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王玉涛:公知言之凿凿的背后,是风平浪静还是暗流涌动

2020-04-13 14:12:40  来源: 察网   作者:王玉涛
点击:    评论: (查看)

 王玉涛:公知言之凿凿的背后,是风平浪静还是暗流涌动

  某著名时评人在其所著《定位中国-认清我们的时代和时代中的我们》一书中,对战争思维和阴谋论有这样一段论述:【“时至今日,在中国民间乃至主流社会的意识形态中,以争夺资源为目的的战争思维和阴谋论仍然大行其道。比如说美国攻打伊拉克、利比亚,在他们眼里都是为了争夺石油。事实是这样吗?而且在二战以后,在联合国的框架下,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再侵占别国领土。历史上的争议领土,也都要在联合国的国际合约框架下解决。这里我就不展开了。”】

  作者认为,当今世界,以争夺资源为目的,通过制造阴谋而发动的战争已经不复存在,美国出兵伊拉克和利比亚根本不是为了攫取石油资源;并且,二战以后,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已不存在侵占他国领土的现象,而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纠纷,也要在联合国框架下处理,根本不需要发动战争。但作者未对其观点进行论证。那么,美国攻打伊拉克、利比亚是为了获取石油资源吗?

  中国有句古训叫“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现在我们就来听听其他观点。

  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在其新书《动荡时代:新世界中的冒险》(2007年9月17版)中爆料: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主要动机是石油。格林斯潘是这样说的: 【“在政治上承认大家都知道的一点是很不方便的:伊拉克战争主要是为了石油。我对此感到难过。”】;美国媒体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也有一针见血的评论。在伊拉克战争前夕,美国《民族》杂志便已直指布什命门: 【“(美国)对伊拉克战争是以士兵和国民的生命、鲜血为担保的石油战争。”(张国庆 著 《被折腾的世界-这十年美国搅动世界的背后 第12页) 】

  英国学者珍妮.克莱格在其著作《中国的全球战略-走向一个多极世界》一书中,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动机和目的进行了这样的评价: 【“广泛地看,反战运动认为小布什的伊拉克战争是为了控制全球石油资源。这种看法是对的,但战争的目的远不止这个。对(美国)新保守派来说,伊拉克战争是其长期战略的第一步”。】

  丹.普莱施(伦敦大学亚非研究院教授)2002年就谈到过这种可能性: 【“伊拉克、伊朗,然后是中国。”决定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真正重要意义在于,美国公然藐视联合国。小布什先发制人的单边主义原则比美国以往所有的干涉主义行动走得更远,因为它公然挑战《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的基本原则。首先,为了维护美国的支配地位,有必要捍卫并扩展美国模式的“自由、民主和自由企业”;其次,这相应地要求推翻联合国维护的关于不干涉主义的全球共识。美国的战略是防止任何潜在挑战者崛起,而该战略将确立为新的国际准则,目的是谋求“一体适用”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模式。”】

  以上观点表明,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一是掠夺石油资源,二是维护并扩展美国的霸权地位,遏制对其霸权形成制衡的潜在对手,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

  美国发动利比亚战争的目的也与此如出一辙吗?我们来分析一下。2011年3月20日凌晨,以法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对利比亚展开军事行动。以往这种事儿,大都是美国挑头,这次法国为何当仁不让,一马当先呢? 【这还得从3月11日的日本大地震说起。此次地震引发海啸,进而导致核危机。这在法国引起了关于核工业的激烈争论。因为法国74%的电力来自核能发电。忧心忡忡地法国媒体表示,尽管法国不是地震多发国,但是该国的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尼斯市周边也处于风险地带;法国一些倡导环保的反对党和民间组织也呼吁,法国应该逐渐告别核电站。更让法国尴尬的是其近邻德国,该国不仅临时关闭17座核反应堆中的7座,并对所有设施进行全面安全检查,还决定每年至少增加200亿欧元(约280亿美元)投入可再生能源建设,以最终替代核能。对比2010年德国对可再生能源260亿欧元投资,这相当于增加了77%投入。这无疑给法国带来巨大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萨科奇政府急忙寻找出路,即核电发展一旦放缓,能否通过其他渠道补充能源?此时,近在咫尺且石油资源丰富的、正处于动荡中的利比亚进入萨科奇的视野。再加上国内石油巨头的鼓动,萨科奇已是箭在弦上。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西方国家是想要利比亚的石油,这其中,最迫切的,非法国莫属。当然,美英参与也不会是“志愿者在行动”,不难想象,利益均沾也是必然。(综合 张国庆 著 《被折腾的世界-这十年美国搅动世界的背后》 )】

  那么,作者断言“二战以后,在联合国框架下,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再侵占别国领土”,这符合事实吗?显然不是。最明显的例证就是以色列多年来无视联合国决议,在美国纵容和支持下,采取蚕食政策,一意孤行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扩建犹太人移民定居点,以期造成事实占领,更有甚者,美以还联合炮制出瓜分巴勒斯坦的所谓“世纪和平协议”。在此,我们必须澄清的一个现实是:随着旧的殖民体系的崩溃,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维持对发展中国家的控制,又抛出经过“自由、民主、人权”包装过的新殖民主义。这一政策 【“使得前殖民地沦为(西方发达国家-笔者注)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和技术力量的间接和微妙支配下的牺牲品”,如此一来,尽管殖民大国交出了政治控制权,但新兴国家获得的政治独立只是部分独立。加纳独立运动领袖、加纳首任总理和总统恩克鲁玛认为,资本对国际市场的控制是新殖民主义的关键。大国通过贸易条款、援助,利润回流和技术依赖来施加影响,此外,还通过外交手段和军事干涉来影响这些国家的内政,破坏它们的独立,妨碍它们行使主权,继续剥削这些国家的资源。(英 珍妮.克莱格《中国的全球战略-走向一个多极世界》 第30页)】

