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蔡万焕:“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陷阱——兼论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话语体系

2020-05-08 14:22:48  来源: 《思想教育研究》   作者:蔡万焕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3).jpg

  【作者简介】蔡万焕,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中等收入陷阱”概念常被用来分析当前我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但“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普遍现象,部分国家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在于其经济和政治制度、国际分工地位、政府经济治理能力等几个方面。这些原因在中国并不存在,“中等收入陷阱”并不适用于分析中国,这一概念没有反映客观的经济规律,也没有准确反映现阶段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特征。在关系中国经济发展重大问题和道路方向等议题上,应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建立和使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话语体系。

  “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银行在2007年首次提出、并在国内外广泛流行的一个概念。许多人用它分析当前我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和主要问题,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政策建议。但是,“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普遍现象,既没有反映客观的经济规律,也没有准确反映现阶段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特征,不加分析地使用这个概念在理论和实践中都可能产生误导作用。我们应该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科学认识中国经济的阶段性特征,把握经济发展的正确方向。

  一、“中等收入陷阱”概念的提出及其研究概况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由世界银行在2007年的《东亚复兴:关于经济增长的观点》报告中首次提出,指的是发展中国家在人均GDP进入3000—10000美元时,快速发展积累的各种矛盾集中爆发,经济陷入长期停滞而难以进入高等收入国家行列的状态。“中等收入陷阱”概念的提出是基于世界银行2006年的《东亚经济发展报告》,该报告试图探究所谓“东亚奇迹”背后各国经济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以避免类似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风险再次发生。报告认为,尽管东亚国家已实现快速增长并迈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危机的风险仍笼罩东亚各国。[1]1 2007年的报告中,世界银行将东亚国家面临的风险总结为“中等收入陷阱”,据该报告,拉美和中东就是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两个典型区域,而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大多数国家正处于这个发展阶段,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很大。[2]17-18

  2010年,世界银行在《强劲的复苏和增长的风险》报告中进一步聚焦中国,认为国际经济危机背景下中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等5个东亚中等收入国家面临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危险,可能出现类似拉美和中东地区国家的工资成本上升、停留在大规模和低成本的生产性竞争阶段、无法提升价值链、难以开拓以知识创新产品与服务为主的高成长市场等问题,中国等必须通过结构性改革才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3]27-282012年,世界银行在其报告《2030年的中国》中进一步明确,中国经济即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将导致经济增长速度急剧下滑,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国有企业效率低,拖累了经济增长。因此,只有进行结构性改革缩减国有经济规模,才能促进私人部门发展、促进国内竞争、提高投入要素的使用效率,使经济增长获得新动力,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4]11-12

  “中等收入陷阱”概念提出后,在国内外均引起了广泛关注,并很快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国内外学者对“中等收入陷阱”的特征、原因及对策进行了多方面探讨,取得了一些有借鉴意义的成果,但对这一概念的内涵、导致问题的原因和具体对策等并未达成共识。大体上,国内外学者关于中国是否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主要有以下4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已经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该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建立在大量廉价劳动力基础上,而随着人口老龄化和就业人口减少,中国的“人口红利”已不复存在[5];由于资本边际收益递减,中国的资本收益已降为0,这意味着中国已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只有进行彻底的西化改革,缩小国有经济规模、放松和解除管制、全面减税,才能避免陷入严重的危机。[6][7]

  第二种观点认为中国即将或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该观点认为,中国面临诸多挑战,存在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如:劳动力成本趋于上升;高储蓄率发生调整;技术创新“瓶颈”制约;工业规模扩张难以持续;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社会矛盾明显增多;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滞后;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等等。[8]要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就必须完成向市场经济的转变、重新定义政府的角色、建立灵活的劳动力市场、构建生产要素特别是土地的流动和交易机制等。[9]

  第三种观点认为中国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种观点认为,中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中国具有技术和产业的后发优势。中国当前处于工业化加速时期,潜在的城市化空间能够支持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经济发展的不均衡使得经济持续增长存在较大潜力。[10]根据该观点,按照目前的发展状况,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概率较小或基本上不存在。只要不犯颠覆性错误,经济实现由数量追赶向质量追赶的平稳转型,就能够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社会。

