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民国粉公知多是反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照妖镜

2020-04-21 11:06:01  来源: 生民无疆   作者:生民无疆
点击:    评论: (查看)

  自称民国粉的公知,其实根本不是真正的民国粉,大多是胡适之流的徒子徒孙。而胡适之流,恰恰是孙中山所批判的。在孙中山看来,胡适之流,就是一群祸国殃民、食洋不化的鹦鹉。

  也就是说,追随胡适之流,就是追随民国时期的邪魔外道。

  如前所述,孙中山强调民族主义,强调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强调必须在民族主义的基础上谈世界主义,而民国粉恰恰相反,大肆鼓吹“普世价值”、“人权高于主权”。

  今天通过阅读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民权主义》,我们会发现:

  1、孙中山高度肯定义和团的伟大功绩,而民国粉却在大骂义和团;

  2、孙中山认为中国人民的自由度,自古远远高于欧洲;欧洲的专制,自古远远高于中国;而民国粉却鼓吹欧洲自古民主自由。

  3、孙中山认为,中国的问题不是没有自由,而是太自由了,导致国家不能形成应有的国力;而民国粉却依然和一百多年前的胡适一样,鹦鹉学舌,鼓吹自由,消减国力。

  4、孙中山认为,中国需要的是强有力的政府;而民国粉却鼓吹什么小政府。

  5.孙中山认为,欧美仅仅是在科学技术上,在人文社科和政治制度方面并不比中国强;而民国粉却认为欧美的月亮也比中国圆。

  5.孙中山坚决反对亦步亦趋地模仿欧美,主张结合中国实际建立自己的制度;而民国粉却主张以欧美为标杆,鹦鹉学舌,邯郸学步,削足适履。

  6.孙中山认为,中国能够超越美国,能够与美国并驾齐驱;而民国粉却鼓吹跪舔美国,自甘为美国的奴才。
  下面是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权主义》原文节选。

民国粉公知多是反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照妖镜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节选)
孙中山

  第一讲

  政治两字的意思,浅而言之,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有管理众人之事的力量,便是政权。今以人民管理政事,便叫做民权。

  根据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来讲,如果此时应用民权,比较上还是适宜的多。所以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孟子,便主张民权。孔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便是主张民权的大同世界,又“言必称尧舜”,就是因为尧舜不是家天下。尧舜的政治,名义上虽然是用君权,实际上是在行民权,所以孔子总是信仰他们。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又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又说:“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他在那个时代,已经知道君主不必是一定要的,已经知道君主一定是不能长久的,所以便判定那些为民造福的人就称为“圣君”,那些暴虐无道的人就称为“独夫”,大家应该去反抗他。由此可见中国人对于民权的见解,在二千多年以前,已经老早想到了。
  民权言论的发生,在中国有了两千多年,在欧洲恢复民权,不过一百五十年,现在就风行一时了。

民国粉公知多是反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照妖镜

孙中山倡导的,是孔子的主张

  第二讲

  最近二三百年以来,外国人用了很大的力量去争自由,究竟自由是好不好呢?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呢?依我看来,近两三百年来,外国人说为自由去战争,我们中国普通人,都是莫名其妙。……他们为什么要那样欢迎自由呢?因为当时欧洲的君主专制,发达到了极点……罗马变成列国,成了封建制度,那个时候,大者王,小者侯,最小者还有伯子男,都是很专制的。那种封建政体,比较中国周朝的列国封建制度,还要专制的多。欧洲人民在那样专制政体之下,所受的痛苦,我们今日还多想不到。比之中国历朝人民所受专制的痛苦还要更利害。

  他们(注:指欧洲人)相争自由的时候,鼓吹自由主义,说得很神圣,甚至把“不自由毋宁死”的一句话,成了争自由的口号。中国学者翻译外国人的学说,也把这句话搬进到中国来,并且拥护自由,决心去奋斗,当初的勇气,差不多和外国人从前是一样。但是中国一般民众,还是不能领会什么是叫做自由。……由于中国自秦朝专制直接对于人民“诽谤者灭族,偶语者弃市”,遂至促亡。以后历朝政治,大都对于人民取宽大态度,人民纳了粮之外,几乎与官吏没有关系。欧洲的专制,却一一直接专制到人民,时间复长,方法日密,那专制的进步,实在比中国利害的多。

