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方方——典型的“西方双标症”患者

2020-04-17 08:28:15  来源: 望长城内外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双标即双重标准,就是指对同一性质的事情,根据自己的喜好、利益等原因采取不同的评判标准。

  对同样的事情采取双重标准,这是西方政客和媒体习惯性的做法。例如,不久前,美国主流媒体《纽约时报》在报道中国武汉“封城”一事时,称这是“反应过度”。后来《纽约时报》在报道意大利“封城”时却称赞他们“为遏制欧洲最严重的冠状病毒爆发而冒着经济风险”。同样是为了防控疫情而“封城”,《纽约时报》却先说中国做得不对,又说意大利做得对。这就是“双重标准”。

  写《武汉封城日记》的作者方方,她虽然是一个中国人,却也是一个典型的“西方双标症”的患者。下面,就以最近几天方方在她的新浪微博的言论及表态为例,进行一些分析。

  第一个例子:“人身攻击”问题

  4月15日18:25方方在她的新浪微博转发了一个支持者写的文章《脑残起诉方方立案失败,犹如跳梁小丑丢人现眼》,并以摘录的方式对该文中“对方方上升到人身攻击是人品低劣的体现”的说法给予赞同。

  方方的意思是一些网民对她的批评是人身攻击,这种行为是人品低劣的体现。

  我坚决反对在讨论问题时进行人身攻击,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方方有没有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呢?

  如果方方不健忘的话,她在2月19日的日记里写过这样一段话:“顺便说说,极左对我的攻击,似乎人头越来越多。且不乏‘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者。但我是一个喜欢讲常识的人。这一阵对常识二字,提得也多。有人问,常识到底是什么?举个例子,比如一只狗跑来咬你,你拿起打狗棒,打狗。狗逃回去,叫了一群狗过来咬你,其中还有大狗和疯狗。这时候,常识会告诉你:闪人!把地盘留给狗。叫它们自己狂吠,过不多久,它们就会因为吠声高低不同骨头分配不同,而相互自咬。而你呢。在家喝茶看书下馆子。像隔离病毒一样,与会咬人的群狗隔离。这就是常识。”

  方方把批评她的人骂作“狗”,这是不是“进行人身攻击”,是不是“人品低劣的体现”呢?我想,也许,方方和她支持者是死也不会承认这是“进行人身攻击”的,她们会说这是比喻,而不是骂人。那么,方方和她支持者是否愿意别人把方方比喻成“X女”呢?

  别人骂她是“进行人身攻击”,是“人品低劣的体现”,而她把批评她的人骂作“狗”,就不是“进行人身攻击”——这就是方方的双重标准。

  第二个例子:“违法”问题

  4月15日18:05,方方在她的新浪微博转发支持者文章《终于,针对方方的大字报出现了》时说:“昨天出现的。如果他写的是‘民主自由’或是‘官员公布财产’,他多半昨晚已在派出所了。但他针对和威胁的对象是我,这跟网民骂我一样,他和他们都不需要付出代价。警方也不会介意他是否对一个公民构成人生威胁。这也是我对此世道抱以期待的同时,又有着更多悲哀的原因。”

  方方写这段话的意思是别人写大字报骂她和威胁她是违法,警方应该把写大字报的人抓到派出所去。那么,方方违法又应该怎样处理呢?

  方方在2月13日的日记里说:“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网民怀疑这是方方故意编造的消息,要她拿出这张图片,可是都两个月过去了,方方至今也拿不出这张图片。

  故意编造和传播虚假消息,造成社会恐慌的就是造谣传谣的违法行为。内蒙古有一个网民就因在网上传播了一段说新冠病毒是美国搞的生化武器的视频,就被警方行政拘留10天和罚款500元。如果按此标准处理,方方至少也应行政拘留10天和罚款500元。

  别人违法警方就应将其抓到派出所去,而方方违法就不是违法——这就是方方的双重标准。

  第三个例子:“独立思考”与“言论自由”问题

  4月15日15:11,方方在她的新浪微博转发支持者文章《今天我们为什么怀念他,这位敢为人先的最高领导人!》时说:“思想解放,独立思考,反思追责,言论自由,才能继续改革开放。”

