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俊杰:疫情、经济、种族三大问题叠加的美国大选

2020-06-09 10:26:3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6年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特朗普经济学”随之出炉,邓小平理论的信徒们不妨称之为“美国特色资本主义”。“特朗普经济学”堪称对里根以来西方新自由主义的一次全面修正与局部颠覆,西方知识界、舆论界坚持了近半个世纪的新自由主义突然改弦易辙,他们打心眼里接收不了,所以对特朗普的修正主义路线非常愤怒,有点像当年中国对苏修的那种感觉,特朗普就是现在的“美修”。提纲挈领地看,“特朗普经济学”可概括为“一个中心”加“两个基本点”再加“四项基本原则”。“一个中心”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两个基本点”即坚持反全球化反自由化的贸易保护不动摇,坚持放弃意识形态斗争美国优先不动摇;“四项基本原则”即减税、基建、再工业化与就业。在特朗普看来,美国正在沦为工业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中国才是后来居上的第一世界国家。近十几年来,中国让几亿人口脱离了贫困,而美国则有5000多万人在挨饿,还有5000多万人一贫如洗,总共3亿多人口的美国有近一半人口挣扎在温饱线或贫困线上。贫穷不是资本主义,特朗普要让美国重新富裕起来,“一个中心”就是这么来的。特朗普认为,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一是美国向全球输出革命(战争)造成债务规模攀升,二是经济全球化导致美国的资本、产业、就业外迁与本土经济空心化。美国输掉了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竞争,以至于从最发达的国家变成了一个虚胖的第三世界国家。所以,反全球化、停止输出革命(战争)、“美国优先”成了解决问题的关键。为了扭转美国的被动局面,特朗普也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由先富起来的少数人带领其他的多数人一起富裕起来,最终实现共同富裕。为了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特朗普倾向于对富人减税,因为富人更加富裕才会增加投资与消费,最终带领全体美国人走向共同富裕,所以减税是“特朗普经济学”的“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减税的目的就是要让一小部分富人先更加富裕起来,而带领剩下的多数人一起富裕则是“要想富,先修路”。所以,第三世界的美国要在基建方面追赶上第一世界的中国,然后外迁的企业才会回归美国本土,此即“特朗普经济学”的“四项基本原则”里的基建计划。基建追赶上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了,全世界的企业主们就会再次涌入美国。制造业回归了,美国就能再次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再次反超中国而夺回第一工业强国宝座。特朗普对物质力量的迷信让他觉得意识形态这种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所以他主张“不争论”,“闷声发大财”才是美国人应该走的路。资本回流,制造业回流,加上美国政府的财政刺激主导的基建计划,整个美国的就业率就会上升,因为全球化而失去的就业机会就都会回来。特朗普认为,如果美国人民能坚持他设计的上述那一套不动摇,美国人民就一定能再次富裕起来。然而,随着特朗普连任总统的大选迫近,疫情与种族问题推高的经济危机导致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民意支持率迅速反超,美国的经济走向似乎越来越脱离了“特朗普经济学”的预设轨道,甚至整个美国的命运也在加速走向某种拐点了。

