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伊朗通胀倒逼币制改革,最应该学新中国的经验

2020-05-07 11:19:48  来源: 工农之声   作者:小崔布尔什维克
点击:    评论: (查看)

  伊朗官媒迈赫尔通讯社4日称,伊朗议会当天投票通过《伊朗货币和银行法》修正案,决定将伊朗官方货币里亚尔改为土曼,1土曼等于1万里亚尔,当前货币面额将去掉4个0。法律规定,“里亚尔”将与“土曼”一起保持两年的信誉,在此期间,伊朗将逐步收集旧硬币和钞票,并用新硬币和钞票代替。

  其实,这些年来因美国单方面重启对伊朗经济制裁,伊朗货币不断走贬,伊朗变更主权货币的计划早已经酝酿多年。

  近10年来,伊朗里亚尔兑美元贬值已超过400%。特别是自2018年5月,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重启了对伊朗的制裁之后,伊朗里亚尔兑美元的贬值速度越来越快,推出土曼的形势更加紧迫。

  伊朗当前使用的里亚尔,从1930年巴列维王朝时期开始被采用,一个里亚尔可以兑换几美元,是中东的“黄金货币”。1979年伊朗爆发ge命,亲西方的巴列维王朝被推f,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成立,许多掌握该国财富的王公贵族、企业家、银行家(封建、买ban势力)纷纷外流。随后伊朗和伊拉克陷入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伊朗经济由此陷入崩溃,至两伊战争告一段落,里亚尔兑美元汇率已缩水了一半。

  进入21世纪,内贾德上台,为保全伊朗不受美国奴役和干扰,推行核计划,结果遭至严厉的西方制裁,伊朗通胀加剧,至2013年内贾德卸任,美元对里亚尔的汇率已膨胀至其上任之初的400%。

  2015年伊朗核协定的达成曾令伊朗经济一度趋于回暖,低迷已久的里亚尔也恍惚看到转机。

  然而好景不长,事实证明,相信美国只会害了自己。

  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美国单方面退出JCPOA,随即以“让伊朗石油出口归零”为目标,对伊朗实施变本加厉的封锁、禁运。

  尽管国际社会对美方此举普遍不认同,但是无人出手相助伊朗。而伊朗囿于自身经济结构单一,及美国在全球经济、金融等方面的“规则霸权”,经济、就业形势进一步恶化,本币购买力不断下滑。

  截至今年5月4日,1里亚尔只能兑换0.000024美元,美元比值较2015年美国单边“退群”时又膨胀了600%。这只是台面上的“官价”,黑市上约定俗成的汇率则更苍白:同日伊朗市场上,1美元可以轻松兑换15.6万里亚尔。

  如此严重的货币贬值,意味着面值500里亚尔、1000里亚尔等小面额的货币的零碎钱,在伊朗已经基本上买不到任何东西。比如,七八年前买一张伊朗馕要花1000里亚尔,但现在一张馕的价格已经达到2.5万里亚尔。在首都德黑兰稍微上档次的餐馆吃个饭,动不动就得花1000多万里亚尔。

  飞涨的物价不断稀释着伊朗人的财富,眼下的疫*情又让伊朗国民经济雪上加霜。

  这时候伊朗政府肯定也是因为缺少财富或储备,才印发钞票从民间或者国际中提取物资,用于新*冠*疫*情。

  政府除了加印货币,提取更多民间财富之外,没有别的能力了。

  政府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大面值,继续印钱。

  然而,持续印钱并非高枕无忧,货币会因为频繁而快速的币值下跌而在国内和国际上失去信用。下跌到一定的程度就会以彻底失去信用,造成外币当主权货币使用,或者直接以物易物,给本国的经济运行带来极大的不便。

  为了挽救信用,重新使用一种货币,提振国民信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所以,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单单是把货币去掉4个0,简单粗暴的把汇率绝对数值提升1万倍,就有点儿掩耳盗铃的味道了。仓促间缩改货币,充其量也只能是在短期内便利货币流通,时间一久,又会回到加印货币和贬值的老路上去。

  阿根廷、巴西、津巴布韦的货币改革,都遭遇了这样的问题,至今无法自拔。

  其实,最能为伊朗提供币制改革提供正面经验的,是新中国。

  新中国建国初期,由于解放前连续多年的通货膨胀的影响还未完全消除,第一套人民币的面额较大,以万元为单位,不利于商品流通和经济发展,给老百姓生活带来很大不方便。

  到了1955年,经过了抗美援朝,经过了“三反”“五反”,虽同样面临美西方的封堵,但老百姓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情空前高涨,工农业生产迅速恢复和发展,商品经济日益活跃,市场物价稳定,国家财政在收支平衡,商品库存充足,黄金储备连年增加,于是币制改革应运而生。

  1955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开始发行第二套人民币,新旧纸币兑换比率同眼下的伊朗一样,都是1:10000。然而,中国的币值改革,却极为罕见地顺利,而且,币制改革的成功,为新中国的商品流通和经济发展带来极大的便利。

  赢得广大老百姓的拥护,是一切政策得以起步的前提。

  伊朗要想币制改革成功,要使货币持续稳定和走强,就得努力调整好劳动关系和分配关系,让劳动者享有尊严和当家做主的权力,伊朗才能真正获得政治和经济稳定的基石。

  而后逐步调整眼下的单一的石油经济,发展独立而自主的产业结构,币值改革,就一定能成功。

  否则,单纯的依靠石油出口来提振经济,所有的稳定,都必然只能是暂时和偶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