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金华: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

2020-05-18 16:17:3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金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写本文前,需要对《稳生产要体现社会主义特色》、《“摸着石头过河”》“怀疑为是垃圾邮件,拒绝接收”的一家权威网站说几句话。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是我与公知和官员的不同。他们是解读执行决策者的意图,我是“帮忙想一些问题”。我也不同于现在庸俗“马克思主义者”,我是“新唯物主义者”,“旧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市民’社会;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则是人类社会或社会化的人类。”所以,我不在乎我的观点不被认同,我注意的,是我的观点符合不符合实际。

  实际已经使当事人捡起被帮闲丢掉的“垃圾”。其他的不说,就我1月28日提出的“抓防疫,稳生产”方针,2月10日建议实行“对实际深入分析,分别对待处理”的政策,2月25日提出的“需要探索在非常状态下的生产,需要真正的‘预防为主’”,到4月3日明确为“‘抓生产固防疫’,寓防疫于生产中。职能部门‘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防疫常规化”方针,都为党中央所肯定。对《稳生产要体现社会主义特色》、《“摸着石头过河”》提出了新改革建议,途径,建议“西迁精神”发展为“大战略”,我有理论自信,实践自信。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希望党的信息部门,要为中央全面收集社会意见,供中央决策,可以提出自己的分析,但不要代中央做出判断。要用自己大脑识别,不要靠电脑过滤。

  

  现在,美国对中国追责索赔的舆论斗争,成了现在中国政府和媒体每天必谈的大事。我坚持认为今天中国应集中力量稳经济固防疫,认为现在反击美国不是时候,现在中国的回应也不得力。

  我提出中国抗疫有三个方面。现在的情况是,扼制疫情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转入常规化;现今全国加紧复工复产,经济正在恢复,困难很大;美国特朗普政府煽动向中国追责索赔,加重制裁伊朗,停供世界卫生组织,不断制造麻烦,在全球扩散的“政治病毒”,日益严重干扰世界团结抗疫。美国干什么,我管不着,作为中国人,我考虑的,是中国如何复产抗疫,应对美国对中国的侵犯。

  中国对于美国的屡屡侵犯,一直是,左派主斗,右派主降,邓小平以后的决策者主和,现在反复讲“和则两利,斗则两伤”。往年反对美国对华贸易战,现在反对美国对中国追责索赔,都只求美国停手,你不打我,我不打你,一直讲中美是朋友,没有反击之意,使得美国放手攻击中国,有利无害,无需顾忌。资本主义国际关系崇尚丛林法则,不会怜悯弱者,反而会附和美国求分一口汤。我在2006年5月31日《中国应该说话》文论断过:“中国发展到现在,“不称霸”还要,十个称霸的十个都成孤家寡人。但不一定不当头,韬光隐晦实际已不可能,反显得险诈,居心叵测。今天美国在国际上横行霸道,中国不起来带头反对霸权主义,则第三世界由于没有核心很难团结在一起,便可能被各个击破,孤立了的中国最终也不得不独自面对一切。”美国对世界进行经济战,中国不敢战而胜之,结果全世界被特朗普各个击破,分而治之,孤立了中国。这次抗疫,美国就集中力量攻击中国。

  我一再强调要正确认识中美关系,由此确定正确的中美外交方针。中美不是“夫妻关系”,可以妥协求和睦相处。中美是两个制度根本对立的国家,不能讲“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中国要帮助全世界人民,而决不能帮助资本主义!”美国反对中国,是命中注定,是常态。我主张针锋相对,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有来犯者,只要好打,我党必定站在自卫立场上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斗,要讲政策策略,不斗则已,斗则必胜。

  我在《“黑名单”黑了谁》和《“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两邮件中写道:美国特朗普政府一再提出“武汉病毒”、“中国病毒”。中国是对人民负责的国家,不管美国怎么说,要不要追责索赔,都要找出冠状病毒的“0号病人”,弄清楚冠状病毒的发生和传播。这是防疫的需要,是科学的需要。中国应当建议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在适当的时候,与中美等有关国家共同组成专门机构调研,一定要搞清楚病毒源头。国家主席习近平讲的“要统筹病毒溯源及其传播途径研究,搞清楚病源从哪里来、向哪里去”,是根本。“溯源”就要调查,包括科学分析的方法,首先是调查病例,找到全世界的新冠病毒的“0号病人”。事情就清楚了。但这是扼制疫情、恢复正常生活之后做的事情。话冷了说得,现在不宜分散精力,在追责索赔上与美国纠缠,干扰稳产抗疫。所以,我主张他说他的,我做我的。我们集中力量复工复产,恢复经济,让特朗普政府去鼓噪索赔吧,“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近来,反击美国“甩锅”的舆论热度日益提高,首先是外交部发言人推特和答记者问,继而是人民日报的“十问”,新华网接着发表“四问”……我的感觉是和“贸易战”一样,并不真的斗。我认为,特朗普对中国追责索赔,现在只能动口,在欧美扼制住疫情之后,才有可能动手。现在我们可以不为所动,安排几个秀才整理历史资料,写本《中美抗疫日记》,做准备。坚决贯彻“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加快推进生产生活秩序全面恢复”方针,保持和扩大在防疫斗争中,已经占得的先机,赢得引领世界经济地位,世界经济离不开中国,会有几个国家会跟着美国围攻中国。凡事要抓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不要不分轻重缓急,四面出击。

  我在《要注意网管、舆论——非公开信》邮件中,提出我们舆论不谨慎,让自己“背锅”。现在,与美国的论战,“逗猫搭爪”,缺乏深思熟虑,想保护自己,却维护了美国,主观而又被美国牵着牛鼻子。

