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千钧棒:公知一出国,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2020-04-20 15:35:04  来源: 察网   作者:千钧棒
点击:    评论: (查看)

  很多自由派公知在国内不遗余力反体制,以为向西方交了投名状,再一移民,就可以成为比自己的同胞高一等的上等人,在国外,也能够跟外国人平起平坐,而事实上往往事与愿违。近日在网络上看到一则关于一位曾经非常著名的公知的消息,很耐人寻味,那是一封发表在某网站的给作家圆圆的公开信——

千钧棒:公知一出国,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信中提到的那位姓艾的画家,也许很多人不一定知道,但是如果是提到他与另外四名女子拍摄并且发到网络上的裸体“一虎八奶”图,四名女子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流氓燕”,我相信很多人知道。

  在国内的时候,他打着“行为艺术”的旗号,多次在天安门广场比中指,在身上写“Fuck”。

  中国干什么,他就喷什么。

  2008年奥运会期间,艾未未多次喷我们的奥运宣传,“本来以为奥运会能让中国变得更开放,但宣传活动让我恶心”。

  汶川大地震期间,艾未未也对抗震救灾工作视而不见,只顾着攻ji政府。

  不管是什么事情,他总能扯到“制度问题”“没有人权”上来。

  2015年,艾未未如愿移居西方“文明”的另一颗“璀璨明珠”德国。

  按照常理来说,艾未未终于到了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可以消停一会儿了,但艾未未偏不。

  在移居德国三个月后,艾未未就喷“乐高对艺术家有歧视,不向他出售产品”。

  2016年,他喷了丹麦政府。

  2017年后,他开始对德国政府呛声——“德国社会不宽容”“德国社会太自我”“德国有种族歧视”。

千钧棒:公知一出国,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艾于2015年7月中旬重新取得护照,很快于当月底前往德国。当地媒体蜂拥而至。《南德意志报》发表了一篇对他的专访,被认为是艾赴德后最全面的观点展示。正是这篇报道在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和西方媒体中引起轩然大波。 德国主要媒体几乎都认为艾对中国政府的态度“变温和了”。它们重点转引了艾未未的这样一些表述:对他的这次旅行政府几乎没有附加条件,他可以回到中国,政府对他说,他是个自由的人。他认为不仅仅要批评政府,还要有解决方案。在谈到一些律师近来被逮捕时他说,“现在当他们拘留你,他们会有逮捕令。法院会判决这些人,他们按程序办事。如果证据不足时他们就会将你释放。这些策略不再像几年前那样不合法。” “xx之音”报道说,艾的这些话引起中国异见人士的极大不满,这是一次艾的“偶像崩塌”。“助纣为虐”“变节”“投降”“一个自由的人看起来不是这样子的”,这些话被不同的人和媒体说出。

  到底他是因为在接受《南德意志报》等德国媒体的采访时所说的话没有让德国的某些人满意才导致不向他出售产品,还是因为是在德国受到了歧视才让他不说那些德国媒体希望他讲的话,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在西方国家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其实,像他这样的情况在出到国外的自由派公知中并不是孤例。

  在国内外敌对势力大肆泼污毛泽东的大背景下,1994年,海外出版了李志绥的《毛泽东的私人医生回忆录》。

  然而1995年2月13日,李志绥离奇地死于芝加哥的儿子家中。对此金笔网友在《关于李志绥医生离奇死亡的推测2009-07-19》中介绍了下面的情况——

  因为死得比较离奇,到现在笔者还记得李志绥医生死讯的报道。那是一天傍晚,他的家人回家时发现李横躺在厕所的地板上,气绝多时。好象那天下午他还外出行走过,旁人没有发现李有什么异常形态。

  李死时七十有五,不算长寿。除非八九十岁以上的老人在睡梦中平静的死去,一般来说,人在这个年龄是不容易一下子死的。以李的 “特殊身份”,当地警察,地区检察官,CIA 甚至 FBI 的 Agents 等,都会密切关注,特别是找出他杀的 "蛛丝马迹" 。但是没有警察局或地区检察官公布李的死因。后来李的出版商对外放言说死于 "心肌梗塞",间接印证了李死后是经过了尸体解剖寻找死因的。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想对外界说明些什么还是揭露些发生在他身边的什么以至于死于非命,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2015年1月9日,据澳洲电台报道,流亡美国的“八的平方”事件的女干将柴ling2014年感恩节前夕在一封写给教会的信中称,华人牧师远志明曾于1990年在美国强暴过她。2015年元旦后,13名美国华人牧师撰写联名信,要求远志明“以负责任的态度公开回应柴ling指控,维护教会形象”。

  柴ling在信中披露,她1990年进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后,远志明来到她的公寓,说要给她播放一部电影。考虑到远志明曾经参与过《河殇》的拍摄,柴ling没有反对。开始播放后,柴ling才发现是部色情电影,当即要求远志明离开,却被远志明按在地上强暴。柴ling在信中称,写信是“按圣经要求”,原本有两个目的:与远志明沟通,希望他道歉忏悔;若无法沟通,将此事交由牧师解决。

