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冯蕙:参加毛泽东著作编辑工作的一些体会

2020-06-19 17:31:42  来源: 北京习风堂   作者:冯蕙
点击:    评论: (查看)

  (1995年6月,冯蕙在中央文献研究室党的七大和抗战胜利五十周年理论研讨会上作《毛泽东与七大》的发言)

  党的文献编辑工作,是一项很重要和很严肃的工作。为了做好这项工作,要求编辑工作人员具有献身党的文献事业的精神和高度的责任心,为它付出艰苦的劳动;要求编辑工作人员具有较高的思想政治水平和理论基础,较好的专业知识和较广的其他方面知识,相当的文字处理能力;要求编辑工作人员遵循实事求是的思想原则,具有严谨细致、一丝不苟的学风,切忌粗枝大叶、浮皮潦草。

  一般说来,党的文献分为当代文献(又称新时期文献)和历史文献,集体文献和个人文献。毛泽东著作属于个人历史文献。下面根据我参加毛泽东著作编辑工作的体会,举一些例子谈谈文献编辑工作中的一些问题。我这里介绍的毛泽东著作的编辑工作,特指毛泽东的手稿或手稿的抄件、印件的编辑工作,而不包括整理他的讲话记录稿。

  拿到一篇选稿,如果已确定所用稿本是毛泽东的手稿或手稿的抄件,那首先是做辨认字的工作。把字辨认准确,切忌误认妄断,这是做好编辑工作的基础。辨认毛泽东手稿中的字,必须熟悉和会认他的行书和草书,有时需要查阅草字汇、标准草书等。辨认抄件中的字,也并不容易。毛泽东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文稿,很多都是机要工作人员誊录的抄件,留下的手稿很少。有的抄件字写得比较潦草,不大规范,辨认起来比较困难。我们在编辑《毛泽东书信选集》时,就遇到了这方面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选稿中的毛泽东1936年9月18日写给宋庆龄的信,是中央档案馆保存的一个抄件,其中一句话是“付上我们致国民党中央的信以作考”。“”是一个什么字?在辞典中查不到。它有点像“恭”字,但“恭考”用在这句话中文意不通,从文意来说应当用“参考”这个词。能不能根据对文意的分析和判断,就将“”字订正为“参”字呢?从中央文献研究室对编辑工作的要求来说,还需要对形成差错的原因作出合理的说明。“参”字怎么会写成了字形差别较大的“”呢?“参”同“”有什么联系呢?循着这个思路,我们又查阅各种辞典,最后从《康熙字典》和中华书局1947年印行的《辞海》中,查到“参”的繁体字“参”俗作“”,就是说“”是“参”的俗字。据此,我们的分析是,抄写者写“参”字时写的是它的俗字,俗字又写得不规范就成了“”。领导上基本上认同我们的分析,但进一步提出,这位抄写者誊录的其他抄件中,“参”字是怎么写的,是否也写成“”了。于是,我们又查阅档案,发现毛泽东1936年9月22日写给李济深、李宗仁、白崇禧的信也是这一位抄写者誊录的,信中的“参加抗日统一战线”的“参”字,同样写成了“”。这样,我们将“”订正为“参”字,就有比较充分的依据了。

  (1991年,向胡乔木汇报《毛泽东文集》编辑工作。左起:金冲及、逄先知、胡乔木、冯蕙)

  我们编辑的领导人的著作集,每篇文章的标题下面都要注明时间。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工作的惯例是,一篇文章既有写作日期又有发表日期的,用写作日期;没有写作日期,用发表日期。最好能将年月日全署上,至少要署明是哪一年的。但是在档案中,有的文稿只有年或年、月,有的有月、日而无年,有的则年、月、日都没有,这就需要经过考订尽可能地加以确定,至少要确定是哪一年的。我们在编辑《毛泽东选集》第二版时,就碰到了一些文章的时间问题。例如,《毛选》第三卷中的《改造我们的学习》,题下署为“一九四一年五月”,这是有根据的。因为毛泽东在《改造我们的学习》这篇讲话稿上,亲笔写了一个题下说明:“这是去年五月我在延安干部会上的一个讲演,现按当时讲演提纲整理发表,以供同志们讨论。”这个说明是供延安《解放日报》1942年3月发表这篇讲话时用的。《改造我们的学习》是毛泽东的一篇有名的讲话,它和《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是三篇重要的整风文献。后两篇都有具体的日期,唯独《改造我们的学习》这一篇没有具体的日子,总让人感到是一种缺憾。经查阅档案资料,发现1943年中央书记处编印的《两条路线》下册中,《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题下署的时间为“一九四一年五月十九日。”《两条路线》是延安整风期间由毛泽东主持编辑的一部重要文献集,是一个权威性的版本,可以作为依据的。估计在编《毛泽东选集》第一版时,《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是直接根据于延安《解放日报》,可能没有注意到《两条路线》这个版本。有了《两条路线》作为依据后,领导上希望我们最好能再查出一个佐证。我们终于又从档案中查到了另一个依据,这就是张闻天在中共七大的发言稿。张闻天说:“自一九四一年五月十九日毛泽东同志即在他《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中,公开提出了同主观主义的思想与作风进行坚决斗争的必要。”有了这两个依据,我们就将《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的时间补正为1941年5月19日。

  我们做文献编辑工作时,毛泽东著作中的引文,不仅是引自马、恩、列、斯的,包括引自其他人的,都要一一进行核对。下面举两个核对引文的例子。

  (1990年,冯蕙(左)向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右)请教)

  (冯蕙工作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