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女童缪可馨为何选择越栏坠楼?太多谜团尚未解开

2020-06-24 09:47:42  来源: 财经微信公众号     作者:赵佳佳
点击:    评论: (查看)

  缪缪生前的语文课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坠楼后的28分钟后才通知家长?这段时间里学校老师们如何应对的?这起事件里尚有太多谜团待解。

  6月17日,缪可馨(后文称为缪缪)的遗体在常州市金坛区殡仪馆火化了,她的小姨扣子在微博上写道:“缪缪变成小天使了,我们爱你啊。”

  火化那天,扣子和缪缪舅妈一起吃饭,扣子说,早上一见面,缪缪舅妈眼睛就是红的,“她(舅妈)就觉得,每次听缪缪喊舅妈两个字都很好听”。

  缪缪的奖状墙(图源受访者微博)

  出事的日子是6月4号,缪缪刚在此前的期中考试里考了语文第一名,她在这一天穿上了妈妈奖励给她的藕粉色连衣裙,像个小公主一样去了学校,却在下午语文课结束后从四楼的栏杆翻出后坠楼,抢救无效身亡。

  没有教室内监控,知情的学生与家长全都保持沉默。此时,多名网友站出来为缪缪发声,他们自称是袁灯美老师往届的学生,曾被这位老师以掌掴、泼茶水、拎眼皮、打屁股等方式责罚过。在他们眼里,霸凌者离开后,只有他们一遍一遍回到当年那个教室。

  在这位老师的自述中,事发当天她并未体罚学生。而缪缪生前的语文课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坠楼后的28分钟后才通知家长?这段时间里学校老师们如何应对的?这起事件里尚有太多谜团待解。

  红包与耳光

  缪缪看起来是个可爱的孩子。

  她的小姨扣子向南风窗记者发来的一个视频里,缪缪躺在床上对着镜头讲:“假如我的奶奶要是眼睛瞎了的话,我扶她过马路,别人说,哎哟缪可馨你奶奶眼睛瞎了没,我就会回他,我奶奶以前干活为了养我,所以眼睛才瞎了,现在我要养她了。”

  她说完揉揉眼睛,甜甜地笑起来。

  奶奶再也见不到她了。6月4日15时14分,缪缪在上完语文作文课后,从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教学楼四楼翻出,坠楼后抢救无效离世。

  据缪缪家人所看到的出事时的监控,当时缪缪急冲冲地从教室里冲出来,跑向栏杆,爬上去之后转了个身,有两个女孩过来和她说了几句话,说完后就回了教室,过了几秒,其中一个女孩冲出教室往下看,大概十秒后,袁老师走出教室。

  缪缪家人在核对事发时间的时候发现,家长接到通知是15时42分,距离孩子坠楼隔了28分钟,为什么没有及时通知,在这段时间里老师都做了什么,校方未能给出合理解释。

  缪缪看监控时的笔记(图源受访者微博)

  同样令人不解的是,缪缪为什么会跳楼?

  最初引起舆论关注的,是缪缪在那堂语文课上修改的作文,她写的是关于《大圣三打白骨精》的读后感。

  与对西游记的传统解读不同,缪缪在读后感里这样写:“这篇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却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缪缪的作文(图源受访者微博)

  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袁灯美在这段文字上方批注:“传递正能量”。除此之外,全文中还有大篇幅用红笔勾画删除的痕迹。

  在6月14日袁灯美向警方陈述事件的说明中,她称,在看到缪缪的作文后,她认为文中缺乏具体的事例,便要求缪缪添加事例,并且在旁边写下批注,要孩子尽量传递正能量。她说,当缪缪第二次将作文拿去批阅时,“她本子上所打的红叉、划的波浪线、划的横线,全是她自己的修改符号。”

  事发后,涉事教师向联合调查组作出的情况说明

  究竟是谁的笔记,目前尚无证据。但缪缪的家人提及了另一件事。

  有朋友告诉缪缪家人,袁灯美在这堂课上打了女儿一巴掌,缪缪爸爸曾在网络上传出这张聊天记录截图。但教室里没有监控,这一巴掌无从查证。

  袁灯美在向警方陈述时则否认了体罚的说法,称自己在整堂语文课上都是用“平和的语气”说的,没有批评过缪缪,更没有打过孩子。

  缪缪父母收到的爆料信息(图源受访者微博)

  缪缪的父母还记得,2019年10月份,袁灯美老师曾经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扇过缪缪耳光,孩子回家之后跟妈妈讲自己很伤心。

