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中华:访民陈裕咸的命也是人命,截访致死的人必须判死刑

2020-06-22 11:53:47  来源: 观察者网   作者:陈中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6月21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陈裕咸家属处获悉,昨日(20日)上午,陈裕咸家属向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寄送了《刑事抗诉申请书》,认为一审法院对截访团伙主要成员牛力、苏日力格及其他涉案人员量刑过轻,要求对牛力、苏日力格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对其他涉案人员也应当加重处罚。

image.png

  2017年6月初,63岁的江西上犹人陈裕咸,因伪劣种子案进京上访,随后被截访团队控制。生前的最后8小时里,他遭遇了胶带封嘴、绳捆手脚、鞋塞嘴巴,送医不治身亡。当地政府与截访人员合作,遣送访民的事实也随之曝光。

  牛力、牛铁光等1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分别因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案件于2018年5月24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2020年6月9日,北京市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12名截访人员均犯故意伤害罪分别获刑3至14年,其中主犯牛力、苏日力格获刑14年,陈云、郭林鋆获刑11年。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包括截访公司负责人牛力在内的12名主要嫌疑人被抓获后,牵出了江西赣州上犹县信访局雇佣截访人员遣送访民的事实。我认为,访民陈裕咸的命也是人命,截访致死的人必须判死刑,并进一步调查相关信访干部涉嫌严重违法的行为,并追究这些信访干部的刑事责任。

  当前,有不少地方政府使用暴力等手段拦截上访者进入上级党政机关已是公开的事情,这被老百姓形象地称为“劫访”。有些地方党政对上访人进行打击和政治迫害可谓是触目惊心,抄家、没收财物、关押、拘留、判刑以及雇佣黑社会报复等手段极为常见,甚至演化成“安元鼎”类似的恶性事件。地方政府在赴京的路上设置了重重关卡,在国家信访局和其他中央国家机关附近也密布各地驻京办的眼线。

  此外,有不少地方政府还采取各种措施将赴京上访和越级上访者进行管控,如对访民在政府机关或事业单位工作的亲戚朋友采取“连坐法”,只要访民上访,便处置其在机关工作的亲人朋友,促使其紧盯上访者。甚至采取将接回的访民进行拘留、判刑或强制性送往精神病院等极端措施。“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一条根本的历史规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党中央一定要知道,任何人侵犯老百姓的人权,就是等于侵犯党的政权之逻辑,对侵犯老百姓的人权者,必须要严惩不贷,绝不能手软。

  另外:维稳要先维权,维权才能维稳。单纯维稳,不解决具体的利益问题,是治标不治本,只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陷入“越维越不稳”的怪圈。截访实质上是一种架空中央的行为,中央应当密切联系群众,畅通民意诉求渠道,目前的信访制度对中央自身也很不利的,下面人干什么都不知道,就会有被架空的危险。况且,老百姓上访维权,是对党中央信任的表现,表面上看是为自己,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实际上看是在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是在弘扬民主和法制,是在推动中国的司法进步,让中国的法制社会形象得到充分彰显,这是利国利民的,是应该得到政府肯定、鼓励和支持的,是不应该被打压的。

  现行信访制度实行的是“属地管理,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所以信访局在办理同级的信访事项时实际只起到了一个“收发室”的作用。信访工作只是“来信转转,来访谈谈”一般到国家信访局上访的大多是在地方上冤屈没有得到解决的,如果在当地能得到解决,谁愿意千里条条冒着被拘留、被拦截、被恐吓、被追捕、被打死、被打伤、被强奸、被精神病的风险来北京诉冤。国家信访局若不直接查处上访案件,地方官也不把国家信访局放在眼里,各地方官员心理就有天高皇帝远的思维,总想着,你告到中央去也得转回来当地查处,怪不得有些地方官员说,你别说告到中央,你告到联合国去我也不怕。

  现在的国家信访局其实就是个中转局,把上访的案件都转回当地查处,甚至转给被举报人查处,有些地方政府还派人在国家信访局门口非法抓捕上访人,你说老百姓到何处说理?在状告无门的情况下,社会的自卫不可避免。这种情形持续久了,很容易引起社会的暴力反抗。再者,这种暴力往往是自发的尤其是在被迫之下的自发,所以也往往是不可预期的和不可控的。 政府应该把大量的维稳的人财投入到为老百姓维权上,化解社会矛盾,国家才能稳定发展,人民才能幸福生活,党的政权才能天长地久。

  北京法健咨询服务中心陈中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