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俊杰:鲁迅笔下柳妈的“看客”寓意

2020-06-28 17:34:5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祝福》中柳妈是一个配角或“看客”,是个深受封建礼教与迷信毒害的小市民。她同祥林嫂一样也是一个受压迫的劳动妇女,是一个“吃素的善女人”,讲阴司故事给祥林嫂听完全是出于善意。从主观上讲,她想帮助祥林嫂找到“赎罪”的办法,救祥林嫂出苦海。但由于她受封建迷信思想与封建礼教的毒害极深,她把佛教转世轮回的邪说与“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理学信条当作挽救祥林嫂的灵丹妙药,从而给祥林嫂造成无法支撑的精神负担,把祥林嫂推向更恐怖的深渊,柳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柳妈受封建迷信思想与封建礼教的毒害是可悲的,而她又将这些思想灌输给祥林嫂,后者命运的悲剧性就更加增强了。另外,柳妈对祥林嫂被卖改嫁反抗时头上留下的伤疤,采取讥讽、奚落的态度,讥讽、奚落中还带有几分诡秘,把玩味别人的苦痛作为自己的享乐。这是当时中国农村妇女令人极其生厌的一面,而在柳妈的身上却表现得琳漓尽致。因此,柳妈给祥林嫂带来的心灵创伤是双重的。柳妈这样的封建迷信思想应坚决抵制,大力弘扬人间佛教而不是那些迷信,组织迷信分子打着佛教旗号到处宣传封建思想。

  柳妈建议祥林嫂捐门槛以赎罪,是否为善举?祥林嫂之所以捐门槛,就是为了改变当时封建社会人们对她的歧视观念。以及来安稳自己,柳妈对她说的“死后会被两个男人锯开”的说法。电影中增加这一情节,能从这一角度阐明了。当时封建社会对像祥林嫂这类人的迫害。反应了当时封建社会,妇女生活的无奈与艰辛。柳妈当然是当时深受封建礼教、封建迷信思想毒害的妇女的典型代表吧。当一个时人都认为善的女人,说话都这么咄咄逼人时,那么鲁镇上那些还不及柳妈善良的人呢?他们对待祥林嫂的态度呢?当柳妈以其险恶的用心去忖度祥林嫂时,我宁愿相信,她应是没有想到祥林嫂的痛苦,她也感受不到祥林嫂的痛苦。所以,在祥林嫂再一次认为这样的善女人一定会安慰她而向她倾诉时,她不耐烦地说:“祥林嫂,你又来了。”否则,实在与其“善女人”的名号不称。当然,我们无法苛求一个胸无点墨的农村妇女。但在现实社会中,受过教育的“柳妈”却还真不少呢!好想当然,好以一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好“毁人不倦”,不像文中的知识分子“我”,只因为自己的一个含糊的解释就惴惴不安,并对自己的内心进行最深刻残酷的解剖。但愚顽如柳妈之类,我想,即便祥林嫂死了,她们也顶多不像鲁四老爷那样骂她为谬种,而只会认为那是她命苦,绝不会想她的死与己是否有关,她们顶多会发出几声怜悯的哀叹,然后依旧安心地做众人眼中的“善人”。呜呼!世上那许多类似的悲剧难道真的跟这些终日“闲谈论人是非,独坐不思己过”的“善人”们无关吗? 假如,世上真有鬼神,真有来世,假如祥林嫂接受了新式的教育,不会再到处向人宣示自己的伤口,因为你知道,现代也会有为难女人的女人,她只会在你的伤口上撒盐。所以,你若生在今世,大概还是会像你初到鲁镇那样,以沉默苦干的形象示人。即便有了什么不得不说的痛苦,你也只会找懂你的人,甚至一朵花,一棵树,一只不会冷漠对你的小动物。天灾让你痛过了,就不要再去自找苦吃,再被柳妈式看客人为地二次伤害。

