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赵皓阳| 疫情舆论战:“境外势力”是如何抹黑中国的?

2020-04-23 12:12:07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永远的“双标”和“有色眼镜”

  我们回顾一下从疫情爆发之初至今,西方媒体对我国的抹黑主要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我国疫情爆发,西方媒体是以一个高高在上、洋洋得意且充满优越感的姿态来报道中国疫情。认为我们反应落后、迟钝、信息不透明,武汉封城、全民参与隔离是侵犯自由。同时发布各种真假掺杂的新闻,比如说我们医疗已经被“击穿”,尸体堆满医院走廊、医护人员被大面积感染等——真新闻和谣言搅和搅和一起发是西方媒体的惯有特征,这也让其危害程度大大增加。

  实事求是的讲,我们在疫情初期地方政府确实存在反应迟钝、举措失当的事实,这也让我们在舆论方面非常被动。明摆着做错了事,也没法怪别人揪住不放,只能立正挨打。彼时人民的不满被西方媒体所利用,许多谣言都是“出口转内销”,明明是我们这里编造的耸人听闻的内容,被西方媒体一报道,就成了“媒体认证”的正经新闻,一时间也煽动了不少负面情绪。

  第二阶段是我国已经成功控制疫情,而西方国家开始初步的爆发。这时候西方媒体的宣传策略就是两个字“甩锅”——在报道中刻意强调“中国病毒”“武汉肺炎”等恶臭词汇,意图“祸水东引”让中国承担全球疫情爆发的责任。并配合本国政客的选举策略、外交策略,叫嚣向中国“索赔”;更大肆报道某些哗众取宠的律师起诉中国的新闻,全方位多角度终极目的就是把责任推给中国。

2.webp.jpg

  第三阶段是西方疫情大爆发。这期间西方媒体和政客们又找到了新的角度:指责中国的“假”。因为我国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前线有英勇无畏的医务人员与病毒搏斗,大后方有强大的工业基础、支援体系,更有主动配合隔离政策的全国人民——这些西方国家是没有的,所以他们的疫情逐步失控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控,他们只能做一做表面文章:说我们国家疫情数据是造假的,感染人数是假的,死亡率也是假的。这也确实能够忽悠到很大一部分西方人民,因为他们不能理解中国为抗疫做出的巨大努力,西方也不可能复制中国的举国之战,所以他们只能通过自我欺骗的方式来安慰自己——欧美发达国家都这么多人感染了、死亡率这么高了,中国怎么可能那么点人?不信不信。

  另一种“假”是无脑指责中国支援的物资假冒伪劣。这也是西方媒体的老把戏了:通过抹黑中国制造,通过长期洗脑宣传把中国制造打上山寨、劣质、毒害等标签,这是保护本国工业不受中国制造冲击的舆论策略。同时,在这一阶段,中国大量支援世界,西方人民也自然会对中国产生好感,而这种报道则是尽力对冲这一好感——看,他捐给我们的都是假货,都是自己不要的伪劣产品。事实上西方媒体闹了好几次乌龙,比如说西班牙查获的一批伪劣防疫物资,包括BBC在内的媒体都大肆报道是从中国进口,结果查来查去那是西班牙自己饥不择食买错了——这个新闻倒是没人报了。

3.jpg

  现在已经进入到了第四阶段,西方疫情已经全面失控,全球确诊230余万,仅美国就有近80万。事实胜于雄辩,无论西方媒体如何抹黑中国,中国都是防疫最卓有成效的几个国家之一——这还是在前期诸多失误的情形下完成的。毕竟客观事实就摆在这里,在这一阶段西方媒体全面进入守势,虽然还在零零星星的嚷嚷中国赔偿、中国造假,但是就仿佛泄了气的皮球,开始更多的关注这场几十年不遇的大疫情将如何收场了。同时在绝望中也开始配合政客更加丧心病狂的甩锅,最典型的就是甩锅给WHO,但声量也小了很多。除却一些诞生就是为了抹黑中国的反华媒体(以邪教媒体为代表),西方正规媒体也明白,再不正视事实、依然两眼一闭说瞎话,自己的基本盘都要危险了。