  此事后来没有了下文。

  2013年,曾经被美国国务卿和驻华大使用专机高调接到美国的“阿炳”在纽约大学一年的逗留期已满,纽大要求他在月底离开。“阿炳”公开声明表达不满,宣称纽大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强大压力”,“中共当权者对美国学术界的统战远超出大家的想象”。纽约大学对“阿炳”的说法表示“不解和遗憾”,称他所说的“不符合基本事实”。曾经帮助“阿炳”赴美的纽约大学教授孔杰荣说“阿炳”: “你不应该反咬给你食物的人”。

  原某著名大学副教授夏某良,2013年10月因教学不达标被学校不再续聘。

千钧棒:公知一出国,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夏平时于各种场合“放言”fou定、攻ji中国基本政治制度,引起西方的关注,2014年1月26日,夏业良乘飞机抵达美国,被收编为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一名客座研究员。有人传说他到了美国以后送外卖,也有人对此说法进行了纠正。

千钧棒:公知一出国,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只有在中国当公知他才有价值”,这句话是对夏某的最准确的评价,也概括了夏某这一类人的共同特点。

  特朗普宣誓就职的仪式上,特朗普居然只是邀请了他一个华人,于是他以为特朗普要委任他当中国的“总统”,居然昏昏然自称为或者是被粉丝们吹捧为“当今孙中山”,几年过去了,连特朗普自己的连任都可能成问题,就是不知道夏某的“中国总统”梦醒了没有!

  上述这些都是自由派公知出到国外以后的遭遇。

  而下面的两位是一直留在国内兴风作浪的。

  一是薛蛮子。2013年8月25日上午,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消息称:2013年8月23日,根据群众举报,朝阳警方在安慧北里一小区将进行卖淫嫖娼的薛某(男、60岁)、张某(女、22岁)查获。经审查,二人对卖淫嫖娼事实供认不讳。警方已依法对二人行政拘留。 同日,北京警方证实,知名天使投资人、微博红人薛蛮子因涉嫌嫖娼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

  薛蛮子住所在东四环朝阳公园附近,至于为何在安慧北里因涉嫌嫖娼被警方查获,警方没有透露具体情况。 经进一步查明,他不仅嫖娼,还涉嫌聚众淫乱。《新闻联播》用3分钟播出薛蛮子嫖娼被抓。

  薛蛮子是一名网络大V,在新浪微博拥有1200多万“粉丝”,他参与传播了一系列网络谣言。

  2013年8月23日,薛蛮子因涉嫌聚众淫乱,被警方行政拘留;同年10月10日,薛蛮子因涉嫌聚众淫乱和寻衅滋事被依法批准逮捕,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薛蛮子承认不经核实,在网络上散布不实言论,转发网络谣言,造成严重后果。

  至于薛蛮子作为著名公知大V在网络上的其他“光辉事迹”就不用我介绍了。

  另外一个是杨恒均。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白云怡】2019年1月,据澳媒报道,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调查一名澳籍华裔作家和学者被中国逮捕的事件。澳媒称,这名华裔学者名叫杨恒均,此前曾在中国外交部工作,目前澳方正在寻求与此人取得联系。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4日表示,澳大利亚籍人员杨军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近期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并进行审查。

  论在网络上的影响力,杨恒均大于薛蛮子,跟薛蛮子常常发表比较极端的自由派言论和传播谣言不同,杨恒均有时候也策略性地发表一些貌似理性的言论,因此更加具有欺骗性,以至于有时候他也挨自由派的拍砖,他甚至自称自己是“自干五”。

  这两个人在国内一直有“合法”的身份掩护。薛蛮子,学名薛必群。1953年出生于广东,UT斯达康创始人之一,曾担任中国电子商务网8848董事长、中华学习网董事长等职务。而杨恒均一直来从事所谓的“代购”业务,自称“民主小贩”,一方面说明他自己是做生意的,另一方面暗示他在贩卖“民主”。

  相信很多人都了解特洛伊木马的故事。

  公元前十二世纪初,迈锡尼联合希腊各城邦组成联军,渡海远征特洛伊,战争延续十年之久,史称“特洛伊战争”特洛伊也因此闻名。城市在战争中成为废墟。荷马史诗《伊里亚特》即叙述此次战争事迹。据传说,特洛伊城最后由希腊人用“木马计”攻破。因此:“特洛伊木马”现在已成了“挖心战”的同义语,比喻打进敌人心脏的战术。电脑病毒中的“木马病毒”的名字也来源于这个故事。

千钧棒:公知一出国,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从上面的事实我们可以看到,薛蛮子和杨恒均加入外国国籍以后再被派回中国,一直来过得风光、体面,美金大大的有,直到锒铛入狱。特朗普曾经一度声称要停发的对世界各国的“民主人士”发放的所谓的“推广民主费用”,这费用估计就用在这些人身上了吧。

