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2020-06-17 11:43:08  来源: 西西弗评论   作者:老C
点击:    评论: (查看)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1、

  常州金坛的一名五年级的小女孩,在十天前,从学校教学楼四层,跳楼自杀。一个可爱的孩子,选择自己结束了自己短短的生命。

  在中国的舆论场上,每一个事件,都会产生不同的解读,总会有人“定体问”,这件事情也不例外。老师的“传递正能量”的批注,无疑给了这种“定体问”观点更多的佐证。

  中国的教育体制再次被网络舆论批的体无完肤。

  有人,把悲剧归结为应试教育、思想输灌和“正能量”引导。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也有人把她的不幸上升到民族层面,哀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然而,这个不幸真的是像他们说的,是“定体问”吗?

  体制问题解决了,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很显然,不是这样的。

  把任何问题都往体制上推,才是不真正反思问题根结。“定体问”并不是一个正视和解决问题的态度。

  2、

  把青少年自杀问题,归因到体制上,并不是今天才有的。

  百度一下儿童自杀或者青少年自杀,就能看到很多这样的文章。

  什么儿童自杀率第一大国、痛彻心扉、看哭了,这种煽情文章和论点在互联网上比比皆是。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然而,百度上能查到各种中国儿童或者青少年自杀率世界第一的文章,这些文章的来源都是一篇叫《中国儿童自杀报告》的文章。即使人民网这样的大网站,都有一篇转载于燕赵都市报的新闻,引用了所谓《中国儿童自杀报告》的部分内容。

  但有趣的是,这篇报告是谁所写,来源于哪里,全都语焉不详。

  在百度文库上,我们能找到一篇2008年的,名为《中国儿童自杀报告》的文章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然而,这篇文章根本就不是一篇严谨的学术文章,没有作者,没有研究机构,没有任何的数据出处,充满着情绪宣泄,里面有很多完全不靠谱的数据。比如: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中国每年的全部死亡人数是不到1000万人。少年儿童每年的死亡人数连100万都没有,怎么可能有210万儿童因为装修污染而致死。

  这篇报告中夹带着各种私货,比如: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这么一篇数字完全不靠谱,夹带着各种私货和基督教传教的文章中的谣言,被互联网上各种人反复传播了十几年,直到今天,还有人引用其中的观点和所谓数据。

  真实的数据是什么样的呢?

  在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赵玉峰发表的《中国青年人的自杀现状和变动趋势(2003-2015)》一文中有2015年中国青年人口自杀率的数字(每10万人)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可以看到,2015年中国15-24岁的青少年自杀率在每十万人 1.3 - 2.88之间。平均应该低于十万分之二。这个数字与2016年WHO统计的低于十万分之二数据是基本一致的。其中,15-19岁的自杀率,比15-24岁更低。

  中国15-19岁,不到十万分之二的自杀率,远远低于美国和绝大部分西方发达国家。

  青少年自杀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并不是中国特有的体制问题。

  把青少年自杀,说成一个中国特有的体制问题,说成应试教育的问题,这个纯属居心不良带私货。

  3、

  让我们看看发达国家的情况。那些国家没有所谓的“体制问题”,也号称是“素质教育”,“快乐教育”。

  青少年自杀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不仅仅在中国,在发达国家也一样,甚至比中国更严重。

  2017年,在所有美国人的死因中,自杀排在第10位。但是,在15-24岁的美国青少年中,自杀,是排名第二位的死亡原因。2017年,15-24岁的美国人中,有6200人死于自杀,死亡人数仅次于交通事故(6697人)

  美国青少年的自杀率,在过去10年中,有明显上升。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而在10-14岁的这个少年群体,自杀率的上升更加明显。从2008年到2017年,几乎翻了三倍。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15-19岁群体,2017年,自杀率超过了十万分之十。(中国的2015年的数字是不到十万分之二,远远低于美国)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青少年自杀率上升,这个问题并不仅仅发生在美国。2018年,日本全部年龄人口的自杀率下降到了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在全部人口自杀率明显下降的同时,日本20岁以下的青少年的自杀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而在韩国,自杀是青少年排名第一的死因。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如果把青少年自杀,全部归结为体制问题,认为如果没有应试教育,有了所谓的自由民主,有了所谓西方香甜的空气,就没有青少年自杀问题。这个有点太天真了吧。

  从WHO的2016年公布的各国青少年自杀率数据看,没有办法证明,自由和民主能解决青少年自杀的问题。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亚洲国家中,青少年自杀问题最严重的是印度。中国的自杀率低于印度、新加坡也低于日本韩国。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而在OECD国家中,青少年(15-19岁)自杀率最高的是新西兰,这个被认为是人间天堂一样的国家。而中国的青少年自杀率,远低于日本、韩国、美国和大多数发达国家。

  还是那句话,个案不能代表整体。只有统计数字,才能代表整个国家的全面情况。

  统计数据表明,中国青少年的自杀率低于美国日本,也低于大部分发达国家。

  数字无法证明是应试教育,体制问题导致了中国青少年的自杀。

  4、

  可能有些朋友觉得不服气。觉得西方国家都是快乐教育,学习这么轻松愉快,老师也都是和蔼可亲,民主自由,怎么可能美国的青少年自杀率比中国还高呢?