  大家发现了,西方媒体无论报道中国什么新闻,永远都戴着“有色眼镜”,永远都是“两种标准”。这跟西方长久以来的傲慢与偏见有关,同样跟西方民众长时间以来受到的教育、从小就接触的信息有关。我之前在微博吐槽过,你跟欧美人就完全被办法交流新疆西藏问题:

4.webp.jpg

  他们从小就没接触过阶级教育,你跟他说奴隶、奴隶主,他们懵懵懂懂;你跟他说少数族裔、特色文化,他们马上就高潮了。我每次跟西方人交流类似的问题时,都要从头跟他们科普:什么是农奴制,当年的奴隶是怎样得到解放的,当年被打倒的农奴主如何流亡到你们西方,然后再抹黑解放奴隶这一运动的。

  我每次都用林肯解放黑人奴隶来举例,但是每次都发现特么西方年轻人对林肯解放奴隶的故事还没我熟悉!对于南北战争的历史还没我了解!一提林肯他们就要讲到的故事是林肯是同性恋?然后有一个小鲜肉男宠?这就是长期以来西方娱乐化风潮、宽松教育带来的恶果。上流社会醉生梦死,底层社会无所事事没有进取的希望,在娱乐至死和奶头乐中耗尽一生。费拉不堪。

  现在我们国家的年轻人有一点认识上的进步,就是发现永远无法跟西方人在价值观层面达成共识——包括深受西方价值观影响的港台青年。所以现在流行一个说法叫“入关学”,其中还衍生了一个“蛮夷论”:大意是西方文明就仿佛封建时代我们的“天朝上国”——确实强大,但也固化、守旧、骄傲且无知,不愿意开眼看世界,自认为是宇宙的中心,别的地方的都是“蛮夷”——而蛮夷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

5.jpg

  这虽然是年轻人自嘲的一种说法,但还是颇能解释一些问题的。很简单,我们无论做什么在西方人看来都是错的、假的、别有用心的,我们不可能跟他们达成共识了,那我们就不去试图降低姿态谋求共识了。就比如我们总是试图通过给外国人“特权”来渴望获得一个好名声,然而在国际舆论上依然是“中国人歧视外国人”——“蛮夷”做什么都是错的,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低声下气?那我们就要用我们的实力去摧毁你们的价值观,打碎西方人天朝上国的美梦。入关。

6.jpg

  三十五年,楚伐随。随曰:“我无罪。”楚曰:“我蛮夷也。”

  (二)被动防御到何时?

  很多年轻人都以为西方的意识形态输出是小事,不输房子不输地,这是错误的观点。我强调过很多次:自西方殖民体系土崩瓦解以来,发达国家也一直通过政治压迫、经济剥削、文化与意识形态入侵来完成对世界的吸血。这是沃勒斯坦的理论:要把资本主义世界的贫富差距放到全球视角来看,因为发达国家内部资本家剥削无产阶级的程度,远远低于世界范围内富国剥削穷国的程度。而文化与意识形态的输出,就是配合富国对穷国的剥削,以期在穷国内培养一批认同“新殖民主义”价值观的代理人。

  以阿根廷为例,当年哥伦比亚大学专门从阿根廷高官子女中选择一批开后门去哥大读经济学,学成回国之后这些子女慢慢开始担任国家经济要害部门的领导,很快阿根廷就出台了一系列对西方有利的经济政策:货币对美元贬值、金融市场完全对西方资本放开、廉价向国际资本出售优质国有资产。这就是标准的意识形态入侵下的“又输房子又输地”。

  在这一次疫情舆论战中,我们永远是处在被动防御的位置,这是需要反思的问题。因为我们一大波媒体人、大学教授、作家、社会精英等,都受到了西方价值观的影响,对我们国家的抗疫成就视而不见,对西方国家的种种政策一概跪舔。

