五次生物大灭绝发生于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生物大灭绝,这次大灭绝事件造成了恐龙家族的整体覆灭,科学家认为这是由一颗巨大的小行星或彗星撞击地球造成的。我们正在经历着第六次大灭绝,今年全世界各地的极端天气横行,冠状病毒毫无抵抗的肆虐,大量生物毫无征兆的死亡。联合国最近一份报告警告说,由于人类活动与气候变化,世界上有100万种物种濒临灭绝。生物学家迈克尔·兰皮诺在声明中说:“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六次大规模物种灭绝都与毁灭性的环境剧变有关,特别是大规模火山喷发。”。几年我们的地球受到的伤害越来越大,M国领导肆意妄为更是加剧了这种伤害,虽说人的一生很短暂,我们一直不担心灾难会降临到我们的身上。但2020年15个气候临界点9个已激活,如果人类还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全世界齐心协力拯救地球,按人类的破坏速度,这个时刻可能会很快到来。

  截至目前,学术界对六次生物大灭绝的原因主要有六种推测。陨石撞击说:有些科学家认为,陨石或小行星撞击地球导致了二叠纪末期的生物大灭绝。如果这种撞击达到一定程度,便会在全球产生一股毁灭性的冲击波,引起气候的改变与生物的死亡。搜集到的一些证据引起了人们对这种观点的重视。但大多数生物科学家认为这场灭绝是由地球上的自然变化引起的。超新星爆炸说:天文学家认为由于,在数百数千光年内的的一颗衰老恒星的爆炸产生超新星,而导致一道巨大的伽马射线,在奥陶纪晚期,伽马射线强大的力量使得地球大气表面的臭氧层被破坏,而导致了致命紫外线长驱直入,使其海洋表面的浮游生物死亡,由于大饥荒加上致命的紫外线,导致大批量的生物死亡。气候改变说:有些科学家认为,气候的变化是形成这场大灾难的主要原因。因为二叠纪末期形成的岩石显示,当时某些地区气候变冷,在地球两极形成了冰盖。这些巨大的白色冰盖将阳光发射回太空,会进一步降低全球气温,使陆上与海上的生物很难适应。如果再加上海平面下降与火山爆发,就会成为灭顶之灾。传染病说:还有些生物医学家认为,生物大灭绝的原因是,远古时期一场传染病使生物死亡。火山活动说:火山爆发喷出大量气体与火山尘埃进入大气层。火山灰团不仅会使动物窒息而死,还有可能遮蔽太阳,使全球气温降低。所以,火山活动也可能是二叠纪末期灭绝事件的原因之一。西伯利亚就曾发现当时火山猛烈爆发所喷出的物质。沙漠肆虐说:二叠纪的陆块碰撞接壤而形成了庞大的盘古大陆。来自海上的雨水与雾气再也无法深入内陆地区。二叠纪的某些区域越来越干燥炎热,致使沙漠范围越来越广,无法适应干旱环境的动物就此灭绝。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英格兰利兹大学古生物学家保罗·维格纳尔等人最新研究发现,发生在三叠纪早期的地球生物大灭绝缘于地球表面温度过高,而当前越来越高的地球表面温度,似乎预示着另一场大灭绝的到来。从地质年代表中看,我们正处于地球气候最坏时期的前夕。斯坦福大学生物学教授Rodolfo Dirzo认为我们正进入一个人类失去共栖物时代。据调查:从1500年前开始,超过320个陆栖脊椎动物物种灭绝。剩余物种也表现出了平均25%的衰退。在脊椎动物当中,全球估计有16%到33%的物种遭受威胁或濒危,而大象、长颈鹿等大型动物面临着最高的衰退率,专家认为这种趋势与之前的大灭绝事件相匹配。体型较大的动物趋向于拥有较低的种族生长率且繁殖后代较少,要靠更大的栖息地维持种族生存,体型与含肉量使它们更容易成为人类的猎杀目标。尽管这些物种是相对较少的处于危险中的动物,但它们的灭亡将产生滴漏效应,因为它们的灭亡会动摇其它物种的稳定性,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会影响人类健康。比如说,之前在肯尼亚的试验表明,缺少大型动物的试验区域很快就被啮齿动物所侵占。草、灌木的增加以及土壤压实率的降低,使啮齿动物更容易获得食物并建造巢穴,因而被捕食的风险也会降低。啮齿动物数量的加倍也会导致许多携带疾病的皮外寄生虫数量加倍,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过程。

