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谭吉坷德:什么是美国悲剧性的失败?

2020-06-08 11:09:32  来源: 察网   作者:谭吉坷德
点击:    评论: (查看)

谭吉坷德:什么是美国悲剧性的失败?

  小布什说:是时候反思美国悲剧性的失败了。

  和特朗普相比,著名的二愣子总统小布什倒显得像个文化人。

  小布什不是拜登,他是共和党的前总统,特朗普的先驱和前辈。这种来自同一阵营的悲观,使特朗普再一次活成了连自己人都讨厌的样子。

  小布什认为,美国悲剧性的失败根源在于没有系统性的解决种族歧视,没有像《独立宣言》那样坚持“人人生而平等”。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又颇具欺骗性的谎言。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独立宣言》中的人简称“老白男”,即老欧洲、白人、男性。不包括女人、印第安人,当然更不包括他们掠夺来的黑人奴隶。《独立宣言》起草者托马斯·杰弗逊自己就拥有几百名奴隶,也是屠杀印第安人的凶手。

  美国的顶级豪门,其财富绝大多数来东印度公司和对中国的鸦片战争。在北美洲,他们像获取猎物一样劫掠黑奴,像宰杀动物一样对印第安人亡族灭种,并用它们的皮和骨头制造皮鞋和各种器皿,还有被埋葬在美国中西部铁路下面的中国劳工。在美国殖民者的眼里这些人连动物都不如,“人人生而平等”显然不包括这些卑贱的生灵。美国的上帝和《路加福音》没有赋予这些生灵哪怕一丁点权力。

  他们的“人”中甚至不包括自己的女性。1920年,美国女性才普遍获得投票权,1965年美国黑人才刚刚知道选票是什么样子;你还可以了解一下美国黑人什么时候才能坐公交车,什么时候才能进餐馆吃饭……“黑人的命也是命”从来都是一句口号,从来都不不是现实。

  美国是世界上废除奴隶制最晚的国家。如果说《独立宣言》是美国的立国宣言,那么这就是彻头彻尾的立国谎言。劫掠杀戮和谎言是美国人权神话的唯一基因和底色。

  美国人并不否认这一点。2019年4月15日,蓬佩奥在大学演讲时说: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当时现场的热烈掌声证明了倾听者对此不但心知肚明而且高度赞同。

  这个人权神话是美国最大的精神支柱,这个神话的破产使美国这座大厦失去了精神底座和灵魂支撑。这才是美国最大的失败,才是美国最大的悲剧。小布什哀叹这个悲剧性的失败并试图走回这个谎言巅峰上的美国,不仅费力不讨好,而且毫无可能。

  重大历史事件常常会有三次跌宕,开始是喜剧,然后是悲剧(正剧),最后就是闹剧,美国正在不断向前演绎着这一剧情。在一个被谎言浸泡了240多年的国家,当很多很多的人发现“人人生而平等”的名册上并没有自己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不好预测。

  但是可以肯定,对于蔓延美国的底层抗议不要抱有任何希望,这不过是无数次廉价革命当中规模稍稍大一些的一次,和我们语境中的反抗剥削压迫,推翻旧世界完全是两个东西。

  人们常常用无形之手来形容市场,在美国所谓的无形之手和市场其实就是资本。不管是政府还是总统都不过是资本的雇员,无形之手和政府的有形之手其实就是同一只手,晃来晃去的为少数人攫取财富。美国的这场内乱不过仍然是按闹分配的老套路,不会积累更多的自我革新的量能。

  这一点和法国的“黄马甲”对比一下就可以看的很清楚。在西方世界,法兰西确实与众不同。美国的“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和法国“黄马甲”“没有公平,就没有和平”似乎完全一样。在基督教伦理来看,公平就是正义。但是美国的抗议不是针对自己阶级的天花板和制度,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纲领。法国“黄马甲”“要么马克思,要么死亡”的呐喊使自己的行为有了明确的方向感,他们是在改变世界。

  美国黑人和底层人士对此事记忆的时间不会太长,那些早就为他们量身定制好并且他们一直置身其中的消费文化、娱乐和肤浅的政治游戏,会很快淡化这一矛盾,使这一切变得毫无价值。那些知名体育、娱乐品牌的声援不过是借机发财的广告而已。