  2020年5月25日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示威活动迅速蔓延到美国各州,尽管多地出现打砸、抢劫、纵火,甚至暴力冲突,面对特朗普出动军队止暴的想法,多位民主党州长明确表示反对。纽约州州长、民主党人安德鲁·科莫认为,这是“总统号召美国军队对付美国公民”;“他(特朗普)动用军事力量对付和平抗议者,以便可以在教堂里拍照留念。”伊利诺伊州州长、民主党人普利兹克认为,特朗普试图从疫情应对失败的问题上转移话题,“现在是因为乔治·弗洛伊德遭受不公而出现动荡,他想抛出另一个话题,转身成为法律与秩序的总统。”密歇根州州长、民主党人格蕾琴·惠特默认为,美国要的是能促进团结并展现同情心与领导力的领导人,而特朗普的言论及其向白宫附近抗议者发射催泪瓦斯都有破坏性影响。参议院共和党人也在敦促特朗普缓和有关抗议活动的言论,担心特朗普的言论会助长而不是有助于平息各地紧张局势。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公开支持并捍卫民众权利,认为他们有权根据自己的想法决定和平抗议与否,旨在结束不公正暴力的抗议活动演变发展为骚乱本身就造成了不公正的暴力。这场席卷各大城市的骚乱导致许多刚开业的商铺损失惨重,商业活动重启与经济复苏之路可能变得更为坎坷。距离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仅剩下不到半年,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种族骚乱三大问题叠加导致特朗普的连任前景更添不确定性。据美国CNN报道显示,截止2020年6月8日,美国有四十多个美国民意调查都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落后于其总统竞选对手拜登至少七个百分点。尽管历史经验一再证明民意调查结果不一定可靠,但总体来看,疫情与骚乱对特朗普更为不利。美国大学历史教授艾伦·利希特曼是为数不多的成功预言特朗普2016年大选获胜的政治观察家之一,他认为特朗普目前的状况“确实比五个月前差得多”,特朗普恐怕要为国家的多重危机付出无法连任总统的代价。

  就在2020年6月初,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前国务卿鲍威尔等共和党大佬纷纷发表声明反对特朗普的种族歧视言行。被中国人视为“美国版终南山”的福奇认为,此次骚乱将激发第二轮更严重的疫情。反种族歧视示威游行爆发后,特朗普例行公事地表达了对弗洛伊德之死感到愤怒,但更多时候说的是极其刺激性的话:“如果有抢劫,那就开枪。”(这句话是20世纪60年代迈阿密警察局长针对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黑人民权运动说的,在美国特色政治语境下有一定的种族歧视意味);他抱怨州长们太软:“你们要在势头上压倒他们,把他们抓起来,至少判个十年,就不会出现这种事了。”他还发推特说,如果示威者越过白宫的栏杆,等待他们的将是最凶的狗……小布什是共和党里主流的温和保守主义者,而特朗普是共和党里非主流的极端保守主义者与激进民粹派。由于特朗普的民粹势力在过去三年多里声势凌厉,共和党内很多大佬抵挡不住,现在的共和党差不多要变成“特朗普党”了。因此,小布什此时发声或有希望借此危机之际让共和党建制派减少对特朗普的依赖。面对大选之年,特朗普关于三重危机的极端言行显然对该党不利。《时代》杂志网站已刊文称,“特朗普连任的机会在怒火中变得越来越小了”,他的分裂性言论也将对共和党造成不利影响。现在特朗普面对的不只是越来越失控的骚乱,还有新冠病毒疫情与经济衰退的双重打击。《大西洋》杂志网站6月2日刊文称,三重危机之下的“特朗普时代”已进入尾声!在过去三年里,特朗普的统治只能用“混乱”来形容,但共和党总认为,不管特朗普的言行多么荒唐,只要他的政策能让美国经济向好,共和党就能“沾光”胜选。但目前的情况是,美国疫情死亡人数已超过10万,失业人数已超过4000万,而失控的骚乱又会推高这两个数据。为了应对这三个危机,特朗普只会指责别人而自夸成癖。除此以外,特朗普在外交上也让美国越来越孤立而丧失领导权。现在,特朗普的身边人与国会的共和党人已没必要想着怎么劝特朗普改变主意了,因为那根本不是特朗普的风格。所以,共和党要做的就是虚与委蛇,反正离大选也不到半年了。“福克斯新闻”认为,此次骚乱是激进左派煽动起来的,各州的州长等地方官员完全不顾市民死活,特朗普只要强硬到底就有可能扭转乾坤。