  对很多国家来说,2020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似乎地球上的灾难变得越来越多,澳大利亚的山火从2019年持续到2020年,这场山火造成了澳大利亚超过10亿只野生动物的死亡,在烧成灰烬的树木中间,野生动物的尸体随意,处处可见。也让澳大利亚当地的气候变得不同寻常。山火过后,澳大利亚当地的生态系统将要很久才有可能自我修复,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场山火还未结束,随着澳大利亚地区一场大雨的到来,又给部分地区造成了洪涝灾害,在澳大利亚山火肆虐的同时,菲律宾又爆发了火山,浓厚的火山灰让整个菲律宾地区变成了一片黑色,遮天蔽日。在中国新冠病毒的到来,导致全国人民人心慌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造成了几百人死亡,上万人确诊。与此同时,四川等多地还爆发了禽流感,很多的网友也表示如果时间能重新来过,希望能将2020年重启。当然,受到病毒影响的可不仅仅只有中国,在美国也爆发了过去10年里最严重的流感,在短时间内死亡人数就达到了1万,在流感的同时还爆发了诺如病毒,超过了200人感染,虽然诺如病毒不足以致命,但它的传染性与感染性都极强,即使患者治愈了,在三周内也有极强的传染性,患者会经常因为腹泻脱水而导致休克,很容易陷入病危。还有一个受到神秘病毒影响的国家就是巴西,巴西的神谕病毒与中国的新冠病毒不同,这是一种全新的科学家从未接触过的病毒,它的出现让很多科学家都摸不着头脑,因为在这种病毒当中,它的基因当中超过90%以上是科学家们从未见到过的属于人类的未知领域,在目前全球所建立起的病毒基因库当中也找不到这种病毒的来源,并且这种神秘的病毒,并不是最终形态,而是处于进化的阶段,最终它会进化成何种模样?是否会感染人类,我们都无从得知,目前也无法解答。就在巴西神秘病毒发现的同时,尼日利亚也爆发了不明疾病,感染的100多人当中就有15例死亡。据当地的专家称,这场疾病是由于化学物质污染水源所导致的中毒情况。非洲经济、科技相对落后,如果真的是病毒感染则又将是一场持久战。面对2020年如此多病毒的出现,很多人认为这或许是地球上第6次生物大灭绝的开始,新冠病毒全球化只是对人类的一种警告。

  难道地球就不会再经历第六次的生物大灭绝了吗?显然不可能!不少科学家就表示第六次的生物大灭绝或许已在路途中了,为了证实他们的猜测或许没有错,科学家还给出了五个迹象来证实,不妨一起来看一看!首先肯定是因为地球也受到了严峻的破坏,毕竟天空越来越灰蒙蒙,不再是原先的碧蓝蓝的一片。这是因为空气中有很多污染性的气体混杂了,才让清澈的海水,碧蓝的天空都变得浑浊了起来。其次则是海洋中有很多垃圾,特别是塑料垃圾,美国卫星就曾拍到一幕异象,海洋中至少汇聚了有三个日本大小国家的巨大垃圾。特别是塑料垃圾的堆积,差点误以为是世界第八大无主之地,却没有想到这是由垃圾汇聚而成的。试想一想这些垃圾有多么的影响到海洋的生态环境,以及让很多海洋生物丧失性命。最终影响到的其实还是人类自己。也许这一两点大多数人还能无视,但全球气温的不断升高却已是无数人忽略不了的了,毕竟每年夏天的温度越来越高,而冬天也越来越温暖,一年四季的界限都块消失了。这是很多人应关注的大型自然危机之一。倘若南极北极都因为高温融化了,海平面至少会升高六十五米以上的高度,到时候人类还能在哪里继续生活下去呢?全球性的新型冠状病毒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虽然还没有一个源头,但人类也必须要证实这个问题的发生,会不会是永冻土解冻了之后,远古病毒释放出来了,而且每年都有大面积的永冻土解冻,哪怕这次不会影响到人类,并不代表下一次就不会有大面积的病毒传播。最近大型的自然灾难越来越多了,比如地震海啸,火山喷发等等,哪一种自然灾难的爆发不会伤害到人类呢?这些足够证明第六次的生物大灭,是由我们人类自己一手促成的,而不是因为外界气候环境的改变,这还真的有点讽刺意味了!