  第四种观点认为“中等收入陷阱”概念本身不存在或不科学。该观点认为,“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比较狭窄且含义模糊,单纯地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GDP)作为衡量指标,忽视了许多经济体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其他挑战,是一个伪命题。[11]持该观点的学者指出,“中等收入陷阱”至多只能是一种现象,而非规律,“中等收入陷阱”掩盖了“陷阱”的要害,没有说明这种“陷阱”同社会制度的关系,只讲数量关系,却避开了社会制度这一本质问题。[12]这一理论描述笼统、模糊,将“中等收入陷阱”视为所有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必经阶段,与该国采取何种经济制度、经济体制、发展模式无关。每个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由于制度、资源禀赋和社会文化传统等不同,所经历的挑战和问题也有所差别,应具体分析,不应一概而论从而抹杀矛盾的特殊性。[13]

  国外对这一概念的探讨,主要集中于一批发展中国家的学者,他们从本国发展出发,对“中等收入陷阱”的成因、判断标准、跨越及未成功跨越的国家的经济特征比较、跨越路径等进行了讨论,认为提高“人力资本”“全要素生产率”和“中产阶级”比重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值得注意的是,国外对“中等收入陷阱”的讨论方向与中国不同。如多数国外学者认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是政府对市场适当干预使市场有效性提高,加速市场的发展和产业升级;政府能否颁布执行符合本国具体实际的产业提升政策是一国从中等收入阶段迈入高收入阶段的重点;不同产业发展时期有效的政府干预和制定正确的产业发展政策是保持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此外,还有一些西方左翼学者研究认为,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实质是发展中国家同发达国家相比的技术劣势、以及贫富差距过大导致的平均利润率下降问题。[14]

  二、“中等收入陷阱”的实质

  “中等收入陷阱”在国内受到广泛关注,有一定的客观原因。按照世界银行标准,中国人均GDP自2008年超过3000美元,已经迈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近年来,中国也出现了一些与被认为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类似的问题,例如增长速度放缓、产业升级缓慢、贫富差距较大、社会矛盾尖锐等。同时,也不可否认,一些人利用这一概念进行炒作,试图引导中国经济改革走向西化(新自由主义)道路。因此,应该客观冷静地看待“中等收入陷阱”,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科学分析的态度。

  (一)“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一个普遍现象

  事实上,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从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等收入阶段国家(或地区)的数量是逐年增加的,在1996—2005年是10个,到2006—2015年则增加到20个。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被世界银行作为“中等收入陷阱”典型的国家,如马来西亚、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等,近年来都保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人均收入接近或超过了1万美元,即将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相反,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在一些发达国家,却出现了失业率不断攀升、经济持续低迷、贫富分化加剧的所谓新常态,落入了所谓“高收入陷阱”。由此可见,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普遍事实和一般规律。“中等收入陷阱”描述的是统计规律,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停留在表面现象,并没有概括出普遍适用的经济规律。

  (二)部分国家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

  从经济和政治制度、国际分工地位、政府经济治理能力等几个方面来看,部分国家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如下:

  1.从各国经济制度看,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本质上是一个制度问题。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都是实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国家。从不发达国家国家的内部状况来看,由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相对落后,使其经济社会的发展面临着特殊的困境。马克思当年分析德国问题时曾经指出:“在其他一切方面,我们(指德国———引者注)也同西欧大陆所有其他国家一样,不仅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而且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不发展。”[15]9马克思的这一论述不仅适用于19世纪初德国的情况,对于我们深刻认识“中等收入陷阱”问题也有重要启示。“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不发展”,是指发展中国家从传统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的转变过程中,存在着大量旧社会的残余,如自然经济、城乡分离、君主专制、政教合一、法制松弛等阻碍了国家的现代化。“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则指随着传统社会的解体和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劳资冲突、贫富分化、经济危机等现代资本主义的弊病日益显现。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和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不发展双重障碍的叠加,再加之于长期受发达国家的支配控制,丧失了自主发展能力,必然使经济社会发展陷入长期停滞和动荡不安的陷阱。劳资矛盾、贫富分化、经济危机等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无法摆脱的固有矛盾,即使是所谓“完善的市场经济”也不可能解决这一问题。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的国家则完全不同,苏联在由相对落后国家成长为可以与美国相抗衡的超级大国发展过程中并未面临“中等收入陷阱”问题。相反,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倒退且一直处于经济发展停滞的困境。

  2.从世界经济体系看,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长期处于不发达状态而难以自拔,还在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