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被操纵的“民意”——从里根到特朗普,美国共和党极右翼如何利用种族主义?

2020-06-01 14:55:26  来源: 察网   作者:何雪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特朗普能够在大选中胜出,离不开他自己所指责的媒体对大选的操纵。大选初期,美国传统主流媒体对特朗普进行了史无前例的炒作,几乎是让特朗普天天上头条。虽然有不少是以讽刺的形式,但是却最大程度上增加了特朗普的曝光率及免费地替特朗普向广大美国下层白人传播了特朗普的种族主义理念,这是特朗普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最终结果,是使特朗普拉走一大批桑德斯的底层选票,桑德斯在外部被特朗普分化、内部被民主党高层黑箱操纵中败给了希拉里。在希拉里PK特朗普的白热化阶段,美国传统媒体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但是对选举影响更大的社交媒体却是特朗普的天下。必须要指出的是,正如中国的微博和微信公共平台一样,美国的社交媒体,也是被资本掌控和操纵的,而非天然的民意反映。更加需要注意的是,美国脸书、推特之类社交媒体,与华尔街和硅谷的融合,比传统媒体如CNN、纽约时报之类更加密切。

  特朗普的当选,的确是美国“民意”的胜利,实际上,每次大选的结果,都可以说是“民意”的胜利,但是距今为止,这种民意本质上是被垄断资本操纵的民意。实际上,桑德斯比特朗普更代表民意和民主,但是前者被美国的政治体制采用黑箱手段所阻击,而后者则被送上美国总统的宝座。

  特朗普在社会上层的核心支持者,是共和党的极右翼势力,即那批代表资本寡头利益的种族主义鼓动家。自里根时代以来,共和党的历届总统,一方面要推广剥削和压榨底层工人的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经济模式,另一方面又要保持一定的民众支持率,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一个策略是利用美国异常丰厚的种族主义传统,获得下层白人的支持。另一个策略就是利用传统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而主张福利社会及保障少数族裔基本权利的进步派和自由派政客则大反传统和基督教,这样刚好就将底层工人阶级分割分裂成两派,阻止无产阶级的自觉形成。共和党的极右翼,其基本战略就是新自由主义+种族主义+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从里根到老布什、小布什,再到今天的特朗普,全部是这个套路。

  然而,特朗普的种族主义与之前的里根和布什家族有重大区别。里根及布什家族的种族主义,虽然是明显的确凿无疑的,但是却从不摆上台面,保持在一种只做不说的羞羞答答的状态。例如,1980年里根竞选总统时,故意前往1964年三名民权运动义工被三K党及当地政府联合谋杀的密西西比州的“内肖巴郡农贸会(Neshoba County Fair)”,里根面对一大群三K党和极端种族主义信徒,发表了一通“相信州权、崇尚社区自治、恢复宪法本意、限制联邦权力扩张”的演讲,支持当年州政府进行种族隔离的政策。

  虽然里根的种族主义倾向是非常明显的,但是却敢做不敢说,从不敢于公开承认。这个问题被当时著名的比香港的媒体人高得不知哪去了的华莱士盯上,并利用这件事来提升收视率。一次,里根在谈话时无意中提到了他的竞选班子,华莱士立即抓住机会开始发问:“里根先生,你的竞选班子里有多少黑人职员?”里根回答:“我不能老实地告诉你。”华莱士追问道,“这句话本身就说明问题。”里根着急地说:“不对,因为我不能告诉你有多少职员,我们有……”华莱士说:“你应该说清楚是白人还是黑人!”里根说:“哦,对,我的意思是我们有,我们有……”华莱士接过话头说,“我指的是竞选班子里的高级黑人职员。”里根支支吾吾:“我们这么来谈这件事……”华莱士打断里根道:“很明显,你的竞选班子里没有黑人。”里根结结巴巴地说,“不,我不是这样认为,我的意思是不能,……不能同意你说的。”

  1988年,老布什总统在竞选中不断谈当时一桩黑人囚犯强暴白人女子的案件,用制造的恐惧来刺激白人给自己投票,他的主要竞选策士就承认,“只要我们在南方一再谈这个案子,我们就会赢”。在2000年的选举中,小布什专门去一所南方大学演讲,这大学当时以禁止黑人和白人的恋爱而恶名昭彰。小布什的司法部长阿什克罗夫特也有种族主义倾向并接受过白人极端种族主义杂志的采访。而奥巴马在自传中回忆道,2005年他第一次与小布什夫妇见面时,布什很热情地主动和他握手,但手一松开,布什就赶紧把手伸给身边的护卫员,早有准备的护卫员往布什手心喷了几下清洁液,好让他及时消灭细菌。