  地球第六次生命大灭绝正在加速,未来20年将有500多个物种灭绝,是整个20世纪的5倍,或将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瓦解人类文明。这是5年前最早宣布地球已进入第六次生命大灭绝事件的科学家,近日提出的最新警告。这项研究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生物学家保罗·埃里希(Paul Ehrlich)、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生态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拉尔多·塞瓦洛斯(Gerardo Ceballos)等人。科学家们研究29400种陆生脊椎动物后发现,其中1.7%共515种脊椎动物,在全球的个体总数已少于1000只,已呈极度濒危状态。而其中的一半,哺乳类与两栖类的三分之二,个体数更是已不足250只。简直就是怵目惊心,一个物种在全球的数量已不到250只,还能有什么未来呢?毫无疑问的是,这些濒临灭绝的物种都集中在受到人类高度影响的地区!科学家们估计,这些物种可能会在未来20年内完全灭绝,而在整个20世纪,一共有543种陆地脊椎动物灭绝,这意味着人类主导的第六次生命大灭绝正在加速。能佐证的是最近一项研究还发现,在27000种脊椎动物中,32%的种群数量正在下降;《 2018年生命星球报告》则指出,自1970年以来的50年中,大约70%的脊椎动物个体已消失了;其它一些研究也发现,地球上177种大型哺乳动物,上个世纪已损失了80%的栖息地,这意味着全球动物个体数量的大量灭绝。科学家们认为,灭绝率可能比我们以前认为的要高得多,并且正在侵蚀自然界向人类提供重要服务的能力。而这次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的爆发,更是让我们认识到,野生动植物灭绝与受破坏速度的急剧增加,也将对人类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因为栖息地的破坏,意味着野生动物将更多地进入人类的活动区域,导致病毒感染机会的急剧增加,并扩散到人类与其他物种当中。如果遭遇更为厉害病毒的全面爆发,以今天这种地球村的快速感染速度,人类社会能幸免吗?科学家们认为,灭绝事件还将产生连锁反应,导致其它物种的覆灭。比如1700年代人们过度捕捞海獭,由于海獭是以海带为食的海胆的主要捕食者,它们被消灭后导致海胆种群数量猛增,海带大量减少,直接导致以海带为食的海牛灭绝。科学家们建议,应将所有种群数量在5000只以下的物种都列为极度濒危物种,在全球范围内将其保护提高到国家、政府与机构的紧急状态,达到与气候危机同等重要的程度。这项研究的合著者、密苏里植物园名誉主席彼得·拉文(Peter Raven)说,是时候决定留给我们的后代一个怎样的世界了!是一个可持续的世界,还是一个荒凉的世界?文明瓦解,所有的成功都被埋葬。这项研究发表在6月1日《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其推论很悲观。

  “人类灭绝以后”不再是一个假想,而是一个“后瘟疫时代”发人深省的可能。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看,“人类灭绝”是相当“自然”的事,由此引发的短期与长期的变化,都将十分惊人。合理地“畅想”人类灭绝的后果,不仅仅是破除人类中心主义迷障、清醒认识生态循环的要求,更是重新反思末世猜想、文明意义的最佳契机。物种灭绝并不“可怕”,反而是重设物种演化的时钟。考古学家认为地球上发生过5次物种大灭绝,每一次都令地球“焕然新生”。没有前面的物种灭绝,哺乳动物以及人类也很难有机会站到食物链的金字塔顶端。