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范南:中美两国在抗疫过程中的两条经验教训

2020-04-25 11:46:44  来源: 察网   作者:范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范南:中美两国在抗疫过程中的两条经验教训

  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以来,中国已经基本控制了疫情,而美国情况不佳,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仍居世界第一。截至北京时间4月23日上午5点38分,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846982例,共造成46609人死亡。

  这肯定是在中国全国开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并向世界各国不断发出警告的时候,没有人想到的。

  2月27日,中国顶级专家痛定思痛,反思中国在传染病防治方面的短板,称:在很多国家,CDC直接归属中央管辖,在特殊情况下,CDC可以直接向社会发布疫情信息。但在中国,疫情信息需要逐级上报。他表示:我们CDC的地位太低了,只是一个技术部门,是卫健委领导下的部门,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这里所说的“很多国家”,一般人都知道,其实就是指的美国疾控中心(CDC)。

  有人对比了一下以前历次流行病爆发时中美两国CDC的表现,认为有很大的差别:美国CDC拥有强有力的行政职权和绝对权威地位,而不是像中国CDC一样附属于另外的行政部门。拥有独立强大的行政权力,是美国CDC能够在重大疫情时期实施高效防控的必要条件。比如,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美国CDC可根据事态发展形势迅速作出封闭机场、封闭餐馆、疏导人群等重大决策,而重大事项也可直接向美国总统汇报,从而做出快速反应,应急管理效率极高。

  然而,应对这次疫情,美国CDC的表现使人大跌眼睛。

  3月13日,特朗普发推怒批美国CDC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反应“不足”,更是直言该机构此前在应对甲型H1N1流感时的反应就是一场“灾难”。

  实际上,不是CDC没有做工作,而是白宫刚开始认为CDC发出的消息“危言耸听”,与特朗普的期望不相符,影响了特朗普选举连任的战略部署。另外,美国卫生部长也将检测不力归罪于CDC主任雷德菲尔德。因此自2月26日彭斯负责抗疫工作以后,CDC就基本被排除在决策圈外。自3月9日以后,CDC就没有举行过新闻简报会。随着疫情不断加重,公众对CDC应对措施的不满也在增多,前一阶段检测不力,是受诟病最多的一个问题。在美国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后数周,CDC不仅为开展检测设置了较高门槛,且为美国各州提供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严重不足。许多美国卫生专家担心,因为前一阶段检测不力,目前美国可能已经存在许多未被发现的感染病例。

  对此,雷德菲尔德声称,这是疫情演变过程中的一个自然过程。他还说:【“我认为无论如何都不能夸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全国范围内积极参与应对行动的程度。你可能在晚间新闻中看不到它,但在实施这种反应方面,它肯定不是看不见的。”】

  4月18日,美国《新闻周刊》网站报道,当前,美国各州正在想方设法判断何时重启经济以及怎样重启经济。要稳妥恢复经济,必须具备大规模检测能力,但专家们说美国的检测速度远远落后。报道指出,CDC违反自己制定的规范,在一个同时处理人造冠状病毒材料的实验室里开发检测试剂盒,污染了检测所用的一个组件。首批检测出现假阳性结果,据信就是因此造成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花了一个多月时间纠正问题,使得全国早期疫情防控工作迟滞。

  这些信息至少可以说明两点,第一,世界各国都高估了美国CDC的权威性和工作能力;第二,即便有中国的一再警告,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依然大大低估了新病毒的危害。

  因此,中美两国卫生专家都可以吸取的经验教训是:要真正全面认识一个新病毒的确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任务,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中国做得可圈可点的是,既然没有研究透,就采取最为有效的措施,治病救人第一。

  在彭斯负责领导防疫后,美国逐渐重视起来。中国人民出自于对美国人民的友好感情,从自身的抗疫感受出发,为美国的动作的缓慢而着急。中国另一名高级专家在3月5日的线上直播中表示,中国人无需为美国干着急,“怎么还不封城戴口罩”。他还举例,2019年至2020年流感季,美国感染2800万人、死亡1.6万人,目前新冠感染只有一百多人,这对美国的医疗体系来说,可以从容应对。

  这一番介绍使很多中国人为自己的视野太狭窄而羞愧不已。但是,随着疫情在美国的肆虐,才发现美国的实际情况是:医院病床不足、人工呼吸器不够、前线医疗人员缺乏必要防护设备、部分民众无法负担高额医疗费用,这些新冠病毒暴露出的美国医疗体系问题,让这个所谓世界第一强权在疫情面前,似乎有点脆弱得不堪一击。

  据最4月23日新消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称: 【“我们的保障体系并不充足。美国的不平等是如此悬殊。这种疾病瞄准了那些卫生状况最差的人。在发达国家中,美国是整体卫生状况最差、医疗卫生不平等程度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斯蒂格利茨还表示: 【“我们没有做好准备,但即使考虑到准备不足的程度,特朗普决定把这与政治而非科学联系起来,这意味着我们(应对疫情的)反应更加糟糕。”】

  希望美国政府不但要听这种不同的声音,而且关键是能够听得进去。因为美国总统是在选举上狠下功夫,上任后往往我行我素。只要搞定自己的那个党,基本上是没有办法可以使他下台的。美国的民主有很多优点,比如,美国媒体可以自由找美国总统的茬,但是总统和政府高官也可以毫不犹豫地回击那些媒体是“骗子”、专门散布“假新闻”等等,有时候还直接把不听“劝阻”的记者赶出门。这就造成了美国民众的一个困惑:到底是听总统的还是听媒体的?究竟是听总统前面那次讲的,还是后面那次讲的?关于媒体,观点各不同,有时还是相互对立的,真假难辨,听谁的?所以中国研究美国国情的专家大都认为,美国的一般老百姓,除了吃瓜,就是打酱油。那些美国华人写的东西,主要是面对中国大陆的读者的。

  全球性的疫情还在继续,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不能置身事外,今后的发展还有很多未知因素。但是对照一下中美两国的防疫效果,作为中国人,事到如今,恐怕还是要破除一下对美国包括医疗卫生方面在内的各方面的迷信(当然该学的还要学,而且该学的东西还很多),少点自愧不如,多点制度自信,少点自责抱怨,多点积极心态。至于美国人,能否能吸取一些教训,对普世价值作点小小的纠偏,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这只是一点建议而已。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