  然而,疫情加骚乱导致真实的失业率实际上比官方统计的更高。一位居住在洛杉矶的华裔医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现在一直能听到警报与直升机的声音,市民们变得越来越暴力,放火、破坏财产,游行示威者聚集起来抗议将导致新冠肺炎病例再次激增。2020年5月31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表示,新冠肺炎正在以不成比例的速度严重威胁着有色人种,那里的社区感染率较高的原因是经济水平低下,过于依赖公共交通,住房条件很难保持社交距离且医疗服务的普及率低,从而导致新冠肺炎死亡率居高不下。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目前美国每日新增病例仍高达2万例左右的情况下,这种聚集性骚乱有可能加剧疫情防控难度而加速疫情蔓延,美国二次疫情大流行可能性上升则会给美国经济带来二次冲击。除了大规模的抗议游行活动,美国还出现了商铺被打砸抢烧等现象,这对刚刚重启的商业活动造成了更大的冲击。苹果公司在明尼阿波利斯、旧金山、波特兰、斯科茨代尔的多家门店遭到破坏或抢劫。为此,苹果公司临时关闭了美国大部分零售店,亚马逊减少了在芝加哥、洛杉矶和波特兰等城市的送货服务并关闭了送货站,塔吉特关闭了在明尼阿波利斯总部周围的三十多家门店并表示至少还将暂时性关闭全美的另外几十家商店。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高扬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这次骚乱出现的背景是新冠病毒蔓延对美国经济造成的重大打击,失业率达到历史峰值,美国经济下滑态势暂时很难扭转。此次骚乱将使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特朗普声称的一旦疫情结束美国经济将会快速复苏很难实现。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第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修正值为-5.0%,预期-4.8%,前值-4.8%,这是自2019年第一季度GDP下滑1.1%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也是自2008年第四季度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GDP下滑8.4%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从3月15日到5月28日,美国各地为遏制新冠疫情发布“居家令”等防控措施以来已有累计超过4100万民众首次申请失业救济。此前公布的4月美国非农就业人口骤降2050万人,失业率飙升至14.7%,创下有记录以来最差水平。华尔街有关机构预测,5月份美国非农就业人口继续下滑800万,失业率升至19.5%,富国、高盛等大企业的失业率都超过了20%。高扬表示,此次骚乱会进一步冲击零售业等服务业行业的景气度,因为骚乱涉及社会安全各方面的因素,对服务业影响将最为直接表现出来;此次骚乱对美国的就业可能影响更为深远,疫情加骚乱导致真实的失业率可能比官方统计的更高。这次暴乱可能还会使美国经济的复苏步伐进一步放慢,大量人群的聚集可能使疫情进一步加重,而疫情的加重反过来会影响就业人数与经济复苏的可能性,这实际上形成了一个恶性的闭环。目前美国78%的全职员工是月光族,现在没有太多的经济支撑,即便国家有财政上的救济,但很多人没办法支撑未来的房租费用。有关统计显示,1/4的房客只能再支付一到两个月的房租。

