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触目惊心:谁是苟晶第二次高考的冒名顶替者

2020-06-28 15:48:04  来源: 燕梳楼   作者:燕梳楼
点击:    评论: (查看)

  继续追问苟晶事件。

  今天文章有些长,可以先点“在看”,再慢慢接近真相。

  苟晶两次高考被冒名顶替的经过,燕梳楼已在昨天的长文《苟晶:两次高考被人顶替后,我选择了皈依佛门》,作了详细的介绍。

  但这背后的疑点太多了,多的让人怀疑人生。

  我们已经确切的知道,苟晶的第一次高考,是被当年的班主任邱印林安排女儿冒名顶替了。

  那么第二次呢,又是被谁顶替了?

  谁是这背后的操盘手,谁又是这背后的既得利益者?

  我们今天继续扒一扒,这背后隐藏的真相。

  更加触目惊心,丧尽天良!

  01.

  比起陈春秀,苟晶无疑更惨更可怜。

  如果高考被人冒名顶替一次还不够,那就再来一次。

  苟晶就是这样一个倒霉蛋,第一次高考被人顶替了,第二次高考又被人顶替了。

  然后万念俱灰,被发配到省外的一所“野鸡”中专。

  如果不是陈春秀事件揭开了孔孟之乡教育溃烂的盖子,或许她永远都不会有寻找真相的勇气。

  为了让大家更好的了解事情经过,我再帮大家梳理一下时间线:

  1997年,苟晶第一次高考失败

  1998年,苟晶第二次高考失败

  1998年,苟晶进入外省一所野鸡中专

  1999年,苟晶进入温州一工厂打工

  2000年,苟晶到杭州,先后做过销售、服务员

  2002年,苟晶父亲意外看到了另一个苟晶的教师档案

  2003年,苟晶收到当年班主任的“道歉信”

  2003年,苟晶报名阿里巴巴所有岗位,均告失败

  2005年,苟晶同学发现了同事苟晶非苟晶,而是班主任的女儿

  2015年,苟晶皈依佛门,相信轮回与命运

  2018年,苟晶父亲病逝,生前最后一刻知道真相

  2019年,苟晶的女儿进入北京上大学

  2020年6月20日,山东聊城的陈春秀被冒名顶替事件全网轰动

  2020年6月22日,苟晶在微博开始实名举报两次高考被冒名顶替事件

  2020年6月23日,苟晶当年的班主任带着1万元找到苟晶母亲“道歉”

  2020年6月24日,苟晶老家济宁表示高度重视,成立了联合调查组

  2020年6月24日,苟晶及家人和亲戚分别接到要求删文和一些威胁电话

  2020年6月24日,苟晶班主任带着数名大汉“跨省”堵门,准备当面“道歉”

  2020年6月27日,目前没有官媒报道及更高一级机构介入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品学兼优,满怀希望的尖子生,被高考两次踩在脚下该是多么绝望和崩溃。

  23年的时间里,苟晶尝尽了人间艰辛,即使隐约知道“那本该是属于自己的大学”,最后还是觉得“无力回天”,在遍体鳞伤中屈服命运皈依佛门。

  对过去,她选择了放下。

  但她真的放下了吗?

  23年的时间里,她拼命的努力,并把女儿送进了北京的大学,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吗?

  23年的时间里,她自绝于同学圈,选择背井离乡远嫁他乡,不就是为了逃避曾经的耻辱吗?

  她不是放下,她只是和自己和解了。

  但这并不代表原谅。

  02.

  可恨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们看看邱老师在事情败露后的三次道歉,就知道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原谅,更配不上苟晶的善良。

  第一次道歉是在2003年。初为人母的苟晶收到了三妹转来的当年班主任的道歉信,大意是说:

  我的女儿没你这么聪明,很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所以只好委屈你了。我这样做虽然有违师德,但请你原谅我。

  我是没道德,但你得原谅我!

  这TM是道歉吗?如此明火执仗,明明是张“臭不要脸说明书”啊。

  但为什么邱老师要主动向自己的学生“自首”呢?

  难道他良心未泯备受煎熬?

  根本不是。而是因为2002年时候,另一个苟晶,也就是邱老师女儿的调任报告错寄到了苟晶所在乡政府,被人发现了,还通知了苟晶的父亲。

  为了息事宁人,让自己的女儿后顾无忧,他不得不亲自出马,放下姿态“请求原谅”,以求“一劳永逸”。

  当然,如果你认为仅仅就是一个“道歉”,那就太小看这个邱老师了。

  这封信完全可以直接寄给苟晶本人,为什么非要让苟晶的三妹转交呢?

