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从“刀子”被敌人“拣”去利用到主动向敌人“递刀子”

2020-04-28 17:38: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方方从1月25日写作第一篇“日记”,至3月24日写作最后一篇“日记”,共计60篇。

  从方方于1月25日写作第一篇“日记”,到目前为止,方方的表现可以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在这两个时期,方方的错误有着不同的性质:在前一个时期,她的错误是“刀子”被敌人“拣”去利用,而在后一个时期,她的错误是主动向敌人“递刀子”。

  首先说一说方方在前一个时期的错误

  前一个时期,是从1月25日到3月下旬。这个时期方方写作并在网上公开发表了60篇“日记”。这60篇文字名曰“日记”,实际上不是真正的日记,而是属于纪实性的散文。每一篇散文有一个或多个中心思想,以记叙、抒情、论理等方式来表达。

  对方方的这60篇“日记”,我从头到尾看了多遍,给我总的印象是,方方的“日记”是一个有着严重错误倾向的作品。这个作品主要有三个方面的错误:

  一是非常不合时宜。方方在全国人民特别是湖北及武汉人民抗击疫情最关键最紧张的时期,以主要笔墨描写武汉人民的苦难,宣扬悲伤、埋怨甚至仇恨等消极情绪,这在当时亟需全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坚定信心、奋勇战疫的情况下是非常不合时宜的。

  二是整体真实性严重缺失。这个作品以主要笔墨讲述疫情时期武汉的负面问题,而不是客观地记述武汉人民防疫抗疫的全面情况,尽管文中记叙的许多具体事情可能是真实的,但从总体上来看,这个作品的整体真实性是严重缺失的。

  三是有明显的政治错误。方方在这个作品中,对湖北及武汉某些官员在疫情发生之初工作上的失误任意上纲上线,甚至用“他杀”“手上带着血”“草菅人命”等字眼影射他们是故意杀人的凶手。更加错误的是方方在“日记”里毫无根据地指责说“湖北官员的表现其实是中国官员平均水平的表现”,现今官员很大的问题“仅用官僚主义来形容,恐怕不够。这也不全然是人品问题,而是他们身处于某个机器之中。”公然把攻击的矛头指向我国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

  由于方方的“日记”存在着严重的错误倾向,所以很快就被海外敌对势力视为不可多得的反华反共的工具。公众号“补壹刀”4月11日发表的由桂皮·崔紫剑执笔的一篇文章,列举了这方面的部分事例:

  2月20日,法国《国际邮报》节选翻译了方方2月9号发表在财新网上的封城日记。

  自2月21日起,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几乎每天同步更新方方日记,并专门为“方方”设置了主题。

  2月25日,方方日记以《武汉封城日记》在Google Play(一个在线应用程序商店——笔者注)上出版电子书,出版商为时代书屋。

  3月21日,方方登上美国洛杉矶时报头版,文章大标题为“Uhan’s voice of truth”,翻译成中文是“武汉的真理之声”。该文称方方日记是“了解武汉生死的窗口”。

  3月23日,美国《外交家》杂志发表文章《方方:冠状病毒隔离中的“武汉良心”》。

  3月25日,台湾媒体中央社发表文章《横眉冷对千夫指 方方日记最终篇:极左是病毒》《武汉纪实完结方方忧:生者忽略死者为何而死》;中央社4月8日再发文章《武汉肺炎可控可防说法成血泪 方方郭晶写下历史》。

  这些媒体文章和方方日记的内容在推特上被众多反华自媒体、独立撰稿人转推评论:

  知名轮子和反华反共分子Jennifer Zeng曾铮分享方方日记,并发表推文:“事实上,我们在武汉可以提出更多问题。不幸的是,几乎没有问题得到回答。”

  法国英语教师孙康妮称:“作家方方是湖北作协主席,一个伟大的有社会责任意识的作家。她想让中国政府对武汉的封锁以及对死者和病人的残酷对待负责。”

  比尔·毕晓普(Bill Bishop)4月5日发推并附上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关于方方《武汉日记》的预售信息网址。

  美国克里姆森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Y.克里斯蒂·周分享《武汉日记》的亚马逊预售网址并发表推文:“中国媒体+极端民族主义者的经济学家已经开始抨击作者和她的书,该书描绘了日常生活+对政府的极端轻度批评。”

  在推特发布和转推方方及方方日记的人中,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知名人物,例如: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NWC)战略教授、中国海事研究所(CMSI)访问学者和副教授、在哈佛费尔班克中国研究中心做研究,同时还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FR)会员的安德鲁·埃里克森·艾立信(Andrew Erickson艾立信);

  卡托研究所教授史蒂夫·汉克;

  美国退休外交官高大伟;

  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亚洲部主管瓦莱丽(Valerie Niquet);

  美国民主防御基金会(FDD)研究员本杰明·温塔尔;

  俄罗斯欧亚研究中心主任特蕾莎·法伦;

  《华尔街日报》编辑,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教授卡尔·博伊;

