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张志敏:战胜疫魔的我真能逃过庚子年厄运?如何应对特朗普黑手?

2020-05-13 11:55:2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敏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是比较魔幻的一年,新年刚开始,新冠就登上了热搜、世界时政大舞台。1月份大事频出,是一个比一个大。大家公认,美国压迫世卫组织定我为疫区是比一月的中美贸易暂停更大的事,因为这是美国在趁我病,要我命,是利用大家对我疫.情害怕让整个世界来封锁我,这是对我很不利的不对称打法(当然魔幻的是,美国和跟随者后来把他们不防自己人的责任归咎于中国和听话的世卫组织——这就是现代版的掩耳盗铃)

  过去的中美贸易战因中美经贸关系密切使美国投鼠忌器并最终和我们一道按下了暂停键,可当我们在1、2月份陷入到水深火热时,此时的美国就毫无顾忌了,也能趁机达到其贸易战达不到的目的,因此它就逼迫世卫组织宣布我为疫区,让全世界都对我进行封锁,全球也因为命关天,所以对中国关上大门。可没想到疫.情后来被我们快速的压下来,可对我们严格防范的欧美、澳、俄、印、巴(西)等国在对我封锁一个多月乃至两个多月后疫.情就大爆发了,要知道,现在世界通常的做法是,对疫区来人基本上只隔离两个星期,但这些国家对我们隔离了至少有5个星期,有的甚至是10多个星期了,因此他们现在的疫.情和我们根本就没关系,欧洲、日本和新加坡等通过科学调查就证明他们那边的疫.情和我们没关系。

  我们最危险的地方,武汉在建好了方仓医院并应收尽收,彻底隔离以后也只用了5个多星期后就把危机搞得差不多了。可见在欧美等国家发生的疫.情实际上证明源头在它们那里、是它们对自己人不设防和不戴口罩等的结果。

  奇怪的是他们自作自受却说疫魔老穴在我这头,向我追责,搞80国联军围攻我。现在美国都已经占全球确诊的1/3,达到了快130万了,可世卫组织依然不敢把它定为疫区,美国还对世卫组织断粮,对其官员进行人身迫.害企图重复世卫组织上次对我那样的操作,让美国师出有名,联合全球对我进行索赔。

  而最先攻我的是个中国人(武汉汪主席),她道听途说的那些虚假故事却在西方那里成为现实,因此西方百姓看了后反而更加伤感,就不和汪主席合拍了,但西方的政客却好这一口,因为汪主席在无中生有的指责武汉和中央,想要推墙,她一口咬定疫魔老穴在武汉,这实际上等同于为西方政客递刀,让西方人歧视在西方的华人。

  后来川普等人就一再的要中国负责,说疫魔老穴在武汉,可他们就一再的被有良知的科学家和媒体打脸。

  现在我官方就反攻,要求美国解释被其关掉的P4;去年夏天发生的所谓电子烟致病事件和美国大兵在武汉金银滩看病事件等;要求美国就这些问题给一个说法,要求美国方面解释为什么是世界上唯一不肯批准禁止生化武器公约的国家;要求美国方面允许国际社会进入其生化实验基地进行调查。

  这些实际上都是基于媒体报道,都是公开透明的事情,不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现在局势还在发展当中,如今中美之间已经比过去贸易战打的还要激烈,中美脱钩已经成为热议话题。现在美国不顾美军被疫.情极大削弱战斗力还派兵到台海和南海等地方挑战我;特朗普说要用关税让中国为疫.情买单;中国的“老朋友”基辛格用威胁的口吻警告中国:如果美国在这场疫.情倒下,中国也别想好过下去!基辛格此话是典型对中国战争讹诈,是华尔街大财团们及特朗普政客们在被疫.情逼的走投无路下通过特殊人物基辛格用嘴炮阻止中国方面借此机会突破发展瓶颈、后来居上。之前在我们像现在的美国一样时,美国可是乘我病,要我命的。当然,美国的如意算盘在过去没有得逞,现在也不一定能成。

  确实,现在美国被疫.情搞得像打败了一次大战一样损失惊人,这确实和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的局面有相似之处,能造成对手以可乘之机。

  当然,这一切还在发展中,也让我们看到这样的发展是从前我们没有想过的。

  我们没想过对我们严防死守的美欧会被疫.情搞成这样,而欧美经济的重心在服务业上,然而疫.情让他们的服务业几乎瘫痪,而欧美社会是个严重超前消费的社会,它和前者联手,对欧美来说真的是一次双杀,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他们宁可去复工被病.毒感染也不和中国一样搞隔离。

  在这次危机当中,美国在不断的进攻中国,这是要让中国被迫应对而失去现在这样大好的发展机会。

  这就是现在他们拿那些荒唐的理由并攻击中国的原因所在,这有其“合理”性,在这方面上,美国两党基本上是一致的。

  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就让战胜新冠病.毒的我们面对着的是一个更加凶险、更毒的病.毒(思想病.毒)。由于我们西化的比较严重,也依赖于西方体系发展,且国内的香蕉人又特别多,因此我们现在仍不能处理其杰出的代表(武汉汪主席)。

