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常与共:多想想“一张白纸”到“朝霞满天”的那一跃

2020-04-26 08:46:39  来源: 察网   作者:常与共
点击:    评论: (查看)

常与共:多想想“一张白纸”到“朝霞满天”的那一跃

  时光不老。今天,4月24日,是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50周年纪念日,也是第五个“中国航天日”,习近平总书记给参与“东方红一号”任务的老科学家回信表示,“不管条件如何变化,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志气不能丢”。不知怎么,忽然就想起了毛主席,想起了老人家讲过的“一张白纸”。

  是的,“除了别的特点之外,中国六亿人口的显著特点是一穷二白。这些看起来是坏事,其实是好事。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毛主席在1958年4月间的这段话,家喻户晓,“众所周知”。然而也经常为一些“大人先生”们所诟病,那意思似乎是说老人家的浪漫主义诗人的劲儿又上来了,似乎又是说老人家潜意识里有某种“小国寡民”、“越穷越光荣”的执着。

  只要稍微用点脑子想,这种以己度人、栽赃式的理解,一定出自应该和防火防盗防疫情同等级别去防范的那一类“蠢货”,也属于典型的“脑子坏掉的”表现。

  毛主席对此有过多次解释,其中1960年10月份,对斯诺的谈话可能更详尽,老人家说:

  【“所谓穷就是生活水平低。为什么生活水平低呢?因为生产力水平低。什么是生产力呢?除人力以外就是机器。工业、农业都要机械化,工业、农业要同时发展。所谓白就是文盲还没有完全消灭,不但是识字的问题,还有提高科学水平的问题。有很多科学项目,我们还没有着手进行。因此,我们说我们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但是,比起蒋介石统治时期,我们是前进了一步。比蒋介石时期好,但并没有解决问题。还要多少时间呢?还要几个五年计划才能基本上解决机械化的问题和工农业扩大的问题。”】

  经济上“穷”、文化上“白”,老人家的这个对旧中国留给我们的烂摊子的描述,有问题吗?一点都没有。也正因此,在五十年代的《人民日报》上一度出现的是一“穷”二“白”,是很有道理的,重点突出,指向明确。现在一些小孩子可能对其特定含义根本不大了解,还以为是“一停二看三通过”呢。同样的,我们要一定要时刻注意,老人家始终是“受苦人”的贴心人、主心骨,他不会凌空高蹈地去谈论这个问题,所以,同志们朋友们务必牢牢记住老人家亲笔写下的另外一句话:

  【“我国从汉末到今一千多年,情况如天地悬隔。但是从某几点看起来,例如贫农、下中农的一穷二白,还有某些相似。”(《读 《〈三国志集解〉批语》,(卷八《魏书·张鲁传》)《毛泽东读文史古籍批语集》)】

  请注意,新中国的一张白纸的一穷二白,不是人民大众和共产党人的自造之物,而是旧中国的历史“背负”。具体地落实到人民上,才是真实的有血肉有质感的,而首当其冲的,一定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受剥削受压迫最深的贫农、下中农,体现在他们身上的“一穷二白”,是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生学之根源所在!同时,新中国的“一穷二白”,在各项指标上,一定是要 “比蒋介石时期好”,把新中国说得一团漆黑,连万恶的常凯申统治下的旧社会都不如,不是天生的“蠢货”,就是后天的“脑子坏掉”了。

  从“一张白纸”到“最新最美”,所靠的依然是这些贫农、下中农还有城市工人这些穷棒子成为觉悟者、反抗者和革命者、建设者,绝不可能靠什么西方来的教师爷。有些大人先生多年来对“一穷二白”表示不认同,有种可能是因为他们家解放前一直都沾着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光,因而一点都不穷不白,相反对于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后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而自己往日的养尊处优似乎随着“雄鸡一唱天下白”而真的就变穷变白了,心里一直“恨得慌”,憋着劲儿报复性胡喷呢。

  他们选择了“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或者“攻击喻体,不管本体”的进攻策略,完全不讲逻辑、不讲事实、不讲道德,这有一点儿想要摆事实、讲道理、和风细雨的姿态吗?这这么看都是要“报仇”呀。对此,可万万不可粗心大意。毛主席老人家思接千载、吞吐寰宇,看到“二千年中,大规模的农民革命运动几乎没有停止过。同全世界一样,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读 《〈三国志集解〉批语》,(卷八《魏书·张鲁传》)《毛泽东读文史古籍批语集》),不可不细细体察。看看西方大国们在此次疫情中那本来应该天怨人怒或者人神共愤的表现,看看处于水深火热、悲惨无地、哀告无门中的相关国家劳苦大众,还有人嘲笑“资本主义一天天烂下去”这个惊天预言吗?

  错了,还是有的,今天依然有好几个所谓自由主义者,实则是憋着一肚子“民主之后要……”坏水的所谓“精英”在抱残守缺。可惜啊,一年又一年,一个又一个铁的事实,特别是来自觉醒了的更加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的人民大众已经看透了这般“公知”的双标和搞笑。多少年来,他们整体上一点进步都没有,脑袋瓜子还停留在给人扣帽子上,试图用所谓“正确性”,用当初屡试不爽的某些拉大旗作虎皮来吓唬人,面对全新的时代语境和孩子们的聪明剔透,其智商的确让人捉急,正所谓,多少年来,雄辩而忧患的精英文化,始终徘徊于“一个空洞而巨大的启蒙命题面前”,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蒙着个眼睛在“启蒙”的磨道里打转转,这西方大梦,得够多么醉人呀。

  老人家的“一穷二白”和“最新最美”,是中国梦的生命线和营养液,老人家就是要我们争口气,要有一点精神,要有自信力。遗憾的是,文化自信的问题,今天在一些领域并没有完全解决,在个别人身上可能已经没有希望解决了,人家就是铁了心觉得西方的月亮又大又圆又香甜,哪怕是在疫情那样惨绝人寰的情况下。于是,我们“今天”看到中国的一些(所谓的)思想家,还是执迷不悟地“像配菜一样配文化,这个文化要素要学日本的,那个文化要素要学英国的,好像他能够给中国创造文化”。可是,苍天可鉴,“学这个,学那个,学来学去什么都没有学成,只学成了一个东西,这就是民族自卑感,而民族自卑感是中华民族的万恶之源”(《闻道:第五辑》,229页)。且按下不表吧。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

  【“我们不是在我们的国家里把貌似强大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从基本上打倒了吗?我们不是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基地上经过十五 年的努力,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各方面也达到了可观的水平吗?我们不是也爆炸了一颗原子弹吗?过去西方人加给我们的所谓东方病夫的称号,现在不是抛掉了吗?”(《毛泽东文集》第8卷)】

  ……实际上,两弹一星一潜艇之后,再说我们是什么“一穷二白”,自己都觉得谦虚过头,别人也不信,亚非拉兄弟们更不愿意,我们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的大国、强国,也不会有我们以庄严的姿态重返联合国,并且引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建交热潮。而这一切,也为今日之中国奠定了无可比拟的肥田沃土,正像中国驻丹麦大使所说的:

  【“国际社会并不等同于西方社会,中国与发展中国家、非洲国家有着非常友好的关系,中国在这些国家的良好的形象是西方国家远远不能比拟的!”】

  就在这几天的考察陕西期间,习近平总书记还特别强调了革命战争时期诞生的“延安精神”、新中国之初战天斗地的“西迁精神”的永恒的时代价值和指导意义。意味深长,又让人想起那句“愚公尽扫饕蚊日,公祭无忘告马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