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疫情下的劳资矛盾 ——实习生的劳动纠纷

2020-04-26 08:49:31  来源: 激流网   作者:三青
点击:    评论: (查看)

  题目其实有点大,看到这个题目不要想是什么专业学术论文,就是用我自己的一些亲生经历,去反思一下疫情期间,到底是谁损失更大,以及,实习生怎么维权。

  个人情况:坐标山西省某小县城,山西某专科学校,大三,2019的寒假前选择自主实习,工作单位是一个教育机构做英语老师(好像还是全国连锁)实习工作是在老家通过亲属介绍找到的。

  以下事情都是真实发生。

  “你跟我来一下,有个事和你聊聊。”

  我怀着好奇的心情,跟着老板进了办公室。最近公司改革,空降了一个新领导,而空降新领导的原因,也不过是疫情期间公司经营不善,无法正常发工资。但是,自从空降新领导之后,机构发展蓝图做的超级好,首先承诺的就是用晋升通道吸引人,用高工资留住人。(其实工资也不算高,只不过相对以前来说比较高而已)

  那到底会说什么呢?

  “我们结一下工资吧。”

  “啊?”我有点猝不及防,结工资是什么意思?“现在也不是结工资的时候啊?”我反问。

  “嗯,是这样,我们机构最近发展蓝图你也看到了,毕老师(新领导)说不要不能长期干的人,我们培养出来的人要能用的上。”

  “哦,是这样,那也行。”

  只见老板二话不说,就开始算工资。说实话,我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领工资。因为去年十二月底到岗,今年2月份就正常上班了,可是好巧不巧遇到疫情,就一直在家线上办公。期间倒是发过2月份的工资,其他同事领的也不过是基本工资。但是财务说我的工资是老板给结,我问了其他人说第一个月的工资押着,我也就没和老板说。所以,二月份的工资也就没有拿到手。想想也有点可笑,第一次领的工资,竟然也是最后一次领的工资,我能怎么办呢……既然机构蓝图这样规划,那我也只能认咯。

  但是,剧情好像并不是朝我想象中的方向发展……

  面试的时候,老板承诺我第一个月1500的工资,之后的工资是按照基本工资+出勤+代课费(教育机构,肯定有代课费的)+提成(招生)+奖金(各种活动福利)。按照我们大家的脑回路,一般认为1500就是底工资吧,但是并不是,1500只是首月工资比较高,因为机构怕留不住人。第二个月到以后的底工资,只有500,这个在面试的时候并没有说清楚。那这样说的话,我的工资应该就是1500(首月工资)+500(第二个月底工资)+250(第三个月,半个月的工资)=1750。

  但是,让我们一起看看老板的骚操作(手动微笑 ):

  1.疫情期间,1500的首月工资不算,机构没钱。

  2.首月工作,我带了公益课,所以有100的公益补助(这样一来,马上把我的首月1500变成了100)而基本工资500也没有了。

  3.第二个月,也就是三月份,只给我结了基本工资,然而我的工资一结算,就在微信群里说其他人把自己的奖金补助代课费之类的算一算。(手动微笑 )

  4.第三个月,也就是四月份,给我250,半个月的工资(250)。

  这样算下来,100+500+250=850。

  好气哦,但是还要微笑。

  之后,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老板谈工资。

  结果无非也就这几种情况:

  1.疫情期间,机构没钱,发不了工资,优先老员工。(实际上是疫情期间也有收入,网课在上,学生在招,陆陆续续交钱的。)

  2.你是实习生,你还有学校的事情,我没有按照正式员工标准审核你。(我:我是实习生怎么了?我不是干的全职吗?你给我的任务我哪个没有完成?意思是不管我干什么都要听你的?审核是你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3.你工作不称职,打卡回访就没有完成。(我:你给我的任务我哪一项没完成?你自己有表,你把表格翻出来我们对记录,看看我哪儿没做到)

  4.疫情期间我们相互体谅,你也别太心胸狭窄了,学到东西是主要的。(我:我体谅你你体谅我了吗?我靠工资吃饭你体谅了吗?我心胸狭窄了怎么了,我该拿的工资你凭什么不给我?你心胸宽广你倒是多给我发点工资啊?至于学习,你培训过我什么?)

  ……但是,吵也吵了闹也闹了,软磨硬泡就是不给,一直以我工作不达标说话,我让她把证据拿出来怼我脸上她也不拿,说她都没存,总之就是让我认了。

  这个故事讲完了。

  我们回归到开篇,用我的亲身经历来反思疫情下的劳资矛盾以及实习生维权的正确打开方式。

  疫情下,到底是资本家还是劳动方的损失更大?