  而出到国外的那几位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李志绥是在什么情况下写《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的?或者说写成以后出版的是不是他的原稿?天知道!当时的美国还需要遮羞布,还不至于像特朗普政府这样“我是流氓我怕谁”,如果他嘴巴不严说漏嘴了什么,那么美国政府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在这情况下,李志绥的死亡是必然的归宿。

  柴ling之流因为作为某次事件的干将,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从他们离开中国那天起,他们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别说是被强暴,就算是丢了小命也是很正常的,而假如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国内,那就大不一样了,极有可能被西方媒体炒爆了。

  “阿炳”的最可悲之处是把自己当根葱,当时境外势力需要他这么一个悲情人物来骗取中国的民众的同情心,一旦这种作用都没有了,那么他就成为了美国佬口中的需要别人提供食物又会咬人的动物了。什么动物?你懂的。

  艾未未的情况在他们几个当中特殊一点,在国内的时候反体制当然是境外敌对势力的宝贝,一旦出到国外,这种作用失去了,而他还以为在其他西方国家里面能够像在国内那么放肆,受到冷遇那是必然的,何况他被境内外的所谓“中国异见人士”认为他“变节”“投降”,没让他走上李志绥的老路算不错了。

  还有一种情况比较特殊,那就是到了国外以后失宠了,或者说在现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或有所觉醒,或看清楚历史发展趋势以后自己留条后路,一个是连岳,一个是乔木。

  连岳的“反水”甚至上了微博热搜,引发公知群体内部的口诛笔伐。

  连岳曾经是公知最好的模板。

  作为某著名大报的记者和专栏作家,连岳凭着自己的文笔,积累了一批粉丝。不少人把连岳称为“王小波之后最成功的专栏作家”。

  关于他的事情各位可以上网搜。

  但在最近,当“方方日记”发酵后,连岳却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

  “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一堆作家了,别以为养着他们就自然是你的吹鼓手,更大可能是享受你的待遇、福利与特权,还要搏一搏反体制的美名。自信一点嘛,做得好,正常人自然会夸你,正常人是多数”。

  在公知们“堕落”“跪舔”的骂声中上了热搜的连岳,第二天又在文章中正面回应了一波:

  “民主不是更好的体制,它是更坏的体制”

  “柏拉图的话是对的,喜好民主并非雅典的光荣,而是雅典的堕落。中国真搞起欧美那种民主,也将堕落”。

  这一下,公知们彻底炸锅了。

  和连岳一起“叛变”的,还有乔木。

  乔木,当年叫做“北外乔木”,曾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

  相比于连岳的言论,乔木的发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去了美国的乔木发现,有些事情好像和他之前的认知,不大一样。汽车使用税、年检费、尾气检测费,开个车和中国的名堂一样多。保险和城市停车费,还远高于中国。

  但当他在疫情发生期间回国再回到美国后,渐渐地发现,事情不对了。

  在美国NBA停摆、股市狂泻、大学关闭后,乔木惊呼,“美国怎么了?”

  兴许是所见所闻太过于魔幻,身在美国的乔木,也开始写起了《美国疫情日记》。 公知们说,“美国有医疗白卡,可以免费看病。” 乔木说,“那是极低收入的人才享有的福利,每年申请、评估,很麻烦”。 公知们说,“美国不洗脑”。 乔木说,“女儿在家自学的第一件事,是站立,手帖胸口,开始宣誓:

  公知说,“美国一夜之间出动35艘医疗船,搭建216座方舱医院。”

  乔木说,“只有一艘停泊在曼哈顿的92号码头。”

  公知说,“美国人的生活根本没受什么影响,国内媒体在妖魔化欧美。”

  乔木说,“邻居因疫情蔓延没有收入,敲门问能否蹭下他的WiFi。”总之,公知鼓吹什么,乔木就打脸什么。

  曾经的帽子不好使了,公知们也没别的办法,只能人身攻ji了。

  乔木倒也坦然,不仅声援连岳,还表示自己成为了“自干五”。

  这两位到底是看清楚了公知一旦到了境外的尴尬处境,还是看到了席卷美利坚的疫情面前,保命更加重要,还是看到特朗普政府已经在大规模遣返华人,甚至是煽动对美籍华人的仇恨,于是及早给自己留条后路,不得而知。

  但是上述事实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对于境外敌对势力而言,中国的自由派公知最大的价值是充当特洛伊木马,留在中国国内煽风点火,西方国家通过各式各样的非政府组织资助他们的破坏活动,让他们发挥忽悠民众和在内部攻破堡垒的特殊作用,所以薛蛮子和杨恒均曾经能够尽享荣华富贵,直到锒铛入狱。而那些交了投名状以后出国的自由派人士,就算是保住小命,一旦失去利用价值以后就最起码像破尿桶一样被到处扔了。于是,还有点血性的或者说打算留条后路的就“反水”、“倒戈”,比如乔木和连岳,希望他们俩真的是转变立场。不过不管他们俩是不是真的转变立场,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利用新冠肺炎疫情进行的这场政治豪赌的前景如何,相信公知他们自己已经心知肚明了。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请公知们好自为之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