  因为这一年,苟晶三妹的班主任也是他,而且正面临着高考!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当初读完这封信,苟晶为什么会仰天长叹,觉得“无力回天”了。

  表面看是道歉,实际上是威胁啊。

  作为一个农村家庭,如何是这样一个老奸巨滑心黑手辣的人的对手?

  再看第二次道歉。

  当苟晶实名举报不到24小时,消息灵通的邱老师就出现在了苟晶的老家门口。

  苟晶的父亲已经去世,家里只有苟晶妈妈一人在家。

  邱老师带着老伴和女婿,提着几斤桃子和一万块钱,想来“和解”,并关心的询问:

  “你家孙女是不是马上也要高考啦”。

  看到没有,17年前威胁苟晶妹妹,现在又开始威胁苟晶侄女了。

  我不明白,一个高中教师,究竟能有多大势力?

  被苟晶妈妈直接拒绝后的第二天,让苟晶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位满头白发、年近80的老班主任,竟然直接带着几个彪形大汉,出现在了她所在公司的大门口。

  这是要“跨省威胁”么?

  所以苟晶不得不在采访中解释,并不好意思地表达不安:

  老师你不要怪我,我理解你作为一名父亲的不容易,我现在不要道歉,不要赔偿,只想要一个真相,也为死不瞑目的父亲要一个真相。

  你看,如果不是网络这么发达,差一点邱老师的目的又达到了。

  文攻不如武攻,武攻不如心攻啊。

  那么,这个邱老师到底是谁?

  我们查到了他的资料:

  邱印林,1943年生人,曾任山东省济宁市实验中学语文学科组长,多次荣获城区十佳班主任、优秀教师奖,1998年获得济宁市五—劳动奖章。

  呵呵,优秀教师,十佳班主任,劳动模范。真够优秀啊,直接把班里最优秀的学生送进了地狱!

  这得是多深的染缸,才能黑化成这样?

  03.

  关于第一次高考,目前已经可以实锤。

  正是教了她三年语文的班主任邱老师,在背后一手操纵了她的人生。

  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她下手呢?无非有三个原因,是女孩,成绩好,家里穷。

  所以在邱老师的眼里,这样的孩子是翻不出浪花的,稍加威逼利诱即可,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让一个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灵魂变的如此丑陋。

  其实更多的疑问在第二次高考。

  或许背后,是一个更大的黑幕,更重量级的人物。

  我们知道,在90年代,高三复读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问题是,苟晶在第一年已经考上了北京矿大,学籍档案已经被调走,如何参加的复读?

  也就是说,苟晶事实上已经是一名矿大学生了,她不可能再参加高考并重新取得任何一所大学的入学资格。

  但诡异的是,学校竟然重新安排苟晶复读。

  要知道,这可是当年任城最好的高中啊(现在退居其次),而且苟晶当年就在尖子班排名前10左右,复读一年会是什么结果?

  在第二年的高考前模拟考试中,苟晶果然从几万人中脱颖而出,拿到了全区第4名的好成绩。

  按这样的实力,她完全具备了冲刺清北的实力,最不济也能进个985的名校。

  但残酷的是,她再一次名落孙山。

  连班里成绩最差的同学,也考上了大专。而她,竟然连大专的分数线都没达到。

  虽然人类的悲苦无法相通,但我们还是可以想象她当时的绝望。

  关键时候,父亲站了出来。鼓励她继续读书:

  在农村,读书才有活路。

  于是,无奈的她填了本省三所学校的志愿。

  更诡异的一幕来了。她没有接到任何一所填报志愿的学校来信,却接到了省外一所从没听说过名字的中专学校录取通知。

  中专就中专吧。她认了。但当她到学校报到时,才发现所谓的中专学校,就是个刚开建的野鸡学校,除了两幢房子,连个大门都没有。

  不到一年,学校就开始安排企业进校招工了。就这样,苟晶又被命运安排到了温州一家工厂。

  和同学们分手前,她才知道一个班里只有2个外地人,其余全是山东的。

  看到这里,大家看出点什么了吗?

  为什么第二次高考又被顶替?为什么收到不填报志愿的学校通知书?为什么会被发配到一个三无的野鸡学校?