  在中国,我们对西方的教育总有一些憧憬和幻想,觉得西方学校的老师都是循循善诱,亲切友好,鼓励孩子的独立性创造力,不会批评孩子,不会冤枉孩子,没有偏见的。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事实。

  2015年12月,美国著名的杂志 《The Atlantic》,登了这样一篇文章: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文章的题目是,为什么教师仍然被允许打学生?副标题是,体罚在19个州仍然是合法的。

  里面写了一个学生被体罚的场景:

  【“但我没有嚼任何口香糖。”这位十岁的男孩恳求他坚持自己是无辜的。

  “你是个骗子!”老师做出了回应。“现在,你会得到惩罚,因为你一直对我说谎。”

  在一个让人联想起维多利亚时代的孤儿院或1800年代一间教室的校舍的场景中,老师用木桨打了孩子的背部十几次,每次都伴随着哭声。走廊的门仅部分关闭。”】

  在今天,美国仍然有接近40%的州,允许在公立学校中采用类似于用木桨打孩子这样的体罚。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而对于私立学校,只有两个州立法禁止私立学校中的体罚。

  美国的体罚,可不像我们理解中的让学生罚站或者去操场跑圈这种体罚,那是真正的体罚。真正的类似棍子打人这样的体罚!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美国对学生的体罚,是使用一个木头做的“木桨”,真正的去打学生。

  5岁的幼儿园小孩,照打不误。

青少年自杀的悲剧与所谓的“体制问题”

  用木桨体罚是美国学校的一项历史悠久,同时争议很大的传统。

  1982年,一名9岁的学生被一块有裂纹的木桨击中,这导致流血的伤口变成永久性的疤痕,这个事件引起了不少争议。即使这样,很多学校也不愿意放弃这种体罚。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如今,一些学区采用禁止使用带有裂纹的桨板的规则。例如,布卢姆菲尔德学区的政策规定:

  【“对体罚的方法是用平的桨打屁股击打一个学生的臀部,该桨表面光滑打磨,没有裂纹或孔洞,只会造成暂时性疼痛并且不会对身体造成永久性损害。”】

  即使有各种争议,美国的学校,仍然不愿意放弃体罚这种惩罚孩子的方式。

  相比美国,欧洲国家对体罚的规定严格的多。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都禁止在学校中进行体罚。

  5、

  中国的青少年自杀率与欧美国家相比,是明显更低的。中国的老师在运用惩罚手段上,至少没有比美国的学校老师过分多少。如果中国老师像美国老师一样,把木桨打学生做为惩罚手段,社会舆论早就爆炸了。

  对于缪可馨的不幸事件,目前还没有官方的调查结果出来。我相信当事老师确实有责任。对那篇作文的批改,对学生的态度,肯定是不妥当的。

  但是,把责任推给教育体制,对我们找到问题的根源,防止类似事情的发生,并没有什么帮助。

  人死不可以复生,对于不幸丧女的家长,怎么追究学校和教师的责任,怎么控诉社会的不公,都是理所应当的。

  但其他人,应该“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而不是也一味的把问题推给体制。相反,要反思自己。毕竟,家长才是教育孩子的第一责任人。

  如果把问题都归结于体制,认为只要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或者送去国际学校,就能解决所有的心理问题,这就大错特错了。

  家长们很多时候觉得自己的孩子成绩优异,能歌善舞,家庭美满,活泼开朗,怎么可能出现心理问题呢?

  其实不然,有一种问题学生,叫做“好学生”。在学校一般公认的好学生,在各方面都不错,但却有很多的问题处于隐蔽状态。

  这样的孩子,有时会突然惹出大事。

  “好学生型”问题是“隐性”的,班主任和家长如果没有足够的教育经验和社会经验,没有一定的洞察力,看不出他们是问题生,相反,会认为他们是令人满意,令人放心的好学生。

  这些好学生,他们往往很累。家长对他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老师对他们的期望也很高,如果自己的能力跟不上,就会感觉到喘不过气。

  时间长了,他们看似成绩好,性格好,但碰到突然事情,有可能就在某一刻爆发,做出过激的行为。

  做为孩子的父母,看到不幸的青少年自杀事件,与其讨伐体制,讨伐应试教育,不如多和自己的孩子交流,多了解孩子的内心,了解他们的苦闷和真正的想法。

  父母的努力和沟通,才是解决青少年心理问题最重要的途径,而不是搞什么讨伐体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