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建秋:美国在伊拉克的“恶”,不在于推翻萨达姆,而在于对伊拉克的掠夺

2020-06-10 09:44:53  来源: 李建秋的世界   作者:李建秋
点击:    评论: (查看)

  筑墙者,新英格兰与路易斯安那之护国公,里根的继任者,关岛、波多黎各、北马里亚纳群岛的领主,阿帕奇、莫西干、纳瓦霍诸族的天可汗,非法移民的驱逐者,政治正确的碎镣人,红颈之怒,火焰为发,伊斯兰国的终结者,拉什莫尔山的第五人,圣女伊万卡之父,穷苦白人的解放者,黑人的惩戒人,北海陆空三军及海军陆战队,主宰会议五大长老之一,五眼联盟的领头人:圣唐纳德·J·特朗普发表昭书:

李建秋:美国在伊拉克的“恶”,不在于推翻萨达姆,而在于对伊拉克的掠夺

  翻译:科林.鲍威尔,真是一个老古板, 他对我们陷入灾难性的中东战争负有责任。他刚刚宣布将投票支持另一个老古板、瞌睡虫拜登。鲍威尔不是说伊拉克拥有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吗?他们没有,但我们还是发动了战争!

  如果不了解特朗普这个人,还真以为特朗普开始检讨伊拉克战争了,其实是因为鲍威尔是共和党内部首个表态支持拜登的共和党重量级人物,在接受CNN的采访中,他斥责特朗普说谎,背弃宪法,共和党人一般很少公开反对特朗普,但是最近包括小布什以及犹他州共和党参议院罗姆尼也表示不会支持特朗普连任。

  也就是说共和党内的建制派对特朗普的不满已经公开化,且公开到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的地步。

  其实在那一届小布什政府的内阁里面,鲍威尔其实是鸽派,真正为这场战争负责的是小布什,拉姆斯菲尔德以及副总统切尼,当然还有外围打手,例如保罗·沃尔福威茨之类的,鲍威尔算是比较正派的人,鲍威尔倒霉就倒霉在他当年在联合国举起的小瓶子,说“萨达姆用这么一点炭疽就能造成数万人死亡”

李建秋:美国在伊拉克的“恶”,不在于推翻萨达姆,而在于对伊拉克的掠夺

  后来媒体2015年采访普京,普京说:

  【“2003年,科林.鲍威尔摇晃着一小瓶不明物质,说那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证据,里面搞不好是洗衣粉。”】

  洗衣粉的梗广为流传。

  中文媒体充斥着对于美国推翻萨达姆统治到底对不对,或者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理由到底充足不充足这个角度上,国内其实也有不少人为美国当年的行为进行辩护,其实是否推翻萨达姆并不重要,萨达姆是个暴君,即便是在今天看来也是,所以推翻萨达姆无足轻重,美国的“恶”,在于对战后的伊拉克的掠夺。

  新保守主义

  改革开放以后,在中国诞生一个新句子:“摸着石头过河”,其实回头看看八十年代,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在八十年代预料到今天的发展,不可能有一个人说:“我们首先要搞乡镇企业,然后建立县域竞争机制,然后分税制改革,国企改革 ,然后出口累积出大量外汇,投资到研发……”,当时的中国就是一点一点的改,理论是没有的。

  实际上连“北京共识”这个词,都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这是美国高盛公司资深顾问乔舒亚·库珀在英国伦敦外交政策中心发表了一篇调查论文提到的词,后来中文媒体一看,这词好用,就拿过来用了。

  美国不一样,美国是现有理论后有实干,理论指导实干,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之前,就有一个词:新保守主义。

  什么叫“新保守主义”?

  新保守主义既反对老式共和党的“现实主义”,又反对民主党的国际主义,他们认为,首先民主和专制水火不容,美国有义务有责任肩负起“世界使命”,改造世界,对待其他国家,少用外交,多用武力,当年的福山也是新保守主义者,他说到:“新保守主义者丝毫不想维护现存事物的秩序,因为这种秩序是建立在等级、传统和对人类天性的悲观看法的基础之上的。”

  新保守主义者并不想和任何人达成共识,我有强大的经济和武力,为什么要和你达成共识?我直接用武力不就好了么?