  FOX新闻撰稿人詹姆斯·弗里曼;等等。

  退休的美国外交官高大伟David Cowhig在其博客上翻译了台湾中央社文章《武汉作家方方:“轻蔑地指责流行病”:极左是病毒》,随后该文章在推特上被转推多次。

  从以上情况,我们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方方日记”是一部存在着严重错误倾向的作品,发表后不久就被海外敌对势力作为反华反共的工具而加以利用了。

  下面再说一说方方在后一个时期的错误

  从4月初开始,方方及她的“日记”进入了另一个时期。在这个时期,由于方方坚持要在国外出书,她所犯的错误发生了质的变化。

  比尔·毕晓普(Bill Bishop)于4月5日发推并附上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关于方方《武汉日记》的预售信息网址之后,大家这才知道,方方“日记”的英文版将在国外出版。没过两天,网上又爆出方方“日记”的德文版将也在国外出版的消息。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4月11日在网上发表的由李梅、孙绪谦(以下简称“学人”)采写的《方方:我的书跟国家之间没有张力》一文中,方方介绍了一些情况。

  当学人问:“近日来,关于您的疫情日记将在海外出版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这是否取得了您的正式授权,能否简要介绍一下相关沟通过程?在亚马逊网站出现的英文、德文版的封面、简介,此前是否征求过您的意见?”

  方方明确回答:“得到了我的授权。”方方还介绍说:“二月底,很多出版社来联系我,也有海外的,我想白睿文先生本来就在翻译我的书,他的汉语水平很高,我还是先知会他一声。于是他立即表示他愿意翻译,并且联系了代理人。三月初,我为图省事,将全球版权授权给了代理人。”

  方方在这次采访中还解释说:“国内本来有十多家出版社想要出版此书,但是因为极左人士(我要说明一下,极左人士只有极少数人,其他的人我并没有说他们是极左,是他们自己往自己身上套的)的叫骂,目前所有国内出版社都不敢出了。”

  以上情况表明,早在二月下旬,方方就有把她这本“日记”出书的打算,由于国内出版社都不敢出,她便于三月初将全球版权授权给了代理人。

  这个“代理人”是谁?方方没有说,也许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东亚系教授白睿文,也许是美国哈珀柯林斯出版社,也许是另外的人或机构。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个“代理人”是外国的人或机构,而不是中国的人或机构,否则这本“日记”在国内出版就没有问题了。

  方方把她这本“日记”的全球版权授权给外国人,说明她已经把这本“日记”在中国国外的版权卖给了外国人。方方这样做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她这样做实际上是主动把这本“日记”提供给海外敌对势力作为反华反共的政治工具。

  有人说,方方在“日记”里讲的事外国人都已经知道,怎么在国外出书就是给外国反华势力“递刀子”呢?我认为这种看法是很糊涂的。

  前面说过,方方的“日记”在网上公开发表以后,从2月份起就被海外敌对势力当作了反华反共的政治工具。可是,那时的情况与现在的情况有本质的区别:那时候不是方方主动把“日记”提供给海外敌对势力的,海外敌对势力利用方方的“日记”是在“拣刀子”;而现在的情况是,方方明明已经知道她的“日记”已被海外敌对势力当作反华反共的政治工具了,还要坚持在国外出书,这就等于她是在主动给海外敌对势力“递刀子”了。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来举一个例子: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甲某丢了一把刀,被乙某拣到后杀了一个人,在这起杀人案中,甲某有对刀具保管不善的责任,但不是帮凶。第二种情况是甲某在明知乙某要去杀人的情况下,还主动把自己的刀递给乙某,那么在这起杀人案中,尽管甲某没有亲自动手杀人,甲某也是乙某杀人的帮凶。方方坚持在国外出书的做法就类似于第二种情况。

  方方主动把这本“日记”提供给海外敌对势力作为反华反共的政治工具,属于什么行为呢?我认为可以看作是具有“资敌”性质的行为。

  我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对资敌罪的处罚规定是:“战时供给敌人武器装备、军用物资资敌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有关方面的司法解释,资敌罪的主要特征是:(1)犯罪客体是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的安全。(2)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为具有提供武器军火和其他军用物资资助敌人的行为。只要实施了资敌行为,不论资敌物资是否已为敌人取得,不影响本罪的成立。(3)犯罪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且必须具有推翻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反革命目的。(4)犯罪主体为一般主体。

  方方到目前为止的行为虽然还构不成资敌罪,但也可以看作是具有“资敌”性质的行为。因为她的行为损害的也是国家政权的安全,她在主观上也是故意的,她也属于一般主体,只不过与资敌罪不同的是,资敌罪向敌人提供的是武器军火和其他军用物资,而她向敌人提供的是可用于对中国进行政治攻击的文字材料。

