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她在为流动儿童社区找钱,还差你一个赞!

2020-05-11 15:44:23  来源: 深圳砥砺社工中心   作者:中原
点击:    评论: (查看)

  心里有梦,眼里有光,脚下有远方!

  邀请您为大燕点赞,帮砥砺拿到公益资助金!

  我们诚挚邀请大家为大燕点赞!如果项目申请成功(详情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所获的2万元公益金将用于城中村流动儿童社区公益服务项目中,砥砺将会在后期与你分享参与相关公学习、节目录制历程和见闻。

  参与方式:看完本文后点“在看”(最好是能留言支持啊!)并转发。

  01

  初识

  在接到张玲燕(大燕)让我写她的请求时,我很犯难。

  她要申请由灵山慈善基金会及央视公益节目《社区英雄》合作的项目英雄种子计划申请,已通过初选,如果要晋级并最终获取资助,就需要一篇应援文章。

  作为一个受她影响步入公益的人,我是她多年来成长和付出的见证者,理应写出她的不平凡。但是作为跟她一起生活10年的丈夫,我又很有理由抱怨一番,倒一倒她因为工作而忽略家庭的苦水。当然,理智告诉我不能选择后者。

  我是2007年认识大燕的。

  2006年,我在横岗的一家电线厂当工人。有一天,我宿舍的床上不知道被谁放了一本小刊物。这本叫做《工友天地》的通讯小册子,是一家为打工者服务的公益机构“小小草”,召集在深圳打工的工友,在业余时间以文会友、宣传劳动法的刊物。里面真实的生活写照、朴实的情感,让我有很多共鸣。

  怀着好奇,我去了小小草,便认识了大燕。第一次具体聊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我记得,她真诚而又热情,很快扫除了我的拘谨。

  她就是这样的人,十多年来从未变过。

  (打工照)

  同那个年代很多农村女孩一样,她在读完中专之后,便随同学一起来到深圳,打工挣钱供弟弟读书。当时身高只有1米5的她,进入位于宝安西乡的一家台资五金塑胶厂。

  2000年的深圳,暂住证还未取消,城市的灰尘和噪音扑面而来,让16岁的她感到新奇而又紧张。

  02

  工厂

  有过电子厂经历的人都会知道流水线的辛苦,但这还不是最大的挑战。她跟我谈了几件她至今印象很深的事情。

  第一件事发生在进厂的时候。因为没有买到厂里规定颜色的拖鞋(车间里要穿),上班第一天,她就被罚款60元。那时候,她们辛辛苦苦一个月,才能挣400多块钱。

  第二件事,是在流水线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她通过考试,成为仓库文员。有天她加班进电梯下楼,在电梯关门的时候,仓库一位经常骚扰女工的男工也冲了进来。电梯门刚关上,他突然搂住大燕。她当时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弹。电梯开了之后赶紧冲了出去。受到这样的惊吓,第二天她就向工厂申请,调回了流水线。

  (电子厂流水线。图自网络)

  无数的女工有着她一样的经历——不仅承受着工厂的繁重劳动,还承受着来自男性的性骚扰。

  这样的环境,自然让人想脱离。她去学电脑,希望掌握一个技能,然而电脑培训学校却在半途中卷铺盖跑路。

  多年后听她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无法想象,作为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是如何默默扛下这些的。繁重的工作、单调的业余生活、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暗藏陷阱的社会,如果缺乏很好的支持,会摧残一个人的内心。善良、勇敢、诚实、理想、公义……这些美好的品德容易让位于“现实”,人逐渐服从于工厂和社会构建的规驯体系。

  03

  命运

  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2005年的一天,她看到一则招聘启事,一家服务于外来工的公益机构招聘工作人员,她没有多想就去应聘了。

  笔试非常难,她才知道原来这份工作,要应对个案处理、带活动等社工相关的内容,这些对她来说完全陌生。但是面试过后,她被录用了。

  后来主持面试的同事告诉她,虽然她没有多少相关专业知识,但是在面试上会主动发现和挖掘问题,有非常好的主动性,这样的性格,又来自工厂,在处理劳动者工作相关问题上会很有助力。