7.webp.jpg

8.webp.jpg

9.webp.jpg

  这位财新网的专栏作家无脑跪舔“群体防疫策略”,还阴阳怪气我们国家的抗疫努力,仿佛西方拉的屎都是香的,我们做什么都是错的。这种人就是长期意识形态输出下早早缴械投降的软骨头,可以想象如果这种人身居高位,有对经济政策的切实影响力的话,会对我们国家和人民带来怎样的损害。阿根廷的例子还新鲜着呢。

  现实是人民最好的老师,一个月前《三联生活周刊》为英国的群体免疫策略洗地,颇迷惑了一部分群众。过一个月现在再看,还有智障认为群体免疫是好策略吗?

10.webp.jpg

  我在上一篇文章里开了一个地图炮:我们90%的媒体都是废物。既做不到团结人民、凝聚人民、教育人民、激励人民;又做不到弘扬光明、揭露黑暗、曝光丑恶、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么阴阳怪气放黑屁,对内吹哨、对外吹箫;要么低级红高级黑,复读机式的搞文宣八股文,什么话都说了个遍,就是不说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人话”。

  之前我也说过:全世界人民现在都应当手挽手、心连心站在一起,因为所有人都有着共同的敌人:除了病毒之外,就是自己国家里不作为的官僚、别有用心的政客、发国难财的资本家。我们从来不是对别的国家疫情多严重而幸灾乐祸,我们只想针对恶意抹黑的媒体和双标的政客,我们只想正当防卫,想把西方对我们的攻击一一反驳回去,然而就这个基本的要求我们的媒体就做不到。

  看美国现在的这种局势,比如说总统和州长各种扯淡不作为的新闻吧,比如说美国一线医务人员用垃圾塑料袋做防护服完全没有保障,比如英国让重病老人签署声明放弃治疗……就这些新闻任何一个放在国内哪个不是民怨四起哪个不是沸反盈天?不说别的,我国确诊病例要到八十万老百姓早掀桌子了。

  随便帮我们的废物媒体想几篇文章,这玩意太容易了,张口就来:《吹唢呐人——被训诫的克罗泽舰长》《发唢呐人——安东尼·福奇为何噤声?》《抗疫一个月,我们已经重复了11个西班牙流感时的错误》《H1N1大流行:失去真相的代价》《他们刚救完纽约,就被抛弃了》《作家圆圆:纽约封城日记》《才刚开始就已胜利:看特朗普如何喜事丧办》《白宫每说一句谎,纽约上空就升起一道烟》……再加一个,CNN主持人:我们应该给全世界鞠个躬的,道个歉,说声对不起。

11.webp.jpg

  这就是央视的媒体人,是不是很有代表性?我们的媒体人都是这种价值观,还怎么指望我们的媒体对内凝聚人民、团结人民、教育人民;对外反驳抹黑、扑杀谣言、输出正面形象?

  正因为我们的诸多媒体要么是废物,要么屁股就是歪的,替我们国家澄清谣言、宣扬正能量、反击抹黑的工作都放在几个外交部发言人身上了,然而终究“形单影只,孑然独行”,看了让人好不心疼。

  除了媒体自身的问题,还需要从另一个层面来反思我们外宣工作的失误,那就是官僚主义的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外宣这种工作是费力不讨好、跟领导“政绩”不挂钩的,自然也没人太上心去做。国家确实有这块经费,但是往往是领导老婆注册一个皮包公司,请几个实习大学生发发帖,在境外注册个网站,名字加上“中国”“新闻”这类特别唬人的名字,然后定期谷歌机翻国内新闻,国家的经费这就骗到手了。等到了这次疫情我们被西方媒体集中抹黑,再去“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哪还来得及呢?

