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劳动者的逆袭:如砖家所愿,农民也不想再种地了

2020-05-13 10:37:34  来源: 以前的我们   作者:一颗甘草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一篇纪念列宁的文章其实只写了三分之一,担心长了没人看。但很多事情不说透不行啊!看了一个经济学叫兽的高论,接下来就给大家讲讲农民的逆袭,大家就知道什么人已经不种地,什么人还在种地的现实。

  父母早期因我和弟弟年幼,只能在家种地守着我们,主要是爷爷奶奶去世早,所以至少得有一个大人在家,另一个人出去打工。如果两个人都在家种地,只能说吃饭是没问题,但是没有收入来源。别说学费,买盐买肉都没钱。还得卖点米,卖鸡蛋这样。

  从我记事起,妈妈早先在附近乡镇养鸡场和毛线厂工作,不敢离我们太远,农忙时也要兼顾地里的农活,甚至肚子里怀着宝宝也得下田插秧。

  我幼儿园时就因为想妈妈离家出走去找她,凭记忆还差50多米距离就到厂里时,遇到一个亲戚,把我抓了回去,害我被老爸打了一顿。小时候特讨厌这个亲戚。大了才知他也是一片好心。

  后来爸爸出去打工,妈妈在家照顾我们,我是特别高兴的。但听父亲讲起,曾经在工地上摔伤了,老板给的工钱被同村的工友带走了,他的伤越拖越严重,无人照看,差点回不去。好不容易回来后却严重到差点截肢,那时的医护还很有同情心,细心照顾,才保住了腿。

  还去煤窑和矿山打过工,洞口很小,得爬进爬出,但里面很大,说是有次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掉下来,砸在他们面前,吓得大家魂飞魄散,赶紧辞工回家不干了,金钱面前,还是命更要紧些。

  于是我记忆中父亲大部分时候都在家,妈妈在市区的服装厂工作,很久才回来一次。在重男轻女的思想以及老爸专制作风下,挨打的总是我,与父亲抗争和据理力争的过程中,有时也殃及了弟弟一起被打。村里人说我爸打女儿用棍子,打儿子用稻草。其实没那么夸张,用过箩筐上的绳子而已。

  为什么挨打呢,小时候是不能理解大人的,但我清楚地记得,妈妈不在家,父亲一个人忙里忙外干农活儿,天快黑了还在风谷子,我就先煮了米饭。

  后来他喊吃饭了,因为第二天要考试,我在房间复习,出来后看他还在忙,我说都没菜怎么吃,我习惯了只帮忙煮饭,等大人做菜,就又进屋了。风谷子这活儿我又没法帮忙,何况只需要一个人操作风机。

  父亲又喊我,我出来他还在忙,没做菜呢,我就又看书了,然后他进来喊我,可能是从外面进屋,会有视觉差异,他认为屋里太黑,说我在蚊帐里看书会把眼睛看坏,我说很亮啊没觉得黑,外面有蚊子所以才在里面看的。

  他叫我出去吃饭,我说又没菜怎么吃,还没复习完呢,他就气的拿了手上绳子打我,让我认错,我特别委屈,就不出去,就不认错。不认为自己看书错在哪里了,觉得他就是个蛮横专制的暴君。

  但其实他只是样子很凶,绳子打的呼呼作响,其实并没有多少落在我身上,但是我还是哭的厉害,就说你打死我好了,我今天就是不出去,也不会吃饭的。

  他打累了拿我没办法才作罢。我没有复习也没有吃饭,想着第二天考零分也无所谓,没成想竟然考了个年级第一,平时也就二三名这样。可能心里有气,潜意识里还是想通过学习早日脱离农村,脱离这个不讲道理愚昧的农民父亲,要靠知识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努力读书,用心听课,也是想着让父母不要再种地了,当农民真是太苦了,他经常莫名其妙打我还不是一个人干活累的,看我闲着就不高兴,做什么都不合他心意,就会动手打人。

  有一次他喝多了发神经动手打了我一巴掌,幸好那时妈妈在家,把他给轰出去锁在了门外,然后我就把这件事写成了作文,全班都知道他的光辉事迹了,拿回来念给他听,妈妈读的眼泪都笑出来了,从此好像没有打过我了。