  第二个问题,方方这样做实际上把这本“日记”的定稿权也交给了外国人。

  语言翻译是一个伸缩性很大的事情,在中文里同样的一句话,在外语中可以翻译成许多样子,有的意思差别很大。所以,要使译文本完全忠实于原著,最好是有作者自己来翻译,这样才能够保证基本意思不走样。

  可是大家都知道,方方不懂外语,这本“日记”翻译成外语后,里面究竟讲的是什么内容,她根本就不清楚,只能听别人说。这样,即使是她最信任的人也有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她卖掉。

  就拿这本“日记”英文版和德文版的封面和简介来说吧,当两种版本的封面和简介出现后,在网上受到了强烈的批评。

  英文版封面上的英文译文最初是“Wuhan Diary: Dispatches from the Original Epicenter”,直译为《武汉日记:来自原发震中的记录》(或者译为《武汉日记:来自疫情发源中心的信》)。在国内引发诸多非议后,又于4月11日修改为“Wuhan Diary: Dispatches from a Quarantined City”,把那个敏感的“Original”去掉了,直译为《武汉日记:来自一个封锁城市的记录》(或者译为《武汉日记:来自一座疫情隔离城市的信》)。

  可是,据网名为“三人随笔”的大学教师4月14日在网上发表的《作家方方“日记”的英文版,封面已经改了,但是……》一文分析,英文版书名在修改以后仍然存在两个问题:

  一是这个“DISPATCHES”是普通的信吗 ?

  英语单词“dispatch”,《牛津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辞典》在341页给出了解释。作为名词,主要有两个含义,一是“派遣,发送,迅速结束,杀死,处死”,在这里显然不是这个意思。第二个意思就是“发送之物,(尤指)政府、军事文电或新闻(电讯)报导”,这里应该是这个了。

  那这显然不是一般的“信”,这就是汉语中的“公文”、“新闻电讯”的意思。大家都知道,公文、新闻电讯主要的要求就是“以事实为基础”的真实的报导,用词严谨,而且还具有权威性。

  封面用“DISPATCHES”这个词,那就说明,该书中所有的文字都具有“事实性”和“权威性”。但是方方的“日记”具有这样的性质吗?这书一出版,国外读者并不是将它们当作消遣的,而是当作“权威”的解读。

  二是这本“日记”能叫“WUHAN DIARY”吗?

  修改的封面上,正中间还是大大的“WUHAN DIARY”几个字,也就是《武汉日记》。方方确实是在武汉,“据说”也记录的是武汉这座城市的事情。但是这“日记”能不能以“武汉”为名?

  武汉是一座城市,方方能代表武汉这座城市么?她一个人能代表武汉几千万人吗?著名的一些日记,如国外的《安妮日记》、国内的《曾国藩日记》等等都是以作者名字命名。为什么方方的“日记”非要以一座城市来命名呢?

  这本书一旦正式出版,那这本书就和武汉分不开了,在国外读者看来,这本书就是武汉,武汉就是这本书。这个后果,显然是有些严重的,它不再是一本普通的日记了,而是武汉这座城市的“真实的记录”。

  方方可能以为,自己是能够代表武汉这座城市的。但是有多少武汉人同意她代表武汉呢?

  至于方方“日记”的德文版,在德国亚马逊购书网站上的封面原本是一个红色底,黑黄色字,中间有一个醒目黑色口罩的设计。封面上的德文全部用黄色,作者方方本人的中文名称和“武汉封城日记”这几个汉字用黑色。德文封面下方的副标题为:来自新冠危机始发城市的禁忌日记(Das verbotene Tagebuch aus der Stadt, inder die Corona-Krise begann)。德文版的封面在版面设计和文字上也有明显的问题。据方方说,德文版的封面也已经都改了过来。但究竟是如何改的,大家不得而知。

  我们之所以现在提出这个问题,不仅是为国家的利益着想,同时也是替方方担心:她把这本“日记”的定稿权就这样轻易地交给了外国人,今后如果外国人在这本“日记”上大做文章,以及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方方她能够承担得了吗?

  总之,方方在明明已经知道她的“日记”已被海外敌对势力当作反华反共的政治工具的情况下,还要坚持在国外出书,而且还把这本“日记”的实际定稿权也交给了外国人。她这样做是非常恶劣的行为。虽然到目前为止方方的行为还构不成资敌罪,但也属于具有“资敌”性质的行为。用形象的语言来说,就是“精神通奸”行为,这种行为虽然够不上犯罪,但也应当受到社会的谴责。

  综上所述,方方的“日记”是一个存在着严重错误倾向的作品。一开始,她写作的“日记”被敌人当作反华反共的“刀子”“拣”去利用了。到后来,方方在明知她的“日记”已经被海外敌对势力当作反华反共政治工具的情况下,还要坚持在国外出书,这就等于是在主动给海外敌对势力“递刀子”了。所以,方方的错误现在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然而到目前为止,方方还有悬崖勒马的机会——即尽快收回授予外国代理人的版权。但如果方方还是继续坚持自己的错误,那么,等待她的下场就只能是声名彻底扫地甚至遗臭万年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