  因为,她的复读之路,本身就是一个局!

  事实上,另一个苟晶已经在北京矿大顺利入学,而真实的苟晶还在原来的高中埋头苦读。她不可能知道的是,她读的再好,即使考到全市第一,也没用!

  因为,她所有的复读流程都是假的,是个模拟盘!

  她不可能参加有效的高考,也不可能再有真实的高考成绩,更不可能有任何一所大学给她发来录取通知书!

  否则,假的苟晶就会暴露,所有的一切就会被揭穿!

  当年的准考证都是人工手填的,背后能做的手脚太多了!要么她的分数给了别人,要么就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所以她不仅白读了一年,而且还参加了一个假高考!

  比这更可怕是,不仅不可能被大学录取,她的信息还被卖给了一个不要学籍的野鸡学校!

  而这一切的操盘人,正是她的班主任,全市十佳的班主任,

  邱印林!

  04.

  写到这里,我已经怒不可遏!

  我们知道人性自私,每一个父亲都想给自己的子女最好的人生。但怎么可以用害人的方式去利已,牺牲别人的一生来成全自己的一已私欲?

  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能上大学,不惜离典叛祖,连姓都不要了,从此让孩子用着另一个完全不相关的名字,上着一个完全不属于自己的大学,礼义廉耻哪去了?

  而已经超过18岁,成人的女儿,又是如何答应自己父母如此荒诞安排的?良心痛不痛?

  要知道,供养一个贫困的农村孩子上学,要承担多大的压力!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发愤苦读又一年,最终还是一场空。即使考出全区第四的成绩,也不过是一张废纸,是多么残忍!

  事后又转手卖给黑学校,再赚上一笔,这背后该有多腐败?

  正如苟晶质疑的那样,这一切,仅仅靠邱老师一个人,能打通所有关节,篡改学籍和户籍吗?

  学校有没有责任?当地教育管理部门,户籍管理部门是否参与其中?

  这背后有没有一条成熟的产业链,又输送了多少利益,荼毒了多少家庭?

  这才是苟晶要站出来,坚持实名举报的原因。

  她不是没有放下,而是想挽救更多的孩子。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自己凭借着自己的努力,终于从命运的泥淖里爬了出来,不是上天眷顾,而是她比别人更努力。

  但她原本可以更好,可以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她的两届同班同学中,只有一个上了大专,其它人全部上了大学。20年过去,几乎都是各行各业的骨干和精英。

  随便举几个例子:

  程德强,中国矿大学院的副院长

  孙福勋,蓬莱市财政局局长

  朱德举,河南大学教授

  廉立芳,山东交通大学教授

  冯翠典,浙江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她完全配得上这样的身份和荣誉,也可能会成长为某一领域的专家,但这一切,都在23年前被一个叫邱印林的老师给毁了!

  而顶替她的假苟晶,至今也不过是个学校的后勤老师而已!

  巧合的是,邱老师的儿子,也在前几年因病去世。

  善恶终有报,天道有轮回。

  强占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总有一天要加倍还回去的!

  05.

  事已至此,希望山东能多问几个为什么。

  前几年因为一盘青岛大虾,让花了巨额广告费打造的“好客山东”形象一夜坍塌。

  现在,陈春秀、苟晶们又再一次砸了矗立几千年的山东孔孟之乡的招牌。好在能通过自查发现242个冒名顶替者,说明山东高层已经不再讳疾忌医。

  不要去怪那个“挑刺”的客人,也不要去怪苟晶们“破坏”了济宁形象。真正的形象不是在央视打广告能够换来的,而是通过老百姓的口碑口口相传的。

  内乡县衙有句著名的对联: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说到底,我们都是老百姓。不要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就开始压榨更低层的食物链。长此以往,总有一天,你也将是这种恶循环的受害者!

  之所以有这么多人站在陈春秀苟晶这一边,是因为教育是一个社会最后的公平。如果教育公平都做不到,遑论其它公平,老百姓还有什么希望?

  更何况,现在不站出来,难道还要等到十几天后的高考过后,又一批农村女娃被无情收割?

  是时候,对20年前就滋生的系统性教育腐败动刀子了!

  如果不能彻查背后的利益链,把相关产业连根拨起,就会有更多的苟晶人生被篡写,而且是肆儿忌惮的那种,一次不够,再来一次!

  再不刮骨疗毒,恐怕就真的回天无力了!

  这才是改变形象、重塑山东的正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