  平时真的犯错时反倒从没打过我的,通常是因为他脾气不好或心情不好时而挨打的,或因我顶嘴不服从他的命令而激怒了他。

  有时候只看农民身上的缺点,你就会歧视甚至鄙视他们。但他们生活的艰辛又有谁知道,谁理解呢。我也是长大当了父母才体会到他们曾经的不容易。

  他们难道不知那些汗水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吗?但没有其他更好的收入来源时,农村家家户户有房子有地的,起码不会挨饿受冻,这可是旧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亿万农民奢侈的心愿在新中国成立后得以实现。

  不过那时父母的教育也是盼着我们好好读书,长大了不要再当农民,那时候他们向往和羡慕的是工人和知识分子的生活。甚至为了让我们体会农民的辛苦,从小把我和弟弟带到田里一起干活。除了播种我不会,拔秧苗,移栽,割麦子,晒谷子,我们都学会了。

  重活都是父母做,我们帮点小忙,那时还觉得挺好玩。拔秧时可以坐在一个大盆子上,像小船一样漂在水上,偶尔和弟弟玩泥巴打仗,点麦子时候比赛看谁动作快。而如今父母也常怀念农民虽然辛苦也就农忙那几天,平日还是比较清闲,就是没钱,孩子上学和看病这些就很麻烦。

  我记忆中村里那些丈夫有其他小生意,收入还不错的妇女们成天就是聚在一起打麻将。反而是后期孩子们大了,需要娶妻或在城市买房时,才不得不出去打工了,农村那一点收入还不够零头。

  那时的农村也是没有垃圾外流的,日常生活垃圾都在院子定期烧成渣和烧过的秸秆等一起撒到田里作肥料了。后来没有地种之后垃圾就往河沟里倒,政策上开始治理环境污染时,村里才给修了垃圾池。

  农村最累最辛苦的就是割麦子打谷子,还有打油菜了,天气最热时候顶着烈日炎炎干苦力活。

  老爸挂嘴边的口头禅:还是坐在教室里上课舒服吧?你不好好读书,以后就只能回来当农民,和我们一起背太阳下西山,我也好省点学费!

  这句话我真是都听腻了,但明知他是激将法,还是忍不住配合演戏说你想得美,爸爸这么好当?我偏要读大学,累死你!那时候我跟那个教授一样,认为农民辛苦流汗就是傻,是因为没上大学,才没有别的出路。

  小学六年级暑假时去过母亲的服装厂,看她很累,想帮忙,她就教会我标记位置,可惜百密一疏,还是弄错了一次,也只能是我们自己来承担责任,老板是不会有损失的,纽扣有一点错位的那套西装就让我们自己花钱买回去了。

  后来服装厂效益不好,工资都快发不起了,母亲拿了最后一个月工资就辞工了。我和弟弟也大些了,她就去了重庆打工。最初大舅在那边开了一个面馆,尽管他朋友多,为人处世宽厚大方,刚开始还好,但舅妈性格孤傲些,成天板着脸,和大舅矛盾多,面馆就没开了。

  大舅小舅和妈妈三姨他们几个兄弟姐妹改做了蔬菜生意,之后把父亲也叫了过去,爸妈为了给我们挣学费,只能把我和弟弟留在老家独自生活。还好没有遇到十恶不赦的坏人,看这段时间报道很多恶性犯罪事件以及不公正的判决,庆幸自己是第一代留守儿童,民风相对淳朴,遇到些小恶也不敢害人性命。

  而保护自己的最佳方式就是要与坏人作斗争,妥协软弱就只能被欺负。有一次和弟弟在我家竹林后面田边玩,遇到一个成年男子走过来凶我们,说是他家的地被我们踩了。

  田里那时没庄稼,都是些杂草,我虽不知他名字但印象中知道是谁,且村里人对他评价不好说是一个比较心黑的人,换成别人如果真是他家地我即便踩了杂草也会道个歉,但遇到坏人,是不能示弱的,赶紧把弟弟护在身后,昂首挺胸和他对视。

  尽管我那时很矮小,得把头仰很高,却丝毫没有惧色,隐藏起自己的紧张质问他哪只眼睛看到我踩他家地了,这是你们家田吗?写你名字了吗?我也记不清他当时说了写什么,我只记得有警告他如果以大欺小就是癞蛤蟆什么的,说敢动手警察就会把你抓起来!