  可能有人会说,祥林嫂的悲剧来源于她自己,但仔细想来好像并不是全部都是她自己的原因。祥林嫂的一生是非常悲剧的,但应为祥林嫂悲剧买单的除了她自己也不会再有别人了。到底谁才是压死祥林嫂的最后一根稻草?与祥林嫂同为鲁镇打工者的柳妈首当其冲,而且是主动充当了鲁四老爷等封建地主阶级压榨农民阶级的急先锋。祥林嫂并不是一直在鲁镇打工的,所以她也并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长期打工者。尽管他在鲁镇呆过三次,但他都是因为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才来的这里,可能在祥林嫂的心里她或许也不想在这里,其实从鲁迅的小说《祝福》中不难发现,因为婆家对于祥林嫂的逼婚是非常不地道的,也就是因为这样,祥林嫂来到了鲁镇,从此便开始努力的工作,很快的就得到了当地人的认可,也就是因为这样,祥林嫂来到鲁镇的第一次过得还是愉快的,但一切的不幸,都是来源与祥林嫂被逼嫁给贺家之后的开始的,相信大家对于这段情节还是比较清楚的。祥林嫂会有这样的悲剧,确实是不能把所有的原因都归在这个社会上,也不能把对祥林嫂的嘲笑推到鲁镇人们的身上。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会发现,祥林嫂能形成这样的悲剧,其实自己才是那个罪魁祸首。一想到祥林嫂那絮絮叨叨的样子,以及那鲁镇人们的嘲笑的眼神,好像这一切都是祥林嫂的错误似的。那个与祥林嫂一样在鲁镇做工的柳妈同样是这个社会下的受害者,从小说中不难看出柳妈的年龄已是很大了,可生活并没有因为的柳妈的年龄,而对她心慈手软,也就是这样,柳妈在过年前还要去给地主家帮忙,从这里就能看出祥林嫂就是一个受社会压迫的劳动妇女,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好像并不能自己的生活好一点。也许在柳妈的心里,她的封建思想是比较严重的,因为在当时的那个年代,怎么能不受当时封建礼教的毒害呢?更何况他们本就是那个时代下的人,对于“贞洁”什么的可是非常看重的?其实对于祥林嫂来讲,能在社会下生存是非常不容易的。这时祥林嫂的思想已慢慢的向柳妈那边转变的,其实在一开始的祥林嫂是一个非常向往自由的人,但到大家看的那个样子,祥林嫂也怕将来真的像柳妈说的那样,死后真的受到谴责,也正是因为这样,祥林嫂真的就听信了柳妈的说法,去捐了门槛,其实柳妈并没有什么坏的心思,她只是想帮一下祥林嫂,为祥林嫂寻找赎罪的方式,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做法并没有让祥林嫂得到生活的垂怜,反而是柳妈给祥林嫂造成了难以支持的精神重压,把祥林嫂推向了万丈深渊之中。总而言之,柳妈是击倒祥林嫂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正是因为这样,祥林嫂对于生活失去了信心,“捐门槛”这件事对于柳妈来说,可能只是想让祥林嫂能得到精神上的解脱,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好心却办成了坏事。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一点,祥林嫂最终也没能走出那思想的深渊。不是社会害了祥林嫂,而是因为她始终不能走出思想的那道坎,而这道坎就是柳妈给她的,所以柳妈是压死祥林嫂的最后一根稻草,尽管她本来也许只想当一个“热心”的看客。

  “看客”是经常出现在鲁迅先生作品中的“一类人”,其产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祝福》中,祥林嫂身边的那些人多数都是“看客”,包括柳妈那种底层“看客”,本身就不同情祥林嫂,并且给她的伤口还撒盐。你说她有同情心?也许有一点,但更多的是冷漠、麻木,还有一丝可恶、可憎以及可悲。

