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郎言志:方方日记出口西方,一个文人的卑鄙,毁掉了数万人的努力

2020-04-14 14:25:59  来源: " 郎言志"公众号   作者:郎言志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永远也想不到,伤我最深的不是新冠病毒,而是那一本迅速出口到欧美的方方《武汉日记》,那个女人往我们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Franco,你是中国人,你告诉我,你们真的没有隐瞒什么吗?你知道有些事情是可以避免的,也许世界本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这一刺耳的声音,出现在4月12日的早晨。一大早起来,我本想煮一壶咖啡,却不想被同屋的意大利室友Marco给拦住了,他问我为何不曾告诉他真相。他很严肃地和我说:Franco,因为这个病毒,死了那么多人,我们需要真相。

  显然,Marco的话中带刺,也藏着他的疑虑。

  我有点迷糊,因为昨天的Marco并不是这么想的。我曾耗时数十天,不断地在西方媒体和政客的胡言乱语中找到各种破绽,和Marco以及其他几个异国的朋友解释病毒背后的真相,在不厌其烦的交流和解释之下,他们才终于相信中国人没有向世界隐瞒什么。这其中,或许也有多年的同窗情分。

  因此我费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会让Marco的想法发生较大的转变。直到我看到Marco放在桌上的学习电脑上,开着的那本《WUHAN DIARY-FangFang》(方方武汉日记),醒目的字眼,让我瞬间想明白发生了什么。

1.png

  ▲在Marco平时常用的电脑上,页面停留在了《武汉日记》的购买页。

  我不知道是谁介绍给他的。继英文、德文版出版后,意大利语版将在6月份发布。

  我试图想再说些什么,我用平和的语气和Marco说:朋友,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该是信我的,我想告诉你的是,这本日记所写的,虽然有很多真实的画面,但也有很多夸张的部分,甚至是虚假的谣言······

  未等我的话音落,Marco就打断了我的话:是的,我相信你说的,但你说我们欧洲的媒体的报道很多是假的,美国的媒体也是假的,现在又说你们中国的作家的日记也有问题,我很疑惑,也许很多是你看不见的呢?

  “可你要知道,我是中国人,我两个月前才从中国回来,我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我解释到。

  “是的,你是中国人,我尊重你的想法,但你要知道,就像这本日记中说的一样,很多事情一开始可以避免的,但现在死了十多万人了”,他回到。

2.png

  ▲正如Marco所说,因为新冠肺炎死了很多人,尤其是在欧美。他们中很多人将怨气撒到中国人头上。

  我和Marco辩驳了许久,虽没争吵,但也失去了原有的和气。我理解他心中的疑虑,但也捍卫自己的尊严,只是眼前的这一幕,不免让自己有些伤心。想想自己和身边华人朋友为了还原真相所做的努力,心中不禁有了悲凉感。

  网上很多人说,我们这些在海外的中国人是最惨的,中国打上半场的时候,远在异国他乡的我们,忍受着歧视、谩骂、种族攻击的压力,四处找寻医用物资往国内寄;到了国外打下半场的时候,我们又深陷在疫情的中心,在病毒的威胁、种族攻击的威胁中,负重前行打全场。

3.png

  ▲在意大利米兰街头免费发放口罩的华人同胞。

  这样的悲苦其实本没有什么,历史既然这样决定,我们便只有选择适应,人类理应团结。因此,我们才为这陌生的国度捐款捐物,费尽心血地向身边的异国朋友解释中国做过的努力以及中国人的善良。

  可奈何我等人微言轻,华商会的前辈们再怎么努力,学联的朋友们再怎么付出,也抵不过那满屏的栽赃,和那突然半路杀出的《方方日记》。这本我本无感的日记,从被翻译成洋文广为传播的那天起,就成了刀刀刺痛人心的暗剑,一剑抵过千万人之努力。

4.jpg

  ▲在美国Youtube上,方方日记已被制作成合集,推向境外人群。

  对于那个写日记的女人,我本是无感的,算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可如今,我是恐惧的,听到她的名字感到恐惧,看到那嗜满人血的日记感到恐惧,因为她和她那充斥着谣言的日记,正在一点点击垮我们的努力,那数以万计的充满热血的同胞的努力。

  因为,这薄薄的一本日记,恰恰坐实了那些无耻政客的“中国病毒论”,那些西方政客口中所谓的“中国防疫不民主”、“中国隐瞒疫情实情”、“中国才是源头”的甩锅谬论,都有了“可靠”的出处,而且是一个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女作家以人格担保的“真相”。

5.png

  ▲方方通过某境外知名极端反华媒体“XXXX电台”,向境外受众表示自己“被中国左派迫害”。

6.png

  的确,也恰如这女人与其背后的推手所言,一本日记毁不掉一个国家,也动摇不了民族的信仰。但须知,这薄薄的日记与其背后看不见的力量,落到每一个热血的个体身上,都可能是巨大的创伤。这不仅仅是给敌人递刀子,更是在往同胞的心里插针。

  前些日子总见有人高喊“放过方方”,我等不知何以为“放过”,众人又何以“不放过”?既然敢做,又何惧批评?我感到愤怒,因为那写日记的人不曾放过我们,否则,她也不会以如此高效的“神速”,在西方社会围攻中国和中国人的节骨眼上,出版这本饱受争议的《武汉日记》。

  既不合时宜,也用意不良。

7.png

  ▲真正的家丑,应该是有一个满眼尽是阴暗的作家,在自家屋里把谣言当真相,甚至将之出版到世界各地丑化自己的国家。

  方方老师,放过我们吧!

  我们已经受够了那谎言下的种族歧视

  方方老师,放过我们吧

  我们已经没有精力再承受暴力的攻击

  方方老师,放过我们吧

  我们已经为了这一切付出了太多太多

  方方老师,放过我们吧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方方老师,放过我们吧

  我不希望有一天,他们拿您的日记

  告诉我“这是中国的错”

  今日窗外的西方大地依旧充满着恐怖的色调,意大利死亡快两万了,整个欧美的死亡人数,也将突破十万。但我已无心关注这一切,这样的日子久了,便也就习惯了。

  我在想,那些拿着方方日记,在黑暗的西方大地上对着中国人高喊“中国是黑暗的”那些人,到底是哪根弦搭错了。我虽不解,但也觉得风趣。

8.png

  真心希望有一天,方方老师能来救救他们,只出日记不行,还得带领他们一起走向“光明”,讨伐那些真正的人间大不义,把那些不要脸的西方政客、西方媒体、西方出版社给“写死”,若能如此,带血的文字也定不负时代了。

  今日颇有些苦闷,大概是黑暗的东西见得多了。别的便也不多说了,就此罢了吧。

  (原标题:意大利封城日记(7);作者信息:本文实际记录人系米大中国留学生Franco,实际撰稿人系西方疫情期间归国同胞、郎言志主笔刘斯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