  在“知乎”网站“在疫情、暴乱、经济衰退的重压之下,美国会崩溃吗?”一问之下,截止6月8日只有两个回答。“ShepherdZ”的回答是:不会。退一步来说,如果美国直接就崩了,对谁都不是好事。混乱是向上的阶梯,但崩溃不是。只是若干年后,如果回溯历史,这可能是美国现代史上又一个会被刻意忽视的片段。至于会不会成为美国国运掉头转下的转折点,还真不好说。“姒馨晨”的回答是:不会。红脖子白人的基本盘还在,大资本家的基本盘还在,而穷苦大众所谓的“抗争”,在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就是个pee。我认为,不仅美国不会崩溃,相反,特朗普还会轻松取得连任。因为这世上最厉害的手段,就是玩弄民意。——美国高级白人;因为这世上最厉害的谎言,就是欺骗自己。——美国底层白人;因为这世上最厉害的癌症,就是卑躬屈膝。——美国少数族裔。

  但从另一个角度上看,弗洛伊德事件恰恰显示了非裔美国人比杨安泽式华裔美国人更显著的身份认同与组织动员能力。美国从建国初期黑人被当作奴隶到黑人投票仅被当作3/5票,从宪法第13个修正案虽然取消奴隶制却依然通过“吉姆·克劳法”实施种族隔离到20世纪中期的“罢乘公交”而点燃黑人民权运动,直至美国社会在任用人才、录取时对黑人有利,实际操作时因使用定额而反倒对少数族裔尤其是黑人有很大的照顾。奥巴马当选总统意味着黑人在美国的地位迅速上升,特朗普上台后毫不顾及少数族裔感受而放任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偏激言行,导致种族冲突迅速反弹。就算没有明尼苏达的弗洛伊德也会有其他地方的黑人被警察过度执法而触发一浪高过一浪的反种族歧视骚乱。黑人受歧视、美国存在结构性的种族问题并不代表他们在美国的政治实力很弱,如果被杀的是一个华裔美国人则并不一定会有如此大规模的抗议。美国有对主张种族和解的“白左”鹦鹉学舌的“黄左”,却很少有“黑左”公然与“白左”一唱一和,所以杨安泽再善于圈钱也永远成不了奥巴马,华裔美国人的政治地位短期内很难超过非裔美国人。进而,中国针对美国衰落的舆论也很不团结,五毛党与美分党似乎势均力敌了很多年。美国的非裔人口占12.6%但在国会里有9.7%的议员,亚裔占总人口4.8%却只有1.1%的国会议员,其中华裔美国人的比例就更低了。按比例来算,黑人在美国显然有更高的政治地位。历史上美国基本是靠直接拥有奴隶的后代作为新的奴隶的,将“奴隶”“严格”定义为“One-Drop Rule”,只要你的血液里有一滴奴隶的血、哪怕你父母中有一方是白人就仍然是奴隶。“吉姆·克劳法”就规定,任何人只要有八分之一以上的黑人血统就算黑人。在美国,黑人基本上住在同一区域,有自己的俚语与文化,甚至黑人的教会也与白人的教会有显著的不同。黑人政客在参政初期也是有本区的跟自己肤色相同的选民的合力支持,有自己的庞大群体支撑。华盛顿特区的多数白人聚居在城市的西北或波多马克河南面的北弗吉尼亚,而黑人聚居在国会山东面,两边的群体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墙隔开而互不往来。白人对于进入那片“黑人区域”相当恐惧,但黑人同样对于白人光顾他们所在的区域有相当恐惧。黑人精英家庭可能会为了让孩子能受到良好的教育而搬到郊区更多元的地区居住,但他们往往会采取被学者称为“战略同化”的做法,即让自身家庭同化到所居住的新的社区当中,但时不时地会保持与原有黑人社区的联系,参与当地的社会组织尤其是教会的活动。即使经济上、物理上离开了黑人社区,黑人精英在文化、精神上依旧扎根在自己的族群中。当然,个别黑人精英能享受通过族裔社区之间的壁垒垄断黑人社区的个别行业资源。因此,美国黑人“种族”的政治身份非常明显且非常敏感,以至于弗洛伊德事件很容易让同族群动员起来,因为接连发生在自己“族群”身上的事而愤怒甚至越来越暴力,直至让全美各地的黑人与利益价值相关的白人迅速集合上街游行示威抗议。在抗议的人群中,除了黑人社区这个有高度身份认同、有组织动员能力的群体还有更多的诸如经济受压迫者、反特朗普者与社会价值观较自由者等同盟加入,从而使整个抗议的声势越来越大。“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美国的种族历史以及由这段历史产生的结构性冲突既使黑人能更团结而更有组织行动力,但也让黑人社区与白人群体更为隔膜而彼此猜忌。随着人种结构的此消彼长,源于历史与社会深层的种族歧视问题将越来越发展为加速美国衰落的催化剂。