  对于这件事,袁灯美没有否认,“那一段时间,缪可馨上课一直心不在焉,成绩极速下滑而且作业书写字迹马虎……老师评讲以后错题还没订正,一时心急,就打了她一个耳光。”

  来自缪缪家人的说法则是,孩子当时被扇耳光乃因为感冒后在上课时擦鼻涕。

  据袁灯美说,事后她向缪缪爸爸承认了错误,并且从此以后没有再打骂过这个小孩。

  那时候,缪缪的爸爸妈妈考虑过让孩子转校,但学校没有同意,加上考虑到突然换环境可能孩子会不适应,这一计划便就此作罢。但为了护缪缪周全,她的爸爸妈妈偶尔也会向袁灯美老师发红包,个子小小的缪缪因此能坐在教室前排的位置。

  据缪缪的小姨扣子提供的转账截图,从2018年至2020年,袁灯美老师曾先后四次通过微信转账收取缪缪父母的红包,共计2500元。

  缪缪家人向袁灯美老师的转账记录(图源受访者)

  扣子说,因为当初缪缪被打后没有及时让她转校,她的妈妈至今都在自责,“她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妈妈”。

  在缪缪坠亡后第二天,也就是6月5日,扣子清空了自己过往的微博动态,发布了请求还原真相的信息。

  缪缪的微信签名写的是:“永远当一个小朋友,世界第一可爱”,扣子于是把微博名称改成了“缪可馨世界第一可爱”,作为家属,他们失去的孩子不能再回来,现在,他们想要真相。

  侠客岛对此案发表评论:一个向来开朗活泼的五年级小女孩,上学前活蹦乱跳,下午竟在学校跳楼自杀,叫人如何相信其中没有蹊跷?

  那些“活着的缪缪”

  将近二十年过去了,杨乐还是忘不掉三年级那天,袁灯美老师走进教室时的表情,她一言不发地向自己走来。

  袁老师说:“你怎么还在教室里?”杨乐不敢讲话,然后袁老师噼里啪啦地扇他耳光,“扇了好几个回合”,杨乐愣住了,脸上红肿起来。

  那天,学校在开运动会,袁老师此前指名道姓地要杨乐去跳绳,双摇那种,杨乐很为难,他说自己不会,但袁老师没有管。到该上场的时候,杨乐的位置空着,他害怕丢脸,躲在教室里。袁老师走进来的时候,杨乐正站在教室最后方,他至今仍清楚地记得自己被打时站立的那个位置。

  常州市某网站上袁灯美的介绍

  就算被打了耳光,回家后也不敢讲。杨乐说:“她是我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我觉得班级一直是笼罩在一种白色恐怖当中,很怕她,不敢说什么。”直到缪缪离世的消息传得当地人尽皆知,杨乐才跟父母讲起自己当年的经历。

  对杨乐而言,那些恐惧感是刻骨铭心的。

  那时候,袁老师还没有调去河滨小学,2003年8月以前,她都在杨乐所就读的金坛市薛埠镇中心小学任教。在那里,袁老师会揪着女生的辫子往人家脸上抽巴掌。晨会的时候,气氛总是很紧张,袁老师批斗女同学,会用方言骂她“苕婆(八婆)”。

  那时候的孩子只有十岁出头,不明白怎么形容那些粗鲁的言辞带来的耻感,杨乐也是在长大之后才能够意识到,那是不对的,这位老师骂人的话是让人“难以启齿”的。

  2005年,在河滨小学,袁灯美老师那时的学生冯泓玮和缪缪一样,只有11岁。15年过去,冯泓玮不惜顶着舆论压力站出来实名举报,他对南风窗说:“现在的我,长大了,什么都不怕。”

  冯泓玮的小学毕业合影(图源受访者)

  他记得,袁灯美老师除了会抽巴掌、往学生脸上扔书之外,如果学生做错了题,她还会让小孩拎自己的眼皮。站在讲台前,要用食指和大拇指捻住上眼皮,用力向上拎,如果自己拎不好,袁老师就会冲过来自己动手。她会质问:“哪个眼睛看错了?这个题目怎么做出来这个样子?”

