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失去合伙人身份,职务未变,蒋凡在阿里地位会动摇吗?

2020-04-28 09:57:53  来源: 新京报   作者:梁辰
点击:    评论: (查看)

  因与“网红”张大奕陷入风波,蒋凡申请阿里对其调查,现在调查有了结果。

  4月27日,阿里公布了廉正部特别调查组对蒋凡事件的调查处理结果:即日起取消其阿里合伙人的身份,今年初刚晋升的M7(集团高级副总裁)职级降回M6(集团副总裁)。

  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职级变动会影响蒋凡的工资和期权,整体来说大概会减少千万级别的收入。阿里的合伙人身份虽然不直接对应业务管理,但其对公司首席官的任命有投票权等权利,因此,降级和取消合伙人对蒋凡来说都有一定的影响。

  这并不是阿里巴巴廉正部第一次出手。2010年,阿里巴巴在淘宝率先设立廉正部,其职责就是负责内部反腐。2012年,阿里设立集团一级部门“廉正合规部”。此次,对于外界此前传言说蒋凡参与利益输送,阿里巴巴廉正部公开的结果为没有廉政问题,是个人问题。

  身兼淘宝和天猫总裁的蒋凡是阿里少壮派的代表人物,也是马云和当前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所看好的未来,此前他被任命为合伙人时,阿里曾对外声称其为“最年轻合伙人”。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蒋凡的职务尚未发生变动,这也意味着目前执行的战略并未改变。

  2019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启动发布会上的天猫总裁、淘宝总裁蒋凡。 图/视觉中国

  调查结果显示蒋凡并未涉及利益关联

  4月27日,阿里披露的信息显示,集团廉正部特别调查组就阿里集团对如涵电商的投资,以及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入驻、活动、引流、交易等做了全面的内外部调查。从而确认,阿里在2016年投资如涵电商的决策与蒋凡无关;蒋凡对如涵电商、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经营活动并无任何利益输送行为。

  不过,调查组认为,蒋凡在公司重要的岗位上,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除了取消合伙人身份和降级外,经阿里巴巴管理层讨论决定对蒋凡的处分还包括记过和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

  据阿里披露,根据调查,由阿里集团管理层形成了处理结果,阿里合伙人委员会也对此进行专项审议。

  蒋凡现在遭遇的这一切,始于10天前的一次微博“喊话”。4月17日中午,微博ID为“花花董花花”的用户公开点名张大奕,称“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随后,有网友指出“花花董花花”的老公疑为淘宝总裁兼天猫总裁蒋凡。

  随后,该喊话被扩大,因张大奕持股如涵控股与阿里巴巴有业务往来,所以除了家庭纷争外,网络传言蒋凡和张大奕之间存在利益输送。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4年,张大奕和如涵控股CEO冯敏合作开设淘宝店,张大奕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分享个人审美和生活方式。当时微博与阿里巴巴共建微电商该体系,张大奕作为“小V”受到流量扶持。

  2016年,淘宝开始切入内容电商,张大奕成为首批尝试淘宝直播的主播,带动了如今当红的薇娅、李佳琦等人。同年,阿里巴巴3亿元入股如涵,成为第四大股东,并带来了微博、哔哩哔哩等产业链生态或伙伴参与如涵商业。

  2020年4月18日蒋凡在阿里内网发帖,因为家人在微博上的言论和一些不实网络传言给公司带来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深表歉意。蒋凡并未明确指出家人的具体关系。同时,蒋凡请求公司对自己展开调查。

  取消合伙人身份,意味着失去董事会提名投票权

  此次阿里对蒋凡的处理中有一项很引人关注,即取消其阿里合伙人的身份。这对蒋凡意味着什么?这要先从阿里的合伙人制度说起。

  阿里合伙人制度始于2009年。彼时,阿里巴巴成立十周年,18位创始人(又称“十八罗汉”)辞去“创始人”身份,成为阿里集团最初的“合伙人”。直到2013年赴美上市文件公布,合伙人制度才对外披露。马云曾对合伙人制度解释称,“建立的不是一个利益集团,更不是为了更好控制这家公司的权力机构,而是企业内在动力机制。”

  “合伙人”在法律上有明确的定义,普通合伙人是指共同出资、共同管理企业,并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人。不过,根据阿里招股书的描述,其只是使用了这个概念,并没有使用该定义。在阿里,合伙人不等于股东、董事,也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招股书的解释,除了马云和蔡崇信两个永久合伙人外,其他合伙人要在退休、离开阿里时,或被合伙人会议50%以上投票除名时,退出合伙人;合伙人的权利主要是对董事会成员候选人进行提名,而非公司运营直接管理;合伙人责任主要是精神和身份,并不涉及财产赔偿责任。

  2019年6月,阿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2019财年年报公布了最新的合伙人名单,扩充至38位,蒋凡也因此被写入了合伙人名单。当时33岁的蒋凡是阿里所有合伙人中最年轻的。

  阿里的合伙人制度一直被认为是其在集团持有少数股权时,能够避开大股东对公司经营的干预。2018年,阿里公布了传承计划,马云开始逐步退出阿里的具体职务。同年9月,阿里巴巴投资者大会上,蔡崇信表示合伙人制度具有三个特征,树立道德标准,解决接班人问题,避免关键人风险。

  “每一位新合伙人一般要经过3年考察,还需获得75%现任合伙人的支持,以保证合伙人团队有健康的构成”,蔡崇信还表示,AB股制度保障的是创始人个人,而合伙人制度可以解决公司管理权长期可持续的接替。此外,阿里巴巴在所有的重大决策(如提名董事,吸收新的合伙人等)时,合伙人都遵守 “一人一票”的平等决策机制。

  因此,蒋凡被取消合伙人身份,也就意味着其失去了对公司重大决策的投票权等权利。

  2016年6月14日,阿里在杭州总部举行投资者日大会,时任淘宝资深总监的蒋凡。图/视觉中国

  蒋凡还是不是阿里巴巴的未来?