  在常人眼里,资方会有更大的损失,因为房租,水电费,员工工资,管理费用等一系列开支,当然是资方损失更大。那么实际上呢?且不说在平时劳资矛盾中劳方本来就是处于剩余价值被剥削的一个地位。疫情期间,这个剥削与被剥削的矛盾却更加平缓,为什么?资方会用人之常情来说服劳方“特殊时期大家都不容易,公司(工厂,机构……)也挣不到钱,不是不给你们发,是真的没钱,大家就相互体谅相互理解一下”可是实际上呢?工厂照样复工,教育机构线上上课,金融、服务等机构正常线上办公,一天24小时应付老板和客户,机构该复工就复工,资本家该挣钱就挣钱,至于员工身体问题和个人情况?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和公司(老板)无关。那疫情期间的员工情况呢?日常开支确实没有资方的开支大,但是,房租(贷)、吃饭、教育、医疗、交通等固定开支确实必不可少。而资方,如果真的无法维持,那么他们可以停业,可以申请破产保护。至于日常开支,毕竟有平时的剩余价值剥削在堆积着,不至于像劳方无法维持日常开支以至于食不果腹甚至露宿街头(具体参照武汉打工者)。再结合疫情期间资方用特殊时期作为掩护拒发工资,工友之间“不患寡而患不均”,因为大家都没有,也就不追究了。但是,参考之前信息,工厂公司正常复工,(老板)该挣的钱还是没有少挣,再用疫情作为掩护,拒发工资或者只发基本工资,那么,疫情对谁的好处更大?对谁的损失更重?我想我们应该有答案了。

  再说作为实习生,应该怎么正确维权?

  不得不承认,我的第一次实习,是一次失败的维权经历。不过,这也为之后的维权积累到了经验。

  首先,从刚开始面试时,就一定要录音,不要以为刚开始还不至于,面试的时候,不要怕不好意思,该问的一定要问清楚,我们基本工资体系是什么,我们首月入职和之后工资发放有什么区别,包括社会保险缴纳,拖欠,扣押工资的现象,总之面试(或者刚入职)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并一定,一定,一定要录音。我本来想走仲裁,但是无奈没有证据。因为首月1500只是口头约定,没有录音,也没有合同。

  2.说到合同,刚入职的时候,一定要签劳动合同,并一字不落的看下去,看不懂可以找律师问。劳动合同是申请劳动仲裁的一手资料,是强有力的证据。

  3.当老板找你谈工资的时候,一定要悄悄的录音,因为你永远都想不到不知道他会怎么反悔,怎么跟你聊。克扣拖欠工资,说实话并不少见,谁都不能保证自己遇到的就是善良的老板(即使善良,也可能会在资本之下揭开善良的遮羞布直面金钱,能怎么克扣就怎么扣,我的老板就是这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4.前面几点,只是以防万一做的预防,当你真正遇到需要维权的时候,说实话,劳动法是不保障实习,兼职,临时工,中介的权益的,所以,比普通的劳资矛盾还要难解决一些。我的经验是先和老板正面硬刚,反正已经闹掰了,闹掰就闹掰了。硬刚可以叫上几个人一起,最好不要一个人直面老板。可以叫同样被克扣工资的同事或者自己家人(硬刚也要录音)硬刚不过,可以想办法威胁,就比如这种“你要确定不给,那我就自己想办法了”“我这儿客户资源也不少,你想想如果我把这样的事情给客户说一说,客户会怎么看你?”“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事情都能在网上曝光,反正我有录音有证据”……前提是,你和老板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比如说如果需要盖章或者其他事情的话,还是要先让ta把自己的需求解决了,不然学校这边不好交代(我自己就是停留在这个阶段)。

  5.如果迫不得已必须走维权的话,站在个人角度先算维权成本和拖欠工资的对比。维权成本不仅是金钱成本,还有时间成本,精力成本,还有打持久战的心情代价(内心强大可以忽略这一条)。不是不鼓励大家维权,而是如果之前方法可以的话,最好不要走这条路,现在劳资矛盾斗争中资方占据上风,作为劳动者一般如果没有强大的背景(富二代官二代等二代另说)一般维权成本确实要大于资方,而且赢不赢还另说。实习生和员工的最大差别在于,实习生不算劳动者,是学生。我一个朋友,各种材料都准备全了,去申请劳动仲裁,结果劳动局说实习生不归他们管,让他们去找学校或者教育局。这就是实习生维权的困难之处,很容易被踢皮球,劳动局踢教育局,教育局也说他们不管劳动,去找劳动局。这样就增大了维权的难度,所以我说能不能赢还不一定。

  最后,我想强调的是,不管是实习还是兼职还是中介介绍,最主要的还是要一开始就说明白,然后就是随时随地录音,有的录音没用觉得占内存可以删了,但是防范于未然总归是好的,一定要有安全意识。

  有什么没有解释清楚的大家可以问,我看着解释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