  莫言在《檀香刑》里对“看客”形象进行了继承与升华,让“看客”在21世纪得以继续生存,对人性的批露也更加丰富。在《檀香刑》中,“看客”太多太多,本文仅仅以妓女被凌迟时,刑场上围满的“看客”为例,让大家重新回味一下作品,对为什么要拿《药》进行对比,主要是因为《药》里的老栓是整个事件的目击者,别人如何“看”,全部是从老栓这个焦点散发开来的;在《檀香刑》里,师傅是这个事件的焦点与核心,莫言通过对“师傅”听觉、视觉、嗅觉的描写,更加道出了“看客”的冷酷无情与血腥。在师傅的心中,那个美妙无比的美人,先是被一片片地分割,然后再一片片地复原。在周而复始的过程中,师傅的耳边,一刻也不间断地缭绕着那女子亦歌亦哭的吟唤与惨叫,师傅的鼻子里,时刻都嗅得到那女子的身体在惨遭脔割时散发出来的令人心醉神迷的气味……她的身体已皮肉无存,但她的脸还丝毫无损。只剩下最后的一刀了。师傅的心中一片酸楚,剜了她一块心头肉。那块肉鲜红如枣,挑在刀尖上宛如宝石。师傅感动地看着她的惨白如雪的鹅蛋脸,听到从她的胸腔深处,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她的眼睛里似有几粒火星在闪烁,两颗泪珠滚下来。师傅看到她的嘴唇艰难地颤抖着,听到她发出了蚊虫鸣叫般的细声:冤……枉……她的眼神随即暗淡无光,她的生命之火熄灭了。她在过程中一直摇动不止的头颅软绵绵地向前垂下,头上的黑发,宛如一匹刚从染缸里提出来的黑布。这些“看客”的共同本质是:与己无关,看杀人取乐。尤其听闻杀的是京城名女,不光有肉体的刺激,更有感官上的渴望,还有一种“得不到、就毁掉”的极端私欲,不但以观赏为乐,而且以后还能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不是一取数得的“便利”吗?而莫言,近乎对每个动作都给了“特写”镜头,不但有刽子手的嗜血如命,而且有“看客”的麻木不仁,让历史的场面重现,再次叩击国人之心:“看客从来都在我们的身边,从没有走出过我们的视野!”这才是《檀香刑》文本的真正意义,方方何尝不像柳妈?

  “精致的利己主义”的说法来自北大中文系钱理群教授的一段话:“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为什么要把“精致的利己主义”与“看客”划为等号?是因为随着时代的推进,一部分人已脱胎了父辈的痕迹,换上了知识分子的外衣,他们跻身于“211”“985”“双一流”,在学习生活中,他们不是以建设国家、爱国为己任,而是寻找种种理由去“爱自己”,甚至到了一种不知羞耻的地步。众所周知,留学生许可馨就是典型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她本科就读中国医科大学,毕业后去美国实习,后留学美国,但她没有说过一句“人话”,没做一件“人事”,竟然发表“辱国”言论,以至引起网民的“打卡讨伐”!除此之外,当然还有辱国的原成员之一的美籍华人蒋逸文,因他的“辱国”言论,天津茱莉亚学院解除与蒋逸文的合同、“上海四重奏”组合也将他剔除。对于蒋逸文的言行,他的父亲、著名小提琴演奏家蒋雄达也感到很气愤,“蒋逸文的网语,不是不当言论,也不属不端行为,而是自我膨胀(膨胀)缺少爱国之心的极端错误的言论。他必须向国人作诚恳的道歉……任何时候,都不能忘祖,都要懂得恋国,懂得感恩!”同样是人,但在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海南大学退休教授王小妮、南昌大学教授桑园、静娅、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于琳琦……这些人眼里,他们依旧“我行我素”,或在自己的社交软件上发表不当言论,或在课堂面对听课学生大放厥词。尤其是哈尔滨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于琳琦在微博上说,公然诋毁雷锋、刘胡兰,嘲笑马克思,身为大学教授,却发表如此言论,着实让人想不明白,确实也印证了钱理群教授:“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的理论。说这些人是“看客”,是因为他们做着“利己”的事,嘲笑着别人的贡献;享受着国家的津贴,住着单位的公寓,酒足饭饱之后,“辱国”“媚外”……吃着共产主义的粮,砸共产主义的碗,比起《药》与《檀香刑》里的“看客”更坏,使坏的手段更加花样百出,所以其恶劣程序更甚!