  至于作者所说的“历史上的争议领土,也都要在联合国的国际合约框架下解决”这一原则,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以“人权卫士”“世界法官”自居的美国是否起到应有的带头作用了呢?恰恰相反,其一切行动均以称霸世界为目的,置国际法与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于不顾,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毫无底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直言不讳并引以为豪地表示: 【“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盗窃,我们还有专门课程来教这些......这是美国不断进取的荣耀。”】

  蓬佩奥的坦率说明,在美国垄断资本的逻辑内,只要有利于美国,一切手段都可以用,哪管他国战火纷飞、生灵涂炭。其逻辑是只看目的,不择手段。美国作为联合国创始会员国,对联合国这一当今世界最大也最具权威的国际组织的态度是能用则用,不用则弃。

  一方面,美国为给自身推行霸权、干涉他国内政的行动披上合法正义的外衣,迫切需要联合国授权,正所谓“做婊子也要立牌坊”。历史上美国多次挟持联合国通过其夹带“私货”的决议,并以此为“檄文”拼凑反动组织,装扮成“正义之师”,干涉他国内政甚至发动侵略战争,朝鲜战争中的“联合国军”堪称典型。这表明美国需要联合国的权威和正义性,但只是将其当作自身追求霸权的工具;

  另一方面,当美国认为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宗旨和原则对其干涉行动造成约束和束缚时,美国便将联合国和国际法的权威抛到九霄云外,甚至耿耿于怀,不惜绕过联合国单刀赴会。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放言,联合国要由美国来领导。他声称: 【“没有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领导,联合国就无法行动。”美国要“利用联合国,而不是为其所利用。”(尼克松 著《超越和平》)】

  1998年8月4日,美国《时代》周刊的一篇文章说: 【“联合国已证明其无用,国际秩序和安全最好的保证是:由一个善良的强国居支配地位。就目前和将来而言,这个强国就是美国。”】

  美国肢解南联盟、入侵伊拉克均是未获得联合国授权的单边行动。美国《外交》杂志(双月刊)1999年第三期发表美国学者迈克尔.格伦农的题为《新干涉主义-对一种正义的国际法的追求》的文章就很有代表性。该文声称: 【“美国和北约-没有经过什么讨论,更鲜有大吹大擂-实际上已经摒弃了旧的《联合国宪章》严格限制对地区冲突进行国际干预的规定。冷战结束以来的事件完全说明,反干涉主义的政体已经跟不上现代对正义认识的步调了。科索沃危机已经凸显出这种不合拍。也显示出美国要做他认为是对的事情-而不管国际法-的新意愿。”(《人权研究资料》1999年6月10日》)】

  1999年9月21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警告说, 【一些国家不要认为他们的国家主权将能保护他们不受国际干预......这些干预不一定要在联合国的支持下进行。“国际社会(此处的“国际社会”其实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编者注)到底采用什么办法来作出反应将取决于采取行动的国家的能力,同时取决于他们对国家利益的感觉。”(《参考消息》1999年9月24日)】

  这表明,美国在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时,要评判自身能力以及对其国家利益的促进作用,如果对自身有利,那就势在必得,此时,国际法就是一纸空文,不仅一文不值,相反却成为了美国行动的绊脚石。

  作者心平气和,言之凿凿地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以联合国和国际法为基础和原则”的没有阴谋和企图,只有平等协商、友好相处、风平浪静的和平合作和谐和睦的今日世界的美好画卷。但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发现现实世界与作者所描绘的场景大相径庭,有些地区(比如中东)的状况甚至是惨不忍睹,不堪回首。作者如此轻描淡写,实际上是在故意掩盖当今世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存在并疯狂肆虐进而导致此起彼伏的人道主义灾难的残酷现实。

  这位公知的潜台词仍是要求中国完全蜕变,进行彻底的“华丽转身”,以便被欧美接纳,融入其普世价值的圈子中,说白了就是全盘西化,任欧美宰割。但是他在宣扬“遵守共同规则,信息透明,诚实,专业,守信”的欧美社会时,似乎忽略了美国国务卿的话:“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盗窃.....”。人家自己都坦白了,这们公知还在为欧美脸上贴金;其次,特朗普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高筑贸易壁垒,进行贸易保护,挑起中美贸易战,美国有人叫嚣“中美脱钩”的论调,其实,这种论调不过是向中国施压的手段罢了,为的是在贸易谈判中占据上风。因为在中美相互依赖的贸易关系中,不是中国单方面有求于美国,而是双方各有所求,互惠互利,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就是这个道理。当初,克林顿借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威胁取消“最惠国待遇”,企图逼中国就范,但中国坚守立场,反而是克林顿自我打脸地“继续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其实,美国的现实主义外交传统让他深知决不能做“伤敌1000自损800的事。”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中国古训言犹在耳。善良朴实的人们,面对公知们充满温情和怜悯,富有公平与正义的呼唤和代言,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而是要自信、自醒和明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