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方方太“聪明”了,“聪明”得让人可怜!

2020-04-30 12:15:0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方方的新浪微博于4月29日14:58转发并称赞了“南山小豌豆”写的文章《他们讨伐支持方方的人,他们在给自己和他人挖下大坑》。

  我看了以后,第一感觉是:方方太“聪明”了!竟然为打她脸的人点赞。

  这篇文章一开头就写道:“的确,一位教授被学生检举揭发了,这事情很大。为什么事情很大呢?如果这教授的确品行不端,不严肃对待恐怕祸害更多孩子。但如果学生检举揭发这种行为蔚然成风的话,会有什么结果?我们担心的不是对学生苛刻的老师们会如何,我们担心的是更多的老师们会噤若寒蝉,以后跟学生交流只敢打哈哈。所谓‘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只能枯燥地讲授技术层面上的所谓‘道’了。”

  这篇文章对学生检举揭发老师的举动进行批评,这一批就至少也批了方方三个问题。

  一是批了方方在网上检举揭发同事

  2014年在鲁迅文学奖评审过程中,方方在网上发微博,检举揭发她的同事、湖北作协会员柳忠秧,说他“四处活动,搞定评委”。虽然方方没有直接点他的名,但她在微博中引用了柳忠秧的诗句,使大家一看就知道说的是柳忠秧。

  中国的文化传统提倡待人要宽容。孔子就曾经说过“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见《论语·卫灵公》)意思是“多责备自己而少责备别人,那就可以避免别人的怨恨了。”

  可是方方也太不宽容了。她竟然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公开在网上发微博,检举揭发她的同事“四处活动,搞定评委”,结果被柳忠秧告到法院,状告她名誉侵权。此案经过一审和二审,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15日终审判决驳回方方的上诉、维持原判。判决要求方方:应立即删除侵害柳忠秧名誉权的两条微博及评论、转发文字,在其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并向柳忠秧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可是方方拒不执行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两审判决书中“删除相关微博,在微博公开道歉”的要求,直到柳忠秧于2017年10月27日去世,都没有等来她的道歉。

  方方称赞的这篇文章提到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引之于唐代韩愈的《师说》。韩愈要比孔子小1300多岁,在我国思想文化史上的地位也远不如孔子。

  该文认为学生应该尊重老师,而不能检举揭发老师。可问题是学生检举揭发的这位老师——梁艳萍,在学校和网上发表了许多错误的言论,这是有真凭实据的。

  而方方在网上检举揭发同事,不仅没有真凭实据,而且还被法院认定是名誉侵权行为。

  所以,梁艳萍的学生检举揭发她,完全是正确的行为;而方方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公开在网上检举揭发同事,则完全是错误的行为。

  由此可见,方方称赞的这篇文章虽然从表面上看是批评学生检举揭发老师,实际上也是打了方方一记响亮的耳光。因为这篇文章反对检举揭发,既然正确的检举揭发都要反对,那么错误的检举揭发就更应该反对了。

  方方给打了她脸的人点赞,不是太“聪明”了吗?

  二是批了方方说的一句话“这世界不能只有一种声音”

  方方称赞的这篇文章认为梁艳萍的学生不能揭发和批评自己的老师,实际上就是主张在课堂上只能有一种声音——老师的声音,不管老师说得对不对,学生都不能揭发和批评老师。该文作者的这个主张,实际上也批评和否定了方方说过的一句话“这世界不能只有一种声音”。这不是又打了方方的脸吗?

  也许方方和这篇文章的作者会说,我们只是主张政府不能压制不同的声音。那么我们要请问,老师就可以压制不同的声音吗?该文作者引用了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伏尔泰的一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可是,方方们却不允许已经成年的大学生有批评老师的权利,这不是太虚伪了吗?