  从底层的耗子持续打卡到有识之士发文讨伐,从名人出声到高层点名,许可馨的判断一再出错。其根本原因在于,作为一个中国人却不了解中华民族的伟大优良传统,不知道爱国已是每一个正直的中国人灵魂深处的烙印,是神圣不可冒犯玷污的!许可馨事件在5月21日前后是关键,两会代表若关注,得到处理很快,两会前许可馨热度不减,会向什么方向发展?网友坚持打卡期待的真相一定会出来,时间也不会太久,坚持的网友们的精彩评论会有更多的灵感。

  生活中总有些人与事牵动着人们的心,有人对这些事与人会给予高度关注甚至帮助,而又有些人会选择视而不见,或是当作真人秀表演而一观了之,甚至有些人看完“真人秀”还要表达不满,现场给“差评”。很久以前,鲁迅就说过:中国人的基本生存方式是演戏(被别人看)与看戏(看别人)。鲁迅选择用自己手中的笔,将自己观察到的人性丑陋,融汇到小说之中,尝试以文学方式唤醒国人。但今天再读鲁迅的《祝福》,猛然发现我们依然活在鲁迅笔下的社会中。我们当中有些人不幸地成为了祥林嫂,而大部分的我们成为了看客。我们不得不承认,“看戏”依然是国人的一大“爱好”。鲁迅《祝福》中的祥林嫂,她早已死了,但生活在鲁镇的底层看客柳妈却活成了千年妖。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与悲欢离合,很多人都过着今天不知明日事的生活,“过好当下、珍惜眼前”,这是生活中最明智却又最无奈的选择。但善良之举往往是举手之劳,甚至口下留情就是一种善举。如果人人都有善良的心与善良的行为,就算是隆冬深夜,也会让人温暖无比。请你善良,为社会增温取暖。虽然每个人都不容易,所以不能要求别人很多,但没有多少生命能经得住冷漠、残酷、现实的考验,最后还是希望活成千年妖的看客善良一点,为社会多少留下一点温暖。

  最近中国的发言人在正式场合也一样笑着用“祥林嫂”来怼他国政要,我不是反对怼蓬佩奥,我也觉得外交部回应的很硬气,但用祥林嫂来怼人实在有点不合适,尤其是说祥林嫂唠叨的是“无害的废话”更有失大国风范。以美国在苏联解体后逐步养成的风格,不让人家发牢骚,剩下的是不是只有大打出手了?我不是好战分子,也不迷信“君子动口不动手”,但主动惹人发火至少不该是外交惯例吧!以前上语文课时说到祥林嫂一遍又一遍重复“我真傻”,同学们都笑。老师很严肃的与我们说:“你们不知道这是一个很悲惨的事吗?”“你们不同情祥林嫂的遭遇吗?”“你们没有同情心,同理心吗?”“你们现在笑,但未来长大以后,你们总有一段时间,会每天重复说我真傻的。”“那时候你们就能理解了。”

  做看客、谈论被看者!这是当代“精致利己主义者”的高明手段与卑劣技俩,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自己还算不上“精致利己主义者”者,也挤破头想去做“看客”,一边看到社会的不良风气津津乐道,一面又为自己处于底层生活而自怨,不是努力改变,而是消极应对或自弃。朋友们,现实生活中,随处都有“看客”潜伏,让我们拿起正义的笔来,讨伐邪恶伸张正义,切实发挥正能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