  我们回想民国以前,清朝皇帝的专制,是怎么样呢?十三年以前,人民和清朝皇帝有什么关系呢?在清朝时代,每一省之中,上有督抚,中有府道,下有州县佐杂,所以人民和皇帝的关系很小,人民对于皇帝只有一个关系,就是纳粮,除了纳粮之外,便和政府没有别的关系。因为这个原故,中国人民的政治思想,便很薄弱。人民不管谁来做皇帝,祇要纳粮,便算尽了人民的责任。政府祇要人民纳粮,便不去理会他们别的事,其余都是听人民自生自灭。由此可见中国人民直接并没有受过很大的专制痛苦,只有受间接的痛苦。因为国家衰弱,受外国政府经济的压迫没有力量抵抗,弄到民穷财尽,人民受贫穷的痛苦,这种痛苦,就是间接的痛苦,不是直接的痛苦。

  欧洲的专制,就和中国不同了。欧洲由罗马亡后到两三百年以前,君主的专制是很进步的,所以人民所受的痛苦,也是很利害的,人民很难忍受的。当时人民受那种痛苦,不自由的地方极多,最大的是思想不自由,言论不自由,行动不自由。这三种不自由,现在欧洲是已经过去了的陈迹。详细情形是怎么样,我们不能看见;但是行动不自由,还可以知道。……欧洲人民当时受那种种不自由的痛苦,真是水深火热,所以一听到说有人提倡争自由,大家便极欢迎,便去附和;这就是欧洲革命思潮的起源。

  近来欧美之革命风潮,传播到中国,中国新学生及许多志士,都发起来提倡自由。他们以为欧洲革命,像从前法国,都是争自由,我们现在革命,也应该学欧洲人来争自由。这种言论可以说是人云亦云,对于民权和自由没有用过心力去研究,没有彻底了解。

  欧洲人民因为从前受专制的痛苦太深,所以一经提倡自由,便万众一心去赞成。假如现在中国来提倡自由,人民向来没有受过这种痛苦,当然不理会。

  到了那个时候,散沙便不能够活动,便没有自由,所以中国人现在所受的病,不是欠缺自由。如果一片散沙是中国人的本质,中国人的自由,老早就很充分了,不过中国人原来没有自由这个名词,所以没有这个思想。……我们拿一片散沙的事实来研究,便知道中国人有很多的自由,因为自由太多,故大家便不注意去理会,连这个名词也不管了。

  中国学生得到了自由思想,没有别的地方用,便拿到学校内去用,于是生出学潮,美其名说是争自由。

  由于中国人自由太多,所以中国要革命。中国革命的目的与外国不同,所用方法也不能相同。到底中国为什么要革命呢?直接了当说,是和欧洲革命的目的相反。欧洲从前因为太没有自由,所以革命要去争自由。我们是因为自由太多,没有团体,没有抵抗力,成一片散沙。因为是一片散沙,所以受外国帝国主义的侵略,受列强经济商战的压迫,我们现在便不能抵抗。要将来能够抵抗外国的压迫,就要打破各人的自由,结成很坚固的团体,像把水和士敏土参加到散沙里头,结成一块坚固石头一样。中国人现在因为自由太多,发生自由的毛病。不但是学校内的学生是这样,就是我们革命党里头,也有这种毛病。

  个人不可太过自由,国家要得完全自由。到了国家能够行动自由,中国便是强盛的国家。要这样去做,便要大家牺牲自由。当学生的能够牺牲自由,就可以天天用功,在学问上做工夫,学问成了,智识发达,能力丰富,便可以替国家做事。当军人能够牺牲自由,就能够服从命令,忠心报国,使国家有自由。如果学生军人要讲自由,便像中国自由的对待名词,成为放任放荡,在学校内便没有校规,在军队内便没有军纪。在学校内不讲校规,军队内不讲军纪,那还能够成为学校,号称军队吗?