  网友调侃,我国“外宣四巨头”:今日俄罗斯、崔娃、郭杰瑞、李子柒。这里面有三个外国人,还有一个是走网红路线的小姑娘。国家百万千万的经费都被裙带关系左手倒右手赚走了,最后只能靠几个外国人给中国说好话,这个现状还不值得我们反思么?

12.webp.jpg

  就拿李子柒来说,一个小姑娘在YouTube的影响力我们国家所有媒体加一块都比不上人家,关键人家只是个商业网红,你不能道德绑架她要为我们对外宣传工作添砖加瓦。虽然人家从客观层面上确实帮助了我们文化输出,但马上就被不少官僚瞄上了想拿来邀功,极其不堪入目。

  (三)他们躲在暗处

  上面一节的结论也很明显了:被动防御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主动出击。在主动出击之前,摸清对手的底细,搞清西方对华舆论战、宣传站的特点是必要的。

  我们经常说“境外势力”,什么才是真正的“境外势力”?境外势力并不是虚无缥缈的,是看的见摸得着的,但也不是什么都是“境外势力”。我们对“境外势力”的认知往往陷入了两种极端:一种是完全否认“境外势力”对我们舆论的渗透,天天坐着“世界大同”的乌托邦式的白日梦;另一种是无限夸大境外势力的威胁,搞得什么都是“境外势力的阴谋”。这两种观点都是不可取的。

  毛泽东主席在《论持久战》中批判了两种观点:一种是速胜论——认为中国能够在欧美的援助下很快击败日本;一种是必败论——认为中国注定打不过日本,早投降早完事。这两种观点与我们对“境外势力”的错误认知类似,都不是辩证唯物的观点。你比如说鲍毓明这个事,这个人神共愤的禽兽掀起舆论风潮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这也是境外势力的阴谋了?这真的是自己给自己加戏了,完全没必要。

13.webp.jpg

  再比如关于李文亮医生的事,人民感慨于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又愤怒于疫情前期当地政府的失措、训诫书的冷酷,所以有一些情绪化的表达理所应当、再正常不过了;而把这种正常的情绪化表达上升到境外势力煽动的层面则是彻底烧错了香、拜错了庙。诚然,确实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在借用李医生的事情做文章,但是辩证法讲究要分清矛盾的主要方面与次要方面,这件事情的主要方面明显是来自人民自发的悲伤与愤怒。我们一方面要反击某些别有用心人的抹黑,另一方面也要对舆情有着科学的判断与理解,不是所有表达悼念和不满情绪的人民都是“被境外势力煽动”的,有些事情我们自己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摆正态度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有些人拿着几张两天记录的截图,拿几条推特的评论,把人民对于李医生的悼念“强行解读”,各种帽子都往上扣,是不利于团结群众的。

  什么是真正的“境外势力”?境外势力茫茫多,而能够切实影响到我们舆论的主要分三种:第一是明面上的,西方双标媒体;第二是暗地里的,各种形形色色的基金会,什么民主基金会、宗教基金会、保护宠物基金会等等,通过真金白银的撒下去,来找到他们在舆论场的代理人;第三则是更加隐蔽的,“港台孽子”“邪教走狗”们的反华工作。

  关于媒体的我们在第一部分已经说过了,下面主要说一说第二第三类。基金会这种东西是老特色了,冷战遗留产物,早在前互联网时代就已经是意识形态入侵的主要载体了。

  比如海淀高校区那边一堆咖啡店,平时生意门可罗雀,肉眼可见的赔钱,为啥还开下去呢?背后都有这些基金会的影子:周末办一些所谓的“读书会”,请一些“西方友人”“民主人士”“自由学者”“宗教人士”过来讲座,专门针对那些价值观不成型、辨别能力不强还喜欢附庸风雅追求逼格的大学生们。我13年暑假去北京找朋友玩,就被拉去了这样的一个讲座,当时我们都是大学生,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我朋友也不知道,就觉得这是个学者讲座听听绝对不亏,还有免费的咖啡和自助餐。那场讲的内容无非是老生常谈的哈耶克弗里德曼的新自由主义那一套,所幸免费的自助炸鸡和小蛋糕非常美味。后来我接触的越来越多才明白,人家咖啡的老板也不是做慈善的,这自助点心更不是给你白吃的,这就是意识形态的战争,真金白银投资的思想入侵。

