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赫鲁晓夫之子死在了美国

2020-06-28 15:48:38  来源: 疫观全球   作者:风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个84岁的老人在家中因枪伤死亡,当地警方经过勘察后将其定性为自杀。

  在230万的新-冠-确诊病例只有实际病例的10%的今天;在各色人等以“黑命攸关”为口号,走上街头的今天;在一个个象征美国精神的雕像被拉倒,美国价值观面临前所未有分裂的今天;一个老人的死亡,对“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的美国而言,实在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

  但他的死亡,却在大洋彼岸的互联网上掀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波浪。仅中新网的相关新闻下面,点赞数就已经达到了27万,评论也有1万5千余。

  他叫谢尔盖·赫鲁晓夫,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儿子。

  评论区里有几条热度评论:

  其中一条是“苏联领导人的孩子是美国国籍”;

  还有一条是;“为啥共产主义的接班人都特么去美帝了?”

  那些新闻刚出来时,用玉米和水稻做对比的评论则早已统统阵亡。

  谢尔盖之死,在中国的关注度,远高于他早年成长并为之奋斗的苏联(其遗产继承者),也高于其后来定居、死亡的美国。

  那是因为,已经死掉的苏联像极了活着的我们。

  二战及以前,苏联代表着人类的希望,它不仅引领了反剥-削反压-迫的斗争,给新老殖民者争夺霸权的二战赋予了新的意义,还创造了一个高效、公平的社会,以至于寻找出路的西方进步知识分子都将目光投向了苏联。

  后来,中国接过这杆大旗,和第三世界的穷兄弟们掀起了浩浩汤汤的反-帝-反-殖运动。

  此时的苏联,走上了自大的社会帝国主义道路。对外,一方面不断地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扩大势力范围,另一方面在冷战格局下,对美国的态度充满了矛盾:对其生活水平充满羡慕,政治、军事上,幼稚到妄想要“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同时又狂妄得要跑人家家门口安放核导弹。

  这一切,都始于谢尔盖的父亲赫鲁晓夫,始于为了自己的利益全盘否定斯大林,“揭了盖子捅了娄子”。

  苏联虽然迟至1991年底才在戈尔巴乔夫手上解体,但一切的起点正在于动不动就“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的赫鲁晓夫,在于将共产主义定义为“土豆烧牛肉”的赫鲁晓夫。

  当时,我们通过十年论战,通过两论和九评,将这些重大的理论问题都说清楚了。奈何大音希声,苏联最终落得个“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惨淡结局。

  谢尔盖正是苏联的嬗变中成长起来的。

  1935年出生的谢尔盖,幼时正经历苏联卫国战争,他的亲哥哥列昂尼德于1943年在莫斯科城外的空战中牺牲。受家庭和时代的影响,谢尔盖选择了火箭专业,毕业于莫斯科动力学院。

  自此谢尔盖成为了一名火箭工程师,他参与了巡航和弹道导弹的项目、参与创建着陆系统的飞船,并获得了社会劳动英雄和列宁勋章。甚至其父亲下台后,他仍能凭借专业能力于1968年晋升为计算机控制研究所的第一副主任,并一直工作到苏联解体。

  苏联时代,谢尔盖自始至终都是工人阶-级的一员。他投身科研领域,但并没有因父辈而成为“科协主席”,更没有掌管该国残联或金融系统。很大程度上而言,他就是一个出身有点不一样的普通工程师。

  唯一的特权,或许就是1959年,22岁的他跟着父亲赫鲁晓夫出访美国。相反,他们家是第一批搬入廉价社会住宅,后来被称为赫鲁晓夫楼的居民。

  吊轨的是,苏联干部的特权正是从这个时候被不断放大、固定。

  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谢尔盖移居美国,选择在布朗大学任教,向世人讲述冷战史,讲述他的父亲和苏联的过往,1999年加入美国国籍。

  谢尔盖对苏联和西方的感情无疑是复杂的。

  在赫鲁晓夫晚年,他帮赫鲁晓夫整理了《赫鲁晓夫回忆录》并秘密送至西方出版。在他的《儿子眼中的赫鲁晓夫》中,也能看到他对父亲的敬爱和维护父亲声誉的迫切。可是,在苏联最大的继承者俄罗斯,对斯大林的正面评价持续走高,但“每个人都讨厌赫鲁晓夫”。

  他说他不是叛徒,他一直为苏联工作。的确,谢尔盖走的时候,苏联已经社会性死亡了。他办公室的照片也有着诸多的社会主义元素。但他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时候,也曾公开说过,“我好像重生一样”。

  或许正是如今美国此起彼伏的乱象,所谓灯塔,不过是场骗局,让谢尔盖希望的光破灭,才选择饮弹自尽。

  一个天堂解体了,迁往另一个天堂,最终,却发现天堂只不过是地狱。

  令人细思恐极的是,虽然谢尔盖·赫鲁晓夫没有利用父亲的权力,为自己大捞好处,他的前半生就是一名工程师,但他心中同样充满着对美国不假思索的迷信——这种迷信弥散在苏联的空气中,正是苏联解体的社会心理。

  前几年,北影王一琳的毕设动画《前进,达瓦西里》说得好:“妈妈背叛了我们,他们都背叛了我们。”

  但,即使妈妈背叛了我们,我也要用自己的力量保卫积木。

  苏联解体时,另一个谢尔盖,苏联元帅谢尔盖·费多罗维奇·阿赫罗梅耶夫饮弹自尽,他写到“祖国即将灭亡,我生命的全部意义遭到毁灭”。随即,苏联解体,冷战结束,西方宣称历史自此终结。

  谢尔盖·赫鲁晓夫没有等到一个新世界,但他的死亡,给狼烟四起的“灯塔”敲响了丧钟,无疑象征着新历史的开启。

  殷鉴不远,苏联及其身后的历史时时提醒我们,唯有真正的社会主义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

  前进,达瓦西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