  时间太久远具体对话记不住,只记得一直对吵和警告他如果伤害我们爸妈回来会报警抓他,除非想坐牢就动我们试试!现在想想自己胆子挺大,胆小的这样说或许有用,遇到大恶之人这么刺激估计就完蛋了。印象中他后来是怒气冲冲转身走了。

  学校里面也有小坏蛋和大坏人,那还真是直接动手打回去的,大多同学关系是非常好的,但就有那种很爱惹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有欺负人的直接被我打服了。

  但没想到老师里面也有坏人,就感觉势单力薄,惹不起只能躲了。谁让我必须得上学呢,总不能因为这个坏人就放弃学习。

  表面上还是不怕他,无论找任何理由借口让我去办公室帮忙,都一口回绝,放学就赶紧跑,上课就在心里鄙视和咒骂他不得好死。

  因此无论双方父母如何劝我把孩子放回老家农村,说这样我们可以安心工作,我都不同意送回去,坚决自己带在身边。

  可惜千算万算没有料到某些大学教授更龌蹉恶心,对比起来甚至还不如农村的老师呢!至少几十个老师都很好,就那么一个坏的,而现在的大学教授里,有多少不是缺德就是心术不正的。

  那时我还缺乏勇气揭露这样的坏人,主要还是不希望父母担心,假期去重庆看他们做生意也很辛苦,好在我家经济条件越来越好,总不能让他们放弃工作又回来守着我,一辈子种地当农民吧。

  早期农忙时父母还会回来播种或收割,有次回不来,我还找了同学来帮忙割麦子。后面几乎一直是生意田地两不误,直到我上大学,暑假还回来一起插秧,村里的乡亲们还笑我读了大学还下田呀!说我像银环。我爸有些自豪却又谦虚地说上大学了也没什么了不起,还得回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把大家伙儿逗乐了!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人物是谁,爸妈告诉我说是电影里面的人物,讲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的,刚来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不会干农活,后来时间长了就是种地小能手了。我也感觉他们跟我开玩笑时的语气和神情是夸赞的,大家都觉得劳动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直到后来实在忙不过来,没时间种地了,就暂时给亲戚帮忙种了,收的粮食也归他们。后来他们也不愿意种了,我们 又只能自己种,多年没下田干活,我和妈妈顶着烈日打油菜,差点没晕倒在地里,不知是早饭吃少了没力气,还是热的中暑了,总之是我记忆中感觉最辛苦最劳累的一次农活。

  再后来土地已经被资本下乡承包流转出去了,尽管老板亏损跑了,又换一拨人来承包了,又跑了,村里不放心外面来的人,就让当地的支书呀,妇女主任呀,队长呀,办起了家庭农场,种树和水果等经济作物了。但是和毛时代的集体经济还是有本质差别,属于他们的私产。但是会给农民市场价格的租金,农民也并不吃亏,很乐意多一份土地收入。

  从此之后我家再也不用种地了,就只在院子里种点果蔬,正如这个经济学教授所说,如果辛苦付出流汗没有多少回报,傻子才愿意种地,种一年土地还不如在外面打一个月工,何况是有其他生意和门路能生存的更好,傻子才愿意种地给你们这些砖家叫兽吃呢!

  你们都说了辛苦不值得尊重嘛!要消灭农民把他们变为城里人,国家就强大了,的确看似厉害了,都吃进口粮食了,哪天国外不卖粮食,看你吃什么。

  农民才不傻,自己还有一点土地专门种生态健康有机的粮食和蔬菜特gong给自己家人,甚至亲戚,就是不会拿去卖给看不起农民的砖家叫兽吃。

  而那些还要单纯靠种粮食为生的,多是613899部队,无法在城市买房落户,无法在城市立足、上学、养老的留守妇女儿童和老人罢了。为生计所迫而选择继续种地糊口。

  这些农村的老幼才是最苦的人,的确很需要有良心的专家教授们帮助,看有什么办法能忽悠和启蒙你们的那些年轻力壮的大学生们都回农村,包括你们这样有才华懂技术的知识分子大教授们,最好也一起来农村搞点机械自动化种植,让农村的老弱妇孺脱贫致富,享享清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