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新京报再惹争议,将台湾殖民时期称为“日治”时期

2020-05-18 01:21:59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辛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长篇小说《鲁冰花》的作者、台湾作家钟肇政先生与5月16日晚去世。新京报官方网站在17日下午14:46分发出了报道,报道引用了台湾《中国时报》的消息。

  @新京报书评周刊 微博账号在15:02首先在新浪微博进行了转发,网友很快发现文中性质极其严重的表述错误:

  新京报的报道将日本侵略者殖民台湾的时期,称作“日治时期”。

  该微博账号很快更正了错误,将“日治”改为了“日据”,同时采取“精选评论”的方式关闭了这条微博下的讨论:

  新京报的微博主账号“@新京报”在15:24采用微博文章的方式转发了这一报道:

  依然将日本殖民台湾时期称为“日治时期”:

  网友第一时间在这条微博下对“日治”表述提出了质疑:

  但遗憾的是,截至笔者发稿,新京报官方微博并未更正错误,也未对网民的质疑作出任何回应。

  回看这个事件的全过程,新京报的小编从台湾的《中国时报》搬运报道,连“日治”一词都搬过来了,新京报主编把关不严(笔者姑且不认为你们是故意的),将报道正式放出来,这个错误的性质还没有那么严重。

  @新京报书评周刊 账号的编辑被网民指出错误之后,第一时间更正错误并精选评论,这属于类似官媒的正常操作,不道歉也行,起码知错能改吧。

  而@新京报 主账号的编辑则是何等的嚣张,面对网民铺天盖地的质疑之声,丝毫不为所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傲慢形象跃然屏幕之上。不精选评论,这个要点赞,但也仅此而已;如此严重的表述错误,知错不改,又是几个意思呢?整个问题的性质就变得严重得多了!是不是你们内心就完全认同“日治”这个表述呢?

  “日据”还是“日治”,2013年7月的台湾教科书改版就曾在岛内引发过一场统独两派的巨大争议。

  当时,台湾教育部门不准中学历史书使用“日据”只准使用“日治”,台“教育部”的教科书审定委员会以三家出版社编写的高中历史教科书称“日据”而不称“日治”等理由,命其“重编”,不准出版。

  时任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对此表示,大家对历史有不同的看法和记忆,应该加以包容,不宜硬性规定“不准”使用哪个说法。马英九表示,“我从小到大都是用“日据”,但是我并不反对有人要用“日治”,因为确实中间可以容许一些讨论的空间,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地方不宜,不宜硬性规定哪一个不准用,这样才能够让各种不同的看法能够出来。”

  甲午战争之后,腐朽没落的清政府将台湾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1945年日本战败以后,日本殖民时期或日据时期是岛内外历史学界通用的说法,这一说法也完全是基于客观史实。然而,李登辉执政后,开始将该时期称为“日治”时期。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历史系兼任教授王仲孚指出,教科书从“日据”改成“日治”有问题,他20年前就抗议过,但不了了之。他表示,台湾初中教科书最早改用“日治”,现在高中也都用“日治”。王仲孚表示,李登辉改称“日治”是为了改变青少年对中国历史的认同,这是“台独”的文化运动;如今国民党的马英九执政,仍用“日治”很荒谬。

  笔者不知道,新京报引用的台湾《中国时报》原本的表述是怎样的,是《中国时报》先用的“日治”,还是新京报记者擅自使用了“日治”。至少2013年,“日治”、“日据”在岛内引发争议的时候,《中国时报》在2013年7月18日刊发了一篇措辞强烈的署名评论文章《拍案惊奇:只准日治 不准日据》,针对台“教育部”的行径强烈地抨击道“历史词汇的表达,涉及到主体性与立场问题……而‘日治’实际上比较接近‘皇民史观’或‘日本军国史观’。可以说,台湾当局在这一问题上失去立场;监督台湾当局的那些‘立法委员’们,事不干己,咄咄怪事,更令人匪夷所思!”

  《新京报》和新京报官方微博主管的政治觉悟,看来还远远不如海峡对岸的《中国时报》,这也算“咄咄怪事”,令人“匪夷所思”吧!

  看来,倒了戴自更,还有后来人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