  自此,她开始了公益生涯,陆续参与组织工友康乐活动、接待个案,再到接手文学兴趣小组。她与工友们一起郊游、编辑刊物、学习戏剧、学习法律。大家一起帮受欺负的工友想办法,用法律武器维护权益。夜晚一起吃宵夜,在工业区放声歌唱。

  2007年,横岗一家工厂女工在受到主管刁难后,突发精神疾病,流落街头。机构知晓后,与工友一起发起了义演,无数相识、不相识的、经济并不宽裕的工友,5元、10元、100地捐款。一位义工创作一首歌曲《有你在身旁》,这样唱道:

  曾经你不认识我

  此刻我却认识了你

  也许只是擦肩而过

  可你却向我伸出了手

  ……

  她发现,底层劳动者并不是一盘散沙,相似的背景、共同的困境,便天然有共同语言。只要有一个纽带,大家就能团结如姊妹。

  在那个时期,她的工作技能有很多提升,同时,也对自身、劳动底层的命运,有更多的思考:生而为人,什么是平等?劳动的价值和尊严是什么?一个社会的公平正义,与普通人的关系是什么?

  这些经历与思辨,是她身上抹不去的烙印,也驱动着她未来的道路选择。

  进入2012年,08年金融危机余威犹在,外部环境的不断变化,原本的外来工工作合适土壤已经不复存在,机构生存面临挑战,不得不关停。

  但对于她,并不是完结。成为了妈妈的她,把目光投向那些随打工的父母一起来到城市的孩子——流动儿童。

  04

  砥砺

  2015年,她在深圳观澜大水坑社区,创办了“深圳市砥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投身于流动儿童的社区服务。

  为什么要做流动儿童工作?因为在深圳,流动儿童是一个巨大的、几乎不被看见的群体。

因为社会支持体系的缺乏,对于打工者的家庭而言,拖家带口来到城市,面临的是孩子在工业区/城中村中的照料、安全、上学等一系列问题。同时,打工者的家庭也存在亲密关系、父母与子女沟通的难题。

  (长颈鹿妈妈小组)

  这是她第一次以机构负责人的身份运作一个机构。从场地选址,到向政府部门、资助方写报告跑流程,到成立后的行政工作和日常活动,事事都要亲力亲为。

  砥砺成立后,便陆续开展一系列的活动,社区妈妈课堂、夏/冬令营、四点半课堂、设立儿童阅览室。她与同事一起,陪伴孩子们阅读、户外,与家长们一起学习非暴力沟通、正面管教,一起讨论如何与伴侣、与孩子沟通。TA们一起关注外来人口子女入学问题,积极向有关部门呼吁就学政策建言献策……

  几年的过程中,砥砺积累了一大批社区粉丝,有社区妈妈爸爸和小朋友,也有前来实习的大学生、公益届同仁、老师、学者。砥砺成了深圳中学社区服务联络协会的社会实践基地,也跟当地社区居委、党群中心开展一些合作。大燕和同事、义工一起,努力让砥砺开枝散叶,影响更多人。

  (砥砺夏令营)

  2020年5月1日,砥砺成立4周年,疫情还未彻底消散,在做足防疫措施的情况下,砥砺在活动室组织了一场低调的小型周年庆活动。除了与社区大小朋友一起表演节目、吃蛋糕,现场还播放了《你想对砥砺说什么?》的剪辑视频,很多砥砺的朋友发来真挚的致辞。

  大燕回顾了机构四年来的发展历程,过往的人和事,点点滴滴。事后她感言:“越来越觉得砥砺是大家的砥砺”。

  (大燕与同事、义工及作者)

  当年,她们几位同事以草给各自取昵称。她叫狗尾草,一种有毛茸茸的叶鞘、一年生的植物,极易识别。我觉得跟她一样:平凡,但百折不挠,生命力旺盛。这是底层的本色。

  深圳市砥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砥砺社工中心是一家专注于基层来深建设者社区服务的公益机构,致力于扎根社区,通过开展基层来深建设者子女的社区教育服务和倡导工作,促进儿童健康成长,社区和谐共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