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谈金融资本的三个本质特征

2020-06-24 18:25:4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朋友问我,何谓金融?我很难给“金融”下个定义,简单下个定义,也不易于理解。我想这位网友想问的,应该是何谓“金融资本”。所以,写一篇小文章,算是个回答。

  我个人认为,所谓金融资本,是资本主义条件下,货币与黄金等有实用价值的原始货币脱钩以后,才诞生的。在黄金白银等实物为的原始货币时代,不存在金融资本,或者说不存在今天这种可以无限量化宽松的金融资本,因为你不可能生产出无限的黄金或者其他大宗商品;即使生产出这无限量的商品,其用处也会大打折扣。同样,在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当货币与黄金脱钩,且不再与其他大宗商品挂钩后,金融资本才能形成。可以说,所谓金融资本,完全是一种不与任何实物挂钩的资本,是一种虚拟资本,是一种纯粹的骗局。当今世界,最典型的金融资本,就是美元金融资本,也可称为华尔街金融资本。分析起来,我认为金融资本有三大特征:

  一是金融资本无信用,而且作为货币的发行者,故意毁坏货币信用

  我个人认为,所谓货币的信用,是指用此货币,能以稳定的价格,购买到足够数量和种类的、质量不断提升的具有使用价值的商品(或者服务)。货币的发行者,也必须是货币信用的保证者。如果货币的发行者不保证货币的信用,则其发行的货币就是假币。

  如果华尔街金融寡头愿意,它对于保证美元的信用,还是有相当能力的。因为,美金融资本完全有能力控制其工业资本和商业资本,可以通过拨款(贷款)控制其商品的定价和生产数量。

  但是,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在美国政府配合之下,也由于华尔街金融资本对利润的片面、极端追求,美国轻工业、重工业甚至是军火工业的生产能力正在遭到破坏,轻工业几乎为零,重工业向外国转移,军火工业技术水平和生产能力下降,它的产品数量严重不足,质量也没有充分的保证。这次疫情中,美国居然要抢截其他国家的防疫物资,因为,这些物资其本国生产不了。军火工业呢?我认为,美国的军火工业曾经是美元的信用支撑。今天,从波音-737MAX一系列空难,不难看出,其工业水平大大下降了。即使如此,美国军火的价格之高,也是举世闻名的。这实际上意味着其货币的信用低。

  总体上,美国的工业生产能力、质量水平,都在萎缩。尤其是今天,无限制的金融资本输出(量化宽松),却没有足够的商品与之对应,这意味着美元的信用只会越来越差!

  我还是想强调,美国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应该是相互渗透的,并非泾渭分明。如果其金融资本愿意,将资金投向实体轻重工业生产研发,是完全办得到的。之所以办不到,是金融资本不愿意办这种吃力大、利润少、耗时长的事,而宁愿通过控制别国的工业生产、商品定价,当寄生虫、收取金融资本利益过日子。本质上,就是作为美元的发行者,华尔街故意抛弃自己对货币信任的保证义务。

  二是金融资本的最关键特征在于控制货币的发行权

  我在其他文章中讲到,货币的发行,包括发行数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发行时机。由于对不同对象、不同领域发行不同数量的货币,又构成了发行比例。由拨款(即不用归还)、贷款的不同,构成了货币的发行方式。我认为,拨款意味着发行的是基础货币,而贷款意味着发行的是衍生货币。我的概念界定有些简单,可能与主流的说法不同,实际上,我也看不懂主流金融学关于这些概念的内涵。但这是我分析金融问题的概念和逻辑,我也不想与主流金融学相同。如果主流能够说服我,我愿意改。

  所谓控制货币发行权,就是决定货币发行数量、发行方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时机的权力。

  黄金、白银、大米、小麦、猪羊等原始货币,不存在发行问题,也不存在信用问题,也不需要发行者来保证其信用。兹不论。

  以黄金、白银为锚的纸币——比如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的美元,其发行数量由其黄金储量的限制,实际上是黄金代用券。如果过多发行,会导致挤兑,会损害其信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实际上就是美元遇到了挤兑。但是,货币发行对象、发行方式、发行领域、发行时机,则可由华尔街这个货币发行者控制。

  与黄金脱钩以后,美元重新确立自己的信用,其实也是与其工业生产能力挂钩:沙特等国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沙特就有了美元;美国必须向沙特提供军火,以回收这些美元。就是说,对于沙特等石油出口国来说,他们之所以相信美元,是因为美国方面保证这些美元可以采购到美国的军火。当然,双方关于石油、军火的定价斗争,也很激烈。这种斗争,意味着华尔街作为美元的发行者,实际上并没有滥发美元的自由,而必须有足够的、沙特等国愿意购买的军火为限制。不然,你发行的货币通过石油贸易流向了沙特等国,而当这些国家拿着美元向你兑换军火等商品时,你就拿不出足够的、让这些国家接受的军火,你美元的信用就动摇了。刚刚受到过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带来的沉重打击的美国,是不愿意重复这个教训的。