  还有遍布大江南北的教会问题。在学校放假期间,众多家长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教会,而且并不是因为家长信教,而是因为教会的免费食堂,完美的解决了双职工家庭子女在寒暑假的监护问题。很多都是家庭为单位的黑教会,拿那些不明不白的“宗教基金会”的钱。暑假随便冠一个什么“主日班”“圣歌兴趣班”“童声合唱团”类似的明目——免费,管饭——就这两点一般家长哪想那么多,麻溜就把孩子送去了,还打心眼里感谢他们帮了自己个大忙呢。这一现象在三四五线城市和县城乡镇最为严重,就北京据我所知都有好几个这类的宗教组织。从家长的角度来说,孩子放假在家我不放心,有个地方帮忙看孩子,还有免费的午饭,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从教会的角度,人家又不差钱,搞得就是意识形态渗透,别管当地土豪捐款还是美国梵蒂冈的黑钱,做几顿午饭不是九牛一毛?但对于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来说,无异于把下一代拱手送人。

14.jpg

  (图为某宗教人士朋友圈,展示的就是针对儿童的宗教活动)

  再比如部分小动物保护协会——其实就是猫狗宠物保护协会,他们对于中国的生态保护是不关心的,但是对于煽动无知群众是上心的。这些协会既不救助流浪猫狗,又不组织收养领养活动,更没多少宠物同好者的交流。最喜欢干的就是以反对吃猫狗的名义煽动会员上街,或围攻狗肉厂,或高速公路拦车,反正有助于建设的事他们从来不干,破坏秩序的事最上心。

  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境外势力”自然也不放过这块崭新的舞台。最典型的就是几年前群魔乱舞的公知,他们是正儿八经的西方意识形态的代理人。后来人民的眼睛越来越雪亮,传统公知已经完全没有了市场。但是境外势力永不缺席,他们改变了一种更隐蔽的形态继续出现。隐蔽背后的主体,就是我们上文所说的第三类:港独台独青年、大陆流亡邪教、本国loser。在这起疫情中,他们的手段展现的淋漓尽致。

  以下面这个经典的“尸体谣言”为例,首先这一段视频是真实的,但它仅仅是“一半真实”:确实在疫情爆发之初,我们存在医疗资源不足的窘境,也存在部分病人没有得到妥善安置的问题。这段视频展示的应该是有两个在走廊休息的病人,还有一个是明显的空被子;而经过重新剪辑和配音后,就被造谣成了“三具尸体”——而且加了一个定语,“躺了一上午、没人收拾”的三具尸体。这个谣言衍生出的新版本就成了——医院里上百具尸体无人收拾,一个耸人听闻极具传播力的谣言就这样诞生了。

15.webp.jpg

16.jpg

  这个博主没有主动配合新浪求证而被禁言。类似的“来历不明”的博主还有很多,比如这位,编造李文亮妻子的谣言,编造了之后还洋洋得意在微博炫耀:

17.webp.jpg

18.webp.jpg

  而他明显是来自于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境外人肉团伙,由一群身处境外的汉奸团体组成,逍遥法外,为所欲为。同样ID的一个人依然在孜孜不倦的编造类似谣言,成为朋友圈欺骗中老年人的一大杀器,影响极其恶劣。

19.jpg

  关键是这个团伙可以非常便利的获得我国公民的户籍信息,所以大大提升了其可信度,说明一个什么问题:我们内部、尤其是能掌握公民信息的内部,出了叛徒。

  我们再来看一个类似的案例:火神山雷神山工人的问题。经常关注社交媒体的朋友应该记得,三月份以来火神山工人问题爆发了两波热点:一是工人们隔离结束后无人安置、无人组织返乡,流落武汉街头;二是类似的问题隔了一段时间之后又上演了一遍。

