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对西方民主的疑惑——评法国医护人员的示威

2020-06-19 11:19:22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李继红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看看新闻Knews综合报道,当地时间6月16日,一场被警方批准合法的医护人员示*威游*行在巴黎街头展开。很多医护人员身着工作服参加示*威游*行,在队伍中显得格外醒目。

  因为新*冠肺炎患者的激增给法国的医疗体系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医护人员长期超负荷工作,他们要求涨薪并且要求政府增加对公立医院的财政支出。

  这场和平示*威游*行结束后,大多数示*威者散去,但少数人仍留在现场不愿离开,警方动用催泪瓦斯进行驱散,一些示*威者开始朝警察投掷石块,双方爆发冲突。

  看了这则新闻,想要了解法国医疗系统怎么了?医护人员的不满因何而起,诉求如何实现?

  据了解,法国是全民医疗系统,政府卫生部在其医疗服务体系的管理、监督调控方面起绝对主导作用,不仅主管全法国的医疗卫生,也管社保/医保。法国推行全民医保,要求所有国民必须购买医疗保险,即公共医疗保险。公共医疗保险对病人的大多数医保项目提供70%的资金支持,对医疗费用很高或长期患病患者提供100%资金支持。总体而言,政府相关部门承担了约77%的医疗费用。因此政府的医保支付是法国公立医院运行下去的一大资金来源。

  每年,法国议会会根据社会保险资金管理办法所确定的预算支出进行投票,进而确定每年医疗保险支出目标(Ondam)。但近年来,法国社会保险的预算赤字出现急剧恶化的趋势,从2008年的440亿欧元发展到2010年的1160亿欧元。

  为此,法国卫生部一再控制政府对医疗的财政支出。政府医疗预算的一再削减严重影响了公立医院的运行。

  自2005年以来,法国的公立医院被迫削减开支90亿欧元,公立医院负债累累。

  2017年,法国1000家公立医院负债300亿欧元。法国医疗系统约65%的病床由公立医院提供。负债带来的最直接结果是医院不得不减少床位数:相比于15年前,法国医院的床位数少了8万张。

  在医院工作的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自然也会受到影响。医务人员收入低,数量短缺。虽然法国大部分医生都可独立行医,但他们的收入都来自由政府负责的公共医疗保险基金。自2017年底以来,法国规定,医生和一些特定医务人员不得收取预付款(upfront payment),而是直接从政府或保险公司获取付款作为收入。据悉,法国医生的收入只有美国医生的60%,护士的平均月工资税后2225欧元,西班牙的护士平均收入是法国的1.27倍。政府不仅管着医生们的收入,还管着医务人员的招聘。医疗系统的全日制工作人员必须由法国卫生部审批。由于公立医院缺乏资金,医务人员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条件也未得到明显改善。

  家庭医生的减少也是医务人员数量短缺的体现之一。2018年,法国约有10万名家庭医生,比2008年少了1300人。随着法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和慢性病患者增多,医疗需求日益增长,而找不到家庭医生的患者只能直接去急诊中心。这样一来,导致医院急诊需求增加迅速。根据法国卫生部研究评估暨统计部门的资料,1996年,公私立医院急诊中心约1010万人次病患需要照顾,到2016年达到2100万人次,急诊病患数量几乎翻倍,但人力和设备跟不上病患增长速度。例如病床的减少,直接拉长了患者在急诊室等待住院的时间。医务人员只能超负荷工作。

  人口老龄化以及慢性病患者的增长也在导致医疗开支的自然增长。医疗开支的增幅每年由法国医疗保险支出目标限定。政府确定每年医疗支出目标的增幅有限,跟不上自然增长,由此恶性循环。

  患者增多,人手不够,医务人员超负荷工作,很多人试图通过抗议引起政府重视。由此,我们知道,法国公立医院存在着严重的人手短缺、床位不足、医护人员薪酬过低等问题,跟不上法国人民对医疗卫生服务的需要,这在法国医疗尾生体系之下根源在于法国政府缺乏系统有力的宏观指导计划和提供充足的医疗卫生事业经费保障。

  简单说,就是钱少、人少、床位少而又无规划,政府职责不到位,法国政府需要在决策层面进行解决规划问题和经费问题。这点事很难解决吗?为什么久拖不决呢?是法国政府没有钱吗?

  想到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今年法国疫*情爆发后的一个著名演说:法国将汲取当下疫*情的教训,反省民zhu国家所暴露的缺陷,并计划夺回国家对民生医疗行业的控制权,将其置于市场规则之外。

  该讲话的分量从收视率上就可见一斑,全法国有1900万名TF1、France 2和M6的观众在电视机前认真收看了总统讲话。如果将全部电视台都统计在内,当晚全法国有2500万观众收看,占该市场80%的份额。

  法国历史上曾经历过多轮“国有化”和“私*有化”改革浪潮。一般规律是左派上台就搞国有化、右派上台就搞私*有化。但根本上来说,法国还是一个相当传统的社会,民众对私*有化尤其是医疗行业的私*有化一直持谨慎态度。

  这也是为何直至今日,全法依然保留有45%的公立医疗机构以及22%出于集体利益的私有机构,出于营利目的的私有机构仅占33%。若仅以医疗行业的公有化率指标来衡量,法国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阵营里已经算得上相当“社会主义”。

  与历史上的“被动”改革相反,此次马克龙主动出击,是在法国政府并未承受巨大财政压力的背景下,先一步倡导民生医疗行业的国有化改革。而改革的驱动力无疑是此次新*冠疫*情。尽管马克龙在几次讲话中均未细述疫*情中私有医疗部门的表现,但民众对讲话的态度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事实。接下来,法国政府有可能对部分私有医院直接加以国有化改造。作为跨国投行前高管的马克龙能够推动法国社会的这种反思,无疑是难能可贵的。

  可见,法国政府并不是缺钱,无力增加医疗经费。据媒体报道,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2020年3月份曾表示,法国政府准备使用一切手段去支持受新*冠疫*情冲击的大型企业,必要时包括将其国有化。法国政府正在投入约450亿欧元,以帮助公司在疫*情冲击下能够生存下来,同时还将为企业从银行贷款提供3000亿欧元的“国家担保”。

  那么,法国政府的决策和执行效率十分低下,具有严重的官僚主义弊病,推诿扯皮少不了。这是否就是法国的所谓民zhu体*制的内在特征呢?

  这点事情,若是政府真正代表人民利益,以民生为重,把人民利益至上贯彻到位,那么从制订宏观规划到决定增加经费投入,到执行落实,提高医护人员薪酬,增加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增加公立医院床位数量和工作人员人数,应该都是能够快速落实到位的。

  特别是在今年新*冠疫*情压力之下,民众和政府在这些问题上的共识度会更高。然而,实际的情况却不是,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不得不在面临疫*情再次爆发的压力之下再次走向街头公开抗议示*威,使得始于去年的抗议活动接续进行下去,才能推动政府有所进步。

  这样的民*主,代价太高昂,效率太低下,弊病太明显。恐怕,深层次的问题还是在“资本利益”和“人民利益”的问题,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的问题。

  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能真正把人民利益至上贯彻到底,才能按照人民需要制订宏观计划,组织医疗卫生公共事业,保障人民利益。

  作为中国人,我们真不想要“资本利益至上”的西方民*主体*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