  但,美国对华贸易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改革开放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中美贸易才用美元结算。中国出口用美元结算,手里就有了美元。这些美元,必须能够以适当的价格,从美国买回我们所需要的产品,也就是必须花出这些美元。但是,美国在对华贸易方面,有诸多限制,高科技产品禁止对华出售。而且,美国方面一直努力控制定价权(含汇率),并劝中国放弃议价权,导致其商品价格极高、中国商品价格极低,人民币兑美元不断贬值,实际上意味着其货币信用无保证,或者说,是其政府(华尔街金融寡头的代理人)故意给其货币信用打折。

  当中国放弃人民币的结算权、接受美元的结算权,并开始引进美元外资政策之后,中美贸易金融关系又一次发生了本质变化。

  在中国积存大量美元之后,如果美元是信用良好的,或者中国方面意识到了美元的信用问题,当然是中国花出这些美元,以适当的价格采购足够的我们需要的美国商品或者服务,即美国用其优质商品和服务回收这些美元,履行其保证货币信用的义务。或者中国方面禁止出口创汇赚取美元,禁止美元外资输入。

  但实际上,在控制定价(含汇率)的同时,美国方面并不打算放松对华出口上的限制,高技术产品继续禁止对华出口,而且联合其他西方公司,同样对华禁售。考虑到美国轻工业一直不好,所以,当中国通过引进外资、出口创汇而积攒巨量美元外汇时,却突然发现,这些花根本花不出去,很发愁。这其实是美国方面故意违背其对美元信用的保证义务,而中国尚未及时认识到美国方面背弃信用的表现。

  这时,美国方面想到一个新的骗术:引诱中国购买美国的国债、股票、期货,或者把钱借给美国(我现在也没有想明白,华尔街明明可以‘量化宽松’,不可能缺钱,为什么要借中国的钱?这个钱怎么“借”给美国呢?),实际上就是将中国手里的美元圈禁在金融领域,阻止投向商品和工业领域,就是拒绝承兑这些货币,并宣传说,这意味着美元是有信用的,其信用是有美国政府背书的云云。

  这种所谓的信用,却成功诱骗中国继续扩大开放、引进外资、出口创汇。

  这种将中国手里的美元圈禁在金融领域的骗子做法,一些中国人居然也相信美元信用有了保证。前几天看到一位名人的文章,居然在讲资本的信用,完全不提货币的信用,其实讲的是金融资本的信用,绕来绕去、胡扯一通,无非是让中国人相信美元,继续接受美元的结算权、继续扩大开放、引进外资。我看,他自己也未必相信自己的观点。

  他们为什么那么相信美元金融资本的信用呢?为什么要宣扬“美元是世界货币”呢?(他们拒绝解释什么叫‘世界货币’?凭什么美元就成了‘世界货币’,因为这个谎言和骗局实在太拙劣了,只能胡弄过去,不能解释),为什么千方百计阻止对美元信用的质疑呢?他们的目的就是一个:让中国继续扩大开放、继续引进外资、继续出口创汇。本质上是让外资特别是华尔街金融资本完全控制人民币发行权!他们天天宣扬引进外资、扩大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好处,但是,人民币发行权丧失,及由此关键权力丧失导致的国有经济比例下降、国企经营困难甚至倒闭、被外资以极低价格并购,还有教育、医疗、住房由免费变成支柱产业,工人下岗失业、生活悲惨,党群联系淡化,社会不稳,他们都拒不讨论。或者,他们把这些都归为政府的领导不力。

  正当美国轻重工业实力萎缩,美元的信用只能靠金融骗局维持的艰难时刻,控制人民币发行权,进而控制中国的工业生产、出口、结算、定价,就成了美元信用的“诺亚方舟”。

  中国的工业实力,或者说工业资本实力,的确非常强大,我看至少比美国强大。但这不值得吹嘘。办工业,没有货币发行权,极易受制于控制了货币发行权的金融资本的,极易变成“为他人做嫁衣裳”。

  如果说中美之间有钩,那么,这个钩,最关键之处就是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了人民币的发行权。推而广之,美国与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的钩,也应该是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了其货币的发行权。

  如果说中美脱钩,那么,关键的关键,就是中国人民要夺回人民币发行权,自主决定人民币发行数量、发行方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和发行时机。而夺回人民币发行权,最关键的在于堵住外资输入,即禁止引进外资。

  三是金融资本极易控制商业资本和工业资本

  金融资本控制商业资本,或者说金融资本摇身一变成为商业资本,这个不难理解。就是金融资本以投资方式,建立商品采购和销售网络,以便于垄断商品的采购和出售,进而控制商品的出厂价格和出售价格,凭空获取巨额利润,并反过来影响工业生产,导致工业生产偏重于容易获得的轻工业,而放弃无法获利或者获利很少的重工业、军事工业。

  金融资本控制工业资本,通常要有政府配合。金融资本控制的政权,采取“政府订购”或者“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向某工业行业或企业,采购商品或者服务,定价则由金融资本确定。工业资本,如果不接受金融资本的定价,则得不到“政府订单”;接到政府订单后,如果没有金融的扶持,同样无法组织大规模生产,无力生产出产品。这样,扶持何种工业,扶持哪家企业,生产何种商品,发展何种工业,都掌握在金融资本手中。金融资本,对工业资本有生杀予夺的大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