  较之于新中国,美国的崛起有点像开挂,一个不到三百年历史的国家竟然坐了世界头把交椅近一个世纪。要论这种风光,恐怕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帝国能与之相提并论。蒙古帝国打下了规模空前的版图,但很快就随风消散了。美国在一战期间后发制人,在二战期间坐收渔翁之利,冷战时期搞挂苏联、搞残日本、搞乱欧盟。世界七大洲之间的四大洋中,美国的航母到处游荡,俨然如在自家后院。尤其是冷战后,打伊拉克,打利比亚,打阿富汗……这么多国家,美国要打便打,不容商量。除了打仗,美国还善于制裁。制裁朝鲜,制裁伊朗,制裁俄罗斯,最近又跟中国杠上了。也只有老大敢对各种老二老三老四这么做,任性这么做,一直这么做。单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毕竟迅速走向下坡路:第一,论GDP美国已退居第二。没错,排名第一的现在是中国,美国有关部门早在2014年就认为自己在经济规模上被中国超过了。当然,那主要是按购买力评价算的。购买力评价就是以本国货币的购买力计算,中国的GDP至少在2017年已超过美国。这是世界银行最保守的排名,有一定的说服力,其中更有中国的韬光养晦战略在起作用,否则早就沸反盈天了。第二,特朗普的各种“退群”其实是在执行迫不得已的战略收缩。中国的五毛党、美分党都似乎觉得特朗普一上台就到处“退群”太任性太不靠谱,但那其实是因为美国的实力越来越支撑不了其漫长的战线。“美国优先战略”其实也就是先顾头战略,顾了头自然顾不了腚。第三,美国的结盟战略正在破产。特朗普打贸易战,不仅找中国打,也找欧盟打,找日本打。这就意味着美国越来越不能在保障本国利益的同时兼顾盟友的利益,进而也就不能调动盟友为其战略利益卖命了。所以近年来G7会议越来越达不成协议,甚至无法发布联合声明,这也是美国衰落的一个重要大信号。第四,严重的党争使美国难以选出优秀的领导人。美国的共和党与民主党的轮换本来是一种基于民主原则的设置,但现在已沦为互相拆台的闹剧,尤其是特朗普这样明显缺乏大国领袖风范的搅屎棍上台,说明美国的民主制度已暴露了结构性大问题。第五,美国以举国之力封锁华为而色厉内荏。近年来的国际政治中还没有哪个国家不惜以举国之力与一个公司斗,但美国这个世界老大却一次次要置华为于死地,何以然?就是为了保证其继续站在世界霸权金字塔的顶端。美国现在觉得华为有威胁其科技霸主地位的可能,所以千方百计要将华为扼杀于羽翼未丰之时。然而,以一国之力与一个公司斗,恰恰反映了美国的江河日下。第六,特朗普式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政策破产。防疫也像一场战争,较之于习近平的以人民为中心,特朗普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这种战争中彻底输了,而且输得最惨。超过1万人的死亡数字与超过200万人的感染人数再一次说明美国就是纸老虎,由此导致的失业率居高不下更将助长各色人种卷入的骚乱。第七,严重的种族冲突加速撕裂美国社会。作为一个传统的移民社会,美国一直存在种族歧视,严重时就会上演种族冲突。如今,在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导致大萧条大失业的背景下,白人警察暴力执法杀害黑人平民更引起了强烈反弹,特朗普的对策则是火上浇油。第八,美国的文化输出陷入瓶颈期。美国文化在二战后曾一度是世界文化的风向标,尤其是渲染个人英雄主义的好莱坞电影风靡全球,但近年来美国电影很难再看到非常出众的作品,剧情不够就靠特效来凑,尤其是面对疫情的洋相百出让美国电影的个人英雄主义文化内核已所剩无几,文化软实力已进入瓶颈期,“灯塔国”越来越暗淡。

