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韩东屏:全球化与阶级斗争

2020-05-02 15:04:04  来源: 察网   作者:韩东屏
点击:    评论: (查看)

韩东屏:全球化与阶级斗争

  最近网上有很多评论,认为全球化已经过时,逆全球化已经开始,中美将会脱钩等推测。作出这种推测的人,对我们的世界,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运作太不了解。 他们不了解为什么全球化会发生, 不了解当初推动推动全球化的是哪些势力, 现在这些势力发生了什么变化?不搞清楚这些,妄谈全球化已经过时,逆全球化已经开始,中美脱钩等等,就是痴人说梦而已。

  全球化的发生发展是有其历史根源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正如马克思所说,人们在创造历史,但不是在他们自己选择的环境中创造历史。 全球化的发生是资本主义社会内部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发展的必然结果。 阶级的存在,必然导致阶级矛盾,阶级矛盾必然导致阶级斗争。 这是科学,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许多人对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的实质从来没有搞清楚。 在阶级社会里,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诉求,不同的阶级诉求,导致阶级间的矛盾和斗争,都是不可避免的,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作为阶级社会的主体工人阶级希望减少工作时间和工作强度,希望改善工作环境,希望提高工资,改善自身的生活条件,这些都是工人阶级的阶级诉求。全世界的工人都是一样的。 美国的工人为了实现八小时工作制,跟资产阶级斗争了无数个回合。 一八八六年五月芝加哥草料市场事件是其中一个重要回合。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有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原因。中国工人早期的二七大罢工,五卅运动等等,都是出于减少工作时间,增加工资的阶级诉求。 许多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为了实现八小时工作制,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工人阶级没有生产资料,他们生存的手段就是靠出卖他们的劳动力。他们没有选择,只能靠给资本家打工来维持自己和家人的生存。 他们可以选择给不同的资本家工作,但他们必须为资本家工作才能活下去。

  作为工人阶级的对立面,资本家追求的是更高的利润。 为了更高的利润,他们希望工人工作时间更长一点,正好跟工人的诉求相反。 工人要求缩短工作时间,增加工资,增加福利,改善工作条件等等,都与资本家的诉求相反,都是违背资本家的利益。 这就是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根源。 资本家本来可以选择雇佣不同的工人给他们干活,但随着工会的发展,资本家不可以随便解雇工人,另雇其他的工人。 社会主义苏联和中国的存在, 也迫使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本国工人作出让步。 工会与资本家在工资,休假,及其他福利上的集体谈判,也让工会在谈判上获得一些优势。 因为这个阶级斗争的结果,美国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工资,福利,工作条件在冷战期间有了很大的改善。在这个回合的阶级斗争中,工人看上去占了上风。

  但是随着前苏联的解体,以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西方开始认为共产主义失败了,西方的资本主义胜利了,历史终结了。 资本家再也不需要向工人阶级让步了:你想要高工资,高福利。 好吧,我让你没有工作。 全球化正是这个国际大气候下加快了发展速度。 西方的跨国公司大举往中国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转移,就是他们对本国工人阶级进行阶级斗争的一个手段而已。由于跨国公司往中国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转移他们的产能,许多美国工人失去了他们收入比较高的工作机会。 在这一回合的阶级斗争中,美国的资本家占了上风。

  美国和西方的跨国公司往第三世界国家转移他们的产能后,利润大增。二千年前后, 一台计算机母板,在美国生产的成本是四百美元,到墨西哥生产后成本降到九十五美元,转到中国生产后,成本降到了二十五美元。 而且,其中一半的产品可以在中国市场直接消化。 在中国生产的服装鞋袜等产品,运到美国后的利润是百分之一千三百,成本一美元的产品,在美国市场的零售价十三美元。 如此之高的利润,让美国和西方的跨国公司争相往中国转移他们的产能。 美国和西方的所有汽车公司, 都在中国设有生产基地,一开始还只是转移生产基地,后来连研发都搬到了上海,北京,深圳等中国大城市。本世纪初,位于莫扎特故乡的奥地利萨尔斯伯格有一个闻名于世的经济研讨会,连续几年的主题都是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发动机的作用。 参会的都是大学的学者,各大跨国公司主管,各大世界银行的主管,每一次的研讨会都历时一个星期。 我有幸参加过两次这样的研讨会。 在各大跨国公司的主管看来,跨国公司如果不在中国设生产基地,就没法跟别人竞争。 汇丰银行的一位主管告诉我,任何世界级的大银行,如果没有中国业务,那就会被别人看不起,就没有人把你当回事。 美国霍尼韦尔公司的一位主管跟我说,他们没法跟中国竞争。 他们的一个新产品上市不到三个月, 就会有好几个中国产品出来,价格比我们便宜,而且比我们的好用。 所以,我们必须与中国公司一起搞研发,我们才能生存下去。 美国和西方的跨国公司可以说在中国市场赚的钵满盆满。 以至于美国的几大汽车公司,都是靠在中国市场赚到的钱来维持美国母公司的运作。 没有来自中国市场的利润,美国的汽车公司根本就存在不下去。