  关于这件事情《财经》杂志有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报道。首先关于第一波工人安置的问题,确实是工作失误,让部分工人没能得到很好地安置,也引发了一小波冲突,但是在媒体曝光后很快得到了解决。

20.webp.jpg

  但是,这一波之后出现了很多浑水摸鱼的所谓“火神山工人”,他们无法证明自己工人的身份,却以威胁网络曝光为名要求补贴。中建三局的补贴开始是按照现场工资花名册发,但是出现了遗漏情况(就我们上面说的第一波),于是开通网络平台和电话咨询,你如果是火神山雷神山的工人,能说出五个验证问题就可以领到补贴(比如工作时间、地点、内容,都可以交叉论证的),然后有“工人”给市长热线打了160个电话,却回答不出任何一个问题。

21.webp.jpg

22.webp.jpg

  然后这边所谓的“工人”在维权,那边邪教的媒体第一时间报道跟进,大肆宣扬“他们救了武汉,马上就被抛弃”之类的言论,很难相信这些人在没有关系的前提下就打出这些“默契的配合”。一条由外而内再到外的抹黑造谣生产线,已经非常明晰了。

  方方的《武汉日记》也是一个很有代表性案例,这个我们刚刚谈过:方方日记3月24日完结,4月7日英文版在亚马逊上线,紧随其后上线的还有德文版,这背后的“美国速度”令人震惊。两天后著名作家郑渊洁发微博,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这一问题——“英文版《穿风衣的猫》竟然用了两年多时间……翻译完成后,还要经过出版社十几道工序把关完善,还要校对,设计版式和封面,选纸印刷等等等等”。方方日记能够以如此惊人的速度出版,必定有一个能够协调统一所有模块的背后力量做推手,让互补协统的各个部分一路绿灯。

23.jpg

  而且方方日记德文版的封面有很严重的倾向:一个大大的黑色口罩,封皮和文字用的是五星红旗的红黄配色,德文的大致意思是“这是一本可以作为证据的材料,来自新冠危机发源的地方。”

24.webp.jpg

  我很喜欢在YouTube网站观看视频,比国内的视频网站用户体验真的好很多。YouTube是一个基于用户观赏习惯而推送内容的网站,比如我喜欢看中文类、资讯类、纪录片类,它就会不断在首页推送相关内容。疫情期间也自然的更多关注了很多我国疫情的资讯,但是,YouTube上绝大多数繁体字资讯都是粪坑,不是恶意造谣就是断章取义的抹黑,把我国抹黑成一个被病毒攻陷的人间地狱。每次推送这些内容我都会手动点击“不感兴趣”来表明态度,但是不管怎么点击,首页推送里永远会掺杂着几个邪教媒体、谣棍媒体的恶臭视频,就像蟑螂一样杀不干、除不尽。

25.jpg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YouTube的视频流推荐分两条腿走路:一条是机器算法,另一条是编辑推荐。YouTube的中文板块运营,已经被“港台孽子”和“香蕉人汉奸”所占领了,所以他们会无脑的给一切抹黑中国、攻击中国人民、污蔑大陆制度的内容加权重,对于说中国好话的、展现中国人民积极向上精神的视频就暗戳戳的降权、减少曝光甚至屏蔽。所以无论我怎么点击“不感兴趣”,首页上总能刷到这类视频。这就是人为选择的结果。同方方日记的本质一样,这二者都是通过“人为选择”的结果。

  (四)我们应该怎么做?