  现在我们不得不面对着美方要和我们脱钩及其借助在中国的代理人和借助疫.情团结其国内外的力量置我于死地的图谋。

  此情此景实际上和上次的庚子年(1960年)是完全一样的,因为上次是中苏交恶加自然灾难,因此就让中国被迫承受和苏联及其体系切割的大代价,因此整个中国上至伟人,下至平民就都出现严重的营养不良,甚至饿到如今仍记忆深刻,以至于现在的人这样总结说:

  假如我能选择出生时间和出生地点,我肯定不会选择1840年庚子年,也不会选择1900年庚子年,也不会选择1960年庚子年,肯定会选择今年,选择中国……

  但我们仔细一思考,1960年实际上是我们主动和苏联脱钩的,因为那时我们明白苏联的狼子野心,因此我们越早脱离苏联就越能避免其通过物质层面上的优势来控制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先拒绝苏联东海舰队和长波电台的原因所在。

  确实,经济基础是决定上层建筑。因此越早摆脱苏联方面的经济基础,我方就越独立自主。

  正是因为我们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所以导致了我们后来收获了两弹一星、新的四大发明,并成为世界三强,拿到了一张联合国否决票,有了中美联合并改变世界格局的发展。

  后来,当我们完全融入西方体系后,我们的经济基础就西化40余年,相关的上层建筑也跟着改变。

  我们再回头看看1960年的庚子年,它对我们国家来说是利大于弊的,但个人因为为国家尽责而付出了大代价。

  这确实让大家现在还记忆犹新,所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特别指出这一点,同时不让大家看到我们背后的收获。就如同现在一些人强调当年苏联搞东海舰队和长波电台只是为了对付美国而不让大家看到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之间关系一样。

  这次的疫.情比较奇特的地方在于,我们先经历了这次“自然“的大灾难,可没过多久就上岸了,但是西方国家不久反而陷下去,比我们更惨,再加上我们发展到已让美国剥削世界的一套不太管用和我们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因此,美国才会决心和我搞一起和一九六零年中苏交恶一样的事件出来。

  这次不同于60年代的是,上次我们独自承受中苏交恶和自然灾难的双重困难,但这次却是我们先下水,而后大水突然之间就从我们这边涌向更低的洼地,同时也让我们一下子成为全球独有的高地,所以导致了美国决心像1960年中苏交恶那样的来一次中美交恶。

  疫.情对美国越不利,美国就对我越来劲,而且开弓没有回头箭。而我们处于西方体系中,经济基础已经西化,美国对我40多年的渗透让国内有大量的美国代理人,这就让我们不容易再像60年那样一刀切。

  以过去庚子年灾难来提高百姓的信心是有可取之处,但我们必须要明白上述的现实,切不可盲目乐观。只要我们明白了、重视了,那么我们就能应对好,我们就能借助美国对我的攻击,顺势的去美国化,除掉美国在中国的代理人,就能如同当年我脱苏那样的脱美并得到天大的好处。更近一点的例子就是华为(现在美国都允许华为参与美国的武器建设了,要知道,去年美国对华为是要整个消灭掉的)。

  这次的疫.情我们要充分的利用,不要担心死了张屠夫就要吃带毛的猪肉,对于美国,我们要充分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利用美国的无底线、让全球负担美国,利用天下苦美久也的机会去团结、组织大家去美元化,只要让去美元化成为国际大势,那美国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现在我们看到,一向喜欢妥协的环球时报胡编最近扬言中国要拥有1000枚核弹,这实际上是我们主动斗争的体现,也是在充分利用上次庚子年成就的核保护伞来应对这次的庚子年危机。

  只要我们充分的以主动的斗争求和平、求适应变革,那么我们将和上次的庚子年一样大获全胜。而我们的短处在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上,只要借这次机会脱离西化的那一套,充分利用信息化和人工智能带给我们的机会去建设一个新的经济基础,那我就能重复1960年之后,我们建立自己的一套体系给我们带来的巨大好处。

  疫.情对西方体系的摧毁,我们都看在了眼里,我也多次强调,我们需要利用超级计算能力、人工智能、系统管理去了解人们对社会的贡献、行为价值,而后让他们根据这些来分享整个社会财富,这样我们就能从容地应对像今年疫.情这样的危机了,因为当我们的行为价值是我们的消费能力的时候,那疫.情是无法摧毁整个社会消费能力和生产力的。在虚拟的世界里,更是疫魔无法突破的,而中国能很好的应对疫.情,关键还是更好的应用了虚拟世界。

  对,告别西方体系,利用信息化、人工智能建设东方体系才能真正的告别危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