  要把我们的国家自由恢复起来,就要集合自由成一个很坚固的团体;要用革命的方法把国家成一个大坚固团体,非有革命主义不成功。我们的革命主义,便是集合散沙起来的水和士敏土,能够把四万万人都用革命主义集合起来,成一个大团体。这一个大团体,能够自由,中国国家当然是自由,中国民族才能真自由。

  第三讲

  欧洲没有革命以前的情形,和中国比较起来,欧洲的专制,要比中国利害的多,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在世袭制度。当时欧洲的帝王公侯那些贵族,代代都是世袭贵族,不去做别种事业,人民也代代都是世袭一种事业,不能够去做别种事业。比方耕田的人,他的子子孙孙便要做农夫,做工的人,他的子子孙孙便要做苦工,祖父做一种什么事业,子孙就不能改变,这种职业上不能够改变,就是当时欧洲的不自由。

  中国的好处,是只有皇帝是世袭,除非有人把他推翻,才不能世袭,如果不被人民推翻,代代总是世袭,到了改朝换姓,才换皇帝。至于皇帝以下的公侯伯子男,中国古时都是可以改换的,平民做宰相封王侯的极多,不是代代世袭一种事业的。

  近来欧洲文化东渐,他们的政治经济科学都传到中国来了,中国人听到欧洲的政治学理,多数都是照本抄誊,全不知道改变。所以欧洲两三百年以前的革命,说是争自由,中国人也说要争自由,欧洲从前争平等,中国人也照样要争平等。但是中国今日的弊病,不是在不自由不平等的这些地方,如果要拿自由平等去提倡民气,便是离事实太远,和人民没有切肤之痛,他们便没有感觉,没有感觉,一定不来附和。

  第四讲

  我们革命党提倡三民主义来改进中国,所主张的民权,是和欧美的民权不同,我们拿欧美已往的历史来做材料,不是要学欧美,步他们的后尘,是要用我们的民权主义,把中国改造成一个“全民政治”的真民国,要驾乎欧美之上。

  第五讲

  义和团的勇气,始初是锐不可当的,在天津杨村一战,是由于英国提督西摩,带了三千联军,想从天津到北京,去救那些公使馆,经过杨村,就被义和团围住了。当时战斗的情形,义和团没有洋枪大炮,只有大刀,所围住的联军,有很精利的枪炮,在义和团一方面,可说是用肉体相搏……虽然被联军打死了几万人,伤亡沈藉,还是前仆后继,其勇锐之气,殊不可当,真是令人惊奇佩服。所以经过那次血战之后,外国人才知道中国还有民族思想,这种民族是不可消灭的。

  中国几千年以来,社会上的民情风土习惯,和欧美的大不相同,中国的社会既然是和欧美的不同,所以管理社会的政治,自然也是和欧美不同,不能完全仿效欧美,照样去做,像仿效欧美的机器一样。

  第六讲

  现在的政治家和法律学者,都以政府为机器,以法律为工具。此刻的民权时代,是以人民为动力…….政府的动力,固然是发源于人民,但是人民发出了动力之后,还要随时可以收回来,像那样小力的政府,人民才是敢用他。若是有了几万匹马力的政府,人民不能够管理,便不敢用他。所以现在欧美各国人民,恐怕强有力的政府,好比从前的工厂,怕有大马力的机器是一样的道理。当初那种小力的机器,如果不想方法来改良,那种机器一定是永远没有进步,一定是永远还要人去拉。但是后来日日求改良,一直到现在,便可以不必用人力去拉,只要机器的自身便可以来回自动。至于政治的机器,人民总不知道想方法来改良,总是怕政府的能力太大,不能拉回,反常常想方法去防止,所以弄到政治不能发达,民权没有进步。照现在世界的潮流说,民权思想是一天一天的进步,管理民权政治的机器,还是丝毫没有进步。

  中国人从经过了义和团之后,完全失掉了自信力,一般人的心理,总是信仰外国,不敢信仰自己,无论什么事,以为要自己去做成,单独来发明,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步欧美的后尘,要仿效欧美的办法。……殊不知欧美的文明,只在物质的一方面,不在其他的政治各方面。

  说到我们中国人口,有了四万万,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领土宽阔,物产丰富,都要在美国之上。美国成了现世界上最富最强的国家,没有那一国可以和他并驾齐驱。就天然的富源来比较,中国还应该要驾乎美国之上。但是现在的国情,不但是不能驾乎美国之上,并且不能够和美国相提并论。此中原因,就是我们中国,只有天然的资格,缺少人为的工夫,从来没有很好的政府。如果用这种天然的资格,再加以人为的工夫,建设一个很完全很有权力的政府,发生极大力量去运动全国,中国便可以和美国,马上并驾齐驱。中国有了强有力的政府之后,我们便不要像欧美的人民,怕政府的力量太大,不能够管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