  方方说这段话的意思是:她是主张“独立思考”和“言论自由”的,她自己也是这样做的。可是,她在这方面也采取了双重标准:批评她的人都是人云亦云,都是被洗了脑子的,而支持她的人都是“独立思考”,而不是受她蒙骗的;网管删她的帖子是“限制言论自由”,而她要网管不让别人批评她就不是“限制言论自由”;别人批评她就是“不让人讲话”,就是“限制言论自由”,而她攻击批评她的人就不是“限制言论自由”。她的这个双重标准可以说玩的非常娴熟。

  第四个例子:“围攻”和“网络暴力”问题

  4月14日12:33方方在她的新浪微博转发支持者文章《1%的人凭什么让99%的人不快乐?》时特意摘录该文的一段话:“舆论围攻方方,也成为这个特殊时期的标志性事件。这既是数十年以来极左思潮集结蛹动的大曝光,更是洗脑文化摧毁老中青幼四代人的杰出战果。没有这场瘟疫爆发,没有方方的封城日记,世人不会知晓体制内外以及普罗大众,会有着如此疯狂阴毒怪戾的斗争思维与暴力人格。”

  方方摘录这段话表示了她对这些说法的赞同和支持。这里,方方在两个问题上采取了双重标准。

  一是所谓“围攻”问题。

  方方多次说过,广大网民批评她是对她进行“围攻”。我认为所谓“围攻”的说法是不对的。在互联网时代,不管是谁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只要在网上披露出来,都会受到许多网民的批评。这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特点。我认为,这种批评益大弊小,它有助于揭露问题、澄清是非、弘扬正气、消除弊端和不良行为。所以,广大网民对方方的错误进行批评,根本就不是对她进行什么“围攻”。

  如果方方非要说这是对她进行“围攻”的话,那么,难道她忘了吗?她也在网上参加过许多次这样的“围攻”。从方方写的日记里,我们清楚地看到,她参加过对疫情发生以来一系列事件的批评:从对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国家健康科普专家库成员王广发“可防可控”说法的批评,到对武汉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蔡莉、院长彭义香等人的追责,从对武汉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公馆小区造假事件的批评,到“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的一番讽刺,等等,这都不是她一个人在言语,而是成千上万的网民(也包括笔者)都在发声。众多的网民对错误的言行一齐进行批评,为什么批评别人时就不是“围攻”,而到了批评她时就成了“围攻”呢?这不是双重标准又是什么?

  二是所谓“网络暴力”。

  方方多次说过,广大网民批评她是“网络暴力”。那么,方方在她的日记里有没有表现出“疯狂阴毒怪戾的斗争思维与暴力人格”呢?请大家看以下几段文字:

  [早上,听到一段录音对话,像是一位调查员与殡葬馆的一位女性员工的答问。该女性头脑敏捷,思路清晰,言语干脆,像极我小说《万箭穿心》中的李宝莉。她讲述他们的员工完全得不到休息,她自己也快崩溃。在愤怒地述说中,她点名大骂官僚,大骂狗官,真是骂得解气。(见《日记》2月9日)

  对于武汉人民来说,所有主推手和帮凶者,一个也不会饶恕!两千多(甚至更多不在名册上的人)“他杀”的亡灵和他们的家人,日日夜夜拼命救人的所有医护人员,900万苦熬日子的武汉人民,500万难以回家的流浪者,都会要一个说法,要一个结果。(见《日记》2月27日)

  接下来,政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以我的印象,中国大多官员少有反思自己的事,更不谈引咎辞职。如此这般,民众至少是可以写一份敦促书,敦促那些视政治如命根,视民生若草芥的官员引咎辞职吧?这些手上带着血的人,怎么还可以在湖北或武汉人民面前指手画脚呢?(见《日记》3月7日)]

  方方在日记里写的上面的这些文字,算不算是“疯狂阴毒怪戾的斗争思维与暴力人格”呢?算不算是网络暴力呢?我觉得,如果要说网络暴力,方方在日记里用“他杀”“手上带着血的人”“一个也不会饶恕”这些字眼来影射失误的政府官员是故意杀人的杀人凶手,这是明目张胆的诽谤,这才是在真正的网络暴力。

  从以上事例我们可以看出,方方不仅是一个典型的“西方双标症”的患者,而且还是一个玩弄双重标准的高手。由此暴露出她“以我为中心”的自私,坐井观天的狭隘,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自大和拒不改悔的顽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