  这种思想其实就是过去美国“昭昭天命”的现代版,人类的历史一直就在自我重复,只不过把过去的思想装上一层现代外衣给卖出去罢了。

  新保守主义者既有保守主义者,也有已经绝望了的自由主义者,甚至还有托洛茨基主义者,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混合流派。

  保罗·沃尔福威茨,埃利奥特·艾布拉姆斯,理查德·珀尔和保罗·布雷默,副总统迪克·切尼和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都是新保守主义者。

  注意这个保罗布雷默,他会占据篇幅较大的位置。

  在美国的智库中,哈德逊研究所、传统基金会、美国企业研究所都至少大肆宣扬过新保守主义。今天的美国,新保守主义已经声名狼藉,原因很简单:

  你说只要武力推翻当地的独裁者,由你们建设,就能建设一个民主自由繁荣的社会,伊拉克被打下了,执政的就是你们新保守主义者,伊拉克的民主自由繁荣在哪呢?你们不是挺能耐的吗?

  小布什想的很简单:伊拉克战阵打完了,然后帮伊拉克搞出一个民选政府,然后美国大兵班师回朝,然后伊拉克就会像过去的德国和日本一样,欣欣向荣,反过来证明美国做的是多么正确,也是因为如此,第一个派到伊拉克的总督是一个退役中将杰伊·加纳,杰伊·加纳甚至没有行政经验,伊拉克到处是暴动,干了几个月就被新保守主义者保罗布雷默取代了。

  在杰伊·加纳任职期间,美国的一大堆专家批评杰伊·加纳,说他没有搞好伊拉克的私有化工作。

  而布雷默才是整个伊拉克故事的开始。布雷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把自己比作是战后重建日本的麦克阿瑟将军。

  布雷默抵达伊拉克发布了两条命令:第一,禁止复兴党,第二,解散伊拉克国防军。用布雷默的话说,伊拉克的国防军是旧制度的一个代表,如果现在还继续用伊拉克的国防军,在政治影响上太坏。

  40万军队,知道如何开枪,知道如何组织武装,手里有枪,除了钱以外,他们什么都有,在伊拉克,一个人当兵是需要养活一家子人,现在他们被解雇了,他们看着手里的枪,他们会做什么呢?

  正面打不过美军,还不会背后放冷枪吗?

  在解散令出台之前,没有一个美军在占领期间死亡,在解散令出台之后,一周内死了五个。

  不但如此,为了遵循“市场自由主义”,以及传统保守主义的信念,布雷默接连出台了整整100条命令,随便说几个命令

  第十七号命令:多国部队,伊拉克临时当局,外国联络团,其人员,财产,资金以及所有的国际顾问都不收伊拉克法律程序的约束,这些组织的成员不受任何形式的逮捕或者拘留。

  同时,在伊拉克的外国承包商不受伊拉克法律的约束,包括外国承包商的企业和雇员。

  这就解释了一个问题,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的类似于“黑水公司”之类的企业,在伊拉克动不动就打死这个那个,为什么黑水公司没有负起法律责任?

  因为伊拉克压根就拿这些人没办法----请不要误会,很多人看到这个就想起了“治外法权”,旧中国时期的租界之类的,其实伊拉克这时候连旧中国都不如,毕竟旧中国的“治外法权”也仅限于租界,并没有说在全国都搞治外法权,在全国都搞治外法权的,那是殖民地。

  第三十七号命令:从2003年4月起,暂停伊拉克大多数税。

  第三十九号命令:维持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为新的货币和证券市场设立规则,以及私有化国企,为新自由主义政治经济奠定基本条件,允许外国公司可以拥有100%的伊拉克资产,并且把100%的利润带出国外,不需要在伊拉克在投资,也不会被征税。

  第四十号命令,给予外国银行国民待遇

  第五十一号令:暂停伊拉克国有水运公司的独家代理资格,坚决的鼓励贸易和公开竞争,为发展自由市场经济创造条件

  第七十六号命令:促进经济重建和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市场实现可持续发展,为伊拉克经济体系带来重大变化,通过将某些国有企业履行的政府职能并入政府机构,鼓励伊拉克更有效率的治理。

  ……

  其中第七十六号命令的含义非常大,只有被挑选出来的,带有政府职能的伊拉克国有企业,才可能变成政府机构,剩下的国有企业呢?