  即使2021年连任无望,此前半年左右有就够让特朗普把美国折腾垮了。第一,瘟疫危机。现在美国的新冠肺炎感染的人数与死亡人数都是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而且过了一百天还看不到拐点。瘟疫危机摧毁了美国的经济发展系统与社会保障系统,号称医疗科技最高、医疗环境最好的世界第一的国家却导致新冠肺炎感染者、死亡者全球第一且无法遏制,最突出的原因是特朗普一直经商而缺乏应对突发重大危机的管控能力。如同应对火灾,在预防和早期就要高度重视并果断处置,一旦烧起大火来,即使扑灭也会损失过大,甚至根本扑灭不了,只有等它烧完。鉴于新冠病毒蔓延的长期性前景,瘟疫危机对施策严重失误的美国政府的打击将是致命的。第二,骚乱危机。其他人种与阶层(包括共和党建制派精英)的公然大规模介入表明,弗洛伊德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瘟疫激化的美国各种社会矛盾迅速越过临界点而一发不可收拾。一百多天的抗疫使美国失业人口剧增,经济负增长逆转乏力,物资保障日益匮乏,加之居家令激怒了越来越多“不自由毋宁死”的美国佬,“黑人之死”如同一颗火苗被投入积压的干柴堆而燃起了熊熊大火。美国社会中低层收入者对国家治理能力不足的绝望、对社会不安全的愤怒、对经济发展的无助导致他们铤而走险,以弗洛伊德之死为契机发起对政府的反击。美国的警察、军队面对民众的人权抗议采取的暴力镇压措施已被全世界观摩,美国已无资格指责其他国家的人权、民主与自由,美国虚伪的价值观再也欺骗不了其他国家的人民了,此次骚乱彻底扯下了美国人权干涉主义的底裤。第三,失业危机。新冠病毒的蔓延首先击穿的是美国的虚拟经济体系,股市暴跌、期货暴跌而不得不无限量印钱来托市,否则其虚拟经济早就崩溃了。其次是美国的实体经济越来越依赖于虚拟经济泡沫的支撑,华尔街股市十天内四次熔断导致大量的企业、工厂破产。然后是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大量的人员失业导致社会福利保障体系被击穿,骚乱只是社会总危机爆发的前奏。最后是美国的系统性经济危机,经济陷入大萧条终将导致整个社会经济秩序失控。为了避免失业率的增长,特朗普在疫情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强行要求复工复产,但这又会助推瘟疫蔓延而激发更大的社会危机。第四,霸权危机。在实力最强大时,美国抛出“美国优先”的世界霸权倒是行得通,很多国家只能忍气吞声,毕竟自己的小胳膊拗不过“山姆大叔”的大胖腿,但现在美国的霸权早过了顶点而转入下落阶段,特朗普此时推行以邻为壑的的政策无异于与世界各国为敌,必然遭到世界各国的联合反击而进一步损耗美国的实力,导致美国霸权衰落的更快。美国的瘟疫蔓延与骚乱升级已暴露了美国衰落的现实,特朗普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要对中国、俄罗斯、伊朗等强势施压,其结果只能是自取屈辱。第五,政治危机。新冠病毒蔓延导致美国政治分裂公开化,美国四任前总统纷纷批评特朗普领导不力而造成了美国现在的严峻危机。再来一场全国性的大骚乱又使特朗普面对前四位总统的批评,极力阻止其武力镇压而造成美国内部深刻的政治危机。特朗普是现任总统,美军的最高统帅,但前四位美国总统都有特定的政界、军届、社会影响力,而且比特朗普更有拉帮结派的影响力,职业政客毕竟从政时间长,人脉比特朗普大,所以特朗普要派军方镇压时,美国的前防长、现任防长、参谋联合会主席乃至国民警卫队指挥官都不赞成军方武力镇压,这说明特朗普失去了枪杆子的支持,如果强行下达命令则极有可能导致军方哗变,从而使美国陷入更难控制的政治分裂。

  在“知乎”网站“如何加快美国的衰败”一问之下,“不言人”的回答颇有想象力:大概是一个白人警察徒手摁死了一个信仰基督教的、正参加动物保护会议的黑人女同性恋吧,嘴里还咒骂去你大爷的基督徒,去你大爷的动保协,去你大爷的女同性恋。大概就会引起好几个群体的愤怒,然后坐等吃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