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时评:顶替上学是山东一家的事吗?听一听边陲地区的声音

2020-06-25 07:53:20  来源: 红网时评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山东查出两年内顶替上大学242起的事情,网上已经吵炸锅了。事情的原委是一名女生陈春秀参加成人教育时,发现自己的身份早就被人冒名顶替了,这才发现16年前,自己就被山东理工大学录取,只是录取名额被人“截胡”了,或者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叫做“被偷走了人生”。

  高考,对于现在社会里的莘莘学子而言,那就是“十年寒窗苦读,只等一朝金榜题名”,绝不亚于古代科举考试进入仕途最重要的一步。特别是在教育资源越来越不公平的情况下,高考可能是勉强维持教育公平的最后一棵独苗,如果连这棵独苗都被拔除了,底层出生的孩子还有什么希望可言?就是在如此重要的一点上,山东竟然一下子就查出短短两年内多达242起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情,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要是在古代,一大批人都要被拉出去杀头了!

  像陈春秀这样的例子为什么会出现,而且还出现这么多?山东是一家独大吗?全国类似案例究竟有多少?从恢复高考到现在,有多少人的人生被“盗窃”了?相关部门是否认真核查过?人民需要一个知情权。

  我来自云南,我是一名大学毕业生。作为高考过来人,对于这个事情,我实在有太多话不吐不快!

  我的家乡是贫困农村,即便到今天,也是脱贫攻坚战的重点扶持对象;而我们家则是这贫困农村中的特贫家庭!说实话,十多年前,关于上大学这件事情,我是不敢想象的,家庭条件根本不允许,村里能考上本科大学的,百里挑一。作为一名90后,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不得不承认,我沾了国家太多优待政策的光。这一点不敢忘,但咱们依旧有事说事,实话实说。

  即便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初高中上学期间,给我体会最深的却不是教育的压力!也不是家庭贫困所带来的压力——尽管我们家在90年代末期甚至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但并未对我的学业有太大影响。真正使我感到压力的,反而是“考得好会被人冒名顶替”的暗潮涌动!你能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吗?

  那些年,关于冒名顶替的事情,我听过不下十个版本,什么大学保送名额只可能落在高干子弟手里,抽走高考试卷另改考生信息,“截胡”别人高考录取通知书,或者就是直接上下串通把一名学生成绩给“整没了”等等。那时上学,我成绩还挺不错,一提起“冒名顶替”的事情,浑身就不是滋味,真有一种“高考不要考得太好”的冲动。你可想而知这股风气有多恶劣!

  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也不是我杞人忧天,至少在我们县,这事就不止一次发生,而且最后处理结果是“砸钱了事”——如果学生能深刻认识到冒名顶替的危害性,以及对自己人生的严重影响,不知道还愿不愿意接受“拿钱私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种行为本身是违法的,但在“山高皇帝远”的边陲地区,什么是法律?什么叫违法?法律就是“谁有钱谁说了算”,所以“家有煤矿不怕事大”;违法就是“拿钱私了”,你能奈他何?

  看过印度阿米尔·汗的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里面主人公是顶替别人上大学,最后的大学文凭属于另一个人。而这种事情,在我们那里,完全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要你顶替他上大学,只要你高考的时候,考个好成绩,然后成绩变成他的,让他去替你上大学罢了。所有一切就这么简单!大多数时候,你不会知道整个过程,偶尔有人发现了,要求教育局核查高考试卷,最多就是“拿钱摆平”,再重新弄个新身份复读一年,就这么简单,还能怎么办。

  作为贫困家庭走出来的大学生,我对此感到很无力,这种“置换人生”的操作对于有钱人来说,根本不是事,可对于穷人来说,你又能怎样呢?即便打官司,最后结果往往对于穷人也不会有什么好处——成绩的事情太容易糊弄过去了。

  这,就是边陲地区的声音,当“冒名顶替”成为一股妖风势不可挡地刮来时,个人的力量是那么脆弱、无力!这一切,国家为那些望穿秋水的莘莘学子们讨回公道了吗?不管你听没听说,反正我是没怎么听说的。

  作者:轻松笑

  2020年6月24日星期三

  (免责申明:该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作者实际情况,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

红歌会网客服小编,有事请加好友

欢迎扫码订阅“红歌会网站”了解最新精彩资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