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该宣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目标已顺利完成了

2020-05-14 14:52:31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两天,重磅揭晓的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首富马云身家跃过3000亿元,在过去的一年时间中,马云的财富增加了800亿元,相当于每小时净赚900多万;榜单上6成富人财富上涨超过10%,4成富人上涨超过50%;15年前,中国还没有百亿富人,今年,百亿富人已达315位。

  今年2月2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全球富豪榜》显示,全球身家超十亿美元的富豪人数增加346人,达到创纪录的2816人。中国799位,比美国和印度加起来还多。

  所以,无论是放眼中国,还是放眼全世界,一部分中国人的确已经富起来了。

  1985年,小平讲,“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逐步达到共同富裕。”这个话到今天已近35年,针对上面说的情况,是时候郑重宣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目标已顺利完成了。

  毕竟,改革之初的这个话是两段式的,亦即分两步走,第一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第二步“先富带动后富,逐步达到共同富裕”。第一步的目标早已实现,第二步事实上也已经承诺要兑现。但仍然有必要正式地、郑重地宣布第一阶段目标已完成。

  凡事都有一个中心任务,在不同阶段应该有不同的中心任务,不宣布第一阶段目标已完成,并果断结束这项工作,又怎么可能把第二阶段目标当作中心任务来实现呢?

  我们来看看,过去15年时间里,相较于富人数量和富人财富的大幅增加,中国家庭债务规模也在迅速攀升:

  到2020年3月,中国家庭债务总规模已经突破8万亿美元,而上图统计的起点2007年1月,这个数值是0.5万亿美元。

  就在今年的4月24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在《中国金融》发布了《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调查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317.9万元,其中住房资产占了7成。

  对于刚需家庭而言,房子值多少钱只是一个数字概念,无论是100万,还是1000万,并没有更多的实在意义,因为房子是容身之所;但是,对于央行和统计局来讲,这个数字对于表征居民财产、显示民众已经富起来了,有着莫大的价值和意义。

  很多城镇居民大概要惊呼,“我竟然有三百万资产?!”不要着急,这个三百万只是平均数。调查同时显示,总资产最低20%家庭所拥有的资产仅占全部样本家庭资产的2.6%,而总资产最高20%家庭的总资产占比为63.0%。

  而债务分布状况则更能说明问题。中国城镇居民的家庭负债参与率高达56.5%,负债来源主要以银行的贷款为主,其中房地产贷款是家庭负债的主要构成部分,占比达家庭总负债的75.9%。

  刚需型房贷家庭的负债率明显高于投资型房贷家庭;如果剥离掉房产本身的价值,很多家庭就成了妥妥的“负翁”了。

  富翁和“负翁”的同步大幅增加,充分说明,宣布第一阶段任务完成并结束,把“先富带动后富,逐步达到共同富裕”当作中心任务已经刻不容缓!这决定了一切政策方向的取舍,凡是背离第二阶段目标的措施都应当被纠正。

  例如,几年前某市地铁涨价,从三块钱坐遍全城,到分段计价。据说涨价的理由是该市财政每年给公共交通系统的补贴是200亿,而事实上这里面大头是用来补贴地面交通系统,地铁的补贴仅三四十亿;后来又看到一个说法是,地铁后面要引入社会资本,不盈利的话社会资本不愿意入场。显然,这种做法是在削减平民福利,吸引资本入场本质上还是帮助资本扩大财富规模。类似的涨价、引入社会资本的举措在各个城市、各个领域纷纷上演,这是不是与“共同富裕”的目标相悖呢?

  又如,前一段时间,要给企业纾困,很多地方就出台措施,允许企业缓缴或补缴职工的住房公积金;某些社会名流和媒体更是开始大肆鼓吹应该取消住房公积金。说实话,平民阶层的抗风险能力远远弱于企业主,那些指望公积金还贷的刚需家庭会面临怎样的压力可想而知。一般社会企业的人力成本也就占到生产成本的10%左右,这还不算企业内部企业主、高管与普通职工工资的巨大差异(统计数据显示,国有企业管理层工资约为职工的3倍,非公企业则为6-8倍)。打公积金的主意算不算劫贫济富呢?

  又如,前两年炒得很火的“共享经济”纷纷开启了割韭菜模式。

  丰巢快递柜宣布超时12小时开始收费,事实上丰巢从未免费,先前只是通过削减快递员的收入变相收费,就回只是开始对“上帝”收费。

  共享单车的涨价从去年就已经开始,从1元每半小时,涨到1元每15分钟,最近摩拜跟哈罗单车更是将价格提到1.5元每15分钟;先是通过免费模式吸引客户,进而大规模融资,造成一地鸡毛和巨大的资源浪费,这回居民使用习惯培养起来了,就开启了“割韭菜”模式。

  美团和饿了么都已经采用24%的外卖平台抽成,有人算了个账,一份20元的外卖套餐,平台抽成4.8元,餐饮小业主的净利润仅剩下1.9元;碰上打折、促销就更是赔本赚吆喝了。但是用户习惯已经形成,平台渠道已经垄断到大资本手中,餐饮小业主只能挨宰认罚,而消费者一面面临涨价、一面还要承担卫生风险;这场游戏的结局,资本平台成了唯一的获益方,消费者、店家、配送员都成挨宰的对象。

  类似状况还有共享充电宝的涨价,以及最近阅文集团的一纸霸王条款,剥夺了众多草根写手的著作权和盈利渠道。

  资本垄断的格局一旦形成,割韭菜套现就成了其必然选择,普通民众只能成为待宰的对象。这种故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是不是也是与共同富裕的目标相悖呢?是不是该节制资本了呢?

  相比,资本割韭菜的行径,资本家对于资本剥削的辩护则更显得无耻,这是试图要把违背“共同富裕”的承诺在道义上合法化。

  去年,996之争时,马云抛出了“福报论”;前两天,马云针对年轻人压力大的问题,又抛出了所谓的“动力论”。今年年初,汇丰银行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90后一代的人均负债已经高达12万,90后一代的债务收入比达到1850%,这就不仅仅是压力大的问题了,而是如果上一辈走后,无法啃老的人生还有没有希望的问题?!

  某总前不久接受媒体采访,更是宣称该司没有996,没有007,基层员工想加班都不行,超过一定小时数不给报酬。这是在侮辱公众的智商吗?该司员工在内部论坛上吐槽“被高层化”;而该司让员工自愿加班还不给加班工资更是早已世人皆知。网友的图片再贴切不过:

  是可忍熟不可忍?大资本对于后浪的漠视与挑衅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所以,赶快宣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目标已顺利完成,停止花式造首富,起码让老百姓不再当负翁吧。

  也请先富起来的前浪,尽快兑现对后浪的承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