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金正恩妹妹金与正说话了!五问半岛局势

2020-06-25 07:55:56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综合
点击:    评论: (查看)

1.png

  朝中社平壤6月17日电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17日发表了谈话。谈话全文如下:

  在北南关系滑向无法挽回的最恶劣局面的情况下,南朝鲜当政者终于打破了沉默。

  15日,他在青瓦台首席秘书及助理会议和“6·15宣言20周年纪念活动”连续两次分别发表了冗长的视频讲话。

  他借系2000年签署“6·15”共同宣言时南方当政者系过的领带,站在2018年发表板门店宣言时使用过的讲台前发表讲话时,尽量想要赋予同样的象征和意义,但其内容越听越令人觉得嫌恶之感。

  总而言之,他的讲话内容纯属一派胡言。

  虽说是“总统”的讲话,但民族所赋予的责任和意志、收拾当前事态的方向和对策连影子都看不到,却充斥着自我辩解、回避责任、根深蒂固的事大主义,他的讲话令人恶心。

  颠倒黑白 花言巧语

  当前的严重事态都由人渣的反朝传单散布妄动和南朝鲜当局的纵容做法而导致,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

  那么,南朝鲜当政者应该通过此次讲话,必须承诺对其谢罪、反省和防止复发。

  然而,讲话本末倒置,反而充斥着回避责任、自我辩解、种种骗术的花言巧语。

  他选用“和平不是一天两天实现的”、“要坚持像河水弯弯曲曲流入大海一样的乐观信念”、“虽然迈步缓慢,但也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等特有的语体和表达形式尽量扮演“绅士”角色,看来好像他为推敲文章费尽了心思。但我们不得不提问,他到底知不知道导致当前事态的最基本原因。

  人渣的反朝传单散布行为和南朝鲜当局的纵容做法,并不是用抽象的花言巧语可以蒙混过关的问题。

  南方执意破坏北南关系的基础、起点——互相尊重和信赖,这才是问题的严重性。

  人渣犯下胆敢亵渎我们最神圣、最核心的最高尊严——委员长同志,同时肆无忌惮地侮辱我们全体人民的天大的妄动。

  这怎么会说成“少数人”的所为、“非常麻烦的难题”,怎么会以“沉重的心情”来对待的问题呢?

  再次要提醒的是,胆敢亵渎我们尊严的代表者——委员长同志等于诋毁我国人民的精神支柱,不管他是谁,绝不手软,这就是全体人民的思想感情和我们的国风。

  前不久,青瓦台正式承认散布反朝传单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行为,并称要对之予以坚决回应。这说明南方自己也非常清楚此举是罪不容诛的弥天大罪。

  可是,南朝鲜当政者却没有承认做错了什么,也没有一点悔罪之意,更没有对策方案。

  未对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转嫁于人,这是只有卑鄙的人才能做出的行径。

  这种无耻和丑恶之意反映在代表南朝鲜的国家元首的讲话里,不能不说是令人惊讶的事。

  他一边说南北关系不可叫停,一边一味地回避自己的过错,并叫嚷南北关系可能陷入不愿看到的漩涡,却没有采取像样的对策管控人渣的妄动,他的底意是显而易见的。

  他是想用妖邪的话语游戏来掩盖其罪恶,躲避眼前的危机,这简直是幼稚而愚蠢的想法。

  信任连根动摇,憎恨冲天,难道用几句花言巧语可以改变北南关系吗?

  转嫁于人 无耻诡辩

  南朝鲜当政者是应该牵引北南关系的负责任的当事人。

  作为签署历史性板门店宣言和平壤共同宣言,而且在八千万同胞面前承诺共创民族命运和未来的当事人,不管北南关系好不好,坚持完全负责自己承诺的态度和立场,是理所当然的。

  但剖析此次讲话,北南关系没能取得进展,其原因好像在于什么外来因素。

  他埋怨说,因“政府更迭”,对朝政策失衡、因国际形势动荡不安,北南关系发展坎坷不平。这与其拐弯抹角,不如干脆说出他们为履行共同宣言所做的事压根都没有。

  按他的说法讲,北南关系寸步难行的主要原因在于南朝鲜内部有问题,并且没有得到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支持,这无异于过去经常挂在嘴上的“韩半岛司机论”也都感到羞愧的辩解。

  他说“我也很遗憾,南北关系进展事与愿违”, 难道吐露模糊不清的期待和惋惜是所谓“国家元首”采取的态度和立场吗?

