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关于美国共产党的五个错误认知

2020-04-20 14:39:14  来源: WorldCommunistParties   作者:CCNUMPFC
点击:    评论: (查看)

关于美国共产党的五个错误认知

  图片来自美国共产党官网

  【原编者按】2020年3月20日,本公众号WorldCommunistParties登载了澳大利亚共产党《卫报》的评论文章《什么是“共产党”》。此文作者认为,“共产党是唯一始终坚持反帝国主义的、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政党,它以工人阶级的权力、团结和独立为基础,支持世界上所有工人的斗争。”不可否认的是,社会各界、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对“共产党”的印象和认知有较为丰富的内容,其中也不乏消极和负面的想象成分。针对美国统治阶级长期以来灌输给民众的对于美共的一些错误认知,美国共产党官网4月14日发表此文,从揭穿五个关于美国共产党的谎言来澄清并还原真实的美国共产党。

  鉴于“社会主义运动倾向”日益强大,许多青年工人和学生来到我们党时,对我们党的纲领、历史和方向提出了一些疑问。有许多问题是真诚的询问,其根源在于错误观念所引起的怀疑。这种错误的信息在某些情况下广为传播。麦卡锡主义和反间谍组织也是罪魁祸首,因为他们有意地埋下了欺骗的种子,以阻止美国共产党获得群众的支持。新成员、朋友和盟友们应该知道这些真相。以下是五大主要谎言:

  1.“美国共产党党员是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和警察。”

  毫无疑问,在冷战开始后的几年里,联邦调查局竭尽全力通过驱逐、监禁、甚至处决的方式来瓦解和解散共产党。在20世纪50年里,美国共产党的领导层受到了严重迫害,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联邦调查局是如何试图渗透到我们组织中。还有众所周知的证据是,1956年到1971年联邦调查局的反情报计划(COINTELPRO)试图在民权和反战运动期间诋毁美国共产党和其他进步和左翼的组织,并在逮捕美共党员安吉拉·戴维斯入狱的过程中扮演了特别重要的角色。宗派主义左派对联邦调查局和麦卡锡主义者的言辞大加渲染,也许他们并不知情,但实际已经像右派一样败坏了党的名声。

  统治阶级知道真正的威胁在哪里,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务院在签证申请问题上不停地问“你现在或曾经是美国共产党党员吗?”

  无论如何,党已经并且将继续采取措施保护我们的组织,而且做得很成功。这就是尽管党在遭受了统治阶级如此多的攻击和历经诸多挫折之后,依然存在了一个多世纪的原因。在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崩溃后的几年里,联邦调查局又回到之前的策略上,声称被我们党渗透了。想象一下!警察叫我们警察?别上当了,加入我们党员不必担心身份会暴露。党员资格是不公开的,除非他们自己想暴露。

  2. “美国共产党为民主党人背书。”

  我们不会,也从来没有为非本党成员的候选人背书。相反,我们在州和地方各级选举自己的候选人,并计划未来选举总统候选人。我们也强调基于这些问题团结、组织和激励工人的重要性,而不是以民主党候选人为中心。同样,这又是一个根植于麦卡锡时代的谎言,当时共和党人试图将民主党和罗斯福政府描绘的具有“共产主义影响力”。即使在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们也从未为民主党人背书。事实上,尽管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支持新政,尤其是社会保障和瓦格纳法案,但我们还是派出了自己的总统候选人来对抗罗斯福。

  最近,我们在古巴的同志发表了一篇由古巴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里卡多·阿拉尔孔(Ricardo Alarcon)撰写的文章。他在文中阐述了克林顿当总统将比特朗普当总统更有益。这篇文章发表在我们的网站上,以便告知读者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区别(例如,奥巴马放松了对古巴的帝国主义控制),尽管他们都是资产阶级党派。一些人趁机散布消息说,我们支持了民主党,而我们和古巴人都没有这样做。我们支持的是理念和政策,而不是个别候选人。全民医疗保险是一个我们支持的当代理念,但是我们从未支持过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或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等人,无论他们看上去多么进步或“左翼”。我们与民主党没有结成战略联盟。想象一下,如果你问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这个问题,她会怎么回答!

