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追责?鼓吹“破公立私”的方方们该承担什么责任?

2020-05-13 15:00:36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此次方方日记舆论战,让方方的朋友们纷纷站出来亮了个相,其中就包括《财新》杂志。

  又是专访,又是开专栏,《财新》对于方方日记的支持力度不可谓不大。方方的第一篇日记就是在财新博客上发表的,其后被《财新》一路加持、开挂,被各个系的舆论热捧:

  关注方方博客的人都知道,方方在日记里、在博客上一直叫喊着追责,例如:

  对玩忽职守者该不该追责?之前(包括1月底2月初的文章),笔者早就说过,当然该追责!例如武汉中心医院,又如某些专家……

  但仅仅这样的追责够吗?远远不够!方方也认为不够,但笔者与方方的追责方向却是恰恰相反的。在《方方日记舆论战:没有胜利,只有结束……》一文中,笔者指出,方方所要“追责”的,“恰恰是中国的制度,尤其是残存较重社会主义气息的那部分”——而这正是此次中国抗疫成功的关键。

  是谁把预防为主的人民卫生体系改成了治疗为主的盈利医疗体系,进而导致病毒的蔓延?是谁造成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进而在初期玩忽职守?恰恰是方方们、以及方方的豢养者们!

  - 1 -

  2011年《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方方时,方方讲述自己1974年高中毕业后在武汉码头做装卸工的经历,回忆当时的心境,方方说“如果30岁,我还在这个地方,我就自杀”,让贵族出身的方方与那些“粗鲁”(这个词正是她的文艺作品中的工农形象)的泥腿子为伍,竟然能逼得她去自杀。

  可想而知,贵族子弟方方对于陈永贵、吴桂贤当副总理会是怎样的态度。她在散文集《雅兴》中收录了一篇散文《由陈永贵想到的》,其中写道:“一个原本朴实无华的农民,历史的洪流却硬是将他塞到副总理的职务之上,是他的幸运,还是历史的悲哀?”

  一生致力于反剥削、反压迫、反权威、反官僚,探索怎么让工农当家作主的毛主席走了。

  在毛主席走后,是谁几十年如一日编造伤痕文学,反复不断地攻击、抹黑工农当家作主的毛泽东时代的新中国,以及建立新中国的革命历史?恰恰是方方们!

  在方方们孜孜不倦的努力下,陈永贵们的时代似乎一去不复返了,终于可以不用再看群众脸色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能不大摇大摆地回来吗?

  - 2-

  此次中国抗疫,公立医院所发挥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在此笔者不再赘述。

  5月10日,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在凤凰网超级财经周连线采访中,痛心疾首地说道“过去医改的10年,实际上是公共卫生滑坡的10年”。在市场化的医疗体系中,无论东西方都是“财神跟着瘟神走”。传染病来了,公共卫生就被重视;没有传染病流行了,公共卫生就会低落,重视的人就少。

  毕竟,市场化的医疗盈利、至少“保本”才是第一要务,以至于92年就定下任务把医疗卫生事业搞成支柱产业;而只有治疗、特别是过度治疗才能赚钱,预防则是不赚钱的。在这方面,公立医院至少还保留着一部分社会主义的公益色彩;私立医院则是放开拳脚,大肆将医疗产业化,制造了一个又一个魏则西。

  对此,曾光在接受《瞭望》杂志采访时指出:

  可以说,对于公立医院的去留,上至曾光这样有良知的专家,下至亿万普通老百姓都是有共识的。

  网民们纷纷在网络上反问,去年十部委的“限公令”能收回吗?现实并不乐观。

  3月18日某报报道《重塑医疗信用 社会办医在路上》强行洗白私立医院,这篇报道罗列了私立医院的抗疫“功绩”,其中拿得出手的私立医院抗疫成绩单中,重点提到了武汉“泰康同济医院”,然而,看了4月16日的央视新闻,才知道这是抢了军方医疗队的功劳。

  4月15日,《华夏时报》刊发了一篇访谈:《一位三甲民营医院院长的担忧:疫情后公立医院再现“扩张热”,社会办医成长机会恐被挤占》,引述私立医院老板的话,“如果政府不计代价地投入资金建设大型公立医院”,“会把现在偏小、偏弱的社会办医院成长的机会挤占、剥夺了”,为私立医院站台,还呼吁把基层卫生系统和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开放给私人办医。

  近日,为了鼓励所谓的“社会办医”,重庆出台了《重庆市促进大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0—2025年)的通知》以及《重庆市促进大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措施》,“步子之大,红利之多,引发了各界关注”,在帮助解决社会办医医疗人才培养、发展等问题的同时,又通过鼓励医联体内社会办医优先承接三级医院康复、护理、安宁疗护等业务和政府购买服务促进社会办医发展。

  为何民众的呼声那么强烈,医疗部门“破公立私”的步子就是还不停下来呢?

  笔者认为,一则利益太大,有人装鸵鸟,故意听不见;二则媒体和所谓的智库的声浪太大,毕竟媒体在资本手中,不在民众手中。

  不仅仅是医疗,关系民生的各个行业,这种“破公立私”、产业化的媒体声浪都是非常强烈,财新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财新的战绩就懒得一一罗列了。今天讲追责,就专门说说笔者要追责的对象的所作所为。

  此前,方方曾经转发过财新的一篇报道:

  财新的这篇报道,实际上是一篇号召资本赶快入局瓜分医疗产业的“集结号”。方方在转发时,配上评论说:“帮转!关注公立医院的改造。不然救命的地方会变成送命的地方。病人医生都活不下去了。”

  看到没,在方方看来,不把公立医院赶快改掉、卖掉,“救命的地方会变成送命的地方”,“病人医生都活不下去了”。

  “破公立私”,方方正是添砖加瓦的吹鼓手之一!

  有网友曾经感慨说,幸亏病毒现在来了,要是再晚几年,等限公令把公立医院搞没了,到时拿什么去抵挡病毒?笔者在前面的文章中说,《方方日记》是“犯罪未遂”,方方们对公立医院“破公立私”的鼓吹又何尝不是“犯罪未遂”?

  往前追溯的话,如果毛时代预防为主的社会主义卫生系统没有被改掉,我们这次的损失就可以大大降低。

  ……

  追责,追责!的确应该追责!无论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滋生,还是预防为主的社会主义卫生系统的消亡,政界、经济界、文化界、教育界的方方们以及方方的豢养者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