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请问方方,你嘴里究竟那一句是实话?

2020-05-07 17:42: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过去我以为方方在“日记”里提到的事情大都是真实的,现在看了她写的《关于》一文,我严重怀疑她在“日记”里提到的那些事情许多都是她有意编造的。因为,她在《关于》一文中对手机照片和送侄女到机场等事情的解释与“日记”的说法大相径庭。

  先说手机照片。

  方方在2月13日的“日记”里写道:“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而方方在5月6日微博发的《关于》第八部分“关于手机照片”里又是这样说的:“恰是这天,我的一位医生朋友传来一张照片。照片上散落着一些手机,上面注明了所拍处是火葬场。”

  前面说“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后面又说“照片上散落着一些手机,上面注明了所拍处是火葬场。”这两段话的意思是一样吗?我想,凡是有小学文化水平的人,都能看出这两段话的意思明显不同。主要有两个不同:

  一是手机所处的位置不同。前面说从照片上看是手机扔在地上,后面说照片上“散落着一些手机”,并没有说明手机“散落”在何处。

  二是手机的数量不同。前面说手机“扔得满地”,至少也有上百部手机。后面说“散落着一些手机”,三四部也可以称作“一些”。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方方无法回避的问题:究竟前面说的是实话,还是后面说的是实话?但不管是前真后假还是前假后真,反正至少有一句是骗人的假话。方方已经用她自己写的白纸黑字,证明了她说了假话。

  而我认为,很大的可能是方方前后说的都是假话,因为她根本就拿不出这张照片!

  再说送侄女到机场一事。

  方方在1月30日的“日记”里写道:“好在侄女母子今天清早已顺利抵达新加坡,他们被隔离在了一个度假村。要深深感谢洪山交管局。侄女昨天得到的通知是:新加坡的飞机今天凌晨三点起飞,晚上要提前到机场。交通封锁,大哥不会开车,侄女母子根本没有前往机场的交通工具。这个任务就落到我的头上。大哥所在的华中科技大学所属洪山区,我向洪山交管局询问我的车是否可以通行。他们局有不少我的读者。于是说你还是在家写作吧,这个任务交给我们。于是昨晚派了肖警官将我侄女送到机场。我们全家都由衷感谢他们的帮助。”

  而方方在5月5日微博发的《关于》第七部分“关于送侄女去机场”里又是这样说的:

  “封城后,武汉所有交通车辆停运。而新国通知说,新加坡政府不负责从家里到机场的路程,侨民们必须自己设法赶到机场。我大哥大嫂都年过七十,也不会开车,为此,送机场的任务,就落到我头上。

  恰在那一两天,政府下达了私车禁行令。我并不确定我的车是否可以通行,途中是否会遇盘查。因我要去的地方首先是洪山区,所以我向洪山交管局相熟的警察询问我的车可否通行。这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自然而然的思路。

  在武汉,警方有很多文学爱好者,写小说的也不少。应该说,我认识不少警察,其中包括洪山区的。我的微信朋友圈里的警察人数,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我的警察朋友告诉我说,你这么大年龄,还是在家写作吧,小肖正好在休息,你让他帮你跑一趟(大意如此)。由于去机场是晚上,我从家里去洪山接人,然后再去机场,来回路程的确有些长,我也考虑到我能否吃得消的问题。于是我就直接给小肖发了短信,询问于他,他立即同意帮忙。虽然有禁行令,但听说官方也有通知:只要手机没有接到禁行短信的人,其私家车仍然可以出行。”

  在这里,方方的辩解有三个明显的漏洞:

  一是前后矛盾。

  方方在前面说洪山交管局“派了肖警官将我侄女送到机场”,而后面又说是“我就直接给小肖发了短信,询问于他,他立即同意帮忙”。究竟是洪山交管局派肖警官把方方的侄女送到机场,还是方方直接与肖警官联系,请肖警官把她的侄女送到机场?不管怎么说,这两句话中间肯定至少有一句是假话。

  二是故意不讲武汉市的有关规定。

  武汉市防疫指挥部1月25日发出的第9号通告规定:“自1月26日0时始,除经过批准的保供运输车、免费交通车、公务用车外,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市民确有通行需要,按指挥部第8号通告执行,各社区配备足够车辆保障需求。”

  这就是说,按照武汉市防疫指挥部第8、9号通告的规定,方方的侄女到机场,应由她的哥哥向所在社区申请车辆保障;洪山区位于武汉市中心城区,所有的私家车和未经批准的公务用车都要禁行。由此可见,即使是肖警官利用晚上休息时间用自己的私家车把她侄女送到机场,也是明显违反禁令的行为。

  三是明目张胆地欺骗公众。

  方方在《关于》第七部分中说:“虽然有禁行令,但听说官方也有通知:只要手机没有接到禁行短信的人,其私家车仍然可以出行。”

  这段话完全是把公众当傻子,明目张胆地进行欺骗。方方说她的手机“没有接到禁行短信,其私家车仍然可以出行”,意思是不知者无过错。可是,送她侄女到机场的不是方方的私家车,而是“肖警官利用晚上休息时间用自己的私家车”把她侄女送到机场,肖警官所在的交通管理部门就是负责执行武汉市防疫指挥部的第9号通告的执法部门,难道肖警官会不知道武汉市防疫指挥部关于中心城区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的规定吗?方方这样做不仅是明目张胆地欺骗公众,而且也是画蛇添足,弄巧成拙,愚蠢至极。

  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任何人都没有不遵守法律法规的特权。武汉市防疫指挥部的通告属于地方临时性的行政规章,是法律法规的组成部分之一。方方在《关于》第七部分中极力为自己辩解说没有搞特权。请问,在防疫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方方为了一己私利,利用私人关系,公然违反政府禁令,这不是搞特权又是什么?

  由于方方在“日记”里提到的事情大都是她的朋友告诉她的,许多事情的当事人又无名无姓,单凭笔者一己之力无法查实。但是,仅从以上两件事以及她为自己所作的一系列的辩解,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方方说假话已经成了习惯,已经到了张口就来的地步。

  诚实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良传统,方方张口就是假话,简直是在给中国的知识分子丢脸抹黑。“欺骗是欺骗者的通行证”,方方之所以能够得到一些人的支持,主要也是靠了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我们想请问方方,你嘴里究竟那一句是实话?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