  私有化。

  赋予承包商以及外国组织特殊地位,然后暂停税收,同时外国公司在伊拉克的任何投资收益可以自由被带出国外,这就意味着没有贸易壁垒和货币壁垒,外国银行进入也没有任何限制,同时还故意拆了国企,进行私有化。

  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通过新保守主义的政策,直接推翻伊拉克政权,然后再用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复兴伊拉克经济,有效吗?

  有效的话,今天的伊拉克就不会这样了。

  而实际上在布雷默颁布的这些命令里面,有很多是直接违反国际法的,尤其是私有化伊拉克国企,根据国际法,占领军是根本不能处分被占领国的国家财产的。

  布雷默非常清楚,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其实稍微了解西方经济的人都非常清楚,在西方始终有一股强大的“自由市场的力量”,比如说哈耶克,弗里德曼之类的,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写的那么的清楚,那么的有道理,在豆瓣上《通往奴役之路》这本书的评价中,有一个五星评论是这么写的:

  【“自由不是让政府给予你医疗、就业、教育、食物、居住的保障,那是彻彻底底的奴役。你必须靠自己在竞争的市场中自力更生,而不是求得政府的庇佑,那是求包养的心态,在家啃老,在外啃别人。政府所能做的,也仅仅是在市场以外提供保障让竞争自然地进行而不受阻扰,绝不能让权力侵蚀市场。只有少数人才能抵抗的住那种以自由的代价来换取保障的诱惑,因为只有牺牲世界上大多数的好东西才能买到它。即只有花代价才能得到自由。此刻我不禁想起枫林仙的一篇文章《自由不是个好东西》,自由不是完美之物,我们不能指望它去完成不能完成的东西。不要把所有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往“自由”这个词儿里套,这是玷污了“自由”这个词儿的高贵。”】

  毫无疑问,在布雷默统治时期的伊拉克,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要自由,因为伊拉克此时完全没有监管,货币自由兑换,外国公司可以在伊拉克开任何类型的公司,包括金融产业,贸易壁垒全部被清除,税收在一段时间内甚至被全部取消,这可比特朗普的“减税”凶猛多了,还消除了最低工资和劳动力市场的管制------美国都没有做到的自由。

  现在的布雷默早就在媒体里面消失了,如果有机会,我会跟大家讲讲当年伊拉克重建的故事。

  非常有意思的是,新保守主义者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和利比亚受到挫折了以后,相当的一部分新保守主义者转身就成了种族主义者:他们认为美国的政策是根本是没有错的,错的是谁?

  错的是伊拉克人民,错的是伊拉克人民信仰的宗教。

  假设伊拉克人和日本人一样,假设伊拉克人和德国人一样,那美国人改造世界的使命早就完成了,山巅之城将会永放光芒。

  顺便说个搞笑的事情,伊拉克战争耗费了美国几万亿,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诸多元凶之一,而其中最著名的新保守主义者保罗·沃尔福威茨,也是推动伊拉克战争的最重要的元凶之一,居然可以出任世界银行行长,这银行交给这种人领导,倒也是讽刺。

  新保守主义能够立足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道德问题,可惜这位保罗·沃尔福威茨在担任世界银行行长期间,把原本担任世界银行高级通讯职员的女友莎哈·丽扎转调美国国务院,还两度为她争取把年薪提升到将近20万美元,比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的年薪还要高。2007年沃尔福威茨因此辞职下台。

  倒让我想起某些宗教人士,人前道德帝,婚都不结,张口就是引用圣经,好像他就是耶稣的人世间的化身,转身就是对小男孩有各式各样的不轨勾当----你们知道我再说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