  对于如何与境外势力斗争的问题,只有一条至高至正的大道,就是毛主席的群众路线:“大会闭幕以后,很多同志将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将要分赴各个战场。同志们到各地去,要宣传大会的路线,并经过全党同志向人民作广泛的解释……愚公批驳了智叟的错误思想,毫不动摇,每天挖山不止。这件事感动了上帝,他就派了两个神仙下凡,把两座山背走了。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全国人民大众一齐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挖不平呢?”(毛泽东,《愚公移山》)

26.webp.jpg

  我们可以看到“境外势力”抹黑的惯用套路——无论是医院尸体的谣言、还是李文亮医生的谣言到刚刚火神山工人的谣言,都是我们先有些工作没有做到位,有了一定的漏洞,在被别有用心的势力所利用,或夸大其词,或借势造谣,或给他们启发灵感。如果想从根本上切断这个源头,我们就要把工作做到位。“苍蝇不叮无缝蛋”,一方面把苍蝇赶尽杀绝是没问题的,另一方面我们也尽量要做一个“无缝的蛋”,不要招苍蝇。对于领导人民、为人民服务的先锋队来说,这是一个基本要求,并不过分。

  我之前文章里讲过这个事,我有个学弟正在某财经高校任辅导员,那天他跟我聊天,说现在工作遇到点困难,因为财经类学生思维比较“活跃”——带引号的那种活跃,这次疫情中有很多负面信息,让学生们情绪不稳定,很容易受到“境外反动势力”的影响。就比如李医生不幸离世后,很多学生在朋友圈里发布的言论特别有香港废青的神韵。他去交流学生也很抵触,结果他发了火,说如果不删朋友圈评奖评优保研以后都没有资格。但是第二天睡醒了又有点后悔,毕竟都是自己的学生,他就跟我抱怨说现在工作太难做,00后这一波生活没吃过苦,很容易就被“境外反动势力”洗脑,问我有啥建议没。

  我说理论上来看你的处理倒是没错,既然成年人就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你对社会有极端态度那评奖评优保研没你资格也是学校的权力。但是你只能说没错,也并没有“太正确”,就这件事情来说,你有没有跟自己的学生开诚布公的交谈过,有没有去深入学生、了解学生、争取学生,就像毛主席提出的群众路线那样?说句难听的话,境外反动势力隔着十万八千里,你一个辅导员、团委干部天天守着你的学生、吃喝拉撒睡都看的到,这你的学生要被境外反动势力“争取”过去了,是不是显得你很菜?

  当然我这话也很不严谨,主要跟我这位学弟关系很好,所以说的话放肆了点。其实我是非常非常体谅基层工作者的辛苦,他们真的是太累了,什么繁琐复杂的脏活累活都是他们干。对上有难以避免的体制内层层加码与繁文缛节,对下要面临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群众,他们的工作难度可不是我用键盘打打嘴炮就能解决的。

27.jpg

27.jpg

  但话糙理不糙,既然做了先锋队,就要把人民争取到你这里。怎么争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刘备携民渡江的时候就有这个成语了:以人为本。你作为一个辅导员,学生全被反动势力争取过去了,你再到处抱怨反动势力太邪恶了、学生们真是不开眼啊,有什么意义呢?你的工作是怎么做的呢?

  有时候需要将心比心换位思考一下,咱都当过学生,你正在深夜焦急地刷着李医生的消息,一会说去世一会说抢救,心态都快崩了,在朋友圈里说了点发泄的话,看得到了一些同学的认同稍微好受了点。这时候你辅导员在群里@了你们几个,说赶紧删掉朋友圈;你没搭理之后辅导员又说如果不删没有评奖评优和保研资格了。你怎么想?我跟我学弟说,你这是从职责和流程上就算再没错,你跟学生之间也是有隔阂了,有些工作恐怕也会有阻力了,需要很大的精力去弥补这个裂痕。

  人民群众确实很不理智,容易情绪化,跟着节奏走,但是这是常态啊,这是客观规律啊,这就是你先锋队存在的意义啊。你如果不能理解人民、争取人民、服务人民,谈什么先锋队呢?毛主席说的多好,没有不合格的人民,只有不合格的先锋队。越是这种关键时刻,群众路线就越不能丢。

28.webp.jpg

  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毛泽东,《为人民服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