  不可忽视的是,他妄称,怕我们针对当前事态指责人渣的对北传单散布和南朝鲜当局,断绝沟通,回到过去的对抗时代、希望通过沟通和合作解决问题。

  应该说是句句散发无耻之意的诡辩。

  对重回负责北南关系的主人姿态和立场上的我们的劝言和忠告做出装聋作哑,背信弃义,违背诺言的到底是谁呢?

  这还嫌不够,连自己造成的事态责任也想转嫁于我们身上,这简直是无耻傲慢的行为。

  板门店宣言第二条第一款明文规定,在军事分界线一带严禁扩音机广播和传单散布等一切敌对行为。

  在不算短的两年时间里,对在自家不止一次地发生的反朝传单散布行径视而不见,这谁都清楚责任完全在于南朝鲜当局。

  非常无耻的是,他们说来说去,好像自己为履行北南协议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似的。

  南朝鲜当局在《板门店宣言》和《9月平壤共同宣言》中,到底有没有已履行的条款?

  要是有的话,那就是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看主子的眼色行事,在国际舞台上东奔西走要这要那,而把它美化为“坚持不懈的努力”、“沟通之绳”。这是连狐狸也会羞涩的卑劣而狡猾的做法。

  他也曾亲口说,就要像如履薄冰一样小心谨慎,但实际上,没有坚持推进北南能够充分实现的项目而畏缩不前,这就是南朝鲜当政者的行事处理做法。

  历史的责任并不是因转嫁于人而消失或回避的。

  尽量表现出承担自己应有责任的态度才是对的,但他越来越令人感到诧异。

  卑鄙屈从之表现

  南朝鲜当政者此次声称“北南宣言是不可动摇的坚定原则”,并扬言说虽然“条件不成熟”,也要为北南关系做出什么事。

  他无聊地抛出“现在不是只靠北南双方的意志成就什么事的时候”、“就是缓慢一些,也要为获得国际社会的同意做出不懈努力”之类的事大主义老调的时刻,就无遗暴露出他永不改变的依赖事大主义本色。

  尽管他是看主子的眼色行事,苟延残喘的可怜走狗,但北南关系恶化到像今天这样的破产局面的场合上,还需要把乞求之手伸向闯进自家的强盗吗?

  众所周知,良好的北南协议未能迈出半步,原因在于南方自己套在自己脖子上的亲美事大绳套。

  北南协议的墨迹尚未干,不敢说一声不,被迫接受主子强加要求的“韩美工作小组”,把一切北南关系问题都经白宫批准而处理,这如今造成了相应的悲惨后果。

  主子让他们玩战争游戏就没命地去玩,要挟他们购买尖端武器就手忙脚乱地搜刮民脂民膏拱手交给天文学数额的血汗钱时,他们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愚蠢行动会是对北南协议的粗暴违反。

  但“同盟”优于北南协议,相信“同盟”之力带来和平的盲目信条,把南朝鲜引领到持续屈从和无耻的背信之路。

  过去两年来,南朝鲜当局不走民族自主道路,却一直热衷于推进北南关系和朝美关系“先循环”这一异想天开的政策,连装腔作势地扬言“要扩大动弹范围”时,也附加设置了“在制裁框架内”这一前提条件。

  如今,北南关系沦为美国的玩物,这完全是由南朝鲜当局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的亲美事大和屈从主义所酿成的悲剧。

  问题是,在深陷污水坑里垂死挣扎的这一刻,南朝鲜当政者还在出尽洋相,说死也不放外部势力裤筒。

  连禽兽也不会再掉进自己掉进过的陷阱。

  可他不止一次昏头昏脑、死板地照本子念,我不免担心,他外表上看起来好好儿的,可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事大主义和屈从是自取毁灭的前奏曲。

  不必再跟被根深蒂固的事大主义劣性受折磨,在羞辱和自灭不归路上发足狂奔的如此卑鄙屈从的对方谈论北南关系,是我们坚定的判断。

  作为搞政治的人,理想固然很重要,但是不是也得要有大胆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的气质?