  3.“美国共产党是修正主义者”或“美国共产党是改良主义者而不是革命主义者。”

  或许我们应该回到过去看看伯恩斯坦所说的“修正主义”到底是什么意思。改革胜于革命。斗争和“运动”就是一切,到了最后什么都不是。我们党历来是在社会主义道路上为进步的亲人民、亲劳动的改革而奋斗的。试想一下,如果共产党在1919年不支持女性的选举权,如果共产党不支持1964年民权法案,如果共产党不支持1965年投票权法,如果2015年不支持同性伴侣结婚的权利,会是什么样。

  当然,我们明白资本主义不可能永久改革或存在。我们党诞生于一个多世纪以前的美国社会主义政党。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淡化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反对种族隔离的民权斗争,因为他们认为社会主义会解决一切问题。美国共产党认为,在此时此地不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就永远无法实现社会主义。我们也了解工人阶级的斗争现状。广大劳动人民对两党制和他们所处的政治经济体制的弊端感到失望。然而,群众并不要求明天就进行革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各种方面的斗争都很积极,包括在选举领域、基层运动、废除警察和监狱工业园区、互助努力、组织租户、工会主义等等。此外,我们拒绝成为阶级简化论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严肃对待妇女、LGBTQ、黑人、印第安人、拉丁裔、亚裔和移民问题作为争取平等的民主斗争。并不是所有的战役都以同样的方式取胜。种族主义、厌女症、同性恋恐惧症等等,不会在一场革命中一夜之间自动解决。

  不同的人对“修正主义”有不同的看法。一些人认为,“修正主义”意味着不主张未来用暴力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另一些人认为,“修正主义”是因为我们党的纲领中没有引用斯大林、毛泽东和霍查的话。无论如何,作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们要在革命的道路上继续争取改革,就像大约一个世纪前列宁在《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以及共产国际主席乔治·季米特洛夫在其著作里所写的那样。这就是斗争所在,这就是我们在美国建立一个群众党和社会主义运动的方式。

  4.“如果我加入美国共产党,我将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工作。”

  这是另一个扎根于麦卡锡时代的谣言,当时的我们的同志被其工作岗位辞退,被各自的工会开除。从麦卡锡主义的政治迫害开始至今已近70年,尽管他们工会的著作中可能仍有一些反共章程,但已经很少被执行了。许多年前,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悄悄地取消了反共条款。重申一遍,我们党员的身份不是公开的,除非你通过社交媒体,告诉你的朋友和同事。

  5.“美国共产党提倡用暴力推翻美国政府。”

  你可以猜到,这个谎言也根植于20世纪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言论,当时我们的同志被围捕、审判和监禁,罪名是“在未来某个未知时间鼓吹和教唆以暴力推翻美国政府”。是的,这就是指控。我们党从来不主张这样做。在过去,由于一些言论,我们的同志们被关进了监狱,这些言论在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某些历史著作中都有记载。我们要提醒我们的同志和潜在的党员们,世界上没有一个共产党在这个时候试图通过暴力夺取政权。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我们必须把我们的思想、战术和战略运用到21世纪美国的特殊情况中去。这不是1917年的俄罗斯,也不是1949年的中国:这些地方和时代的物质文化条件有很大的不同,无法比较。我们也为我国工人阶级和反种族主义斗争的革命历史感到自豪,它比我们党1919年成立还要早。

  我们的共产主义兄弟党遍布全球各个国家像葡萄牙、巴西、加拿大、智利、西班牙、印度、乌拉圭、尼泊尔、希腊、委内瑞拉、丹麦、法国、塞浦路斯和南非。他们参与选举政治,在工会工作,反对帝国主义,参加进步的广泛联盟以击败极右势力,在某些情况下与社会主义者和其他进步的政党共享国家权力。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由于每个国家的物质和社会条件各不相同,因此没有可以效仿的“模式”。

  我们的党的纲领明确地概括了社会主义道路。首先是通过联盟打败极右势力。这个联盟是一场人民运动,而不是政党之间的官方联盟。联盟强调工人阶级问题,团结在伯尼·桑德斯、乔·拜登和其他人周围。下一步是反垄断联盟,随着工人阶级在政治上越来越独立于资产阶级两党制,这个联盟就可以建立起来。最后一步是让工人掌权,以便工人阶级从资产阶级手中夺权,建立一个以工人阶级为主导的国家——包括大银行和大公司的社会化。

  我们并不确切地知道这一进程将如何进行,但斗争的条件将决定如何以及通过什么手段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选择最和平、最民主的社会主义道路。我们是反战的,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不希望劳动人民在任何暴力冲突中失去生命。我们所说的反垄断战略就是在通往社会主义道路上进行斗争的战略战术方针。“社会主义权利法案”是我们的目标。《权利法案》和《宪法》只保障部分自由,只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才能真正实现和充分实施。我们深知资本主义民主的局限性,所以我们要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行到底:实现社会主义。但你能想象没有社会主义“权利法案”或更新的社会主义宪法就生活在社会主义之下吗?大多数美国工人不能,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