  特朗普为了选票颠倒黑白,硬说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工作。 特朗普政府的经贸顾问纳瓦罗,是哈佛毕业的经济学教授,二零一一年出过一本名为《亡于中国》(Death by China)的书,据说就是因为这本书,被特朗普的女婿推荐给了特朗普,他是特朗普贸易战的主要推手。 这次中国疫情刚发生时,他公开说中国的疫情会有助于美国的制造业回归。 他还提出美国政府为愿意回归美国的制造业提供回迁美国的所有费用。 可以说他就是跟中国脱钩假说的幕后推动者。 但是,他至多是一个赵括式的将军,纸上谈兵可以,缺乏经济实际运作的经验。 他或许看到了美国衰退的根源,但他提供的解决办法,却没有实际操作的可能性。 他连美国跨国公司为什么迁往中国的原因都没有搞清楚。 美国的跨国公司会会愿意因为他提供回迁的费用就放弃中国的巨大市场,放弃因为中国生产基地所产生的巨额利润吗?可以说的跟中国脱钩的假说,只能是一厢情愿的痴人说梦。 要让跨国公司放弃他们在中国的巨额利润,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我生活的地方是美国南方的一个小城市,人口只有三十万。 当地的一些制造业根本找不到工人。 我曾经采访过几个企业的经理,问他们工作中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他们说找不到工人。 我说是不是工资太低了。 他说起薪一小时十八美元。 但是好多人来了一天,第二天就不来了。现在的美国的年轻毕业生没有人愿意在制造业的生产线上上班。 美国建筑工地,修路这种脏活,累活,美国人都不干。干这种脏活的大都是来自拉丁美洲的非法移民。 我曾经接待过一个来自北京的工程师。 他的公司卖给了当地一家公司一台激光切割机,他来做售后辅导一个星期。 我给他做了一个星期的翻译。 他被美国工人的效率感到吃惊。 他说一个中国工人至少能有三到四个美国工人的工作效率。 老板在的时候,他们会装模作样的干活。 老板一走,他们马上就出去抽烟,或上厕所。 富耀公司的老板曹德旺讲美国的地,税收都比中国的低,但美国工人的工资比中国工人高四倍,如果再加上工作效率低,那就不是四倍的问题了。 我去年暑假我曾帮一个朋友管理一个小农场,雇了三个我自己教过的学生种菜。 工资是一个小时十二点五美元。 这三个学生都是我教过的,认为不错的学生,但他们根本干不了活。 每天上班至少晚半个小时。 干一会就得休息。 工人当然有权利休息。 他们三个人还不如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能干。 而且,他们说不来就不来了。 因为雇工人不容易,也不能解雇他们。 这绝不是个别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跨国公司会愿意迁回美国吗?

  资本家不一定效忠自己的祖国,有些资本家往往倾向依附于能够创造最高利润的帝国主义国家。这就像工人阶级没有祖国一样,从长远的看,这是没有错的。 全球化的发展将是不可能逆转的。即使中国政府,中国人想把美国和西方的跨国公司赶出中国,那也是不可能的,就像纳瓦罗想让美国的跨国公司回归美国一样不可能。 全球化必将把人类带进一个全新阶段,这个新阶段将是什么?那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或者马克思所说的超越民族国家的世界大同。 为了避免人类的互相厮杀,为了避免环境的大破坏,我们别无选择,这是人类摆脱自我毁灭的唯一出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