  特朗普把抗疫政治化,不仅为了他个人的政治目的,也是维护美国霸主地位即“美国第一”的需要。劝特朗普政府不要把疫情政治化,是不及实际的幼稚的幻想。

  就事情本身而言,抗疫自然是人与自然的斗争,但在阶级社会里,又常常表现为某种形式的政治斗争。

  习近平讲“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国家治理”能“非政治”?现在科学对冠状病毒还不了解,没有特效药,中国抗疫靠的是党的领导,人民的集体主义和国家资源,表现出了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制度的优越性。

  2020年2月25日解放军报发表《重视做好抗疫中的政治工作》,3月4日人民网写《在抗疫斗争中锤炼政治能力和治理能力》,3月4日世卫组织访华专家组组长答记者说“中国的抗疫方式是可以复制的,但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都在肯定中国抗疫的政治优势。

  应当看到,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医疗,但却感染病毒和死亡的人最多,都约占三分之一,这能排除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决定性作用?美国对中国的“摔锅”,美国国内穷人得不到病毒测试和治疗,美国两党在抗疫上的斗争,都是反映了美国抗疫的政治化。

  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民众反对隔离要自由,也表明抗疫不可能去政治。

  所以,不分青红皂白地一概防疫去政治,使人认为中国缺乏思想,逻辑混乱,脱离实际,不能说服群众。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人去政治,能让人相信?我们应当是揭露特朗普政府的政治阴谋,公开阐明社会主义制度在抗疫稳定人民生产生活中的优势。

  中国这些年有一种“去政治”思潮。经济去政治,思想去政治,让人不知道“党领导一切”怎么体现,共产党是干什么的?“去政治”实质是中国去共产党的领导。“去政治”是一种非党思想,它正在腐蚀共产党人,使共产党去无产阶级本性,忘掉初心使命。

  现在,媒体偏于报道新冠病毒产生于自然,断然否定“人造”。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出的主意!我认为,这无论对于抗疫,还是反对美国“甩锅”,但是错误的,是陷自己于不利,保护特朗普政府免于被追问。

  显然,在科学发达的今天,不能排除可以在实验室使自然的病毒发生某种人所希望的演变。过去,新物种确实是经过漫长的自然演变,但是,也决不是没有人的影响;现在,越来越多的新品种、新物种,是人按自己的需要,利用自然演变规律创造出来的。我们现在只能说,今天还没有事实证明这个新的冠状病毒是人造出来的,但绝不能否定人可以制造新病毒。这是反科学的观点,反发展的观点,也是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我看了网上有关病毒来源的报道、文章,有不少就认为是人为的“生物战”创造物。习近平在2月14日提出“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不是没有缘由的。

  我曾经写过,“钟南山院士讲的‘病毒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于中国’,也没有根本否定特朗普的说法,倒先承认了‘病毒首先出现在中国’,这是不慎重的。从我看到的材料,病毒首先出现在哪里,是需要调查论证的问题”,现在事情不断证明,病毒首先出现在哪里,确实是需要调查论证的问题。

  新冠病毒产生于自然还是人造,也是需要调查论证的问题。关于自然说,有研究说病毒源于蝙蝠,有研究说是源于穿山甲,又有说新冠病毒可能是穿山甲冠状病毒与蝙蝠冠状病毒重组产生,没有定论;病毒源于蝙蝠,为什么疫情不是产生与蝙蝠聚居的山野,而是闹市?“重组产生”也要个怎么重组的问题。我们看到,有一份15人的研究报告说:他们在美国做实验“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该病毒在体内外的复制能力”。尽管我2月份就知道这份报告,尽管病毒源头问题网上热议了几波,我此前一直只字未提,因为我坚持用事实说话,主张当前首要的是抗疫稳定生产生活,病毒源头问题让科学考察研究去解决。

  反对特朗普政府把疫情政治化,尽管是不及实际的幻想,但还是合情合理的愿望,人命关天,不能允许任何人用政治斗争破坏世界团结抗疫复产。但是,不管要不要追责索赔,对冠状病毒一定要溯源的,这也是人命关天的问题。

  溯源应当包括各个方面,一是查病毒是自然演变的,还是人的干预制造产生的;再是查这次病毒是自然传染的,还是人的失误或是有人故意传播的。这样全面调查,才科学、公正,结果才能完全战胜病毒,消灭它。也才能使人信服。而任何先验地否定肯定某一方面,都不利于抗疫,会被质疑其有不可告人的东西。

  现在,中国媒体又偏于报道新冠病毒产生于自然,绝对否定“人造”,不仅逻辑混乱,还有“此地无银三百两”,害怕调查追责之嫌,陷中国于不利地位,也反对了世界人民对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追责,好像是维护中国,但也保护了特朗普政府。

  我写这些,可能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是,我是唯物主义者,坚持实事求是;我牢记《共产党宣言》讲的:“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不是民族主义。

  我是中国人,爱我的祖国。我相信中国不会制造病毒杀人。如果中国有人干坏事,我主张追查问罪,决不宽容,决不能让几个败类损害祖国荣光。也警惕某些代理人借维护中国之名,帮助外国把中国搞成被告,而保护的真正制造祸端的敌国。所以,我十分主张对病毒溯源。我坚持:关于病毒的溯源,由科学考察论证,如果疫情真是人为,不管是谁,都必须问罪;但是,政府现在不宜把心力用在这方面,现在的首要是集中力量抗疫稳产。现在天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染病毒死亡!人命关天!

  刘金华 2020年5月10日星期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