发生在大约2.52亿年前的二叠纪大灭绝事件,摧毁了地球上95%以上的海洋物种与70%的陆地物种,包括当时横霸地球的背鳍爬行动物与大型哺乳类爬行动物。这次大灭绝腾出了空间,术语叫“生态位”,让恐龙得以演化,并随即成为地球上的新霸主。白垩纪-第三纪的大灭绝又宣告了恐龙时代的落幕,小型哺乳动物成为新世界最强大的物种。物种的大规模灭绝改变的不仅是地球上物种的数量,还有生命的结构。早期人类采集植物,狩猎动物,生活方式与周围的动物没什么太大区别。当人类开始圈养动物、种植植物时,农业出现了,挨饿的情况大大减少,人口显著增加,智慧与使用工具的能力大幅度增长。工业化的流程工具也出现了,能源被大规模开采,医学知识的增长消除或减少了事故与疾病对人口数量的影响。其他动物在进化过程中缓慢改变自己来适应自然环境,而人类改变环境以适应自己。人类的文明在进化之外高度发展,也就是说,文明发展的成果不是通过基因而是通过“学习”传递给下一代。虽然“聪明”地避开了自然选择的残酷法则,但也因此无法享有被自然选择带来的长期优势,人类的“进化”已中止。对于人类灭亡、文明消退的诱因,历史学家与考古学家提出了多种解释。气候变化是一个重要因素。当气候的稳定性改变,可能造成耕种失败、饥荒以及荒漠化等灾难性后果。阿纳萨吉文明、蒂亚瓦纳科文明、阿卡德文明、玛雅文明、罗马帝国等在灭亡时都曾经历突发的气候变化(通常是干旱)。财富分配不公也是文明崩溃的主要驱动力。贫富分化不仅会引起社会贫困,还会导致社会没有足够能力应对生态、社会以及经济问题。历史动力学模拟了平等、人口等因素如何与政治暴力相关联。统计分析显示,随着人口增加,劳动力供大于求,人工变得廉价、社会架构变得头重脚轻。不平等削弱了集体团结,接下来便是政治动荡,这一情况周期性出现。社会架构过于复杂也是个坏处。历史学家泰恩特认为,社会最终会在其自身积累的复杂性以及官僚主义的重压之下倒塌。社会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集体,为了解决新的问题,其复杂程度会不断加剧。然而,这种复杂性所带来的回报最终将达到一个临界点,然后新的成果就会反噬这些回报。能源投资回报率是衡量社会复杂程度增加的另一个因素,指的是能源生产过程中产出与消耗的比值。与复杂性一样,能源投资回报率也存在一个回报降低的拐点。政治学家荷马-狄克逊在其著作《The Upside of Down》中指出,环境退化导致其主要能源(小麦与紫花苜蓿)的投资回报率下降,罗马帝国也随之衰落。“四骑士”的外部打击也是致命的。“四骑士”是圣经中所说的战争、自然灾害、饥荒以及瘟疫。大多数早期农耕国家均因致命瘟疫而迅速消失。新冠病毒来势汹汹,全球感染病例数超过600万,也把21世纪的人吓得不轻。有时物种的灭亡还因“运气不佳”。进化生物学家以及数据科学家兹立巴特进一步论证了“红皇后效应”。“红皇后”出自《爱丽丝镜中游记》,她对爱丽丝说“只有不停地奔跑,才能呆在原地不动”。“红皇后效应”力图证明,所有生物都必须不停地进化,否则就将被变化的环境所淘汰。兹立巴特的研究表明:物种进化的高峰受到竞争条件的限制,而其最初的多样化发展与最终的灭绝则受到随机的环境的影响。最糟糕的情况莫过于以上因素叠加导致的“积重难返”,文明的支柱一根接一根地坍塌,复杂、精巧又紧密相连的社会大厦轰然倒地,人类走向命运的终点。如果人类是一下子消失的呢?ASAP Science曾做过一个视频,回答了这个问题:几小时内,发电厂的燃料将耗尽,被人类圈养食用的15亿头奶牛、10亿头猪与200亿只鸡将获得自由,进入荒野。因为没人喂食又缺乏生存技巧,它们中的大多数要么饿死,要么被其他动物猎食。5亿只宠物狗与数量相当的家猫,大都会被困在家中饿死,就算逃出家门也将被迫与野生动物竞争,然后成为后者的猎物。一些依赖人类生活垃圾而生存的生物,比如老鼠、蟑螂等,数目将锐减。与此同时,靠人类维生的螨虫、体虱等,也将随着人类消失而灭绝。水泵停止运转,大水漫过城市。很快,野草与藤蔓植物将爬满建筑物。