  说实在的,也有些人言行不一、口是心非。

  每当站在讲台或摄影机、麦克风前,就像个小孩一样说出如入梦境一般的话语,装出自作聪明、颇有正义感、原则性强的样子,假扮成“和平使者”,令人恶心。这幅德行真舍不得我一个人看,所以我今天要想告诉我国人民,才开了口。

  反正,现在南朝鲜当局跟我们无事可做了。

  今后,南朝鲜当局能做的只有后悔和悲叹。

  南朝鲜当局时时刻刻会痛感到,背信弃义将会付出何等昂贵的代价。(完)

  6月16日14时50分,一声巨响过后,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被彻底炸毁,成为一片废墟。

  6月17日的朝鲜《劳动新闻》发布了爆破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时的现场图片。

2.jpg

3.jpg

  《劳动新闻》 图

  在大楼被爆破后,韩国国家安全保障会议秘书长金有根表示韩方对此深表遗憾,朝方此举彻底辜负了盼望韩朝关系发展和半岛永久和平的所有人的期待。韩方明确表示,朝鲜应为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负责。韩国国防部则表态,如果朝鲜发起军事挑衅,韩军将予以强力应对。

  据韩联社报道,对于朝方的一系列举动,韩国青瓦台16日称“深表遗憾”,若是朝鲜继续恶化当前局势,韩方将采取相应的强力措施加以应对。

  17日,韩国国防部还发出警告,一旦朝鲜采取军事行动,必将付出应有的代价。韩国联合参谋本部作战部长全东镇(音译)当天表示,朝军总参谋部称将向上级请示采取军事行动计划,这全面违背了韩朝有关协议、2018年《板门店宣言》和《九一九军事协议》。目前,韩国军方正24小时密切监视朝方动向,保持高度戒备,努力稳控军事紧张局势。

4.jpg

  ▲朝中社公布的爆破图片。

  6月17日题为《无耻的顶峰》的朝中社评论批驳了韩方的这一系列表态。

  朝中社评论称,此次彻底炸毁北南共同联络办事处,是“北南关系全面破产的不详前奏”。评论称,北南共同联络办事处“早已丧失存在价值和象征意义”,批评韩方的行径到达了“无耻的顶峰”。

  社评最后,朝方警告韩方“应该为此做好心理准备,说错了一句,可能会使你们想起往年记忆模糊的“首尔火海论”,或也可能会受到比它更可怕的威胁。”

  “南方切记,开城工业园区的爆炸声将会变成预告北南关系全面破产的前奏曲。千万不要动臭嘴。”

  6月17日,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言人宣布了一系列军事措施,包括在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园区部署兵力、重新在非军事区部署民警哨所、将全前线警戒执勤等级提升到一号战斗值勤体系、重启交界地区的军事训练等。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言人称,朝鲜军队将从军事上坚定保障党和政府采取的一切对内外措施。

  16日,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公开发表了下一阶段对敌军事行动计划方向。17日,根据军事行动计划具体审核情况,阐明如下明确立场:

  一、将担任防御任务的团级部队和必要的火力部队部署在主权管辖下的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园区。

  二、将重新派遣并部署根据北南军事协议而撤出非军事区的民警哨所,更加加强前线警戒任务。

  三、将增强部署在西南海上前线等整个前线的炮兵部队的战斗值勤,把全前线警戒值勤等级提升到第一号战斗值勤体系,重启交界地区附近的各种正常性军事训练。

  四、将在全前线开放有利于散发对南传单的地域(区),从军事上切实保障人民的对南传单散布斗争,并采取彻底的安全措施。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将对上述对敌军事行动计划进行细部化,将之很快提交给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获批准。

