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杰章:北京新发地成了又一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我们做错了什么?

2020-06-14 14:31:00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杨杰章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玺】

  6月11日,北京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月12日新增两例。在昨天下午了解到相关信息后,我就对当时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和预测。文章《北京新冠疫情战火重燃,我们该如何应对》在19:12发出。文章中有两点推断:

  1、本次不明传播源的新冠病毒,可能来自进口肉类食品;

  2、本次不明传播源的新冠病毒,可能是通过水产品上残留的水分一路携带病毒入境而来。

  到了晚间,6月13日凌晨的时候,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

  从这个信息来看,是符合我在前文中的推断的。

  实际上,在更早一些的,对武汉疫情进行分析的文章《(深度)江城疫情背后,龙族和鹰酱的一场大戏(上)》《(深度)江城疫情背后,龙族和鹰酱的一场大戏(下)》中,我曾做出提醒,如果是投毒,在制备环节难度不大,诸多生化实验室都有能力完成,本质上是根据实际战术目标,在致死率和传染效率方面做一个均衡取舍。真正的考验是在投放端,这其实是决定了某种病毒或细菌,只能停留在实验室,还是具备实战价值的一个分水岭。无法顺利完成运输和投放的病毒或细菌,是不可能做为生化武器备选的。

  自武汉疫情以来,全国上下全力阻击,力图打赢疫情攻坚战,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如何阻断疫情传播以及如何治愈新冠肺炎感染者上面,极少有人,站在战争的角度,去思考新冠病毒做为武器使用的可能。而我们的所谓“专家”,第一时间站出来,将疫情的源头指向了“蝙蝠”,发表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论文去做论证。在疫情源头的问题上,舆论圈最终以“国人饮食陋习”草草收场,以通过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做为最终交待。

  好在,互联网是有记忆的,病毒的传播也是有痕迹的。随着国外疫情失控,开始大面积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的时候,竟然发现人群中存在着大量的感染过新冠肺炎的人。进一步的证据表明,早在武汉爆发疫情之前的几个月,新冠肺炎已经在美国大面积传播了,只是在那时候,它被当做普通流感去处置。而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定为是此次世界性的新冠疫情的源头。

  回过头来看看那些专家的表演,一方面把大众的注意力成功吸引到了蝙蝠身上,进而怪罪自己的同胞;一方面又成功避免了对病毒真正源头: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的溯源调查。这些长期享受美国基金会赞助的“专家”,到底是站在中国人民这一边的,还是站在美国资本家那一边的呢?

  科学无国界,但是论文的作者是带着立场的,而支持论文作者进行研究的基金,不仅有国界,往往还有着非常明确的政治目的。

  假如这是战争,这些专家们,相当于观察敌情,指明敌人方向的哨兵。回过头来看,这些哨兵给我们指错了方向,甚至仔细去看,更像是敌人派来搞乱我们的。

  6月13日,在北京召开的第114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上,通报了6月12日16时到24时,北京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例。

  病例1,某男,38岁,北京市西城区人,公司职员,家住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九州溪雅苑。患者5月30日、6月5日和6日,曾骑摩托车至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采购。6月9日出现身体发麻、发热、头痛等症状,最高体温38.6℃。11日自驾车到石景山医院发热门诊就诊,12日核酸检测为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2,某男,50岁,河北省保定人。工作单位和现住址均为新发地冰鲜海鲜市场,司机兼进货员。6月6日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12日就诊北京天坛医院,核酸检测为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重型。

  病例3,某男,35岁,河北省保定人。工作单位和现住址均为新发地冰鲜海鲜市场,售货员。6月10日出现发热等症状,12日就诊北京天坛医院,核酸检测为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4,某女,27岁,山东省德州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批发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6月9日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12日就诊北京友谊医院,核酸检测为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从6月13日最新的情况来看,形势进一步明朗,新增的确诊病例,都有新发地接触史,其中以“新发地冰海鲜市场”嫌疑最大。这也和凌晨时分,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接受媒体采访时所提供的最新的检测结果的信息是吻合的。

  很显然,没有任何“专家”参与,仅仅依靠我们广大人民群众,利用现有的工具进行分析检测,就足以推断出此次疫情背后新冠病毒的来源和传播途径。

  而我们的所谓的“专家”在做什么呢?新发地没有蝙蝠,没有果子狸,找不到背锅的野生动物,这些人居然强行为进口三文鱼洗地。

  这里面的话术是非常巧妙的,这些“专家”先把群众预设为相信“三文鱼能够感染新冠肺炎”的低智的键盘侠,然后展开批判。不仅杀人,还要诛心。这些“专家”妄图造成这样一种局面:以后凡是认为此次疫情是三文鱼导致的,就都是没有任何医学或生物学常识的低智的人。

  实际上,自始至终我们只是怀疑水产品上残留的水体本身,是极可能做为新冠病毒载体进行传播的。尤其是冷冻状态下,病毒只是被抑制了活性,待环境温度升高,冰融化之后,水体中的病毒很可能随着水分进入到空气里,以气溶胶的形式进行传播。

  做个简单的比较就更容易理解了。众所周知,感冒病毒或者新冠病毒,都非常容易通过打喷嚏传播。打喷嚏的过程,就是把含有病毒的口水,喷射到空气中。假如某些水体中有大量的新冠病毒,因为种种原因,水体飞溅(比如把鱼身上的水往外甩,或者剁鱼的时候鱼身上的水被震到空气中),以非常小的小水滴的形式漂浮到空气里,这个过程是不是跟打喷嚏非常像?

  为何这些洗地的专家往往能够得逞,而追求真正真相的人却不断被打压呢?背后还是媒体平台的推波助澜。媒体搭台,专家上台摇唇鼓舌。顶级流量支持下,资本扶持的专家肆意操纵民意方向,这就是自武汉疫情爆发以来,我们抗疫攻坚战中的一个重大漏洞。正是这个漏洞,导致我们在病毒溯源和最初的传播路径问题上稀里糊涂,这才给了北京新发地爆发疫情以可乘之机,让同样的手法可以对我们进行二次攻击。

  疫情阻击战,在几千年的时间里我们打过无数次,但没有一次仅仅是因为疫情而导致国破家亡。每一次疫情背后,都是我们内部奸邪横行,借机颠覆,这才给我们造成了重大伤害。要想取得全面的、永久的疫情攻坚战的胜利,肃清内部乱象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来源:昆仑策网,转编自“玄览读书会”,有修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