木结构的房屋将毁于雷电与火灾,最终也难逃白蚁的侵蛀。大约100年后,多数人造建筑物将不复存在,留下来的是大桥、汽车等用钢铁制品,但在水与氧气的共同作用下,它们也会锈蚀解体。一个物种突然间全部消失,类似于思想实验,发生的概率很小。较为现实的情况往往是,物种中还有一小部分个体存活,在死亡率远高于出生率的情况下慢慢消亡。从科幻小说《末日危途》,到电子游戏《最后生还者》,以及电影《我是传奇》与《疯狂的麦克斯》里,我们都能看到类似的故事。这些故事主要描述幸存者如何在废墟中生存。比如,要储备饮用水与罐头食品,收集户外服装,储备燃料,水必须烧开才能喝下。所有储备都会耗尽,幸存者必须尽快学会种植粮食、水果、蔬菜,同时制造耕作的工具,学会保持土地的肥力,这是曾困扰人类几千年的难题。而且,填饱肚子还不是最艰难的事,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资源有限,人与人之间回到了“霍布斯状态”,十个罐头也敌不过一把手枪,这种情况又只能加剧人类的互相杀戮以及灭亡。这种现象绝非故事创作者的危言耸听,在20世纪末的巴尔干半岛,就有民众体验过末世般的生活。2020年新冠病毒全球化,曾发表于国外论坛的记叙本地城市成为废墟、政府解体、帮派林立、民众在“黑暗森林”中自寻活路的“帖子”再度涌现。正因为世界的其他地区大体保持着和平与安定,就愈发显得这片土地上的幸存者痛失亲友、举目无援、茹毛饮血的恐怖与残酷。假如少数幸存者还能活到有闲暇畅想未来的日子,总会意识到重建社会的唯一办法只能是重新发展知识的认知能力与传递能力。而知识,就是理解自然世界的运转规律,并把对自然的理解融入实用技术发明的相应原则。小沃尔特·M.米勒的《莱伯维茨的赞歌》曾获得1961年的雨果奖,以知识的传承为主线。小说的故事时间从20世纪全球核灾难后的六百年到公元3174年,再由另一场全球性核灾难到公元3781年,横跨了一个地球文明从毁灭、复兴到再度毁灭的悲怆轮回。经历了烈焰、辐射、瘟疫与大屠杀的轮回,莱伯维茨修道院的僧侣们坚守着千年不变的职责:抄写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知识,为人类保留文明的火种,以等待来者,即使根本没有来者,抄写依然一代代悲壮地延续下去。只是即使物种再度壮大,社会再度重建,人类的道德本性能否战胜科学发达所带来的各种诱惑?是否只有宗教才能守护并救赎人类最后的理性?如果人类文明的轮回只是一再重复埋藏在古老基因里的悲剧,传承这些最后只能导致自我毁灭的知识又有什么意义?

  从当前地球的种种迹象来看,人类不排除会出现第六次生物大灭绝的可能性。《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已有科学报告指出,过去的近半个世纪里地球物种灭绝的速度加快了。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生态学教授杰拉尔多·塞巴罗斯·冈萨雷斯宣称,从2001年至2014年,地球上大约有173个物种灭绝,在过去一个世纪中,有超过400种脊椎动物灭绝。地球上有物种灭绝很正常,但这样快的灭绝速度是正常物种灭绝速度下灭绝数量的25倍多,现在物种灭绝速度加快莫非是又一轮物种大灭绝的前奏?截至目前还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第新的生物大灭绝就要来了。但如果真的发生新的生物大灭绝,人类也有可能深受影响,甚至可能无法自保。根据地球前六次大灭绝的规律,每一次生物大灭绝都有70%到95%的植物、动物与微生物物种从地球上灭绝,尤其是第三次大灭绝中有96%的生物消失了。即使人类不会灭绝,但这么多物种的消失足以导致生态系统崩溃、食物链断裂,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也很难置身事外而不受其食谱灾变之害!