  实际上他们真正要的是在这世界上只能有他们自己的一种声音,只许他们胡说八道,而不许别人批评他们。当广大民众对他们的错误言论进行批评时,他们就大喊“这是压制言论自由”,“文革又来了”。

  三是批了方方的“追责”

  方方称赞的这篇文章认为,批评梁艳萍的人是在无限上纲,罗列梁艳萍的罪证,对她进行讨伐。

  对这我就感到奇怪了:方方写的日记,罗列了不知多少罪证,无限上纲地把有过失的官员称为“手上带着血”“草菅人命”的故意杀人的罪犯,一遍又一遍地高喊要对他们“追责”。而批评梁艳萍的网民还没有说梁艳萍是罪犯,只是要求湖北大学对梁艳萍进行严肃处理。

  如果说批评梁艳萍和要求湖北大学对梁艳萍进行严肃处理就是“讨伐”,那么方方把有过失的官员说成是故意杀人的罪犯,要追究他们的罪责,是不是“讨伐”呢?

  我不反对追究有错误的官员的责任,但是反对“别人有错要追责,而公知有错就不能追究”的观点。这篇文章反对对梁艳萍追责,也在无形之中打了大喊“追责”的方方一记耳光。

  从方方这些天的表演,使人感到孔子在2500多年前讲的这句话“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是很有道理的。方方就是光责备别人而从不责备自己,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事情,她总是有理,她总是正确的,结果,反对她的人就越来越多。

  方方称赞的这篇文章说“我实在是不能理解,我们这个社会似乎越来越缺乏包容心了。鼠肚鸡肠似乎成了司空见惯。”这又是对过于偏激、非常缺乏宽容心的方方打了一记耳光。

  我觉得,方方是中国公知的“杰出”代表,中国公知那些“自恃才智超群,视广大民众为愚氓和脑残;虽有摘星揽月之梦想,却心胸狭隘如鼠肚鸡肠;凡事‘以我为中心’,自己一贯正确;不知天高地厚,却又愚蠢如猪”等特点,在方方的身上得到了充分表现。

  4月29日凌晨,方方在她的新浪微博发表了《关于》一文的开头部分。她在“说在前面”里说:“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些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我明白,方方是想用《关于》这篇文章为自己作一个全面的辩解。可是对于这篇文章,我根本就不用看,也知道她会说一些什么东西。因为这3个多月来,她表演得实在是太充分了,充分到让人们可以看清她脸上的汗毛孔,可以看透她所有的心思。

  我敢肯定,方方在这篇《关于》中,会对一些枝节问题进行辩解,同时再一次把“极左”“围攻”等罪名强加在她的批评者身上,但是她不敢对一些关键问题作出正面回应。

  例如,她在“日记”里提到的那张朋友发给她的“手机扔了满地”的照片,她肯定会以种种借口不拿出来,因为这张照片根本就不存在!

  又如,她会避而不谈她在“日记”里骂湖北及武汉某些官员是“手上带着血”“草菅人命”的杀人罪犯,以及在“日记”里骂批评她的人是“一群大狗和疯狗”等问题,因为她说的这样一些话再怎么辩解也是错误的,而方方永远不会承认她也有错误!

  再如,一些虽然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暂时还没有被别人掌握证据的事情,比如她写作“日记”特别是在国外出版“日记”的真实目的,她是绝对不会吐露真情的。还有,网友们提到的别墅问题,她即使回应,也不会吐露真情和承认错误,因为这件事只要认真查下去,她肯定是有问题的。

  我认为,不管方方如何为自己辩解,她这些天在广大民众心里留下的那些肮脏的印象,都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现在看来,在自以为聪明却心怀鬼胎的中国公知中,方方也许不是最坏的一个,但肯定是最“聪明”的一个。因为她满身的毛病,还要扮成圣洁的贞女抢着登台表演,却不懂得“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她看到国内外有人在网上吹捧她,就一下子忘乎所以,却不知道她已经被那些老谋深算的人当了枪使;面对上千万网民的批评,她不知道悔改,还要硬扛下去,因为她根本就不懂得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凡是与人民作对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方方你太“聪明”了,“聪明”得实在可怕,“聪明”得让人可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