  自本月初以来,朝韩关系突然紧张起来。6月5日,为抗议韩国纵容“脱北者”从韩国往朝鲜方向散发反朝传单以及韩国对此事的处理方式,朝方表示将关闭位于开城工业园区的朝韩联络办公室;6月9日,朝方宣布将切断朝韩之间的一切通讯联络线,并表示要把对南工作全面转换为“对敌工作”。6月16日,朝方炸毁朝韩联络办公室,半岛局势一触即发。

  金与正同志拒绝南朝鲜当局请求朝鲜允许特使派遣

  朝中社平壤6月17日电 15日,南朝鲜当局上演了请求我方允许特使派遣的拙劣丑剧。

  为我们超强力对敌报复攻势惊慌失措的南方表示,文在寅“总统”请求要将特使派给我们的国务委员会委员长,而特使团由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和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组成,把访问时期定为最快的日子,并尊重我方选定的日子。

  对于南方不分前后、不顾一切急忙发来通知一事,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发表立场,绝不接受这一隐藏阴险试图的建议。

  他们明知我们实行空前的国家紧急防疫措施,坚决禁止任何出入境行动,可南方不顾一切地执意要派遣特使,我们对这种不敬态度不得不严重看待。

  我们大概明白南方对当前情况有何种程度的了解、预想何种程度的后果,但我们对南方提出如此低劣的判断和建议感到非常不快。

  南朝鲜当政者切记,你从“危机克服用”特使派遣儿戏中尝到甜头,动辄提出荒唐无稽的建议,但这一点再也行不通。

  因南朝鲜当局的无能为力和不负责任的态度所招致的此次北南危机,是用任何方法也无法得到解决,只有付出相应的代价方能得到结束。

  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警告称,南朝鲜当局不要做出拿特使派遣之类不现实的建议进行努力的样子,而要采取正确的实践来补偿,而且必须严格管控连每况愈下的当前形势也都分不清,火上加油地继续刺激我们的蠢货的一言一举并保持克制,这非常有利于你们自己。(完)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李国君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李枏,听他为我们解读朝鲜半岛紧张局势。

  一问:朝鲜炸毁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意味着什么?

  李枏表示,朝鲜方面炸毁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主要是对韩国“脱北者”向朝鲜散发反朝传单事件的回应。5月31日,韩国两个民间组织通过大型气球向朝鲜方向散发了大量反朝传单,里面带有大量侮辱朝方领导人的内容,此举引发朝鲜社会的强烈不满。然而,根据朝韩之间的《板门店宣言》、《九一九军事协议》相关规定——“在军事分界线一带停止包括扩音喊话、散布传单在内的一切敌对行为,撤走其工具,并将非军事区打造成和平地带”(《板门店宣言》原文),韩方此举显然违反了协议。

  李枏称,朝鲜方面此次做出这样的反应,一是因为韩方散发反朝传单已经引发朝鲜国内上下强烈不满,他们必须做出回击;二是朝方认为韩方首先破坏了此前的协议,那他们也没有必要再遵守。

  二问:朝方称将在金刚山等地部署军队,释放了什么信号?

  在炸毁了朝韩共同联络办事处后,朝方又宣布了一系列军事行动,包括将在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区部署兵力等。

  李枏认为,朝方接连做出这些举动,释放的信号主要是:第一,既然韩方不再履行此前签署的相关协议,那朝方也不会再履行,也就是说《九一九军事协议》已经成为一纸空文;第二,这符合朝鲜方面在去年年底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确定的“正面突破战”战略。

  2019年年末,朝鲜劳动党召开了七届五中全会,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作了历史性报告,确定了“正面突破战”的新路线。李枏称,朝鲜“正面突破战”仍然是以经济建设为主要战线,但同时也要求强化军事力量;在今年5月24日召开的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军事委员会举行第四次扩大会议上,进一步提升了军事部门的权力,这也构成“正面突破战”战略的一部分。因此,面对韩方率先违反双方协议的做法,朝方正通过军事性手段做出回应。

  三问:朝韩是否会爆发军事冲突?

