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死的为什么不是那些甩锅作秀的政客

2020-04-21 15:40:29  来源: 疫观全球   作者:寒彻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意大利媒体报道,66岁的意大利萨维亚诺市的市长卡米内·索梅塞(Carmine Sommese)因亲赴前线抗疫而被感染,于4月17日不幸殉职。

  4月18日,索梅塞家人为其举行简单的葬礼,不料却吸引了大量民众自发前来送行。在葬礼当日,众多市民违反封城令上街送市长,还有人拦下了灵车痛哭。但由于太多人聚集,萨维亚诺市被当局下令封锁至4月25日,公共部门暂停办公,次要道路关闭,将对参加葬礼的个人进行检测和健康调查。


打不开?点这里>>>

  索梅塞市长曾经是著名的意大利著名的外科医生,因疫灾突发、确诊人数暴涨。因医护人员严重短缺,索梅塞市长“重操旧业”,一直战斗在抗疫一线,于3月19日被确诊感染,随后入院。4月17日病情开始恶化,随即转入那不勒斯省圣朱塞佩·莫斯卡蒂医院重症监护室,几个小时后,经抢救无效辞世。

  索梅塞市长精神的感召,在意大利这样“重操旧业”的人还很多。3月29日媒体报道,曾身为护士的阿索洛市市长毛罗·里瓦里尼,也已回到医院抗疫一线工作:

  病毒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不论牺牲的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索梅塞市长的这种大无畏的精神都是值得我们钦佩和感动的。

  西方国家在初期为了维持经济发展、维护大资本利益,普遍实行的“躺倒式”抗疫,为后来的大爆发和失控埋下了恶果,怎么检讨、批判都不为过。骤然增长的数字对于任何一个用于应对常规服务的医疗系统都是一场灾难,好在中国能够采取严格的封城措施,将病毒主力围堵在湖北武汉,举全国之力打赢了一场歼灭战。

  总人口只有6000万人的意大利显然不具备这样的优势。然而,当它已处在危难之际,而它的北约盟友还相对安全的时候,没有一个所谓的盟友愿意对意大利伸出援助之手,甚至还劫掠了意大利的口罩等医用物资,这才导致在意大利出现市长被迫上前线,医疗物资不足、医护人员感染的局面。

  只有那些有着革命人道主义传统的中国、古巴、俄罗斯等国,慷慨地援助了意大利的人民。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更何况意大利目前还是右翼政党执政,意识形态分歧客观上给救援先天设置了一道障碍。

  一场大考,让我们见识了真正的资本主义是怎样的腐朽、堕落,轻视、践踏穷人的性命,资产阶级的政客不是忙于想尽一切办法抗疫,而是作秀、甩锅,把政治利益和选票至于民众的安危之上,甚至还要借机敲诈、勒索中国。

  正是因为这样,曾身为外科医生的66岁高龄的索梅塞市长,为了市民的安危、勇于牺牲奉献的利他主义精神,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里就更加显得弥足珍贵了。

  越来越越多的证据显示,意大利的病毒来自美国——在这个开出了“恶之花”的国度里,政客们正在将甩锅和作秀进行到极致。

  特朗普2月份以来,对病毒的轻描淡写,让美国民众放松了警惕,很多民众直到3月份还不戴口罩在大街上“裸奔”。反观特朗普本人,当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旁的幕僚长仅仅是咳嗽了一下,就让特朗普倍感紧张,当着记者的面将幕僚长轰了出去;在发布会上,听闻身边医生发烧,特朗普“呃”一声作出嫌弃状,赶紧躲开……

  看到特朗普种种丑陋的表现,当初信誓旦旦地忽悠美国民众“你死不了的几率相当大”的“自信”去哪里了?

  如此“小心翼翼、认真防备”的特朗普自然不大可能感染病毒,“死不了的几率”的确相当大——与意大利亲自上阵的索梅塞市长相对比,真应了那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那些底层的美国民众就没这么“好运”了,40%的家庭没有存款,70%的家庭拿不出1000美元“闲钱”,政府的纾困手段对他们的作用是有限的。

  美国政府已拿出的2万亿美元的纾困资金,其中大头被大资本拿走,企业的信用自然不会破产了,然而这些普通民众,分到他们头上的少得可怜的纾困资金勉强能够维持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开支,一日不上班一日便要面临账单超期、个人信用破产的威胁。穷人们被迫走出家门,将自己暴露在病毒的威胁之下。在芝加哥,黑人占了死亡病例的72%,族群的背后体现的是美国社会阶层的巨大差异。巨额的医疗费用将那些被确诊的穷人“拒之门外”。

  大选在即,特朗普为了避免在自己任上出现严重的经济崩盘,影响连任的选情,一再呼吁“重启美国经济”,要求各州放松管制,实现企业复工复产,稳住日益衰弱的经济形势。

  民主党控制的以纽约州为首的东部七个州和西海岸三个州已经联合起来,组成了“复工者联盟”,欲绕开特朗普自行决定何时复工。

  复工与否成了民主、共和两党为了门户私计的党争工具,他们都不是在真正关心美国人民的死活。

  这是一个诡异、荒诞,对美国底层而言又是悲哀、无奈的局面。在确诊超75万、死亡超4万,且势头不减的情况下,复工无异于草菅人命;然而,不复工的话,穷人怎么活下去呢?

  居家等待没有工作无钱还贷、还信用卡、家庭财务破产,最终是死,出门工作可能被感染而无钱医治亦是死,这就是美国最底层穷人的命运,而后者也只是可能,穷人们是愿意冒这个险的。

  于是,一个怪异的事件再次在美国出现,得克萨斯、明尼苏达、密歇根等州相继爆发了呼吁“炒掉福奇博士”的抗议活动,“炒掉福奇”成为当前美国最热门的话题。而福奇是专业素养很高、原则性很强的美国传染病专家,曾被民众亲切地称为“抗议队长”,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认真听取福奇的意见,美国的局势绝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紧张。福奇与特朗普的矛盾早已公开化,包括他决绝为特朗普甩锅中国的行径背书。

  炒掉说真话的福奇,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公共舆论中“严重”、“紧张”的声音,对复工是有利的,“炒掉福奇”的抗议活动因而受到很多美国底层民众的响应,尽管他们也知道福奇的确是在关心他们的健康,但福奇却对于他们的家庭经济困境无能为力。

  某种意义上来说,福奇也是如意大利的索梅塞市长那样的“好人”,善良与利他精神是人类所共有的朴素的美德——在美国,不乏这样的“好人”,纽约的退休医生们纷纷自发走回工作岗位,走到抗疫一线,能够被他们救助的也只是纽约的那些富人和稍微有钱的人。

  这些“好人”能够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他们改变不了大局,因为他们不知道要去改变,也同时改变不了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资本主义制度。病毒之害下,谋杀穷人的刽子手,不仅仅是那些甩锅作秀的政客,更是整个资本主义制度。从这个角度将,牺牲在意大利的索梅塞市长比苟活在美国的福奇要幸运的多,至少他的举动赢得了意大利市民感动的泪水。

  美国民众支持甩锅中国,对特朗普支持率上升以及“炒掉福奇”的抗议举动,无不说明他们连谁是真正的敌人都没搞清楚,离真正的觉醒相去甚远,甚至有可能再次成为新法西斯主义对外攻伐的炮灰。

  列宁诞辰150周年之际,这种现象的出现足以令人嘘唏。他在百余年前写出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为的就是打破帝国主义阶段,垄断资产阶级强加给工人阶级的新的精神牢笼。百年过去,放眼全世界,这种牢笼似乎更加坚固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