  然而,即便是小布什,也对特朗普的极端种族主义倾向无法忍受。小布什认为,特朗普的荒谬言论和种族主义表述正造成共和党内部的撕裂。

  三K党等极端白人种族主义势力,是特朗普的重要支柱。三K党前领袖大卫·杜克在其官方网站多次号召支持者投特朗普的票:“谁反对特朗普,就是背叛你的传统”。在特朗普竞选期间,其儿子小特朗普公然接受三K党的媒体阵地、白人种族主义电台节目“政治污水坑”主持人爱德华兹的的采访。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因臭名昭著的三K党前领袖鼎力支持特朗普,媒体希望特朗普公开表态拒绝时,特朗普回应说,“我不认识什么大卫·杜克,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组织,没法批评一个我不知道的组织,我得研究研究”。然而,特朗普2000年曾发表的一份中提到了三K党和大卫·杜克。作为一个白人种族主义倾向明显的政治候选人,却宣称自己不知道三K党是什么组织,特朗普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了他与三K党的关系。

  此外,特朗普在竞选中称,应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45%的高额关税、阻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美国、墨西哥移民大多是“毒贩”和“强奸犯”,声称要在两国边界修建隔离墙。

  特朗普已经成功地在中下层白人群体中煽动了种族主义的狂潮。根据2016年6月28日路透社发布的调查,特朗普支持者明显对白种人好感度高,而非洲裔持负面态度。特朗普支持者认为非洲裔不如白种人智力高、比白种人更懒惰、比白种人更粗鲁、比白种人更暴力、比白种人更罪恶这些问题上,都是持肯定回答比例最高。在特朗普的煽动下,特朗普的支持者即中下层白人群体更加担忧有色人种抢夺白种人工作,并主张白种人应团结起来攻击有色人种。

  特朗普与原来里根的幕僚有密切的关系。特朗普的新闻发言人、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杰弗瑞·洛德(Jeffrey Lord)同时也是里根前助理,他在各大媒体面前把特朗普塑造为另一个里根:“建制派批评者曾说过关于里根完全相同的事情。里根被嘲笑为不严肃和二流演员。他们一再说,他不可能赢——直到他赢了。现在(同样事情)又在发生了。我真的感到了。”也正是这个洛德在特朗普因为对3K党不表态遭激烈批评时,劳德在媒体中宣传:“像纳粹和3K党这样的组织在政治上属于左派,而不是右派。”

  纳粹的核心理念,就是特定的种族主义。或者说,纳粹是某种类型的种族主义,即所谓日耳曼人的种族主义,但英美盎格鲁萨克逊人的种族主义,远比希特勒更加血腥和无耻,美国种族主义者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和黑奴贸易及奴隶制,则是非常明显的证明。种族主义,和个人主义一样,是美利坚民族最根深蒂固的民族传统。

被操纵的“民意”——从里根到特朗普,美国共和党极右翼如何利用种族主义?

  种族主义,是美国内政外交的三大核心意识形态之一,其他两个是自由个人主义与反共主义。因为建国以来尤其是帝国主义时代以来,美国社会的财富一直垄断集中在极少数的白种大财团家族手中,美国的统治阶级一直是一小撮不与其他种族通婚的、世代世袭的白人财团,这些实行财富世袭制的财团,是种族主义、自由个人主义和反共主义的天然温床,三大核心意识形态的根本目的就是保证其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

  对于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来说,种族主义这一分化工人阶级的招数几乎是推行了两百多年的国策。当年同是在美洲大陆殖民,和西班牙人不同,英国人几乎不和黑人、印第安人和有色人种通婚,并且对北美印第安人实施了残酷的种族灭绝。这就是北美洲比南美洲更加盛行种族主义的重要根源。早在1790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约翰·亚当斯就说,“必须有一群处于最底层的人”,美国人不仅需要争当先锋,还需要可以轻视的对象。

  而林登·约翰逊总统(谋杀了肯尼迪总统)在解释为何让贫穷的白人推崇种族主义时说:“如果你能让最底层的白人男子相信,他们优于最上层的有色人种,那么他就不会注意到,你从他的兜里掏钱了。天啊,给他一个可以轻视的对象,让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这样他就会为你倾其所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