  视频中一位45岁的黑人男子对黑人男孩的话一语中的,“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可能在十年后,也就是你26岁的时候还会发生。我们都很愤怒,但我们现在做的根本没有用。所以你现在的任务,是想到更好的办法。”

  什么是人民:有自我解放的信仰和摆脱剥削压迫的目标;主体意识觉醒和对权利义务的接受,能够团结成为推动历史的合作力量。从这个角度讲,“黄马甲”堪称人民,而美国只有民众。这就是区别。罗素讲过的不要把心中的视野仅仅局限于当前利益,这句话对美国民众很应景。钢铁般阶级固化的美国需要一场自下而上的革命,但一定不是这一次。

  人们常常用左右来区分当前的舆论。喊着为人民服务口号上台的特朗普当年还不够左吗,今天他的内阁成员恰恰是他当年痛斥的那些人。这说明左右在美国政客和资本的眼里就像手纸一样,需要的时候用一下而已。在“我不能呼吸”的怒吼声中,美国国徽上“E Pluribus Unum”(合众为一)是左还是右?严复的“始于作伪,终于无耻”用在这里倒很合适。

  现在面临的问题早已经超越了左右,超越了宗教,超越了人种,甚至超越了意识形态。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在世界政治进入歇斯底里的今天,人类在21世纪的十字路口上,到底向哪里去?有没有新文明作为替代品带领人类走出今日的迷雾。

  1988年,福山的“历史终结”引起了资本世界的一场快乐嘉年华,中国的公知大v们也兴奋得神经失常,激动到甚至要抢夺枪杆子。没想到福山不但很快的打了自己的脸,也给了那些虫豸般的中国拥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只要人类还存在,历史和文明都不会终结,这么简单的道理中美两国的公知们未必不懂。只不过他们是西方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传教士,他们太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相信这是人类最后的一种统治形式。

  盎格鲁·撒克逊血脉的美国人权神话正是这种统治形式的灵魂和精神支柱。当这种神话变成笑话,喜剧最后成为闹剧,这才是美国最大的悲剧和最大的失败。小布什作为资本豪门的掌门人,看到这一点并为此哀叹,一点都不奇怪。“灯塔国”的黯然失色就像这次熄灭灯光后的华盛顿,一团漆黑。

  所有的旧文明,旧制度,旧秩序在面临毁灭的时候都会发出失败的哀叹,所有的新文明都是在旧文明的尸骸中蜕变产生,这是人类历史中颠扑不破的真理。美国的失败正是人类的一个新的起点,这不是幸灾乐祸,这是必须为之喝彩的人类进步。人类只有在美国悲剧性失败的废墟上才能走向未来。

  人类社会总是以螺旋式上升的方式向前发展。资本主义的灭亡和社会主义胜利的总趋势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变化,任何曲折反复甚至倒退都很正常甚至十分必要。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新文明才会积聚对旧文明终极突破的量能,才能最后迎来一个轰轰烈烈的大时代。

  资本世界的坍塌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即使在新文明占据统治地位之后仍然会面临着同资本的博弈和斗争。那种2020年美国崩溃药丸的论点是非常危险的。美国是这个地球上最先进的发达国家,今天这个人类文明正在走向堕落,但是消灭资本的权力私欲,让新文明普照整个地球,那仍然是相当漫长的过程,很可能还是非常血腥的过程。失败会使资本更加疯狂,任何事情在明天发生都无需大惊小怪。

  无论是小布什还是民主党,他们抨击特朗普的目的是维护美国体制。在这一点上,美国两党,美国政府,垄断资本穿的其实是一条裤子。1963年,马丁·路德·金站在林肯纪念馆这个美国精神圣殿的台阶上,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今天这个台阶上站满了镇压黑人和底层民众的军队,一切都一如既往,肤色和钱袋仍然是评价美国人的最后定义者。

  美国的失败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指引,告诉我们哪条道路是危险的。我们只要使公平成为真实的制度实践,而不是像美国“人人生而平等”那样成为谎言,14亿的大国,5000年的文明使我们可以平视一切,包括美国这个中华文明面前的小弟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