  如果单纯以营收来看,身兼淘宝和天猫两个业务总裁职务的80后蒋凡无疑是阿里巴巴最重要的高管之一。2019年4月,美团CEO王兴在朋友圈评论,要能打赢拼多多这一仗,“(蒋凡)那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如果他有兴趣干这活的话”。至此,蒋凡被外界传言其为“张勇的接班人”。

  蒋凡2008年从复旦大学毕业,曾在谷歌做了两年广告和地图业务。2010年,蒋凡加入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担任项目负责人,他做的业务是友盟。友盟成立第三年被阿里巴巴收购。

  被收购后,时任阿里首席运营官的张勇出面留住了蒋凡,并把他托付给时任淘宝总裁的张建锋,开始做手机淘宝,头衔是资深总监。

  2013年之前,手机淘宝只是一个工具,蒋凡接手后,改变了手机淘宝和PC端的差异,将产品无线化,并通过“扫码”战略获取流量以及开放手机淘宝。在随后的两年中,手机淘宝日活用户从3000万飙升超过1亿,淘宝的无线交易占比也从百分之十几增长至80%以上。

  2015年,在张勇直接管理的零售电商事业群,蒋凡进入了“班委”,担任淘宝产品平台资深总监。2017年,蒋凡曾负责管理淘宝新选,并很快便被提拔为淘宝总裁。蒋凡在张勇的评价中,是“推动了淘宝走向数据驱动,实现千人千面”。在这一时期,蒋凡主导了淘宝内容化战略,解决了引导用户在淘宝平台“逛”的需求。

  2019年,阿里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后,蒋凡开始兼任天猫总裁。阿里希望在保持两个品牌独立发展的同时,打通消费场景,实现分层运营。这个职位的难度更高,此前除了张勇,历任天猫总裁的任期都只有一年左右。蒋凡已经定下个目标,未来三年,天猫交易额翻番,也就是要达到四万多亿,每年要保持30%以上的增长。

  2019年双11期间,蒋凡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成熟的体系。“我会在里面做我该做的工作,我会盯着每个事情都会去看,老逍(指张勇)可能更多的是帮我们提前进行一些分析”。多位受访天猫管理层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具体业务的方向已经根据蒋凡的战略做出调整。

  阿里内部反腐,廉正部曾发挥巨大作用

  “阿里在贪腐问题上一贯绝不手软。”这是阿里官方针对内部反贪腐的对外回应。廉正部成立之初只是受理廉政举报(内部员工违纪),为的是其电商平台的健康发展,针对索取、收受贿赂,违规投资,泄露保密信息,以权谋私,以及其他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接受举报,并立案调查。

  作为廉正部负责人的阿里巴巴CPO蒋芳,曾是马云的学生,阿里巴巴18位创始人之一。为了让她接管该部门,马云曾表示,“蒋芳可以调查任何阿里员工,除了自己之外”。然而,蒋芳听后不语,没有明确答应。沉默半晌,马云把这句话改为:“蒋芳可以调查任何阿里员工,包括我自己。”由此,蒋芳才答应。

  除了廉正合规部外,阿里内部还有多个反腐组织,各个部门和业务线内也有内审和内控部门。阿里还设置了“首席风险官”的职务,首任首席风险官是杭州市公安刑侦支队一大队前大队长邵晓锋,后者2005年加入阿里巴巴,担任过阿里集团秘书长,协助马云。2015年,阿里还设置了首席平台治理官,合伙人郑俊芳出任,负责知识产权保护、打假、打击信用炒作等,2017年,她接手了“首席风险官”的职务。

  廉正部成立至今,最为人记忆深刻的是2011年2月, 阿里巴巴B2B公司宣布,为维护公司“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及诚信原则,2010年公司清理了约0.8%逾千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

  2012年,蒋芳带领廉正部调查聚划算受贿案,之后5位小二(阿里巴巴工作人员)被刑拘,聚划算大量的高层被警方带走调查,时任总经理的阎利珉被判入狱7年;2014年,阿里集团原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王凯,因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他人好处费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2016年,时任阿里影业副总裁、淘票票总经理孔奇因贪污受贿被警方带走。

  2016年中秋节前夕,阿里的5位员工用编写的脚本在公司内部公开秒杀月饼的活动中“秒到”了133盒月饼。事发后,阿里集团以其行为不符合公司的“价值观”为由,对上述员工作出了劝退的决定。这也曾引发外部讨论,蒋芳曾对外表示,集团用了4个小时进行复盘和讨论,马云、张勇等高管界参与其中。

  2018年12月,阿里巴巴披露,原优酷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随后的声明中,阿里巴巴再度表态,“阿里在贪腐问题上一贯绝不手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