  据韩联社报道,有分析认为,朝方系列举动导致象征着2000年代韩朝和平与合作的开城和金刚山或将沦为军事对立的场所,甚至有可能引发韩朝军事冲突,导致半岛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对此,李枏表示,目前朝鲜半岛正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但只要韩国不做出过度的反应,预计不会爆发军事冲突。

  李枏认为,目前来看,朝鲜方面还是比较克制的,炸毁的联络办事处是在自己境内,采取的军事行动也只是部署、警戒以及恢复军事演习。目前,球已经踢给了韩方,若是韩方采取了朝方认为的“过度反应”,那朝鲜只会做出更强硬、更激烈的回应。但若是韩方保持克制,能够约束民间团体不再向朝鲜发传单,也没有采取如扩大美韩军演等朝方认为的“过度反应”,朝方仍会保持在军事分界线上的稳定局面。但目前而言,任何撒枪走火甚至偶发事故都可能造成双方误判,这需要双方高度警戒。

  李枏解释称,朝鲜的“正面突破战”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主,他们仍希望维持适合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从最近朝鲜国内的媒体来看,提得更多的也还是强化“自力更生”为主的经济建设,而非渲染军事行动。因此朝方可能会根据形势有一些演习、试射行为,但不会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

  四问:半岛局势走向如何?

  李枏认为,朝方近几日的举动,一方面是对韩方传单事件的直接回击,另一方面也是表达对韩方在改善半岛局势问题上长期以来的不满与失望。

  在2019年2月底3月初的朝美领导人第二次会晤以失败告终后,朝美无核化谈判陷入停滞状态。然而,在朝方看来,韩方却未起到应有的协调作用,不仅未能说服美国放松对朝制裁、缓和朝美关系,反而“事事都要向美方请示”,美国则进一步加强了对朝制裁,韩美军演也还在继续,美国还向韩国输送了高精尖武器,这些都让朝方非常不满。

  李枏表示,目前来看,朝韩关系的改善是以朝美无核化谈判的推进为前提的,这一点也让朝方非常不满。朝韩此前表示希望独立自主实现关系的改善,不要大国干涉,但事实上韩方的行动一直都是以韩美同盟为基础的。因此此次传单事件后,朝方动了真格,做出了比较强硬的反应。

  事实上,在朝鲜的“正面突破战”路线中,根本没有提到韩国,因为朝方认为韩国在稳定半岛局势、为朝方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上根本没有起到什么建设性作用,反之一直站在韩美同盟立场上。也因此,在韩方提出派遣特使对话时,朝方拒绝了,因为朝方希望文在寅政府能够先通过法律约束住那些民间团体,不要再出现类似的传单事件。李枏称,可以说,朝方目前一边在施压,一边在观望,如果环境改善了,也还是有对话的可能的。

  五问:金与正近来频频露面释放什么信号?

  在此次朝韩双方的冲突中,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受到了非常大的关注。6月4日,作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的金与正就发表讲话,批评韩国纵容“脱北者”从事敌视朝鲜的行为,称有可能拆除开城工业园、关闭朝韩联络办公室、甚至废除2018年签署的军事协议等。此后,金与正也多次就对韩行动发表讲话。

5.jpg

  ▲金与正。资料图

  据韩联社报道,6月17日,金与正再次发表谈话,谴责韩国总统文在寅15日在青瓦台首席秘书和辅佐官会议上的发言及《六一五宣言》20周年讲话是“一派无耻谰言”,指责“脱北者”散布反朝传单而韩国政府对此予以默认。金与正称,韩方领导人应对此道歉、反省,并承诺将防止类似事件重演。金与正还警告称,朝方不会同卑鄙的韩方坐下来讨论双边关系。韩方当天回应称,朝方近期一系列言行不会对朝鲜有帮助,朝方应对这一切后果负责。

  李枏认为,金与正在今年4月的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被补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她同时还是劳动党第一副部长,近期频频就对南工作发声,意味着她已经成为朝鲜决策层的核心人物,最近一系列对外讲话也显示出她可能开始负责对南、对美等外交工作。

  李枏表示,金与正的身份相对特殊,她不仅承担着劳动党第一副部长的职务,同时还是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妹妹,因此她发声是在给韩国发出信号,要求韩国必须认真对待朝鲜方面的声音。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这还不是最高领导人的表态,还存在着缓和的余地。

  (综合观察者网、新京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