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国的“公知”为什么那么崇美恐美?

2020-05-13 12:17: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的“公知”是一群极端崇美恐美的人。他们认为:美国的制度比中国先进,美国在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各方面的实力和水平都比中国高,中国只有向美国学习,同美国搞好关系,才能富起来,中国人才能过上好日子,如果中国与美国为敌必定会失败。

  中国的“公知”为什么那么崇美恐美?我认为主要有四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愚昧无知

  中国的“公知”虽然大都具有大学本科以上的学历,可是我发现他们中间的许多人非常无知。例如最近,“公知”们都在网上疯传赞美美国星链计划的文章,吹捧美国的星链计划如何如何先进。我看了这些文章后,觉得十分可笑。

  星链,是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一个项目,该公司计划在2019年至2024年间在太空搭建由约1.2万颗卫星组成的“星链”网络, 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低成本的互联网连接服务。星链计划看似十分壮观,但技术上并不先进。

  首先,中国早在2018年就正式开启了鸿雁星座的建设征程。该项目计划在太空布置几百颗低轨道通信卫星,建立一个全球实时通信网络。2018年12月29日,鸿雁星座首颗试验卫星由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送入了预定轨道。而美国星链计划则是由1.2万颗卫星来组成全球实时通信网络,可实际的功能与中国的“鸿雁”却差不多。

  其次,据中国的通信专家分析,星链计划存在两个突出的问题:一是没有解决带宽问题。只要是无线通信,通信容量与速率都受到带宽制约。目前中国国产的高通量通信小卫星带宽20Gbps,而星链的带宽只有1Gbps,星链计划并没有解决带宽受限的问题。所以,1.2万颗卫星根本就无法满足全球民众的通信需求,甚至无法满足中国一个大型城市的通信需求。

  二是星链根本无法与5G相比。卫星通信与基站通信相比,通信距离大大拉长,由于发射功率等原因,终端需要特制,成本比普通手机高得多。而且时延与5G相比也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如果没有地面5G技术的支撑,许多功能“星链”都无法实现。

  据军事专家分析,美国实施“星链计划”的真正意图,很可能是用于战时通信和对导弹进行实时控制。

  从中国“公知”对美国星链计划的吹捧,我们可以看出,由于中国的“公知”基本上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学文科毕业的,他们的科技知识甚至不如现在的初中生,所以才会在许多问题上表现出愚昧无知。

  其实,中国的“公知”不仅仅只是缺乏科技知识,他们还缺乏许多方面的知识。例如,他们缺乏历史常识,不懂得“是人民大众创造了历史”“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等道理;他们缺乏军事常识,不懂得人的因素是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他们甚至缺乏生活常识,不懂得“严于律己,宽于待人”“谦受益,满招损”等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

  由于中国的“公知”愚昧无知,所以他们才会崇美恐美。例如,正是由于他们不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人的因素是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等道理,才会被美国貌似强大的实力所吓倒。

  第二个原因是自私狭隘

  中国的“公知”之所以发展到极端崇美恐美的地步,往往与他们不能正确处理个人与组织、个人与国家的关系有关。不少公知是由于个人事业发展上的不如意,或者亲友违法犯罪受到人民政府的惩办,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使个人的利益受到了影响,因此对组织、对国家产生了不满。

  一般的人遇到此类问题,都会就事论事,该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不会把账记到党和政府头上,更不会仇恨自己的祖国。

  可是“公知”却把个人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他们的心胸和气量非常狭隘,当个人遇到一点问题,他们从来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怨天怨地怨国家。其实,有许多事都属于个别干部或工作人员的责任,但他们却认为是整个执政党和政府都不好;有一些事是过去某个时期由于政策掌握不好造成的,他们却会记一辈子的仇。

  特别不应该的是,有的“公知”竟然因为个人的原因仇恨生养自己的祖国,公然侮辱中国是“支那”是“猪圈”,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行辩护和涂脂抹粉。

  第三个原因是长期被西方洗脑

  改革开放以后,美国等西方国家采取多种手段大力对中国民众进行心战宣传。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由于愚昧无知、自私狭隘以及对党和政府不满,很快就相信了西方的欺骗宣传,接受了西方的理论和价值观。长此下来,他们头脑里的崇美恐美思想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极端,许多人最后成为精神上的美国人。

  第四个原因是感情出轨

  中国有句古话“情人眼里出西施”,外国也有一句名言“恋爱中的女人往往是最愚蠢的”。这两句话的意思差不多,都是说当一个人迷恋上别人时,就容易失去本能的判断能力,把情人脸上的一块疤也看成是一朵花。

  我们不否认中国也有缺点和不足,美国也有长处和强项。可是中国的“公知”就像是一群感情出轨的人,当他们有了外遇,迷恋上美国后,在他们的眼睛里,美国的一切都要比中国好,而中国的一切都要比美国差。

  例如今年的疫情,美国政府组织防治不力,全国3.28亿人口到目前已有134万多人染病、8万余人死亡,中国的“公知”却说美国政府爱护人民。而中国政府积极组织防治,全国14亿人只有8万多人染病、3000余人死亡,中国的“公知”却说中国政府“草菅人命”。这说明中国的“公知”对美国迷恋之深已经到了痴迷和丧失理智的地步。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说:“公知”是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副产品,他们年轻时没有受到良好教育,思考能力有限,改革之初被西方的强大所震撼,不由自主产生跪拜感而从此站不起来。这些人有点才气,改革中也获益良多,但缺乏感恩之心。他们是复杂生态的一部分,仅批评他们没用。现在,围堵阻挠中国的,不仅有“美军”“皇军”“二鬼子”,还有“公知”,公知后面有强大的资本界。公知本质上也是被豢养的一群人,他们把刻薄当成深刻,把否定、批评当成独立见解,容不得任何批评,否则就叫“极左”。他们人格有缺陷,心理扭曲,永远盯着黑暗,经常给美国递刀帮倒忙。公知总体年纪偏大,已经式微了,影响力往下走了,阳光、了解世界、不愿跪拜但能力又很强的年轻人不再跟着他们走,他们的好日子结束了,没有希望了。“公知现象”可能就是历史上一个片段,正在趋于衰败,以后的年轻人谈起公知,可能会当成一个笑料。

  金灿荣先生对中国的“公知”的点评可谓是入木三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