  他还被脱裤子打过屁股,具体犯了什么错误倒是记不清了,但没有到要请家长的地步。袁老师把他叫到办公室,要他脱下外层的裤子,趴到办公桌上,用来打他的是黄色的木头尺子,一米长。

  缪缪坠楼的新闻被报道至今,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能够证明袁灯美老师确实体罚了缪缪,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基础上,仍有类似杨乐和冯泓玮这样的,袁灯美往届的学生陆续站出来,以不同的方式讲述自己童年的遭遇。

  冯泓玮在事发一周后第一次看到缪缪的新闻,就像条件反射一样,那种猜想瞬间浮现出来,“是不是袁灯美老师?”他四方打听,得到的信息与预设相符。杨乐的经历也有相似之处,他看见媒体把袁灯美后面两个字码掉了,第二个字隐约露出了一个火字偏旁,他就知道,一定是自己小学的那位老师。

  那种感受如此敏锐,冯泓玮觉得,“它有历史的偶然性,也有历史的必然性。”

  有网友指责缪缪作文抄袭、心理脆弱,这成为杨乐和冯泓玮选择站出来发声的直接动因,冯泓玮说:“整个舆论的导向在于说学生脆弱,老师没有任何过错,没有体罚学生,也没有辱骂过学生,学生上了两节作文课突然就跳楼了,我特别不理解。”

  自称袁灯美2009届学生的网友的爆料(图源受访者微博)

  一位曾被袁灯美体罚过的2009届学生在为缪缪发声时写道:“缪缪是坠亡的我,我是活着的缪缪。”

  十多年过去,现在的袁灯美是否仍如当年,无法得到在读学生的证实,目前能够确认的是,直到2019年10月,这位老师仍然会将掌掴作为惩戒的手段。

  不愤不启,不悱不发

  2010年5月7日,袁灯美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发表了《教育,原来如此简单》一文,她讲到自己那一年接手的班级里,有个男生对自己的教导不屑一顾,说:“读书无用”,并且态度“猖狂”。

  袁灯美在新浪博客上发表的《教育,原来如此简单

  袁灯美随后写下自己的思考,她所信奉的观念,是《论语》中所说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她对此的解读是,必要时应该先刺激学生思想,使学生“激愤”起来,“非要有坚强的求知心,才能启发出他本有的智慧”。至于掌掴、扔书、泼茶水、拎眼皮、用土话辱骂,是否是她心目中理想的刺激方式,不得而知。

  缪缪坠亡两天后的下午4点过,有家长在班级群里发出语音:“袁老师没有错,你们点个赞。”随后有37名家长相继发送表情,竖起了大拇指。据扣子说,在第一个家长点赞后,跟着点赞的家长里,还有一位家长是袁老师的亲戚。

  一直到晚上7点28分,才有家长站出来为缪缪发声:“这时候点赞会不会对缪可馨家人增加伤害?我作为家长选择沉默。”

  晚上7点28分才有家长站出来为缪缪发声(图源受访者微博)

  但包括这位家长在内,没有任何同学以及家长向缪缪的家人提供更多事发现场的有效信息。

  奇怪的是,晚上8点22分,缪缪的微信被踢出名为“未来的少女”四人小群,缪缪妈妈告诉扣子,这个群里的其他三个小朋友是缪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但是大人们至今不知道缪缪为何被移出群聊。

  事发后,由金坛区政府办、区教育局、区公安局及河滨小学共同组成了“河滨小学学生坠楼事件联合调查组”,调查结果认为:没有证据显示在当日的作文课堂上,袁灯美存在打骂、责罚缪可馨的言行。但是,调查组也无法就缪可馨自己翻越栏杆坠楼原因得出结论。

  河滨小学学生坠楼情况通报

  6月16日,缪缪坠亡事件调查组核心成员之一、金坛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邢卫东向媒体表示:“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即使学校在缪某某坠楼事件中负全责,家属可以获得的赔偿大约为114万元。但是,家属提出了远远高于此金额的赔偿诉求。”

  他同时认为,缪缪是主动翻越栏杆坠楼,学校不可能承担全部责任。在邢卫东的表述中,案件侦查已基本结束,只剩下赔偿事宜未有定论。

  但对于这一说法,缪缪的小姨扣子并不认可。她告诉南风窗:“他们让家属列条款写价格,家属不同意。”在家属看来,这件事情当中尚有太多疑点没有得到合理解释。

  6月17日,常州市金坛区殡仪馆,缪缪的遗体被火化了,告别仪式很简单。按照风俗,妈妈不能靠夭折的孩子太近,她总想再多看一眼,但亲人们也只能拖住她。

  缪缪的生活照(图源受访者微博)

  扣子表示,亲属已经与调查组达成一致,从6月18日起,她们将停止通过微博对外发声一周,一周后调查组将针对此事公布新的调查结果。(文中扣子、杨乐为化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