  人类能阻止生态系统崩溃、食物链断裂继续下去吗?答案是非常困难!首先,我们不可能停止工业生产,不让科技发展。工业在未来会发展更快,由工业带来的各种生态污染是不可避免的;其次,人类的环保意识一直很薄弱,虽然个别有识之士知道现在的地球环境在不断恶化,有可能在未来无法适应人类生存,但绝大多数人类不愿从自身做起将环保落实下去。就拿小汽车来说,现在很多中国人有家用汽车,那么你是否会为了环保而不开汽车并坚持绿色出行呢?相信有汽车的绝大多数不会这么做。在普通消费者看来,自己一辆车能排放的二氧化碳极其有限,不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但全世界的汽车不可能是几辆,而是几亿辆甚至几十亿辆,数量一旦失控且不可避免地集中起来,每天的尾气排放量就会是一个不堪设想的数字。这就是人心,虽然口号能喊得非常响亮,但环保效果一直差强人意。因此,地球的新一轮生物大灭绝大概率无法阻止,人类只能任由它发展下去?有可能是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是几万年后,地球将只有人类这一个物种而不再有其它生物,所以人类也很难生存下去。唯一的出路也许是外星移民,只希望那时人类已实现星际航行而能飞出太阳系,否则我们只能困死在地球。

  人类曾认为自己是地球的霸主,但地球也是有寿命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类。霍金曾表示:目前人类在地球上生活的日子已屈指可数,人类不可能永远称霸地球!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生物大灭绝,地球已经历六次大规模的生物灭绝,每一次都是致命性的,人类也不能保证之后地球不会再出现生物大灭绝。如果再次出现,人类能否能躲过灾难?二是资源匮乏,人类必须找到一个能继续生活的星球,但这需要时间。至于地球是否会有终结者,刘慈欣认为“不好说”,但一定要警惕病毒等微生物,尤其是南北极的的冻土下封存的几种远古病毒,其活性只因低温而暂时被封冻,但毕竟还有生命。现在地球温室效应逐渐增强,一旦冰川大规模融化而全球气温升高,被封冻的病毒就会再次有了活性,这对于人类来说无疑将是一场灾难,而病毒等微生物则会升级为地球的终结者。

  如果把地球当作一个具有生命的有机体,那我们人类似乎才是这个身体上不断扩张的“病毒”,而新冠肺炎,不过是地球的一种自卫手段,想要清除我们这些不断侵蚀它生命力的“病毒”而已。就像是我们不能理解很多病毒为什么一定要置宿主于死地一样,相信地球如果能思考则也一定会想,为什么人类一定要拉着自己一同奔向死亡的悬崖,直到摔得粉身碎骨时,才会留下那么一滴悔恨的眼泪。但与我们不同的是,我们的地球已在这片浩瀚星空中存在了数十亿年,即使生态环境崩坏,甚至迎来再一次的大灭绝,她依旧能在悠久漫长的岁月之中,满满的舔舐抚平伤口,直到未来的某一天,再次恢复勃勃生机,到那个时候谁又会在意在这悠久的历史长河之中曾出现又很快灭绝的一个叫做人类的种族?用这样一些严谨的数据来证明自己的这些陈年老调,这些注定将在灾难过去后被人们抛之脑后的结论,毕竟生态环境的恶化,就像是我们一代代人手牵手的传递着一个点燃的炸药包,只有最后一代被炸的粉碎的人,才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当然,那时的他们已再没有任何扭转自己命运的机会了。据《每日邮报》4月3日报道,提供基准排放数据的科学家称,由于冠状病毒的爆发使各经济体几乎陷入停滞,因此今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下降最多的一年。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无论是石油还是储蓄、贷款等各种危机,都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影响到人类的碳排放量。虽然再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降低碳排放量都是很多国家关注的重心,但书面上的计划,似乎永远抵不过资本与利益的力量,也只有这一次,通过对经济造成重创,关闭了无数工厂、停飞了无数航班,让数十亿人呆在家里,才终于让碳排放量有所下降。而人类一旦对地球停止动作,一切,似乎都在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因为游客的骤降与交通流量的锐减,意大利威尼斯的城市污染水平飞速下降,曾经浑浊的河水都开始变得渐渐清澈起来。很多原本踪迹难寻的野生动物开始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城市街道、河道里,天鹅、野鸭、鸬鹚、野猪、马匹、羊群……人类侵占掉的它们的生活空间,暂时短暂的交还到了它们手中,我们常常宣扬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但现在看来,没有人类的世界,似乎对于其他动物来说,会更加美好。灾难的意义,从来都不是灾难的本身,就像是我们人类社会中对某些犯罪分子的惩罚,也从来不是只为了惩罚他们而已。灾难真正的意义,是警告!是在局势不可挽回之前,最后一次劝说,我们忽视掉了多少次这样的警告啊!想想看,曾肆虐五个多月的澳洲山火,才过去了多久?让无数人陷入饥饿与痛苦的东非蝗灾,又还有多少人记得?再加上这一次病毒的来袭,难道直到现在,我们还要蒙着眼睛,欺骗自己这些都只是巧合吗?现在就开始改变吧,疫情总有一天会过去,但要是我们到时候依旧不引起对地球生态保护的重视,这似乎仅仅只是个开始!真的希望人类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减少对大自然的迫害,保护好我们的家园,保护好自然就是保护好我们自己。清澈的水流才是它们家园原本的模样,和谐共生是我们最想要看到的景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